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燃情掠爱:冷禽帝少独宠妻

更新时间:2019-01-03 17:49:11

燃情掠爱:冷禽帝少独宠妻 已完结

燃情掠爱:冷禽帝少独宠妻

来源:落初 作者:清清水色 分类:游戏 主角:木微凉周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清清水色的原创小说《燃情掠爱:冷禽帝少独宠妻》,主角木微凉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是赵家弃子,双腿残疾,却也是神秘商业帝王,性格凌厉,雷厉风行,果断狠绝。她是豪门私生女,为救生母,被迫嫁给她!那夜,她盈盈含笑,目光下滑,落在他的双腿之上,嘲笑他的“不行”。他眉眼一扬,眼中划过冷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嘴角微仰:“是吗?行不行,不如你来试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曾经的恋人,如今的陌人

世上人千千万,可唯有一个人会温柔而宠溺地唤她一声“阿凉”!

秋日的风,吹在脸上,带着秋的思念,在那样一个金色的季节里,她认识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

没有神奇的相遇,也没有跌宕的追求,一切就是那么自然而然。相识的如此平静,可最后一样爱的轰轰烈烈。

记忆中,她喜欢趁着他睡觉的时候,去拔他纤长的睫毛,然后在他醒来之际,迅速逃离,可他总是能伸手将她捞入怀里,于是她笑的心虚,他会点点她的鼻子,宠溺一笑:“我的阿凉又做坏事了,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每当这时,她会嬉笑地在他脸侧落下一吻,逃过惩罚。

那时,时光静好,郎才女貌。

他们彼此曾承诺过天长久,如今,天依旧长,地依旧久,然而,他们却再没了天长地久。

幸福时,她曾歪在他的怀中,嚷着毕业以后就结婚,现在,她结婚了,可是新郎却不是他!

心,钝钝地疼,好像有一把钝刀,在一下一下地割着,木微凉几乎听见了血滴落的声音。

一滴,一滴,是那么清晰,滴落在心坎里。

她自嘲一笑,暗想自己一定是幻觉了,否则怎么会听到他的声音呢?

她摇摇头,又往前走了一步。

“阿凉!”熟悉的声音带着急切再一次传来。

木微凉的身体僵在了那里,双腿好似有千斤重,再也迈不出一步。

微垂着头,细碎的刘海,遮住了那一双美丽的眼睛,脸颊上,垂落一排阴影,唯有一张唇抿成了一条线。

“阿凉,是你吗?”赵清彦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急匆匆从国外赶回来,原本是想参加小叔的婚礼,却没料到飞机晚点,回到S市的时候,婚礼已经结束,无奈之下,他只好拖着行李直接回了别墅,却没料到,车子驶过的瞬间,瞧见从另一辆车上下来一个女人,那女人的身影,像极了熟悉的人。

赵清彦的目光慢慢下滑,落在女人身上的白色坠地婚纱上,长长的婚纱逶迤出优雅的弧度。

他的目光暗了暗,忽视掉女人身上的婚纱,快步走了两步,绕道女人的面前,看到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一如记忆中的巧笑嫣然。

她说:“阿彦,欢迎回来。”

木微凉笑着,可心里却疼着。她看着眼前出现的男人,不过一月不见,他清瘦了,可依旧像记忆里一样俊朗。

他是阿彦,可再也不是她的阿彦。

赵清彦笑了,清俊的脸上,带着阳光,让人温暖,他拉住她的手,“阿凉,你这是在做伴娘吗?没想到你竟然和小婶子认识。”

他不愿去想另一种可能,宁愿自我欺骗。

木微凉眼睛一热,觉得眼前的人模糊了,她松开他的手,背过身去,擦去脸上的泪水,转过头来时,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她张嘴,还没说出一个字,便听到身后一声厉喝:“清彦!”

木微凉转身,就看见五步开外站着的赵家人。

冷着一张脸的赵家老爷子,隐隐有些恼怒的赵亦甫,满目鄙夷地看着她的王静美,还有那个坐在轮椅上,低垂着头,嘴角挂着冷谑的男人!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那棵钻戒闪耀夺目,好像宣示着什么!

木微凉的眼睛被刺了一下,涩涩的疼。

忽然,她的手被拉住了。

木微凉侧头,就看到了赵清彦温和的笑,如阳光一般,暖暖的。

他像以前一样,伸出手,柔柔她的头,捏捏她的小鼻子,宠溺地说道:“没关系,阿凉,我们家人都很好相处,不要害怕,我这就给你介绍。”

他的笑,温暖如初,却深深刺痛了她的眼。

他拉着她的手,就要向前走,却是被她无情地拂开了手。

“阿彦,我就是你小叔的妻子!”木微凉听到了自己淡漠的声音,平静地没有一丝起伏。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说得如此平静,可那一刻,她平静的,自己都快认不识。

她们曾是最亲密的恋人,可她却连一句“分手”都来不及说,就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赵清彦的身体瞬间僵在了那里,他回头,看着身后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圆润的肩头,白净的脸,一双眼瞳闪烁,美的让人心动。

“阿凉,这样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赵清彦依旧笑着,可那笑容有些勉强。

木微凉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好像要将他永远看进心里。

“阿彦,你知道,这不是玩笑。”她肯定地说。

赵清彦的眼中闪过一抹痛楚。

“为什么要说?为什么由你来说?”赵清彦质问着,即便是心里已经气极,可他依旧温柔,温柔的让她心疼,“阿凉,你知道,你有多残忍吗?”

赵清彦笑了,笑容凄惨,一双眼眸含着沉痛。

木微凉身体一僵,心抽抽地疼,她伸出手,想要安慰他,却又讪讪收了回来。

如今的她,已经没有任何理由站在他的身边!

小叔结婚,新娘是谁,他怎么会不清楚?只是,他宁愿欺骗自己,千万遍告诉自己请帖上那个人只是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他的阿凉那么爱他,又怎么会一声不吭地嫁给别人?

然而现在——

赵清彦惨然一笑,伸出手,抓住木微凉的两条白嫩的手臂,面目有些急切,神情慌张:“阿凉,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嫁给小叔,我只问你,如果我现在要带你走,你愿意跟我离开吗?”这是他匆匆忙忙赶着飞机回来,想要闯进礼堂问的问题。

可是,他迟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她愿意,就算背负了所有人的骂名,他会义无反顾地带着她离开。

木微凉的身体一僵,没有勇气抬起头看他一眼。

风中,她的身影是那般单薄,好似一吹,便会倒下。

良久,她动了。

然而,并非是跟着他离开,而是伸出手拂开了他的手。

手垂下的那一刻,赵清彦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身穿白色婚纱的女人,从他的身边走过,走到了身后,他听见她平静地说:“老公,我推你进去。”

一瞬间,赵清彦觉得自己的世界在坍塌,记忆中那个巧笑嫣然的女人,慢慢远离,到了他触手不及的地方。

她用最残忍的方式,将他推的远远的,让他无力去追…

他急忙转头,就看到静美的女人身着白色婚纱,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缓缓朝前走去,而在他们的无名指上,戒指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赵清彦抬脚,想要冲过去问清楚,却有人拉住了手,他转头,对上了赵亦甫苛责的目光:“清彦,不要胡闹。”

“爸,怎么会这样?”

赵亦甫没想到一向冷静沉稳的儿子竟然会如此莽撞,当着赵家众多人的面,做出这样的事情,赵亦甫觉得脸上无光。

他转头看了一眼老爷子,见老爷子冷哼一声,失望地离开。

赵亦甫的脸色更加难看。

“你如果不想她处境难堪,就不要做出什么举动!”赵亦甫低语一声。

赵清彦身体一僵,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一脸难以置信。

当院门关上的那一刻,木微凉停下了脚步,她回头,只看到风中凌乱的身影。

“心疼了?”冷漠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木微凉收回目光,就看到了轮椅上垂头的男人,苍白的面容,从这个角度望去,侧脸的弧度几近完美,嘴角微微漾起,带着淡淡的嘲讽。放在膝盖上的左手,带着一枚戒指。

“为什么不跟着他离开?”声音依旧冷漠。

“我是你的妻子!”木微凉听到自己平静地回答,她以为遭受这样的对待之后,她会大哭一场,会大闹一场,然而,她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会如此平静,平静地没有一丝波澜。

赵亦深抬起头,眼中满是嘲讽。

一个心里有别的男人的女人,竟然如此坦然地说她是他的妻子?

当真可笑!

“你以为,我会要一个随时都会出轨的妻子吗?”赵亦深眼中的冷谑更浓,黝黑的眼眸,深沉的可怕!

木微凉的身体一僵,低头,便望进了一汪黑暗里,仿佛有吸引力一般,让看着它的人忍不住沉浸,从此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木微凉冷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赵亦深的腿,“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嫌弃我?”说完,她挑衅一笑。

赵亦深的目光一冷,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还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既然如此嫌弃我,又何必来贴着我?”赵亦深嗤笑一声,眼中满是不屑。

木微凉的目光一凉,望着赵亦深的目光有些深沉。

赵亦深以为,她会反驳一句,然而,许久,她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将他留在了风里。

“可恶!”

赵亦深一拳垂在了轮椅上,俊朗的眉,纠结在了一起。

听见身后传来的动静,木微凉猛地回身,对着赵亦深挑衅一笑:“你说,水Xing杨花的女人和一个不良于行的男人会有怎么的未来呢?”

大抵两相不幸吧!

木微凉自嘲地想着。

当身后传来一阵响动时,木微凉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只是那双眼眸里分明噙着泪水。

一个水Xing杨花的女人,一个不良于行的男人,难道不是绝配?

呵呵……

阿彦,你的阿凉,早已被我弄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