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更新时间:2018-12-06 17:10:59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连载中

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

来源:追书云 作者:凕梦 分类:言情 主角:太皇太后赫连佳敏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凕梦的原创小说《绝代风华:嗜血残王妃》,主角太皇太后赫连佳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是满头银发,外表嫡仙却在众人心中是那种连肠子都是黑着的货。但又不得不承认,他是屹立于群山顶峰的‘神’,纯静的双眸不经意间便能扭转他人的命运。却不知,他其实是她。他是她的九皇叔,她一直以为他仅是将她当成了儿子来守护,却不知,人家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的要将她吃干抹净!“九皇叔,我喜欢的真的是女人,女人。”“哦,本王的小十九,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起女人?”九皇叔手下用力。“我叉嘞。”一个吃痛的大叫,子夜十分无语的看着低下头看着九皇叔的爪子,“九皇叔,能轻点吗?”她只是脚扭了下,但九皇叔再这般用力揉下去,可能这个扭字会变成断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宫门的事子夜暂时不知,就是知道他现在也没心思去理。

垂着头下马,又垂着头出马房,再垂着头绕过后院来到中院,刚到中院花园,就被陆管家独有的尖叫声叫停了脚步。

陆管家是先帝身边的贴身太监,但好像当初切的不是太干净,他又不是完完全全的太监,后来得了先帝的恩被严老医治,能娶妻生子,不过当了十几年的太监,嗓子受了影响。

不是太监那种尖锐到令人全身发抖的声音,但也不是正儿八经的男人声音,有些宜男宜女,还带着点点偏女性的妖娆,却不会让人听着不舒服。

“哎哟,老奴的小祖宗,您怎么又恼了王爷了?昨儿还躺在床上昏迷着,今儿您就准备跑出城去玩儿了,您不若杀了老奴算了,反正您想心疼死老奴。”

一冲到子夜面前,把他上上下下的全检查了一遍后又开腔了:“您看看,您看看,这般冷的天,您竟然连个大氅都不披。”

子夜求助的看向一旁的寒一,陆管家疼他他知道,他住在摄政王府的那一年时间里,陆管家一直当他又是主又是儿的,什么好东西都往他住的院子搬。

可是这过分的热情他有些受不了。

不说子夜受不了,寒一也受不了,他受不了的是陆管家那让他听着别扭的声音。

陆管家其实本也不是个热情的人,在先帝身边当了十几年的首领太监,后来先帝去世,他又跟着王爷当了近十年的王府管家,这样的人,心中哪还有多少柔情可言,什么黑的暗的事儿没见过?

他对十九爷的特殊,原于他那个无缘的孩子,这点仅有王爷还有他们寒卫里几个少数的人知情。

陆管家是进了摄政王府后,才娶了现在的夫人。陆嬷嬷是府里大厨房的掌事嬷嬷,陆管家当时已经近四十,陆夫人也已三十有二,两人婚后是盼着望着,终于两年后迎来了陆嬷嬷有孕。

可那孩子与他们无缘,还不到三个月,王爷正好纳第一个妾室戚夫人,陆嬷嬷是大厨房掌事,自然忙碌,结果这一忙,就把孩子给忙没了。

至今陆管家夫妇再未有过孩子,而孩子消失的那年,正是十九爷出生的那年。

如果他们的孩子还在,那与十九爷是一样大。十九爷又是个可怜孩子,没了父母,被人欺凌,陆管家自然的便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般关切着,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能帮能护都全力的去做。

寒一上前一步,挡在子夜与陆管家中间,保护他免受陆管家魔爪的摧残,“陆管家,王爷还等着十九爷呢,若是十九爷回去慢了,可能少不了一顿打。”

寒一知道陆管家怕什么,往他的软肋上戳,一戳一个准。

陆管家立时急了,转身自己朝前带路,“瞧瞧老奴这脑子,就是没带长的。小祖宗,您待会儿可千万千万别乱讲话,讨好着王爷些。王爷最疼您了,您嘴皮子甜些,王爷被您一哄,什么气儿都消了。

还有呀,后院那些个小主您甭理,她们爱说什么说什么,不痛不痒的,您记得自己个儿是主子成了。

还有呀,严老也回来了,您千万千万要记得让严老给您瞧瞧,林神医虽说是神医,可严老是他的师傅,医术定是比他强的。

。。。。。。”

巴啦巴啦的一路,把摄政王府后院换了几个丫环都说了。

子夜也是服了他,一路过来近小半个时辰,他讲话不带喘的就罢了,还一点儿不口渴。

直到到了九皇叔的主院,穿过花园,来到二层的主殿,陆管家才停了嘴,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扬了扬头,示意他自己一个人上去。

子夜转头看向寒一,寒一那货,投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后闪身消失。

靠!

没办法了,子夜施着脚走向二楼,九皇叔的卧室和书房都在上面。

一楼是以青砖为建,二楼是以实木为主,还他妹的全是紫檀木,主卧,书房,侧间,七七八八的加起来近千平方,他丫的全紫檀木。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上/这二楼时,眼睛差点没被那些紫檀木闪瞎。

不过现在释然了,他自己的贤王府好像也挺那什么的。虽然没九皇叔这这么的败家,但与其它王府一比,甚至与太子府都有得一拼。当然,只是大小。

总算将自己挪到了书房,一看里面没人,子夜只能把自己的双腿挪向主卧。

书房与主卧隔着一个更衣间,三四百平吧,子夜从来没进去过,只知道里面是九皇叔衣物与饰品的存放间。

鄙视之,他的更衣间才百来平呢,和九皇叔一比,他真是弱暴了。

挪啊挪的,刚挪到主卧门口,里面就传来九皇叔那冷冽的声音。

“腿断了?”

子夜立刻一改慢吞吞的挪动,‘唰’的就从大开的房门冲了进去,“没有,没有,腿好着呢,好着呢?”

冲到外间的坐塌边,九皇叔正侧靠在坐塌的塌几上,悠闲的闭着双眼在那闭目养神。

真是养眼,绝色中的绝色啊,天下都说他爹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不过他像他爹,他与这货一比,哪算得了什么绝色?

靠在那儿,闭起的双眼前长而翘的睫毛微微卷起,投下道淡淡的阴影。白皙看不到毛孔的脸上,挺翘的鼻子,性感薄唇不染而红。

平常清冷的脸上此刻一片平静,看得子夜双眼都冒狼光。

就差流哈啦子了。

不过他瞬间便回神,他明白这份绝美下,那可是深不见底的黑洞,分分钟就让人死无全尸的存在。

“腿好着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赫连冥寒眼都未睁,声音中带着一丝懒意。

子夜双眼又冒狼光了,娘的,他这是逼他干点什么吗?

许久没听到他的回答,赫连冥寒双眼睁开看身他,“嗯~~~”

好嘛,那利目一瞪过来,子夜瞬间从幻想中清醒,再来他那独特的‘嗯~~~’,子夜不只是清醒,骨髓又再次被寒气侵袭。

跪坐下来,十分自觉的用右手为他揉着侧在坐塌边的腿。

“身体,身体不舒服,回来的慢了些。”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