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美人祸世

更新时间:2019-07-10 11:45:47

美人祸世 已完结

美人祸世

来源:落初 作者:酒几觞 分类:玄幻 主角:紫云杨晨 人气:

主角叫紫云杨晨的小说是《美人祸世》,它的作者是酒几觞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出车祸了,不是自己了?  换了个身体,还被恶毒后母追杀?  不仅如此,还被测出是一个废材体质?  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还被人肆意嘲笑辱骂?  靠!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一个hellokitty啊!  且看一介废材怎样在异世欺男霸女,活得潇洒狂妄,祸害天下!  注:女主女扮男装,有点叛逆,有点极端,有点偏激,有点冷血,有点眦睚必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间,一年了,她来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一年了,祁尘风坐在和平药店后院的石阶上,望着没有被污染过的碧蓝天空,眼中有着从所未有的迷茫,不知前方的路在何方,这里的一切,让她感到恐慌,血腥味浓重的佣兵,残厉的魔兽,千奇百怪的法术,让她只想要逃离。

再加上刚来这个世界时的前几个月,坐不得,走不得,说不得,简直要把她逼疯,如今,已然能够结结巴巴说上一些简单的话语,她却不知该说什么,能够蹒跚地走上几步路,却不知去往何方。

双腿并拢,头埋在大腿之上,手将整个身子团团围住,孤寂而又苍凉,没有人知她心中的过往,亦没有人懂她的伤,只得继续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下去。

突然,耳边传来细小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抬起头来,便看见在旁边祈从凝特意为她准备的糕点前,蹲坐着一只巴掌大小灰不溜秋的小东西,正偷吃着糕点,只见这小东西头似兔,耳似鼠,尾却似松鼠,两只圆溜溜的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然后在祁尘风怔神之际,一大盘的糕点瞬间消失不见。

小东西呲牙咧嘴,摇头摆脑,吱吱地叫个不停,眉眼一弯一弯的,身子蹦蹦跳跳的,似在嘲笑。

祁尘风一恼,伸出胖乎乎的小手,一拍!

小东西想旁边轻轻一跃,很轻松地躲过了对方的魔掌,在地上打着滚,拍着肚子,笑得更欢了。

见此,祁尘风更加气恼,抓起旁边装着糕点的盘子就像小东西扔去,结果却被对方灵敏的一闪,啪的一声,盘子被打碎,散落在院子里。

这还不算,更加可恶的是,小东西竟然背对着她得意地扭动着屁股,那长长地蓬松的尾巴在空中摇啊摇,炫耀着自己的资本。

祁尘风秀眉一挑,这小东西,给它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来,不给它一点颜色瞧瞧,她岂不是要被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东西骑到头上来。

就在这时,一直在屋子里学习炼药的祈从凝听见盘子碎裂的声音着急地跑了出来,看着碎了一地的瓷片以及满脸怒容的祁尘风,惊吓了一番,连忙走上前,检查着她身上有没有受伤的痕迹。

那小东西也在祈从凝出声的那一刻,便咻的一声消失了身影,仿若从来没有出现过。

突然,祈从凝像是想起了什么,惊叫了一声,跑向前院看着店子整理药草的杨晨,拉着他说着:“杨晨,杨晨,我看见风儿有表情了。”

“真的?”杨晨一喜,立马扔下手中的药草,不顾还有好几批等着将手中的药草换成灵石的佣兵,跟着祈从凝就朝着后院奔去。

祁尘风现在心情很复杂,看着眼前猛盯着她瞧的一男一女,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惊喜得发亮的眼在看到她又恢复到了以往的神色的时候变得黯淡起来,她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这份情感,她没办法去接受突然之间多的一个母亲。

“没关系,小姐,风儿一定会好起来的。”杨晨忍着心中的酸涩,安慰着失落的祈从凝。

一年了,开始的时候还不以为然,慢慢地便发现,他们的风儿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她不会哭,不会闹,更加没有任何表情,双眼总是呆呆地望着前方,很无神,很空洞,对他们总是有一种无法靠近的疏离感,甚至这么久以来,除了出生那会,她从来没有开口说过话,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迹象的瓷器娃娃,让两人都担忧不已,让伍义检查,他却只是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祁尘风只觉得胸口闷闷地,张开嘴,想要说声对不起,喉间却如发紧似地发不出声音来,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好似被抽干了一般。

她知道,她很固执,甚至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固执得不可理喻,认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前世,她被所有的人抛弃,包括生养她的父母,好不容易拾起信心,又被男友背叛,甚至让她有了一种错觉,她生来就是被利用的,利用完之后没有了价值便会被毫不留情地抛弃背叛。

这一世,她不敢赌,也赌不起,她看不懂人心,看不懂别人是不是纯粹地对她好,她也不相信人心,不相信若她没有利用价值别人还会这样关心她。

她再也经不起任何一次的背叛利用,所以她把心一层一层地包裹起来,不给别人一点机会去触摸。

想到这里,祁尘风毫不给自己心动摇的机会,不留情地推开面前的两人,转过身子,跌跌撞撞地朝着屋子里跑去,留下原地黯然神伤的两人。

次日,祁尘风又坐在了后院的石阶上,旁边同样摆放着一盘糕点,祁尘风故意左看看右望望,视线不曾落在身旁的糕点之上。

果然,没过多久,在庭院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伸了出来,警戒地望了望四周,发现整个庭院里除了祁尘风再也没有别的生物以后,便大胆地跳了出来。

一溜烟地跑到糕点的身前,两眼冒光,用鼻子嗅了嗅,确定糕点中没有什么特殊作料以后,搓了搓小爪子,如同一个小财迷看见了金**一般,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去拿。

可就在它摸到糕点忍不住心喜的时候,异变突起,在那糕点之下,竟然还埋藏着一个鼠夹,紧紧地夹着小东西的爪子,痛得它泪眼朦胧,吱吱地叫着,跳着。

“嘿嘿!”祁尘风很“适时”地转过头来,盯着小东西,邪恶地笑着,恶作剧地将那松鼠般的尾巴提到自己的面前,望着那可怜兮兮的小脑袋,毫不怜惜,狠声说道:“你昨天不是很得意吗?怎么,现在得意不起来了?”

小东西呜咽了几声,豆大的眼泪毫无阻碍地从那圆溜溜的双眼中滴落了下来,一只爪子在空中乱舞,另一只爪子微微抬起,想让祁尘风更加清楚地看见那被压得通红的爪子,希望能激起她的怜悯之心。

怜悯?在祁尘风的心中,那就是笑话,笑了笑,露出长得零零落落白森森的牙齿,提着尾巴的手还在空中甩来甩去,很好心地诉说着:“欺负了我,不好意思,那就要请你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