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八百年修仙记

更新时间:2019-04-19 13:28:14

八百年修仙记 连载中

八百年修仙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如羊 分类:玄幻 主角:彭无害彭不忧 人气:

《八百年修仙记》由网络作家如羊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彭无害彭不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封神大战后,众多神仙在人界就消失了踪迹。与此同时,大周王朝建立后又推崇人间道,抑制帮助自己夺取天下的道德之士,截教残余抵抗斗争更加激烈极端.。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些诸侯积蓄实力野心勃勃开始扩张,大周封建制逐渐风雨飘摇,天下即将充满杀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害伴着归圈的牛羊,回到家中。厅中已经坐了一位客人。这自然就是爹爹说的大叔了。 此人虽是叔叔,但面相比无害的爹爹还要老,满面的皱纹,看起来如蚯蚓爬满脸。此人身材极矮,而且手臂奇异的长,看起来好像山中的猿猴一般。头上一个揪起的发髻,别着一根绿油油的簪子,这种发式倒是让无害从来没有见到过,禁不住多看了几眼。 见过礼后,此人笑眯眯地打量无害,转首对无害的爹爹说道:“不悔道兄当初放弃大业,甘心入俗世过这红尘日子,兄弟我当初还一意阻拦,意甚不解。现在看无害贤侄如璞金美玉,观其举止沉稳,灵性活泼,真是好一个我彭国好男儿,此子必将为我族大业建立奇勋!” 无害的爹爹闻言也是欢喜,捻着颌下三缕长须,故作淡然的道:“为兄我承蒙众长老恩养教诲,本应该肝脑涂地为大业而奔波,奈何资质愚钝,只在口腹之欲上尚可算技艺有成,那兵战之法和导引之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有所成就,那书中也载明须具灵根者方可进入其门,而这灵根诸位师兄师弟也都试演过,为兄依然如朽木顽石,毫无感应。自知当初再耗费时日下去,也是镜花水月一场,不如及早入世享受这红尘,并寄望能诞下含蕴圣祖之血脉者,再续仙缘。现在有这一点骨血可以报效大业,终于不枉费我入这俗世一场。”语调至此,竟有几分悲郁难伸之色。 吃饭时,彭不悔再次显露了在烹调上的匠心独具,主菜只是在巷子里张屠户家买的一只羊腿烧烤,不过这生火的木头带有清香,无害知道这一定是爹爹早已备下的,他是不会随随便便拿枯枝干材来烧菜的。 这羊腿上的肉不但油汪汪香气四溅,还有彭不悔在对门陶匠处定制的黑色陶碗摆在每个人面前,不但大小一般整齐,而且碗壁还刻有精美的花纹,看起来雅致得很。最妙的是,是碗内盛着不知何物捣成的酱汁,上面还撒着芫荽的叶子,将削成薄厚匀称的羊肉在里面一蘸,咬起来香嫩油脆,无害吃得十分可口。 客人叫彭不忧,这大叔虽然面相奇老,但性格风趣,席间谈吐诙谐,话题遍布其游历奇山异水的经历,无害听来十分的惊奇,内心被外面有趣的世界吸引。  趁着谈兴,在不忧大叔的撺掇下,无害也被父母准许饮了一杯杜康,这酒自然也被无害的爹爹加入了秘料,闻起来醇香盈鼻,喝起来绵软甘甜。不忧大叔兴致高涨之至,摇头晃脑吟唱:“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复能来。” 吟唱时,不忧大叔眯缝醉眼,神态招摇,彭无害张着大大的眼睛,正看得十分入神,岂料那大叔突然睁眼,目射奇光瞪着无害。登时,彭无害只觉得浑身如被凉水浇过,肌肤簌簌一阵战栗,更觉得心儿怦怦加快跳动,内里血气一阵翻腾,难过之极。 奇怪的是,自己明明还在饭桌上,父母就坐在自己身旁,但无害觉得自己混混噩噩,好像魂灵飘散,眼中还可看到父母和大叔说话谈笑,但却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无害第一个念头是着急哭喊,但又觉得自己突然叫嚷是很不妥当的,给父母会带来难堪,更重要的是,除了刚开始的难受,现在无害觉得很轻巧舒适,好像脱却了千斤重担一般。他害怕自己一叫,这种难得的感觉立刻消失,所以他静静的不说话,仔细体会自己现在的轻松。 没想到,随着他集中精神,耳边逐渐传来尖利的啸声,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开始尖锐刺耳,突然“卜”的一声,这啸声消失了,入耳的是爹爹的声音:“如此无害就交给你了,希望不忧兄弟能严加教导,让此儿为大业出力,好为圣祖一脉重享先祖的荣光。” 彭无害听了爹爹的话自然十分惊奇,难道爹爹要让大叔带自己走么,从此离开爹爹妈妈自己该怎么办呢,大叔刚才讲过的许多奇趣故事都是真的么,自己跟大叔走是否就能亲自看到这些神奇的事物? 在无害一肚子的疑问和无害娘哭哭啼啼的不舍声中,这位彭祖后裔,十五岁的少年跟随长辈离开了家,踏上了改变神仙和凡人世界的漫长路途。 离开上庸城,大叔带着无害径自奔东而行,路上车来攘往,十分的热闹,无害自是看得津津有味,不觉将那离家的愁绪淡了几分。 这庸国地界,方圆辽阔,处在江水和汉水之间,本来就是群蛮杂居地带,民风十分剽悍,尚有没开化的蛮人部落在境内迁徙。当时制度,没有居住在国都和城镇中的乡民,被称作野人,他们没有资格从军,做官,只靠出卖自己劳力,或者出售粮食及采摘的山林珍果猎来的野味等换取盐巴,铜料,葛布等。野人私自贩盐和冶炼是犯法的,驻扎在城镇中的庸军卫会毫不留情的将触犯法令的野人处以极刑。 在经过的几个较大城镇时,彭不忧都带着无害找到位于城镇中心热闹处的“遗珠堂”落脚,这堂内专门收购山野之民开采来的玉石,在湖泽之内捕捉到的奇珠,在荒莽群山中猎取的异兽皮毛。甚至一些奇花异草,宝贵药材也高价收购,生意倒是忙得很。 经营“遗珠堂”的主事人肯出厚金换得庸国权臣贵戚欢心,且将收到的部分奇珍进献给庸伯,其中几件珍宝很令庸伯爱惜把玩,并成为随身之物。所以这“遗珠堂”的买卖,也就兴隆了下来,除了庸国,在这百濮之地其他几个国家,如褒,夔的国境都,都开有分号。 这日两人来到汉水边上一座大镇,其实这是大庸统辖的一个方国,名叫毂国,虽然听从大庸号令,但国君也是伯爵,在大周镐京宴饮时是可以排到天子左首前排的,故这国君对大庸国君内心能有几分尊敬,就不好说了,不过由于封国弱小,无力与庸伯对抗,也就心灰意懒,只重寻欢作乐,醇酒美人,故这毂都王城,端得是热闹非凡。不但酒肆客栈到处林立,而且还有那青楼馆舍居于通衢之旁。 这些门口搔首弄姿的女子,口吐莺声燕语,听起来十分悦耳。不过彭无害发现,这些女人的肌肤松弛粗劣,远远没有娘亲的皮肤润泽,心理不禁起了几分厌烦之感。无害这番表现让不忧大叔暗自点头。 时已是晌午,两人肚中饥饿,对街上热闹场所毫不留连,直奔“遗珠堂”在当地的分号而去。 到得堂内,管事的嬴老掌柜亲自接待,待二人净面洗手之后,即安排摆上饭菜。 须臾两人食毕,嬴老掌柜又将二人请进静室,使人端上茶来,这让无害暗自心动,原来当时的庸国国人,尚未知晓饮茶之道,就连派驻在庸都的大周贵使,平日养尊处优,讲究京城贵人的优雅闲适,尚且不知饮茶静心之乐,更遑论当时遍处各地的山野之民了。 彭无害自小就在家中,被老爹喋喋不休灌输饮茶养生之道,老爹描绘的涤荡俗思,飘然若仙的神情妙致,现在想来仍历历在目。所以无害对饮茶并不陌生,只是一路匆匆行来,在前几处堂口并未享受到这样待客之道,只不知这家老掌柜为何如此殷勤? 待彭不忧啜饮再三后,嬴老掌柜鼓掌轻笑:“彭堂主巡查半载有余,此时回到本分号,虽然不免风尘仆仆,但脸上带有喜色,看来是有大收获。小老儿在此预祝堂主大功遂成,明耀会内诸长老之首。小老儿脸上也觉得光鲜有荣啊。” 彭不忧淡然一笑,老橘皮似的脸上也放出光来,目光睃了一眼彭无害,看到他正端起茶盏凝眉品尝这稍微有些凝涩的茶水,不觉莞尔,方转首看向嬴老掌柜,问道:“可是那人有消息了?” 嬴老掌柜应到:“前次堂主临行前叮嘱,这人若再现身铺中,可将其留下,若其所出物品果是奇珍,则所拜托之事大可商榷。堂主离开不久,那人果真再次携带重宝来到,其中溪狗皮和熏草,已遵照堂主指示,递送到指定分号派有用处。想必堂主已经验证过奇珍了。其余宝物,遵照堂主吩咐,已向会内诸长老告知,不老长老亲自赶来护运,此事已经了却。” 嬴老掌柜续道:“堂主离开不足三月,即传来讯息,那人所托之事已经办妥,小老儿深以为能,故按堂主所嘱给对方传话,令其务必遵守前诺。” 他道:“吾号虽必欲得之而后快,但堂主称此事干系重大,故小老儿一意以静待动,以俾完全。果如堂主之所料,对方足足又待两月有余方才回复:将于汉水源头嶓冢山下古庙相会,时间正是半个月后的初十,那人称必须午夜方能成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