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外挂也疯狂

更新时间:2019-07-09 19:34:07

外挂也疯狂 已完结

外挂也疯狂

来源:落初 作者:包包紫 分类:游戏 主角:小镇张红 人气:

《外挂也疯狂》为包包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坐了十年冤狱的游戏总监…的情妇,水灵从全息网游时代重生回到键盘时代。  面对一穷二白的少女时期,一无异能二无空间三不会琴棋书画,只有一脑子高尖端未来知识的水灵,开发了无任何人可破解的游戏外挂,开始了丧心病狂的刷金违法勾当。  玩家:“灵灵签,再给我来1000rmb的游戏币”  灵灵签:对不起,现在正忙,一会儿回复你…  帮会负责人:“灵灵签,一会儿要帮战,别出去送人头。”  灵灵签:对不起,现在正忙,一会儿回复你…  男人:“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灵灵签:……,对不起,现在正忙,一会儿回复你。**********包包紫又来了,新书《末世好孕》,求收藏、求关注、求求求,各种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季的早晨,总有那么一丝黏腻感,水灵穿了一件很旧的无袖白衬衫,配着一条半截牛仔裙,自从懂事起,水灵就没有过自己的新衣服,全是亲戚朋友邻居们不要了丢给水灵的。在水家,谁都知道有那么一个专拣别人旧衣服的可怜虫,这悲剧的境况要源自水灵的NaiNai。

NaiNai可是很重男轻女的一个人,并且相当的节省,衣服如果没破,她就能一直穿一直穿,当然,破了只要补一下也能一直穿下去。所以推己及人,在老人家的观念中,水灵首先是个女孩儿,这是泼出去的水,家里出钱给水灵读完高中已经不错了,再多的就不值得投资了。

再次,水灵的妈跟别的男人跑了,一个红杏出墙的女人生的女儿,不能打扮得太过花枝招展,所以她从小到大衣服,全都她NaiNai问亲戚朋友邻居要的,要得多了,别人有旧衣服也不用NaiNai主动要,就主动往水家送去了。

扯了扯不太合身的旧衣服,水灵在学校外面找了家环境不错,卫生方面也还过得去的面馆,坐在面馆里慢悠悠的吃着早餐,她想着要不要去买件新衣服给自己,毕竟现在身上穿的衣服,以她多年后的审美观来看,也太不上档次了些。

正想着,眼前一暗,对面便坐下来一男一女,女的年纪不大,约16岁左右,打扮得很时尚,黑色的吊带T恤,露出一个浅浅的****配一条黑色的雪纺半截裙,裙子短到大腿,看着水灵笑嘻嘻的打了声招呼,道:

“表姐,我和表哥正想着要到什么地方去找你呢?没想到在这儿能碰见你。”

面馆不是很落魄,但也不是很高档,这几年来,水灵也经常趁着假期在外面打点零工,所以她会有钱来面馆吃面,柳烟树并不觉得惊讶,只当水灵省吃俭用惯了,好不容易奢侈一回,竟教自己给碰见了。

动作优雅的吸了口面,水灵这才缓缓抬起螓首,看着坐在对面的表妹,16岁的小姑娘,吊带将胸前两颗并不算大的水蜜桃硬生生的挤出一个沟来,脸上还画着夸张的烟熏装,整张脸扑了银色的亮粉,头发也烫的乱七八糟活像在演鬼片,随着这小表妹的摇头晃脑,那些亮粉就如头皮屑般的往下掉。

水灵将正在吃的面碗往自己这方向拉了些许,横了一眼柳烟树身边坐着的干瘦男子,口气不温不火的问道:

“找我做什么?”

对于柳烟树这个人,水灵并不是很讨厌,她除了有些拜金有些异想天开外,其实人的本质并不坏,而且拜她身边坐着的这位好表哥张己诚所赐,柳烟树未来的结局比水灵都还要惨。至少水灵还是个高级娼-妓,可柳烟树却因为被张己诚破了身,根本卖不起价钱来,最后只能沦为三等娼-妓行列。

做娼-妓这一行当,也是有讲究的,并不是一入行就被拉去烟花柳巷,是人不是人只要给钱就能上的。娼-妓分四等,姿色、床上功夫等都是区分的标准,但空有美貌与床上功夫并不能成为最高级的娼-妓,只有身怀“名器”才是成为高级娼-妓的标准之一。

然而,纵使身怀“名器”,无美貌无出色的床上功夫那也只能算作二等娼-妓,只有身怀“名器”,有美貌,床上功夫也了得,还有做到众男追捧的程度,才能被拱上高等娼-妓的宝座。

当然,高级娼-妓所陪的男人非富即贵,对外也不叫“高级娼-妓”,而是打着情-妇或者女朋友的名头,每一段时间只供一个男人玩乐,男人若一直对你有兴趣,那就可以一直做男人的情-妇或者女朋友,这样不仅不用像其他等级的娼-妓般,千人枕万人骑,稍有运气,还能被扶成正室。

水灵若没重生,如今怕早已经媳妇熬成婆,成了那位游戏总监的正室了。

她其实是一个不算八面玲珑的人,但是上辈子之所以能一步步往上爬到高级娼-妓这个宝座,是因为她一直在孜孜不倦的吸收着各行各业的知识。每认识一个男人,她都努力的学习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对方是富商,她就学着经商,对方是学者,她就努力看书上进,对方是官僚,她就努力学习**文化,对方是黑—道大佬,她就努力学习拳脚功夫,对方是游戏总监,她就没日没夜的背诵着游戏资料。

如此认真的讨好着男人,这教男人们怎么不追捧她?可惜***终究是****男人说得再花言巧语天花乱坠,赠送再昂贵的宝石豪宅,都只奔着上床一个目的!

“表哥回来了,当然是叫你回去一起吃饭啊。”

柳烟树并没有发现水灵横张己诚的那一眼,而是十分高兴的搂着身边干瘦男子的胳膊,这姿势让两人看起来十分的亲昵,对水灵一半炫耀一半高兴的说道:

“表姐,你知道嘛,表哥在南方赚了好多的钱,还买了好多礼物给我们呢,都放在家里了,你回去吗?”

“不了,我还要在学校温书。”

水灵很平淡的拒绝了柳烟树的邀请,原本高三生高考完,就没有什么书好看的了,大多数高三生都会跑回去疯玩疯闹,高中的知识点与大学知识点也不同,说在学校温书,完全是扯蛋。

但坐在水灵对面的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块读书的料,哪里会了解这些东西?所以她说要在学校温书,两人自然也没什么疑问。三人坐了会儿,张己诚瘦长的脸上那双老鼠般的绿豆眼,很是猥琐的在水灵的胸脯上转了一圈,才是终于开了口,劝道:

“书有什么好看的,姑娘家读到高中已经不错了,现在的大学文凭就跟垃圾一样满天飞,出来还不一定能找个好工作,不如跟我去南方打工赚钱,一个月下来的工资,没有四万也有三万,比一个白领的还要高。而且工作轻松,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没人会管你。”

“真的嘛?有四万啊?”挽着张己诚胳膊的柳烟树发出惊喜的叫声,她自动忽略了张己诚口中的那个三万,完全奔四万去了,“真的工作自由吗?我这样没什么学历的也可以去吗?”

“当然。”

被表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身材干瘦却偏还要穿一身西服摆出成功人士范儿的张己诚心中十分的得意,故作高深的点了下头,看着水灵道:

“妹妹,依哥看,你那书也别读了,考不考得上大学另说,就算几年后大学出来,以后还不一定混得有表妹日子好,听哥哥的,哥哥带你去南方。”

她以后当然混得不会有柳烟树日子好,一个穷大学生每月的工资哪里有三级娼-妓日进斗金的收入多?但她注定就一辈子是个穷大学生嘛?水灵抬眼看着张己诚,目光中闪过一丝与年纪不相符的锐利,只是一瞬,快得根本让人无法捕捉,继而低头依旧用筷子一根根卷着面条,动作散漫中透着一股优雅,很是疏离道:

“谢谢关心,我还是想先读完大学,若大学几年出来后找不着工作,再劳烦你帮忙。”

张己诚的这些哄小姑娘的话,上辈子她就听过一遍了,上辈子她并没有选择留在学校,高考一考完,她便收拾了行李回家,那个时候的水灵,对自己的父亲还是有期许的,她希望水奇能资助她上大学,可是当她的大学通知书下来,那个男人便很明确的告诉她,他的钱都是留给她弟弟水明的,如果想要上大学,只能自己出去打工赚钱。

失望不是没有,怨恨也不是没有,但内心更多的却是上不起大学的愁绪,再加上后妈吕静一挑唆,柳烟树跟前儿那么一炫耀,单纯的水灵便跟着张己诚去了南方,回想起当时的那份心情,是多么的踌躇满志,她想着只要打一个月的工就好了,一个月三万多块,第一年的学费怎么都够了,以后上了大学一定边工边读,自己肯定能养活自己。

到底还是对人心了解的不透彻,这一去,便被张己诚卖进了南方一家富豪会所,从此她的人生整个儿都颠覆了过来,原本清清白白的一姑娘,硬是被逼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