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盛宠婚不晚

更新时间:2019-01-11 20:08:58

盛宠婚不晚 已完结

盛宠婚不晚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林疏桐 分类:玄幻 主角:霍江城,安舒童 人气:

经典小说《盛宠婚不晚》由林疏桐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霍江城,安舒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八年前,霍家二爷霍江城,主动退婚,被霍老揍了一顿后扔出去了。之后不久,被退婚的安舒童欢欢喜喜嫁给了青梅竹马的小哥哥苏亦诚。   她以为自己自此会一生幸福,可结婚后才知道,她的丈夫,另有心上人。   六年后,舒童主动跟苏亦诚离婚。一夜之间,从安氏千金,成了街头弃女。   破落的街头,她偶遇霍江城。   霍江城隐在黑暗中,手里夹着根烟,四周暗淡,唯那明灭的火光带着些温暖。  霍二爷问她:愿不愿意跟我结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我跟苏亦诚离婚了

晚上九点钟,苏家别墅的偌大客厅里,男女老少,坐了一屋子人。

都是自己人,外人知道苏家发生了大事情,都识趣离开了。安家,除了安木杉外,目前安氏集团董事长安振业,也在。

此刻的安振业,面冷如黑灰。坐在角落里,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浑身气势极强。他的宝贝女儿,掌上明珠,她吃了那么多苦了,为什么偏偏还要遭受这些?

现在好了,几乎整个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了,知道他女儿就是个会勾引姐夫的荡妇。他安振业的脸,往哪里搁?将来木杉嫁人,被人家揪住这个短处,也得受一辈子委屈。

他在还好,等他百年之后了呢?

苏家现在是苏大哥苏亦忠当家做主,遇到这种事情,他心情肯定也很不好。本来是高高兴兴的一次宴会,结果却出了这种事情,无端给人提供笑料。

凌厉剜了眼自己三弟后,苏亦忠道:“安叔叔,那您看,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如果安振业可以选择,他真想将苏亦诚这小子千刀万剐。

但是苏家,他得罪不起。何况,这苏亦诚,也是木杉的心头好。

兀自权衡一番后,安振业竭力保持平静,他看向安舒童。

“舒童能有今天这样惊人的举动,想必是深思熟虑了许久。你也真狠得下心来,自己心里不爽,就真想你妹妹身败名裂。”安振业就算再忍,他也忍不住怒气,“今天来的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如你所愿,现在苏安两家,成了整个锦城的笑柄,你可满意了?”

单反拍了艳照视频,纯粹属于意外,当时余音音叫她叫得急,她不知道录制视频的按钮是开着的。不过,此时此刻,安舒童懒得解释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安舒童平静得很,她看向安振业,“二叔也是好笑,不怪自己女儿不知廉耻,就只怪我了?”

安木杉眼睛都哭肿了,她哭着喊道:“姐姐,你是不是想眼睁睁看着我去死?你怪我的话,大可以明着来,为什么要背地里捅刀子?我的清誉不要紧,你连姐夫的脸也不顾及吗?”

“他还有脸吗?”安舒童已经不知道什么是难过了,只看向苏亦忠问,“大哥,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若是生意场上的事情,苏亦忠可以处理得游刃有余。但是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他还真不好处理。

苏亦忠作为大伯子,虽然跟弟妹不熟。不过,一个屋檐下也住了六年了,这个弟妹是什么样的人,他还算是了解。

“弟妹,拍下这些公诸于众,你真是故意的?”

“我若说不是,大哥相信吗?”

苏亦忠默了会儿道:“安叔叔,给我两天时间,这件事情,我定然会派人查探清楚。谁对谁错,我也会给个公道。”

“苏总,我的清誉都没了,还有什么好查的?”安木杉嗓子都哭哑了,她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是,都是我的错。当初我的恋人被人抢了是活该,现在我被人算计也是活该。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我的命就是卑贱的。”

安木杉看着苏亦诚,见他不说话,她满眼都是悲痛跟绝望。

苏亦诚看向安振业:“我会跟舒童离婚,然后和木杉结婚。”

“老三,别胡说。”苏亦忠不答应,“你已经做错了事情,还想一错再错?”

苏亦诚道:“这件事情,我做主。我跟木杉,本来就应该是一对。”他眼皮子微抬,淡漠扫向安舒童,“你怎么说?”

“求之不得。”安舒童轻轻吐出四个字。

苏亦诚以为她会拒绝,他没有想到,她竟然答应得这么爽快……

~

安家父女离开后,苏家的人,也都散了。

安舒童上楼进卧室,打开衣橱,开始收拾衣物。苏亦诚跟了进来,一把掐住安舒童手臂。

男人面容清冷,眼睛里,却在喷火。

“现在满意了?”他压低嗓音问。

安舒童被他钳制住,挣扎不开,她只怒视着他:“苏亦诚,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决定,就是跟你结婚。我以为你是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没想到,你只是一条冷血无情的毒蛇!放开我~”

“后悔?”苏亦诚冷笑,“现在知道后悔,早干什么去了?”他抿了下嘴,瞳孔微缩了下,“靠山回来了,又有底气了?”

安舒童不再挣扎,只仰头看着他。

苏亦诚嗤之以鼻,满眼的轻蔑跟不屑。他狠狠甩开她的手,大步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脚步,他没有回头:“你最好不要再耍什么心思,让我知道了,就算有一百个霍江城,我也要你好看!”

苏亦诚口中的霍江城,是霍家二爷,也是安舒童以前的未婚夫。

霍家在锦城的地位,不是苏安两家比得了的。

~

上午排队在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之后,安舒童直接去了报社上班。

安舒童是京华报社的一名记者,毕业后就在这家报社上班了,一呆呆了近四年。她从小就喜欢摄影,大学悄悄修改志愿,把第一志愿从管理改成了新闻学。

安父宠女儿,又有安母从中护着。所以,改志愿这件事情,安父很快就没计较。继承人可以培养,但是闺女只有一个。

“舒童!”见安舒童来了,余音音朝她跑来,凑过去小声说,“那个,你们安氏派人来了,现在就在咱们老总办公室。看表情,来者不善啊,你得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安舒童说:“我知道了。”

余音音眨了眨眼睛,黏在安舒童身边不肯走。

“舒童,你怎么样啊?”她捧着小脸,矮下身子,让格子板将她娇小的身子挡住,“昨天晚上那件事情,你、你还好吧?”

“我没事。”安舒童看起来倒还好,她拿抹布擦了桌子。

余音音:“我也真是没有想到,那个安小姐,她竟然这么的……”

“余音音,上班时间不干活,干什么呢?”报社副总背手站在她后面,一脸严肃,“干活去!”转眼看向安舒童,语气稍微平了些,“你过来。”

副总把安舒童叫去办公室,敲了敲桌子问她:“刚刚安氏的人来了报社,你看到了吧?”

“看到了。”安舒童扯了下唇,那个人她认识,之前替他父亲打工,现在替安振业打工。

“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副总咳了一声,有些犹豫。

显然,接下来的话,他也说得为难。

安舒童道:“副总,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那我可就说了。”副总清了清嗓子,笑望着安舒童说,“舒童,刚刚郑先生过来,是你二叔的意思。他说,有件事情,务必要澄清一下。是关于,你跟苏家三少苏亦诚婚事的事情。”

安舒童不说话,只是看着副总,示意他说下去。

“你二叔的意思是,让咱们报社写个新闻稿,就说,其实你跟苏三少早就离婚了。只不过,碍于你父亲刚去世不久,顾及着影响,苏家这才暂时没让你离开。”副总喝了口水,继续道,“而苏三少跟安小姐之间,也早有婚约。他们之间的行为,并非伤风败俗,而是因为需要顾及你,这才偷偷摸摸的。”

“副总找我来,是什么意思?”

“这个新闻稿,安氏要求,你来写。最后落名,也留你的名字。”

“不可能。”安舒童拒绝,“这样的稿子,我不可能写。”

说罢,安舒童起身,要出去。

副总喊住她说:“舒童,安小姐,苏太太。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安氏千金吗?现在安氏当家做主的人,是你二叔。而你父亲,就凭生前做的那些事情,安氏集团里的那些人,也不会有谁多同情你一分。你现在一无所有,跟你二叔对着干,就是以卵击石。”

“我爸是冤枉的。”

“谁相信。”副总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让你写,你就写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