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窃道风云

更新时间:2019-04-19 12:59:02

窃道风云 连载中

窃道风云

来源:掌中云 作者:希望一族 分类:玄幻 主角:叶三炮司徒梦瑶 人气:

主角叫叶三炮司徒梦瑶的小说是《窃道风云》,它的作者是希望一族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雄鬼门外,窃将风雨。 雄鬼纳窃将,当宏愿立道,入门必诚,逆心必死! “彼窃心者刑,窃玉者牢,窃命者诛,窃领者侯,窃势者王,窃道者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身血袍出恶坛。气虚盘,花田暖。 难晓岁芒,翠壁盘青环。应是心乱眠不得,花香落,嗅觉翻。 初坠异世赤心丹。闻幽烟,暗祈禅。 随风鸣声,鼓吹娟花田。百亩一池花露沾,听鸟鸣,拍叶瓣。 困身花田,叶三炮便躺在田梗里两指轻弹身旁花瓣强压心中烦乱闭目养神。 养神期间无意识肌肉记忆与灵台记忆自然而然的融合,叶三炮在养神中水到渠成般掌控了这具肉身开光境大圆满的肉身能量,当他睁眼时,一股凌厉的精芒爆射而出,五官的线条变得更加的明朗冷峻,身上的肌肉鼓胀饱满起来,握拳之际感觉掌心中一股股澎湃力量呼之欲出。 这下可把叶三炮吓住了,前世自己在华夏南青叶家别墅生活时只是一个懂一点散打防身术的普通人,这会儿怎么感觉能够一拳打死一头牛呢? 想到就要试试,这是叶三炮作为十六岁少年的反映,马步挥拳,左右交叉狂猛砸地面,视线死死看着地面被自己双拳出击砸出的一个个地洞,尘烟散去,叶三炮呆呆的看着沾满尘土的双拳心中惊喜莫名。 叶三炮在惊喜自己拳头力量暴涨中并没有关注这片冬日里温暖如春封闭式的花田,这片花田可是秭归谷中央紫带峰下,蒙国复国大军代女王司徒梦瑶专属的一片玄级王品杜鹃花灵田,这里种植的杜鹃花苗都是为了培育出玄级王品杜鹃花,除了代女王以外蒙国复国大军其他女将的杜鹃花灵田,最多能培育出玄级将品杜鹃花。 这片特殊高级的花田里的杜鹃花三年成熟,如今正处在过了一年幼苗期的成长期,这可是代女王为了炼制玄级王品疗伤花丹的原药基地,如果她知道死而复活的专属情奴叶三炮这么糟蹋不知道会把叶三炮折磨成什么样子? 花田下面每隔千米就埋着一颗初级灵石,百亩花田司徒梦瑶足足投入了数万初级灵石,这可是蒙国复国大军代女王司徒梦瑶私人宝库里一小半的财富,投资巨大自然保护措施严密,迷阵加上暖空阵的布置也是花费了不小的代价。 阵法外,每日都有司徒梦瑶的幽字部美女亲卫,轮流从阵法外水渠中灌注适量的水源,进入花田水道滋润这片属于代女王的玄级王品杜鹃花花田。 叶三炮不知者无所谓,他逃到这里修整两天后感觉很好,这里的温度湿度空气质量令他感觉很舒服,那些杜鹃花根不仅管饱还能解决口渴问题,在这里睡觉都不用盖被子。 测试完双拳的力量,叶三炮并没有停手接着开始测试双腿的力量,双脚抬高半米然后狠狠的朝着平整田埂踩下去,一脚下去就是一个坑,叶三炮踩得兴起,就像地球播种机一样一路朝着前方平整田埂踩了过去。 咚咚咚!咚咚咚! 拳打脚踩的巨响迎来了阵法外值班的代女王紫带峰幽字部美少女亲卫司徒春的关注,纳闷中她拿出玉佩轻轻一按中央的红点:“哗啦啦啦!”阵法外的伪装绿藤墙左右拉开,叶三炮闻声停下测试力量的动作侧头警觉的看着阵法透明幕墙外的那个手拿玉佩惊讶看着她的绿甲佩剑美少女。 两人对视,司徒春被彻底惊吓到了?见叶三炮如见鬼一般玉指指着他的面部:“你,你,你。” 叶三炮本身就是逃命到此的,那个被他用双拳爆头的刘统领的尸体还躺在义庄司书房里,被人发现了他第一反应就是握紧双拳冲到透明阵法幕墙大开的另一边使劲的狂砸。 司徒春手上的玉佩中央的按钮是控制整个阵法的枢纽,只要一按暖阵保留迷阵消失,但这个透明幕墙却是坚固无比,就连代女王这样的秭归谷凝丹境中期强者都破不开何况诡异复活的叶三炮。 看到叶三炮拼命用拳头砸阵法幕墙,美少女绿甲亲卫司徒春看到他手上砸出了鲜血由此惊恐的情绪瞬间翻转,推翻了先前的惊慌看法确定了眼前这个疯狂找出路的家伙就是代女王司徒梦瑶身边那位自杀又复活到花田里的情奴叶三炮。 看眼前这惊慌乱窜叶三炮的样子像是不认识自己一般,按理说在紫带峰司徒春与叶三炮是相当熟悉,这个叶三炮人长得清秀,资质比她还好而且说话处事很讨女人欢心,二人在紫带峰相处三年没理由不认识她啊? 为了证实心中的很多疑问,为了替代女王分忧,凝丹初期境界的女王绿甲亲卫司徒春嘴角扯出一丝郁闷线条,右手玉指轻点玉佩左侧的白点,哗啦啦啦,一道两人宽的阵法通道在她面前出现,抬步走了进去,拔出佩剑,玉足轻轻点地,如柳燕穿林般飞速朝着叶三炮方向冲去。 叶三炮正在砸幕墙找出路,不料脑后突然生风,赶紧侧身让过一道寒光,随之,转身便是轰出两拳,叶三炮反映快司徒春也不慢,剑锋点地,身形荡起,迅速后撤避过叶三炮反击落地站定,剑指叶三炮面门冷呵道:“叶三炮,你个死情奴,难道连你司徒春姑姑都不认识了吗?” 闻言一怔,后退三部站定看着眼前这个战力强大的绿甲美少女,叶三炮感觉很陌生,可这美女偏偏质问他为啥不与她相认?纠结中叶三炮傻傻问道:“美女,你认识我?” 叶三炮这个回答直接激怒了号称小辣椒的司徒春这位美少女亲卫,只见她玉足轻点田埂,整个人离地三尺旋转起来,那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像似要夺命一般朝着叶三炮的面门杀来。 见势不妙叶三炮赶紧抬腿往左侧那道阵法开启的通道小门狂奔,司徒春虽然修为高出叶三炮一个大境界可肉身的修为却只比死去的刘统领高一个小境界,叶三炮逃命的速度快如风,躲过了愤怒美女绝杀的一剑。 一剑刺空,司徒春赶紧借势利用尖峰刺中阵法幕墙的反弹之力在空中一个翻转,再次面向狂逃的叶三炮后背挥剑杀来。 叶三炮刚冲到幕墙阵法小门就被合拢的阵法透明幕墙弹飞坠落在地,就在这时,飞杀而至的尖峰带着一丝凌厉的怒气朝着他侧身刺来,见势不妙原地一个懒驴打滚避过一劫,爬起来就是朝着前方狂奔。 连续三次杀招都没有干掉叶三炮这个假装不认识自己的死情奴,司徒春有些郁闷,感觉自己是不是修为退步了?看着叶三炮那逃命狼狈的样子她感觉有些可笑,为了维护作为女王亲卫的矜持和骄傲她采取淡然的态度冲着狂奔的叶三炮大声吼道:“叶三炮,你个死情奴,这里你是跑不出去的,不杀你了,赶紧过来随你春姑姑回紫带峰。” 正在逃命中叶三炮站在花田百亩另一端面带狐疑挺住转身看着站在田埂上的那个娇小身材美女大声道:“美女,你认识我?” 听到这句话司徒春就来气,但距离百亩只要她一动这个该死的情奴叶三炮就会狂逃,这让她感觉有些抓瞎,美眸蓝瞳一转一个有趣的主意冒了出来,只见她整了整衣裙战甲宝剑归鞘,叉腰冲着叶三炮吼道:“叶三炮,你个死情奴再不过来,本姑姑就把你留在这里,待会儿要是女王大人到了有你受的?” 这么大声音叶三炮岂能听不到,对于那个蒙国复国大军代女王他没有任何记忆,但听这丫头的言下之意这女王貌似很牛逼的样子,眼下的实际情况是根本破不开这个幕墙,除非那个手拿机关的刁蛮美女能够帮忙打开通道门,这个说认识自己的春姑都打不过何况是比她高级的牛逼人物。叶三炮这会儿感觉很不好,逃不出去又不甘心束手就擒,在这里是等死跟着这个美女也是死。 哗啦! 就在叶三炮犹豫之际,身后一道阵法小门陡然打开,三道女子身影像鬼影一般冲进来将他团团围住,而且各个都漂亮只是她们的眼神凌厉剑锋直指他的面门。 叶三炮彻底毛了冲着这几个突然杀出来的绿甲美少女大吼道:“老子打死不降,你们要战老子陪你们!杀!” 叶三炮双拳朝着一个个子身材最娇小的左边那位发动突袭,双方距离最多五米,叶三炮这一突然爆发,倒是让这三个凝丹境初期的绿甲美少女慌乱了好一阵,特别是左边那位娇小玲珑的美少女亲卫司徒夏更是被逼的连续三剑回防才退到了安全地带。 叶三炮见突袭失败并不气馁,而是聚集身体中的全部力量快速涌入双臂,感觉由双臂涌入掌心的力量呼之欲出时,他刚准备发动拼命的打法,就听到花田里传出一个犹如天籁般好听的女子呵斥声:“叶三炮,还不住手。” 这个声音熟悉却又陌生,叶三炮身体像似本能般一下定在原地,当叶三炮反映过来时,三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叶三炮暗骂自己刚才怎么就会失神呢? 如今只要一动肯定脑袋保不住,他双目喷火像受伤猎豹一般看着几个恍如母狮子的几个绿甲持剑美少女一声不吭。 “你们四个把叶三炮带到紫带峰山脚密道大厅本宫的御书房。”天籁之声女子再次说出一段命令。 闻声不见影,叶三炮心中产生了想看一看这位强大无匹女人真容的好奇想法,跟随四个修为高过他的绿甲女卫沿着一条干净的阵法暗道从花田来到了紫带峰下一个宽敞的办公大厅然后左转经过一个半圆形通道来到了一间装饰古典清雅的大书房。 书房内摆设简单却不失雅致,门开有一个百平米的空间,正对门是一张很大的书桌案台,案台上面摆着文房四宝和许多文件,案台后面一张五人宽的锦缎幕帘将案台后面全部遮住,案台左侧是一排古玩架子上面摆着一些有趣造型的古董,案台右侧是一张单人躺椅,躺椅前有一个古典造型的茶几上面摆放着叶三炮不认识的水果果盘。 “叶三炮,说说吧,你是用什么方法活过来的?”案台幕帘后面传来那个熟悉的天籁之音。 “叶三炮,看到我蒙国代女王陛下还不跪拜回答问题!”司徒春柳眉一立一脚将目无尊上的叶三炮踹跪中冷冷呵斥道。 叶三炮冷不防被押解他的司徒春这个小辣椒亲卫被一脚踹跪倒趴在地上差点就是个狗啃地磕断门牙的悲剧,幸好他刚才与几位高出他一个境界的亲卫美女实战了好几场,本能的双臂撑住稳住了前扑的身形,轻轻用力整个人呈跪地之姿冲那幕帘应道:“女王陛下,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回答您的问题,要不然您就给我来个痛快一了百了!” 一席话惊吓住了在场所有女子,幕帘后面那位代女王司徒梦瑶更是被惊得檀口微张合不拢。 一息之后,叶三炮后背就迎来至少四个美女亲卫的美腿问候,叶三炮扑地双手蒙面指缝中渗透出鲜红的血,这一刻他感觉整个人像似要被拆散了一般痛不欲生。 “好了,叶三炮,本宫没兴趣关心你这小情奴的伤势,只要你说出如何复活的秘密,本宫可以考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本宫给你五息时间,你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幕帘后面传来司徒梦瑶天籁般的玩味声。 众美女亲卫闻令住手,夹着叶三炮继续跪在案台下面,而叶三炮此刻不断的咳血,他能够感觉到后背肋骨被打断了,而且内脏估计也受了伤要不然不会一直在咳血,面对死亡叶三炮已经好几次了,此刻的他眼中闪过一丝拼命之芒一边咳血一边虚弱应道:“女王陛下,死而复活的办法我确实有,不过这里外人太多我怕泄密?” “你们几个退下吧。”案台幕帘内一个天籁命令声传来。 “是女王陛下!”美女亲卫四个齐齐拱手领命道。 “说吧,本宫这里没外人了。” 听着这个如沐春风的声音叶三炮从跪下的身姿缓缓用手支撑站起一脸决绝看着前方幕帘虚弱道:“我肋骨断了还伤到了内脏,我需要治疗。” 听到这样的回答任谁都会愤怒,但司徒梦瑶是蒙国复国大军的代女王,她有的时间和手段让叶三炮这个该死的情奴说出那个秘密,所以,她淡然道:“叶三炮,想要本宫派人出手治疗你的伤势可以,那个秘密你必须透露一点让本宫相信你的诚意?” 叶三炮现在退无可退,女王毕竟是女王被打死的那个刘统领比起她来差的太远了,叶三炮对这个精明的女王有了初步的认识,为了活下去叶三炮只能把得到的雄鬼无名前辈传承功法的一部分用来蒙混过关,如果忽悠不成功他也只能认命至于后面的事情他没空去想。 “三魂铸心烛,七情凝真目,众生赠愿力,日月照乾坤”叶三炮将雄鬼门开神心法略加改动然后淡然说出。 司徒梦瑶是凝丹境后期大修士,是整个秭归谷修为最高的存在,她不仅内丹修为达到凝丹境就连肉身也是凝丹境,越级对战筑基初期可杀之筑基中期无死亡之忧。当他听到叶三炮被逼出的这段关于复活秘密的一段经典短词之后神色一震,她太了解叶三炮这个情奴,说他资质不凡可以但是要让他说出这么高深的秘法短语根本不可能,这短短十六个字神秘莫测令人产生无限灵感。 “叶三炮,你的回答本宫很满意,你自己走出御书房在门口告诉亲卫司徒春就说本宫吩咐的让她带你去丹药司治疗。”幕帘后面传来天籁般好听的吩咐。 叶三炮没有丝毫的感激之语,而是微微颔首致谢,随之转身蹒跚而行艰难走到门口拉开房门扶着刻有古典花纹的门框虚弱道:“司徒春,女王让我转告你带我去丹药司疗伤。” 说完叶三炮喷出一口内伤老血倒在了守门的小辣椒亲卫司徒春怀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