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游龙戏凤:爱上千金小姐

更新时间:2019-07-10 11:52:22

游龙戏凤:爱上千金小姐 已完结

游龙戏凤:爱上千金小姐

来源:落初 作者:溪子笑 分类:言情 主角:曦夏生 人气:

经典小说《游龙戏凤:爱上千金小姐》由溪子笑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曦夏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只想混迹天涯,却被迫入宫,步步鲜血踩出一条通天路!男人喜欢她也就罢了,可是女人都爱她,似乎就有些不妙了!喂喂喂,我只喜欢男人!我不过女扮男装调戏了你下,没必要要死要活的跟着我吧!,原本只想混迹天涯,游戏人间,却被迫入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干瘪老头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瓜子。

“天呐,准王妃在做什么?”

不知谁大呼一声,众人望去,只见姝染乘启辰不备,抄手又将其抱出几丈远的大树上挂着,抚着他的胸口安慰道:“不怕不怕,姝染现在就去拍死他。”不顾启辰的面脸黑线,一个旋身立于付残刀对面,漫不经心的卷着袖摆,“大伯你怎么还不出招,姝染手痒到不行,帮我挠挠。”

“臭丫头,老子还忍个屁啊。”兰尽尘遗世独立多年,双十年纪未曾娶妻,平眼看天下,未曾听闻他为谁说过话,付残刀本想看他的面子饶了蓝衣疯婆子不敬之罪,哪知得寸进尺,逼得不出手也不成,当众打女人说出也不光彩,腰带一解,将右手绑在腰际绑了个结实,喝道:“欺负女人双手老子干不出来,左手足已。”

“舅爷这是何苦。”尽尘长叹一声,背朝着众人坐下自顾自饮茶。

“爷,你不看看战况吗?”小童无栖试探道,多年的相随看得出公子对姝染姑娘的不同,难道就不怕舅爷伤了姑娘不成?

“胜负心中已出,无须再看。”尽尘抿了口清茶平淡道,无栖哑然,难不成姝染姑娘乃是世外高人不成?主子这般放心她?

“哈哈……夜伊,舅爷会不会死的太难看啊。”启辰嘴角一勾,高立枝头唯恐错过好戏,抬眸回望道:“夜伊,你去引开巡逻的兵将,若是他们来了,本宫就没好戏看了。”

“大言不惭,我让你吹牛。”姝染蓝眸流转,脚踏虚空,双足生百足,百足生千足,步伐诡异,整个身形如花絮般四处翩舞,看似清晰但所触及之处皆是幻影,无数的笑靥,无计的蓝眸……闪烁如同梦魇般延续在付残刀的褐眸中,行走江湖多年竟也未见过如此古怪的招数,额头薄汗微微沁出。

湖蓝广袖倏地如一道骇浪般卷上付残刀的脖颈,一收一拉,已将一个大男人甩飞在地,扬起的尘土够将打斗的两人所掩盖,姝染手劲一带,缠着脖颈的袖带又紧了一番,勒得付残刀脸呈猪肝色。

“主子,主子……姑娘要将舅爷勒死了。”无栖急切的禀告道。

“慌什么。”虽是这么说,启辰依旧忍不住直起身来仰望着万众瞩目的姝染,喃喃道:“她……怎么会真的杀人,天下人都会,但她不会。”

付残刀也不是吃素的,虽破不了姝染的步伐走势,便灵便能力还是有的。内力在体内暴走,仰天长啸,将姝染的广袖震得粉碎,如蓝色舞蝶飘零而下,崩断绑住右手的衣带,拔起插入地面的霸王残刀,凝神狂笑道:“哈哈……***,NaiNai的,这疯丫头还真有些本事,老子今日替你老子老娘教训教训你。”

“你以为你是玉皇大帝啊。敢弄坏我男人送我的衣服,你死定了。”姝染向外围的看客喝道:“给本姑娘送两把杀猪刀来,一人一斤猪肉,看者有份。”

“让开,让开……”肥头大耳的屠夫从围观堆里挤杀出来,扯着粗洪的嗓门道:“仙女姐姐,这是俺的杀猪刀,今日便借于姐姐了。”

“欺人太甚。”付残刀举起霸王残刀注入内力,横劈下去。

姝染左右两把杀猪刀在手,迎击而上,肉夹馍似的扼住霸王残刀,提足在刀面上一击,看是轻巧的动作,却是四两拨千斤恰到好处,霸王残刀奇迹般的被甩出丈外。以姝染的功力显然不敌付残刀的阳刚霸气,但以柔克刚匹配出神入化的轻功却也能达到良好的效果。

“这怎么可能。”付残刀出了身热汗,此时酒劲已经过去,青筋显露,霸王残刀威震江湖,出道以来第一次被人夺了兵器怎不愤恨,双手成掌,掌风所致利如钢刀,姝染行如矫兔,悠闲的在掌气空隙中穿插散步,但似散漫却惊现异常,看客皆不敢出大气。

蓝影翻飞,手中的杀猪刀舞得天花乱坠,葛布飘零四散,少顷,付残刀已是衣衫褴褛。

“这是报本姑娘的断袖之仇。”仇字未尽,一脚飞出,一魁梧大汉已被踹出丈外,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大伙一起上,给我打,替我男人报仇啦。”姝染杀猪刀一丢,跃出包围圈。

众人手持大棒、棍子、锄头各类家伙一拥而上,场面十分混乱,夹杂着冲天的哀号声,棍棒敲击肉饼的声音。

许久,启辰方是摇头叹息,“舅父大人可安好?侄儿来了。”身影一闪,稳稳落在人堆旁,轻功之稳健竟不落于姝染之下,幽幽一偮,“各位好汉给启辰一个面子,放过舅父大人。”

众人皆是受惊,皇子大人竟向我们草芥百姓作偮,手下棍棒停顿,“哪里哪里。”“皇子大人,小民不敢当。”……回拜话终之后看客打手纷纷离去,只剩下自家几人。

启辰嘴角一勾,想来对这幅‘舅父重伤图’很是满意,袖摆一扬,“来人带舅父回宫中疗伤。”

“叹浮华姝千沉尽,撩台拈花空无尘。姝染,姝染……”尽尘遥遥相望,看着启辰宠溺的揉捏着她的小脸,看着他带走了她,玉笛置于薄唇处,笛声如Chun风细雨,轻绵悠长飘然天地之间,滋养万物,但细细品来,却是柔肠百结,黯然断魂……喉中涌上一阵甜腥,笛声一顿,玉笛上显现点点落梅,凄缭而孤寂。

“主子,不要再吹了……”无栖夺过玉笛,心头痛楚,“主子若是喜欢姝染姑娘,您可以……”

“本家的劫数便终止在本侯这一代吧。”尽尘目光飘渺悠远,眉目间的那抹忧愁淡淡的,却让人有想哭的冲动。

“残刀,想不到你也有今日啊,做姐姐的可是做梦都想不到你会被下人抬进这玥影宫的呢,呵呵。”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子翘着二郎腿斜坐在高椅上,酷似启辰的眼眸尽显讪笑,白色锦衣垂地,腰际以金腰带束之,正是曦国皇后的装束,曦国始后曦骑皇后甚爱素衣,其子兰雪衣为纪念母后的恩情,显示曦骑皇后在其心中的独一无二,宣召曰:凡天下间女子唯皇后准着素装雪衣。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