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柳下阴

更新时间:2019-01-11 20:15:14

柳下阴 已完结

柳下阴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灵异13号 分类:言情 主角:张奎柳树 人气:

主角是张奎柳树的小说《柳下阴》此文是灵异13号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小时候算命先生说我五行缺木,我妈就逼我认了一棵树做干爹,于是我每天早上路过那棵树都要跟他说声:干爹,我去上学了!柳下借阴,阴魂不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 买老柳树

想到这里,我就已经再也躺不下了,翻身起床,见林英还在睡觉,想把他喊醒,他则翻个身继续睡。

“林叔,出事了!”我冲他喊道。

他就装没听见一样,我怎么喊,他都不答应。

没办法我只好自己出去,爷爷已经把门开了。张二蛋一进门就满脸的紧张,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今天早上村子里来了一伙人,还开着很多老鳖车,十几个黑衣人都去了张家。我在他家院墙外头偷听了一阵,好像是要谈一笔什么生意,跟老柳树有关的,他们要出很多钱,连村长都屁颠屁颠的过去了。”

“啥意思,二蛋,你慢慢说,做啥生意?”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具体我也没听清楚,反正肯定对你不利,我听那么意思村长好像要把老柳树卖给那伙黑衣人。”张二蛋一边说一边朝我屋里看,他继续说:“你那个道士叔叔呢,我感觉只有他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那帮黑衣人看着不简单。”

我正要回屋去叫林英,就远远地听到我们村的村长在远处喊我的名字。村长叫张三娃,村民们其实都不怎么待见他,要不是选举村长的时候,他一家送了一袋白面,他肯定选不上。

大老远张三娃就冲我喊道:“森娃子,哎呀,咱们村子里摊上大事啦,你猜啥事……你肯定想不到!”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都已经笑得合不拢嘴。

我就问他:“张叔,啥事,你说。”

张三娃油光满面,手中拿着一个银灰色的箱子,得意的很,他走到我跟上,一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森娃子啊,去,给你叔搬个椅子喘口气。”

看着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不安好心,才不想给他搬椅子。不过,爷爷还是进屋给他搬了个椅子,说:“三娃,有啥事,你慢慢说。”

张三娃从我爷爷手里边拿过烟袋,抽了两口,呛得直咳嗽。咳嗽完了,他才将周围的人打量了一圈才一巴掌拍在那个银灰色的箱子上,一脸得意的说:“森娃子,玉梅嫂子,正山叔,秀英婶子,你们知道这里边装的是啥东西?”

爷爷摇了摇头,搁袖口上擦了擦烟袋锅上的滤嘴,深深地抽了一口问:“三娃,里边是啥东西,你只说。”

张三娃更得意了,咬着手指将我们所有人都问了一遍,然后才说道:“这里边是人民币,一整箱的人民币,一百万,知道吗,一百万!”

说实话,我真的被惊了一跳,感觉张三娃的话跟开玩笑似的,一百万,那得一辈子都花不完呐。

“哎哟,一百万呐,一辈子都花不完的……”奶奶的眼睛都发光了。

爷爷瞪了奶奶一眼,奶奶便不敢继续说下去。

所有人里边,只有爷爷一脸的淡定,他抽了口旱烟袋说:“三娃,你拿这些钱是什么意思?”

张三娃一拍大腿,对爷爷说道:“正山叔,您这话问到点子上了。我过来就要给你们家添这么一桩喜事,只要您答应,这一百万就是你们家的。”

爷爷继续问:“这话咋说?”

张三娃脸上一笑说:“正山叔,您别着急。是这样的,外地有老板看上了我们村河边的那棵老柳树,人家老板出高价钱要把老柳树买走,出价五百万。我这边跟村民们商量了,大家都觉得留着一棵树,不能吃,不能喝,不如留着一麻袋的钱,把老柳树这样没用的东西给那几位喜欢做生意的老板,这岂不是一举两得,您说是不是,正山叔?”

爷爷吐了口烟,拿烟枪指着大门说:“三娃,这钱哪来的还那儿去,小森的干爹不能动!”

张三娃见爷爷这么说,摇了摇头说道:“哎呀,正山叔,我觉得您是个明事理的人,怎么这事就糊涂呢?不就是一颗老柳树吗,卖掉了咱们还可以再栽一棵,小森想要多少干爹呢,告诉三娃叔,三娃叔送给他一片森林也中。”

“正山,我觉得三娃这话说的在理,这么多钱,一辈子都花不完呢。”奶奶去屋里倒了杯水递给了张三娃。

“还是秀英婶子明白事理,帮我劝劝正山叔啊!”张三娃拍了拍箱子。

“我看这事就这么定……”奶奶伸手就要去接钱。

“滚蛋,小森的干爹谁都不能动,老柳树上有仙家,动不得,谁动谁就是死路一条。他们这些年轻娃娃不懂事,秀英你怎么也不懂,闹土匪那阵子的事你忘了?”爷爷说着就要拿扁担赶张三娃出去。

奶奶刚才还两眼放光,但是当爷爷提到土匪的事的时候,她立刻闭嘴不敢再多说话。闹土匪的故事我也知道,小时候爷爷讲过,那些土匪就是动了老柳树,才在一夜之间,死的死伤的伤。

“正午叔,不是我说您,您咋就这么冥顽不灵呢?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牛鬼蛇神都被打倒多少年了,还信这个。”张三娃一边说一边摇头。

爷爷已经忍不可忍,拿着扁担就冲张三娃砸了过去。

张三娃拎着箱子拔腿就跑,口中还骂骂咧咧地说我们林家不识抬举,老柳树本来就是生产队的,卖不卖由不得林家。

爷爷一根扁担扔出去,砸得张三娃抱头鼠窜。

我问爷爷这事咋办,爷爷也只是摇头叹气,他说这事难办,他觉得那帮人肯定不是会是普通人。

张三娃来的时候,我一直没见林英,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够依靠的也只有林英。

我原因为林英还在睡觉,可是回屋一看,床上空空荡荡,林英已经不见踪影。把家人问了一遍,谁都没见到林英。

我心想他会不会是去张家或者老柳树那边,就和张二蛋一起去老柳树那边看情况。老柳树那边有几个黑衣人把守着,我和张二蛋想要过去,都被他们赶走。

靠近他们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右手臂上都有纹身,没看清楚纹的是什么,有点电影里黑帮的意思。

林英不在这里,我们去张家附近打探了情况,也没见到林英。

张家院里有十几个黑衣人,他们一个个都戴着墨镜,其中一个瘦高个坐着中间,其他人都只敢站着。

张三娃过去跟他们交代情况,黑衣人没啥表情,他带着墨镜,只能看到他的嘴角一直都挂着一丝邪恶的微笑。

他打手势让张三娃下去,张三娃似乎还要说些什么,那人脸上微怒,一脚跺在张三娃的肚子上。这一脚特别狠,张三娃疼得在地上直打滚。可黑衣人还是不肯罢休,几个黑衣人围上去,冲着张三娃往死里踢。

虽然张三娃不是什么好货,但是我就是看不惯那黑衣人的作风,我想要直接冲过去,后边的张二蛋紧紧地拽着我,不让我出去。

“森哥,你疯了,他们那么多人。”二蛋声音压的很低,怕他们听到。

“没事,光天化日之下,我就不信他们敢杀人。”我是这么想的,林英肯定就在附近看着,我有种直觉,这么多人没一个是林英的对手。

“森哥,你别冲动……”二蛋拉不住我,我从张家前边的林子里走出来,径直走向了张家的院里。

走出两步,二蛋拉住我,我让他不要拦着我,扭头一看张二蛋手里拿着两个酒瓶子,他将其中一个递给我说:“我陪你你一起去!”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我身子骨弱,总是被人欺负,张二蛋拿着摔破的酒瓶子就能把一帮孩子全都给吓跑。

酒瓶子在石头上磕碎,我们二人一前一后握着冲张家院子里走去。

所有的黑衣人都盯着我们两人。

还在地上疼得打滚的张三娃看见我和张二蛋,他连忙冲我使眼色,我没在意继续往前走,张三娃终于忍不住,他冲我喊道:“森娃子,是叔错了,你们快走……”话没说完,黑衣人冲他又是一脚。

张三娃都已经吐血了,他们这些人下手没有轻重,下的都是死手。

我径直走到中间那个坐着的黑衣人面前,有两个黑衣人想要上前拦住我,那人叫他们不要拦着我。

“哪家的毛孩子?”黑衣人问,他的语气之中全都是蔑视。

“放了他。”我道。

“你没有权利要求我做事。”黑衣人冷语道。

“你也没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我道,手上的酒瓶子被我握地吱吱作响,不因为别的,我能感觉到黑衣人给我带来的压迫感,手心全都是汗。

“我做什么是我的事,与你无关。”黑衣人一副冷酷的模样道。

“要怎么做,你才能放弃老柳树?”

他冷哼一声,说道:“那棵老柳树我要定了,其他的我不感兴趣,你没有任何筹码,有什么资格与我谈条件?”

其实我心里明白,跟这些人谈条件,那就是对牛弹琴,不,是对狗弹琴,还会被咬。我趁着他说话的时候,手上的酒瓶茬子直接冲着黑衣人的脖子逼近。

他并没有躲闪,而是在我拿着酒瓶茬子的手接近他的时候,他拇指和食指随手夹着我的手腕。

手上瞬间脱力,酒瓶茬子掉在地上,而我的手脖直接被拧了三百六十度,右手手臂整个都发出咯咯嘣嘣地声音。

紧接着,他的掌侧在我的肩膀上轻轻一砍,整个人就迅速下坠,脸朝下,下边正是刚刚掉在地上的酒瓶茬子。

这一下掉下去,锋利的玻璃茬直接就能戳进我的脑袋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