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我是个NPC

更新时间:2019-01-03 17:49:03

我是个NPC 已完结

我是个NPC

来源:落初 作者:暗颜.CS 分类:游戏 主角:于吉于谦 人气:

暗颜.CS新书《我是个NPC》由暗颜.CS所编写的游戏风格的小说,主角于吉于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里是属于外挂的世界,没有花俏艳丽的魔法,有的,仅仅是繁衍到巅峰的外挂!新书等级制度:挂者,挂师,大挂师,挂灵,挂王,挂皇,挂宗,挂尊,挂圣,挂X。“什么?你说你是穿越过来的?我也是呢!”“幸会幸会。你开的什么挂?”(长吸一口)“呼!我跟你说,我亚索玩得贼溜。”(来群里打我呀——!群号:23404238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三立是这滨洲港上一名普通的渔夫,落潮而作,涨潮而息,靠条小船,在近海混饭吃。

不过,一连三天,他都没有出海了。

如果是平时,他肯定已经没有了饭吃。

对于像他这样的小渔夫来说,今天的打渔,仅仅能换来明天的温饱而已。

而他之所以没有出海,是因为他赖以生存的家伙被一名英俊帅气的少男租走了。

说是要租三天,而每天的租金是三分银子,另共有一分的小费,共一两。

一两银子,对一个有十口的普通家庭而言,也足以用半旬。

何况他这个不抽烟,不赌钱,不喝酒,不****,没房,没车的单身。

今天,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码头上,深情地望着远处的海天一线。

这一刻,正当傍晚。

海鸟自远方来,往远方峭壁归去。

他的脑海浮现起一句很是熟悉的古诗来。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想到这,他不禁摇头叹气起来。

“哎!本想着既然能来到这异界,就算不能翻云覆雨,也可以称霸一方,谁想到,只得了一个钓鱼的异能,虽说能每钓下去都能上来一尾,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他表面上是一个甘于贫困的渔夫,实际上,却是一个心怀不甘的穿越者。

如果不是看在那白花花银子的面子上,他还真不愿意将船租给那少年。

说是三天期限,而今,已过了十天,那租金早已用完,他不得已才来到港口处,看看那少年回来没。

而这一次,他等对了。

海天交接的地平线处,金灿灿的霞光万道之间,少年归来。

他傲立在船首,负着手,挺着胸脯。

霞光打在他的半边脸上,竟显得有三分如远去的故人归来的喜悦与沧桑。

越近港口,他脸上的恣意就更甚,仿佛这港,这国,这世间,这天地都为他所有了一般。

潮退的水打在他的脚边,

他的腰上,

他的脸上,

而他不为所动。

他的身后,霞光隐没去,一群海鸟穿过他桀骜的背影,直冲云霄。

看到这一归来的少年,李三立的心中大为撼动。

忽地,他的心神回到了回忆中那战火纷乱的战国,铁马金戈,兵戎相见,你争我夺,天工鬼谋……

“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蜚又不鸣,王知此鸟何也?”

“此鸟不蜚则已,一蜚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在这霞光将隐没,夜幕将降临的前一刻,带着人世间一切词语都无法形容的希望归来的,不是人,不是神,是一鸣惊人的大鹏啊!

震撼了,感动了啊。

李三立感觉嘴角咸咸的,原来,不知觉间,他的心已被少年刺激了!这是,两行不自禁的泪水,流了下来呐。

“老子的船!!!”

原来,少年高调归来,船却在低调沉没

在这一会儿,少年,也就是于谦,来到了码头边,纵身一跳,上了码头去,刚好站在李三立身前,还顺手将船的缆绳一卷,捆在了木柱上。

他的肩头扛着清醒而无力的苏素素,浑身湿漉漉的。

而那船,也只剩下这一条缆绳和几块碎木板了而已。

早在接近到港口时,它就漏水了,越接近港口,就越沉下去,幸好撑到了现在,使得于谦能安全上岸。

于谦轻轻地拍了一下正目瞪口呆的李三立的肩头,语重心长地道。

“小伙子,船沉了还可以再造,人没了,可就真的没了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话音刚落,拔腿就跑!

“他说得多好啊。船没了还可以再造,人没了可就真的没了。我怎么就想不通呢……等等,你***的把我船凿了!”

李三立喃喃自语,突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这可是我的船啊!

而此时,哪里还能见到于谦的影子呢?

这一刻的于谦早已肩上扛着美人儿,正美滋滋地走在进城的路上了。

滨洲港在滨州外,离城还有半里地,其间有官道,平坦笔直,不消小半刻,就见到了滨州造型古朴的城门了。

此时正当日落时分,城里家家初上华灯,城门恰逢这一天最后一个出入高峰期。

来城里买卖的,要出城去的,都赶在这个点儿。

所以城门口好不热闹。

于谦帅气而显得有些狼狈,肩上还扛着一个年轻美丽的白纱女子,很快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但没有谁敢来盘问。

看那少年,非富即贵,要不就是行走江湖,杀人不眨眼的侠客,自己只是斗升小民,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吧?

于谦在通过城门时,管门的一个卫兵却很不识趣地将他拦下,并喝道。

“站住!干什么的?”

于谦白了他一眼,骂道。

“睁大您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就算你不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我干姨是谁吗?你还想不想在这一片混饭吃了?不放我过去,就叫你们管人的出来,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这杆枪硬还是你的脸硬,能吃下多少个耳刮子?我就强抢个民女,你都要管,管天管地你咱不去管管你自己呢?拦我?你还能喘多少口气?”

这一番话,彻底地把他给吓傻了。

于谦就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于谦知道,这滨州城里的水可浑了,比自己今天这般还能飞扬跋扈的还有几十个,这小小的卫兵怎么能认识完?就算他认识完,怎么就不害怕自己是与其中某个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偏僻的关系?

而卫兵脸都白了。

而周围的人都停下来,看住两人。同时窃窃私语。

“这谁啊?口气这么大。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人闯城?”

“切,这种事还少吗?我听说前几天有个叫李亦天的米商阔少,不仅抢了人,还同几个一起绑了人家的姑娘,后来,可惨了。官府都拿他们没办法。”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于谦心里暗笑。

“那李家阔少现正在他家的煤窑里蹲着呢,话说回来,他这一身还真不错,不枉费我扒他衣服花的那些工夫。”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