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幽冥雪晴

更新时间:2019-07-10 11:34:49

幽冥雪晴 已完结

幽冥雪晴

来源:落初 作者:七尘雪 分类:玄幻 主角:薛芝何洛晨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七尘雪原创的玄幻小说《幽冥雪晴》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薛芝何洛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本是个平凡的高中生,因偶遇僧人缘渡,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身红色的嫁衣,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校草何洛晨的穷追不舍,幽冥邪少的拼死守护,梦中的凄美少年,一个她一无所知的世界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秘密?当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她爱与不爱,何须别人刻意成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年一定要早早准备,多攒些零花钱,给母亲买一个大大的蛋糕,也让妈妈正正经经的过个生日。再回过神的时候,母亲已从橱柜里捧出了一个漂亮的生日礼盒。

“来,打开看看。”薛母微笑着对她说。

她打开一看,天呐!竟是个精致小巧的蛋糕。但这哪里是蛋糕啊,这简直就是座唯美的宫殿。要多漂亮有多漂亮,她再找不到更多的词来形容,只道是看一眼就令人惊艳、神往。但说起来却是有些可笑,宫殿的底座其实只是一些并不闪光的金黄色蛋糕,而那宫殿更是一戳即破的Nai油,但偏偏就是这两样寻常而又软弱的东西构成了一座给人感觉非同寻常的宫殿,技艺之精湛,真可谓炉火纯青,搭配之巧妙更可谓是巧夺天工。

“哇!好漂亮啊!”她由衷地赞叹道,呆呆的望着那宫殿,竟似痴了。

“喜欢吗?”薛母柔声问道。

“嗯!嗯!”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在看什么?”看她那呆呆的样子,薛母又问。

“宫殿,一座漂亮的宫殿。”她抬头看了眼母亲,继续补充道:“一座由风雪的精魂凝结而成的宫殿。宏伟、端庄、神圣……”她继续描述着。

薛母却是心中一惊,她究竟看到了什么?怎会如此失常,竟像是得了梦游症的人,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对外界浑然不觉。

“晴晴,先把蛋糕收起来吧,明早再吃,晚上吃甜食,胃里会不舒服的。”她漫不经心地叮嘱了女儿一句。心中却想着那僧人的话,那僧人说:“贫僧与令爱本是故友,云游至此,恰逢今天是薛芝晴小施主生日,这有两件礼物麻烦你转赠与她,她见了自会欢喜。”她看女儿自是真的欢喜,但这欢喜倒也有点过了,怎的竟像魔障了。但转念一想,能够不问便知人母亲,晓人生辰的必是个得道高僧,而她所知的僧人中素爱云游四海的也只有缘渡法师了,若那人真是缘渡法师,倒是女儿的造化了。不枉自己诚心礼佛多年,竟有这等佛缘。想到此,一时竟欣喜起来,不再纠结。

“好的,妈妈。”薛芝晴很是听话的将蛋糕收了起来,其实纵然薛母不说她也是舍不得吃的。这蛋糕宫殿甚是熟悉,竟像是在哪见过一般,但细想去又毫无头绪,只得先放一边,得空再慢慢研究。

“先吃饭吧。”见女儿已恢复如常,料想刚才是欢喜过火了,也就放下心来。

薛芝晴也不客气,收了两件意外礼物,心里舒畅了起来,之前的不快早抛到了九霄云外,便随手抓过一只鸡腿啃了起来。但一思及她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全靠母亲做一些小生意维持生计,哪来的钱为她准备这般贵重的礼物,又忍不住问道:“好妈妈,快告诉我吧,这礼物哪来的?”

“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等你过完了生日,我自会告诉你,现在先吃饭。”

“哦,可是之前我问的是项链,现在是蛋糕啊。”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仍是不甘心。

“先吃饭。”薛母命令道。这小丫头,可不能给她好脸色,不然准会得寸进尺了。

“哦。”没有得到答案,薛芝晴只好与今晚的饭菜作战了。

薛芝晴从来就不是那种跟美食过不去的人,所以即便心中有点疑惑,也被两口饭扒拉下去,吃到了肚子里。她拍了拍吃的圆滚滚的肚子,甚是满意,连带着薛母也跟着开心起来。

“你呀!你呀!”薛母用手指轻轻抵了抵女儿的额头,道:“一点丫头的样子都没有。”声音里不无宠溺。

“那是,我怎么可能生出丫头的样子呢?我可天生就是大户人家贵小姐的料,怎么能和丫头生的一般薄命样?”薛芝晴也跟着打趣道。却不知隔墙有耳,她这不经意的小玩笑被角落里一只有心的小乖猫听了去,倒成了日后调侃她的材料。

“你呀!你呀!”薛母被她这么一说逗得乐了,只作无奈地摇了摇头。

薛芝晴还沉浸在刚才的饭香里,薛母倒先开了口:“晴晴啊,你可是想知道你今日的礼物从何而来?”

“那当然了,哪里来的?”她心中很是好奇,母亲肯说,她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今天中午,你上学刚走,我也便收了东西想要出门去帮你准备点礼物,但刚到门口便遇着个化缘的僧人……”薛母开始讲述整件事的始末。

“僧人?”薛芝晴问。

“对。怎么?你见过他了?”

“那倒没有,您继续说。”她想还是先听听妈妈怎么说,也不见得就是同一个人。

“我见那僧人慈眉善目的,且一看便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平易亲切倒也不失高深渊博,看一眼便让人心生崇敬,深觉其高雅脱俗,卓然世外,想来是个得道高僧……”

“可不是?是个和尚你都觉得高深崇敬。”听着母亲的描述,定是中午遇见的那僧人无疑了。她对此表示很不屑。

“小孩子,可别乱说话。你要认真的听我说。”每每有某个和佛有点关系的人被说,薛母心中就不大乐意,因此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他说让我将这两件礼物送于你,你见了定会喜欢。”

“我确实挺喜欢的,不过他为什么要送我礼物呢?”薛芝晴很是不解。

“他说与你是故友。”

“故友?我几时见过他了?”薛芝晴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去他的故友。她认识他才半天而已。哦,不对,她只是和他有几分钟的交流而已。也不对,是连几分钟都没有,她压根就不认识他。对,她压根就不认识他。不认识他。

“这年头得道高僧已是不多,而爱四处云游的也只有缘渡法师,想来他必是缘渡法师无疑了。若真是缘渡法师,而又愿意拿你当朋友,那可真算是你的造化了……”

造化?切!薛芝晴对母亲关于“我佛”的痴迷表示十分无奈。他朋友?还是故友?真亏得妈妈会相信。还送礼物?***,要不是他是个老秃驴,她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暗恋她了。无事献殷勤,非Jian即盗。还桃花运?见鬼的桃花运。霉运还差不多。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