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三生情录之浮生尽

更新时间:2019-01-11 20:17:03

三生情录之浮生尽 已完结

三生情录之浮生尽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九千微澜 分类:言情 主角:习烈星君 人气:

主角是习烈星君的小说《三生情录之浮生尽》此文是九千微澜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夜辉桂露两相识,不堪情愁玉俱殒。点点痴愁此生报,一世红颜万丈昀。堪叹相思无觅处,怎料佳人踏雪寻。愿得几世从不负,三生情录九霄云。他为天庭继位三殿,她为昆仑懵懂神兽,他为妖界神尊独子。她为修为救他一命,却坎坷不断,情缠一世;他因闯岛掳她为俘,却一见钟情,情陷此生。他们的爱情,注定百转千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 初与瑾渊起争执 赌气抬脚奔妖界

第十六章初与瑾渊起争执赌气抬脚奔妖界

我憋着满肚子火气回到碧穹宫,灌进去好多水亦是燥的很,便拽了床头的锦被蒙头大睡……

这一觉昏昏沉沉,血瘀气结,醒来时不知是个什么时辰,但窗外已是昏暗,想必卯日星君已泡了日头。

我闭着目懒懒养神着,不一会儿,外面“簌簌”脚步声响起,我不愿去理,只等那小侍一会儿敲了门道:“雪青仙子,殿下回来了,让您……”

我躺在床上道:“今日我有些不适,你去回禀你们殿下,说我去不得了……”那小侍应了声便跑走。

我翻了个身,欲接着睡下去,却又来敲门声,我皱眉唤道:“我说了今儿周身不痛快,不去你们殿下书房!”只是门外却不应,那房门却被打开,有人轻声踏入。

我“霍”地睁眼,胸中砰砰乱跳,难道进了贼?便一个鲤鱼打挺弹坐起来,却是看到瑾渊凤眼如烟似水般飘忽地盯着我。我斜瞥他一眼,抱着锦被支着腿闷闷道:“只是没什么精神,殿下不必担心,我睡过今晚便好。”

他眉头微紧,道:“我听闻你连晚膳都没用,让厨房去备了你爱食的金丝烧麦和翠香莲藕粥,一会儿送过来。”

我心中酸胀,把被子又往前抱了抱闷闷“哦”了一声,便把头偏过不再理他。

我住的房间外乃是一方清池,里面好些青白色的翠荷,据说是与那夜莲一个种属,但因天家倦怠侍奉,便让它开的时间长些,而灭了同夜莲的那般璀璨。我初来时曾恍惚以为到了“听雨回澜轩”。往日中支起窗子能闻到淡淡荷香,而现下窗门紧闭,只剩不知何时被瑾渊点燃的冉冉烛火散出轻轻碳味儿,惹我眼睛几欲流泪。

瑾渊立在一旁,烛火“噼啪”作响,他沉声问道:“今日你可是与瑞锦起了争执?”

我睡了一觉后,将将压下的怒火又窜蹦出些许火星,便没好气道:“是!”

他轻叹口气,“我知你今日受了委屈,瑞锦一介凡胎,你大可不必与她置气。但下次你也是要周全了礼仪,也不至惹她……”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原以为他是真的关切我才特意来这,原来不过为的是这档子事。我登时转过头来,怒道:“惹她?我是不想惹她,可偏偏是她来惹我!我是没向她行礼,但她也不应如此羞辱我们白泽该为人当牛做马!”

瑾渊锁眉,“你这性子何时能改一改?如若往后都要如此这般的负气焦躁,日后吃亏的必定是自己!”

“是!我是负气!我是焦躁!我此般心性定是改不了的了!我又不若芸芷仙子那般弱柳扶风,轻柔可人,自然是不配是呆在这天界让人耻笑了去!”

瑾渊即刻黑脸冷声道:“你可知在这天界提她是犯我大忌么?”

我呆愣了一下,冷笑道:“是,漓雪青口无遮拦,还请三殿下见谅!天色已晚,怎敢劳动殿下在我这里费心,殿下还请回罢!”

他僵了一僵,片刻后道:“我语气重了些,你不要在意……”

正巧外面小侍敲门,“雪青仙子,殿下吩咐备了些夜宵给您送来了。”

瑾渊唤道:“进来!”

那小侍蹑手蹑脚地端着餐盘迈进,似乎嗅到屋中气氛不对,放下东西便垂头俯身小跑了出去。我看他那样子,盘算着没准儿明天能听到新鲜的谣辞。

瑾渊看看餐盘道:“吃点东西,早些歇息吧……”说罢便出去了。

我听见房门“咔哒”一声轻响,不就是个芸芷仙子,不就是个瑞锦娘娘,外祖母的!我吸吸鼻子,心中越来越觉得憋闷不已,看看桌上的东西亦是毫无食欲,于是披了件玉色斗篷,灭了烛火出门去。

碧穹宫中两个前后正门皆有侍卫把守,若是过了戌时,他人进出都要有令牌出示,我此时必定不会找瑾渊要那令牌。这宫墙虽高,我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把朵云彩升到宫墙三分之一处,凭着原来在碧蒲山中练就的一套攀爬的本事,也是踩着藤草翻了过去。

我不愿乘云,便百无聊赖的走着,发觉这九霄天庭中的夜晚静谧如墨,月明星稀,心情也是轻快了许多,于是饥饿感便随着强上了几分……

正欲原路折返,星辉之中好似瞧见一只麋鹿样的东西,待那东西慢慢靠近,才看清,月白锦袍,玉串在手,夫诸随行,此做派在我见过之人中唯有一人,鈶月。

我虽与他只有两面之缘,却对这人印象颇佳,便欣然上前道:“鈶月?怎这般巧合在此处遇见?”

他涩涩笑道:“亡妻原是天界中人,其芳冢位于天界无生岭,今日是她祭日……”

“无生岭?”

“无生即无灭,无生岭乃是天界仙家陵寝之地。”

我虽未懂得他前一句的意思,但总归懂得后一句天界仙家要葬于此。每次提及他妻子他便是如此凄然,我虽有千个疑惑却是不好再问,便摸了摸那夫诸的下颚,顺便摘了枝带红果的枝杈喂到它嘴边。这夫诸想必是让鈶月喂叼了的,竟是连看都没看一下,我瞧着这串红果彤红饱满,便摘下来往衣襟上蹭了蹭扔进嘴里。

鈶月轻抚着夫诸后颈雪白亮滑的皮毛道:“雪青小……该是称为雪青仙子罢,深夜怎的还独自在此处游荡?”

我听他这话问得像是对我在天界并不好奇,便也不想多说,拍拍手上的浮土答道:“胸闷气短,出来透气的。”想起被我扔在锦匣内的玉佩,问道“唔,你们琪凛殿下可好?”

鈶月淡淡道:“殿下安好,只是甚是想念雪青仙子。”

夜风凉凉,自瑾渊把我从妖界中接出已是许久,我甚是想念那银锭街。当日琪凛虽骗我许多,却不曾责我怪我,瑾渊嫌弃我不静不稳,那我便躲开他,他既是思念那芸芷仙子,不许我提,我便不在他眼前耳边晃荡就是!

我捏了个诀变出块白帛,以“生墨”之术草草留给瑾渊几个字,便让此块帛帕化成鸟儿,飞往碧穹宫。

末了,我摩拳擦掌道:“走罢!他既是思念我,我看看他去就是!”

隔仙瀑依旧飞溅万丈却静谧无声,我下了云,同鈶月刚走不过几步,便看一队妖兵甲光寒胄对向而来,领头的是一英气十足,发辫高束的女子,我记得,她是珞璃。

珞璃见到鈶月,抱拳俯身道:“小妹见过兄长!兄长此番祭奠兄嫂,兄嫂芳冢可好?”

原来这珞璃同鈶月是一家。鈶月轻笑道:“她还好……”

珞璃抬眼看看站在鈶月身旁的我,轻声道:“仙子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我同她虽只见过两面,但她不若那些莺歌燕舞般矫揉造作,我倒是喜欢她这一点,便豪爽道:“安好安好一切都好!”

“小妹领兵换岗,兄长可是带仙子来……见殿下?”

“是。”

珞璃眼瞳虽夜明珠忽闪,道:“兄长路途劳累,若无特别,便由小妹领去罢!”

那夫诸转头蹭了蹭鈶月的手背,鈶月抬手轻抚,沉吟片刻对我道:“鈶月因有他事缠身,还请雪青仙子谅解,暂由小妹代劳,领仙子去殿下宫中。”

我跨过一步站在珞璃旁,大方挥挥袖子道:“知道你那夫诸又要喂食了,去罢去罢!我有珞璃宫主便可。”珞璃转头看看我,神情微怔,我朝她咧嘴“嘿嘿”一笑。

行至途中,珞璃始终一副淡然神色,手握佩刀,不念不语,我虽喜她的率直与豪气,这一路上无话可说却是也尴尬。我绞尽脑汁,几次张口,最后问道:“额……珞璃宫主,鈶月是你兄长?”问完后便想咬掉舌头。

珞璃道:“是。”便再无他话,我初见瑾渊时他也是这般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虽跟他些时日了,却对这种也无计可施,不敢妄言,却又憋得难受。

琪凛宫府前依旧门可罗雀,若是不知,以为这里面的主人该是怎样阴沉,却不知里面莺莺燕燕许多,主人亦是妖媚风流,满嘴跑马车……

来应门的已不是那尖耳阿乔,换成个鼠嘴的小妖,那小妖探头看看珞璃,又把我打量一番,带珞璃说明来意后只闷闷的回了句去报,便“嘭”地关上大门。

一会儿有人走来,那声音听似三步并作两步走,边走变呵斥道:“混账东西!为何不开门迎客!”多日不见,琪凛脾气见长……

大门急急向两边敞开,琪凛依旧紫色锦袍加身,面如冠玉,只是脸色并不如之前般红润生气,邪魅之气也略略有减,只是略略。

珞璃见琪凛半晌不动,低低唤道:“殿下……”便站在我侧身后。

琪凛直直迈过门槛,牵了我的手,满眼似是汪着摊水道:“青儿,再见你恍若隔世……”

我面上抽搐,他这哄人的功夫依旧高深。我不知该与他如何解释此番如此唐突的来妖界,于是编道:“我……听鈶月说你想我,便来看看你,也是想归还你那玉佩,额……却不知……走到半路上,发觉忘了带……便……”

“你是来看我的?还是来送玉佩的?”琪凛打断,攥紧我的手,似是要把我看进眼里。

我一时语塞,总不能如实告知他我是负气来此躲避瑾渊的……只好含糊答道:“呵呵,都有都有。”

他依旧神色欣然道:“无妨无妨,你既来,一切都无妨,快随我进去歇歇。”

琪凛拉着我,我往后拽了他一下,回头对一直站在身旁不语的珞璃道:“今日多谢宫主。”

琪凛这时才忙不迭道:“珞璃,有劳你了,进来喝口茶再走不迟。”

珞璃抱拳,依旧沉色道:“此乃珞璃分内之事,殿下言重,珞璃还要回去领队换岗,不打扰了。”说罢便毅然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