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妖妃御邪王》主角尤雾妙龄女郎章节目录小说

更新时间:2019-06-09 20:15:50

《妖妃御邪王》主角尤雾妙龄女郎章节目录小说 连载中

《妖妃御邪王》主角尤雾妙龄女郎章节目录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莫缓缓 分类:玄幻 主角:尤雾妙龄女郎 人气:

《妖妃御邪王》由网络作家莫缓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尤雾妙龄女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什么交易?”陌这才睁开眼睛,带着杀手应有的冷漠倨傲,紧紧地盯着椅子上的锦衣男子。 没向那个被侍卫踹翻在地的自己新收的徒弟看去一眼。 萧澈仍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清雅笑意,“找你这个江湖第一杀手来做交易,自然是杀人了。” 陌眼中寒芒一闪,“杀谁?” “临襄王萧翮。”萧澈的眼中隐含锋锐杀意。 陌悚然一惊,抬眼瞟了眼锦衣男子身后的侍卫,又重新将目光紧紧锁定男子,脸上的震惊于不可置信倏然而逝。陌的目光中含了无限深意,黑眸中波涛尽逝只余沉寂,“你是谁?” “萧澈。”锦衣男子仍是面带清雅笑意,可“萧澈”二字出口,坐在墙角处的陌又是一惊,眼中寒芒一闪,瞬间全身肌肉绷紧。 两个男人都没再说话,双眸交汇,各自不动声色地揣度着对方此时的心境。 陌用那双黑湛的眸子深深地看向眼前的男子,只见男子身穿月白锦衣,全身金珠罗绮,好不贵气。男子只是悠然地坐在椅子上,就已经给人一种隐隐的压迫之感。如此尊贵的人物,如此隐含的霸气,如此静雅的容貌,不是萧澈,又能是谁? 尽管自己之前就想到了此番将自己掳来的会是这人,但刚才听他亲口说出自己的身份,陌还是狠狠的吃了一惊! 萧澈是谁? 是黎国的皇上,是八岁登基执掌朝政十几年的少年天子,亦是文韬武略,智谋权术样样皆精的肆意少年。 传闻黎国圣上萧澈,自小聪颖异常,慧觉出众,又是先皇最喜爱的妃子惠妃所出,所以六岁时便被先皇立为太子。先皇早逝,太子萧澈八岁登基,成为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帝王。 当时这八岁的太子登基时,朝野民间,殿堂百姓,人人皆议论如此小的孩童怎会守得住这百年的皇室基业?定然是不出多日便会被摄政的臣子与外戚所制,成为又一个天子傀儡。 可是,小小的萧澈登基后,事情却大出人们的意料。这孩童不仅用巧计将那些虎视眈眈盯着他萧氏江山的臣子们尽数除去,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当年宠冠六宫的惠妃,都被这少年天子一纸诏书强制牵去京郊的法华寺出家,一直到现在,都无法再回到皇宫。 这样一来,朝中乱党尽除,外戚之患已灭,这少年天子便安枕无忧地尽享他的天子荣华。 又闻,黎国天子萧澈,容貌俊逸,身姿矫健,龙章凤雏,风华天下。是无数个春闺少女的梦中情人,亦引得邻国公主纷纷前来想要结成秦晋之好,与黎国联姻。后宫中也是姹紫嫣红,环肥燕瘦,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尽是沉鱼落雁,羞花闭月的美貌宫妃。 这天子,想来也是尽享美色,坐拥佳丽无数,风流无边的一位风华少年了。 陌不动声色地审视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这便是传闻中有如谪仙的天子萧澈了,如今看来,那些盛传的奇闻,那些风雅的美名,当真是来不得半点虚假。 天子萧澈,果然是风华无边的一位俊逸翩翩美少年。 在陌悄悄打量眼前男子的同时,那锦衣男子亦在饶有兴味地审视起陌来。 这便是江湖第一杀手陌了,萧澈的眼中闪过欣赏之意,不愧是在杀手排行榜上久居榜首的人物,在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还能这般的泰然自若,波澜不惊,自己果然没有找错人。 江湖传闻,杀手陌在江湖上混迹多年,找他杀人的无数,被他杀掉的人也无数,他从未失过手。陌在江湖上是一个传奇,不仅因为他那令人震慑的高强武功,还有他那乖僻的性格,当然,还有便是他身为杀手的原则。 杀手能有什么原则,领了钱只管杀人就是了。 这是一般杀手的做法。但陌不是这样,陌身为江湖上最强最怪的杀手,他的原则便是,好人不杀,女人不杀,孩子不杀。 这三不杀当然使他失去了很多赚大钱的机会,但也因此,他的名号愈发的响亮。没有人知道这个怪人陌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往经历,也没人知道他的性格为何会那般的怪异无常。 人们只知,只要你被陌盯上了,你便必死无疑。 从来没有例外。 陌是一个谜,有人尝试过解开,但从没听说过有谁成功的。 萧澈要找的正是这样的人,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高手,一个不会问那么多无用废话的冷僻怪人。陌这个人就像他手中的那把青麟剑一样,神秘异常,却又能不动声色地将人带入修罗地狱。 临襄王萧翮,盛名天下的八贤王,自己那永远如春风般温煦的八皇兄,会是陌下一个剑下亡魂吗? 萧澈的嘴角挑起一抹深深笑意,将眼中的精光掩了,向仍旧沉思的陌道:“如何?这个生意,你做还是不做?” 此时的陌蛇毒已然侵入他的五脏之内,只见他面容愈显黑紫,喉头隐隐发甜,知道自己又要吐血了,但他实在不想在这男子面前这么狼狈,只得强行忍住。 “你既费尽心机把我掳了来,定然也听说了我杀人有三条原则。”陌用手捂着自己胸口处,竭力忍耐着。 “一不杀好人,二不杀女人,三不杀孩童”,萧澈轻轻接口,随即笑道:“身为杀手,倒定了这三条原则,也不失为一个侠客。只是,我让你杀的这人,首先不是女人,其次并非孩童,最后,他也的确算不得是什么好人。” “八贤王萧翮贤名响彻天下,你说他不算好人?”陌的声音冷峭。 “贤名响彻天下,也并非就一定是好人。”萧澈闲闲笑道:“就比如说我萧澈治世清明,文韬武略,也算得上是一位明君。但人们又哪里想得到,我会买凶杀害自己的亲哥哥呢?” 陌的面容僵硬,颊边有一滴冷汗滑落,这萧澈,可真会强词夺理,完全就是强盗逻辑。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话偏偏还有几分道理。 天下人皆认定的贤王,不一定就是好人。就像他自己一样,江湖上皆闻之色变的杀手,不一定就是冷血冷心之人。 想到这个,陌将头扭了,朝肮脏潮湿的地上看去。只见刚刚被侍卫一脚踹翻的女人,此刻还晕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话说,这女人晕倒的时候,还是很乖的…… “其实你知道,即便我不肯答应杀临襄王,你也一定会让我答应的,是吗?”陌用淡漠的眼光看向萧澈,嘴边含着嘲讽笑意。 “不错,这个交易,我是势在必得。”萧澈看了眼地上晕着的女人,眼中有着精明笑意,“如今你的命,这个女人的命,全在我的手中。即便你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也一定不会不管这个蠢女人的,毕竟,你跟她素无瓜葛,若是她因你而丧命,那你这不杀女人的原则,只怕日后只会让江湖人笑掉大牙。” “你想怎么样?” “简单,我给你蛇毒的一半解药,你去帮我杀临襄王。不过你要知道,这一半的解药吃下去,只会暂时缓解你体内的蛇毒,三个月内,你的功力会恢复如常。不过三个月后,你若是还不能将人给我杀了,到时你拿不到这剩下的解药……” “就会全身经脉爆裂而死,对吗?”陌接过萧澈的话,敛容沉静道。 “不错”,萧澈的眸中闪过嗜血光芒,“如今你的半条命,和这个女人的命,都在我的手上。如何抉择,你自己掂量吧!” “我接受”,陌强忍住体内汹涌的蛇毒,艰难道:“解药拿来。” “痛快!”萧澈指尖一弹,便将一颗黑色药丸弹向陌,陌伸手接过,看也不看一眼,张口便吞入腹中。 萧澈的眼中再次闪过钦佩的光,这男人,当真是一条好汉。 陌将解药吃下去,便开始闭目调息。正在此时,地上却传来了一声细小的嘤咛声。听声音,貌似是,某个被踹晕的女人要醒了…… 萧澈好笑地朝地上望去,他的生意谈完了,正事已经搞定,看这蠢女人是要醒了,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便勾起了一丝兴味弧度。 宫中的女人,都没有这个女人有意思呢! “呜呜……好饿啊……”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是以这样的开场白醒过来的。只见她手中紧紧抓着一只老鼠,然后手中一用力,那老鼠便被她给捏醒了过来。 话说这老鼠不是别家的老鼠,正是刚才被尤雾的吼声震晕的老鼠。此时老鼠乍然一醒,将双眼一睁,便瞧见了自己的眼前有一双乌黑朦胧溜圆的眸子,然后这老鼠一想,这双眸子怎么这么眼熟呢? 尤雾也看着自己眼前这双绿豆大小的眼珠子奇怪,这绿豆眼珠怎么这么眼熟呢? 然后女人与老鼠同时爆发出一生尖叫,女人是尖利的一声“啊!”,老鼠则是惊悚的一声“吱!”,很显然,两个东西同时想起了自己眼前这熟悉的眼珠是什么东西的了。 然后,在女人无比嘹亮高亢的叫声中,那老鼠被女人猛地一扔,便华丽丽地朝椅子上那个锦衣男子飞去。 男子凝然不动,淡笑着看着快要飞到自己身上的老鼠被身后的侍卫一刀劈作两半。 于是这宝贵的鼠命,就这样结束在了某个女人的手中。 尤雾显然是刚醒头还有些晕,自己晃荡地爬了起来,用抓过老鼠的右手朝身边陌的衣服上蹭了蹭,又蹭了蹭,随即用饱含深情的话语对陌说道:“师父!徒儿晕倒的这段时间里,这厮没欺负您吧?!” 被光荣的称为“这厮”的萧澈,嘴角抖啊抖的,看着女人用力的将自己抓过老鼠的爪子使劲往陌身上抿,不禁嘴角抖出了无限深意。 陌自始至终都紧闭双眼,暗自调息,完全当尤雾不存在一般。 这时,一直坐在椅子里看戏的萧澈忽然撩袍站了起来,“你的蛇毒压下去了便可自行离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记住,你只有三个月的期限。”萧澈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闭目调息的陌,随即展唇道:“至于你这位乖徒儿,放心,我会好好招待她的。” 说完这话,萧澈转身正想离去,却不想身后蓦地传来一声大喝:“你站住!!” 萧澈一愣,当真站住了。 尤雾双手叉腰指着萧澈道:“我只问一句,你到底是不是皇子?!” 萧澈回眸,淡然道:“不是。” 尤雾蓦地仰天而泣:“老天啊!为何我的命会这么苦……” 本想着勾着位皇子当上皇妃等皇子登基成皇上自己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呢,结果,这厮竟然不是皇子!这个打击简直是太猛烈了,尤雾一个没忍住,便捶胸顿足地埋怨起老天爷来。 但是,老天爷其实待尤雾还是相当不薄的。因为正在这个女人肝胆俱裂地仰天而嚎时,却听到了萧澈的下一句话。 只见这位锦衣公子对着尤雾灿然一笑,然后用足以将人灵魂击碎的天籁嗓音轻轻说了四个字: “我是皇上。” 然后尤雾的世界,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在众人都没还没反应过来时,这女人就已经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地奔至萧澈身边,然后“噗通”一声便跪下了。只见这女人双手紧紧拽着萧澈的裤脚,然后仰脸,满含深情热泪盈眶道:“皇上……臣妾等得你好苦啊……” 萧澈低头看去,正好看到这女人脸上滚下两行滚烫的泪珠,同时,鼻子下也滚下了两行清透的鼻涕…… 陌刚刚睁眼,便看到了这让人喷血的一幕。然后他将身子扭向一边,又沉重地闭上了眼睛。 这个杀手从此下定决心,这女人要是敢出去说她是自己的徒弟,他必然会狠下杀手,绝不容情! 萧澈看着抱着自己裤脚声酥蚀骨涕泗横流的女人,挑眉笑道:“既是等了朕这么久,朕若是不将你带回去,就显得朕太过无情了。” 然后,他向地上的女人露出了狐狸般的狡黠笑意:“反正这没胸的女人,朕还从未玩过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