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玄门封神

更新时间:2018-12-06 17:26:23

玄门封神 连载中

玄门封神

来源:追书云 作者:亲吻指尖 分类:仙侠 主角:阴森黑紫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亲吻指尖的原创小说《玄门封神》,主角阴森黑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穿越在仙法昌盛的世界之中,努力的修行着……
风雨相伴的书群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玄门封神》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玄门封神最新章节,玄门封神无弹窗,玄门封神全文阅读.
<b>关键词:</b>玄门封神最新章节,玄门封神无弹窗,玄门封神全文阅读.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修行之人吞食天地灵气,与自身精血相融,壮大自身。吞食天地灵气的方式不光有食气,还有炼丹食丹,以及平日里每天吃那些灵气充沛的食物。

其中龙牙谷米、金穗香米、银壳灵米、血色虫米都是修行门派专门派人种植的作物。

阴魂谷种植的龙牙谷米,并不是种在谷里,而是种在谷后的一片灵田之中,临沧河,一大片,用涂元的眼光看来,至少得有三十来亩。

龙牙谷米精贵,其中蕴含着很丰富的灵气,日日食之,可以显著的增加丹田之中灵气蕴含量。

正因为这样,也很难种植。

涂元被带到这里来服役,一转眼之间就已经过了一个来月了。

半干不湿的米田之中,一只牛脚那么大的青蛙突然跳起,红舌一探一卷,将一只拇指大的青虫卷入嘴里,吞下。

龙牙谷米之上也是会长虫子的,尤其是快要成熟的时候,各种虫子就开始滋生了,大的小的,各种各样,还有那些鸟兽,都因为这龙牙米快要成熟之时散发出来的那种清香而吸引过来。

“最近天气有点干燥了,去降点雨浇一下,每一块米田都要浇到。”

说话的是一个老头,他专门管理这三十来亩灵山的屈执事,已经五十多年了。

“屈师叔,弟子修为低微,无法一次性施展那么多的**符法。”涂元朝屈执事表明。

“你能浇多少就浇多少,不要让我知道你偷懒,偷懒的话,我可以让你十年后都走不了。”屈执事说道。

“弟子不敢。”

涂元领过一块玉牌退下。

这玉牌名叫**灵符,是那种可以一直用的符器,可以通过这件符器,而小范围的降雨,当然,施符法只要修为越高,那么范围就越大。

涂元因为曾经施放过烈炎符,所以一来这里,一些需要施放符法的差事就交给涂元来做了。

拿着那巴掌大的**玉符,走出那座百草堂,路上遇上了丁杨,他正是田里面除草,龙牙米杆有半人高,每一棵之间的距离有一步之宽。

丁杨看到从路边走过地涂元,又低头拔草。他也算是爱涂元连累而来的,对于涂元自然是有怨气的,刚开始两天涂元倒还跟他道歉,主动跟他说话。但是对方根本就不领情,涂元也就不再搭理了。

来到田间,低头看着那白色玉符,只见上面有着片云纹,层层叠叠,像是积满了水,随时都要溢出来一样。

站在那里,深吸一口所,静下心来,然后用写灵字之时的那种方式,将自身的灵气充入那玉符之中,顿时,玉符之上涌起一片灵光,灵光之中一片云纹呈现,刹那之间,那云纹化为一片小乌云。

乌云就在头顶上方,涂元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已经延伸到了天空之中,正俯瞰着自己。

很快,他觉得神念之中越来越重,终于承受不住了,散去,雨哗啦啦的散落而下,而他手的玉符上的灵光迅速的消散。

不远处丁杨看到站在那里驱动玉符施法的涂元,眼中一片羡慕。

涂元休息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精力恢复了一些,又第二次的驱动那**玉符来,只不过这一次,那虚空之中云纹才一现,便又散去,没有点点的雨滴出现。

今天这一次他觉得驱御了一次**玉符还有些余力的感觉,便又试着再来一次,虽然这一次比起前一次全身虚弱要好一些,但也仍然无法驱使第二次。

他就坐在那里开始修行起来,这并不是要一日之内就浇好雨水,而是这三天之中能浇多少就浇多少,如果浇不完,那自然会有一些接任务而来的弟子前来做。

就这样,他每天得空就食气,春气秋来,转眼就是三年过去了,虽然他没有学任何的符咒之法,也没有学得半点的炼丹之妙,但是食气却也并不差了。

因为一心在这里食气修行,不分心,基础反倒是打的很牢。而常常驱使符器,也让他明白驱御符器之时,其实也是有技巧的。

天空之中一轮明月高挂。

涂元手持一个铜铃走在田间的路上,鼻尖闻着那龙牙谷米散发出来的阵阵香气,手中的铜铃走三步一摇,摇动之时,铜铃上有灵光泛起,随之便是一声清脆的铃音响起,这是驱魔铃,龙牙谷米要成熟了,这种香气不光是会吸引那些无知的野兽前来,更是会吸引一些游荡在这天地之间的怨魂、邪灵前来。

怨魂、邪灵无形,所以需要在晚间的不断用这驱魔铃音来驱赶。

每当摇响一次这个驱魔铃时,涂元都觉得自己的神识随着这铃声朝着四面八方震散,而铃声过处,似乎那些虚空的景象也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呈现。

但是这种感觉只是一闪即逝,虽是如此,也让他乐在其中。

绕了灵田一圈,正好遇上丁杨手里拿着一面猛虎幡,这是用来驱赶野兽的,三来年,他也是可以驱使法器了。

虽然丁杨一直以来都怨怪涂元,但是三年来,日日夜夜,都是这样相遇交错,那一份怨恨也散去了。

“涂师兄,我明天就要离开了。”

“嗯,你可以解脱了,不过去学那些修行法门,需要功绩,你可要努力了。”涂元说道。

“嗯,我知道,师兄你还有七年,到时候出来,我可就要超过师兄你了。”丁杨说道。

“那可不一定,也许我这七年之中会有什么奇遇呢。”涂元笑着说道。

“哈哈,涂师兄你也真会想,这里就是一个囚笼,哪来的奇遇。”

涂元笑了笑,道:“出去之后,你要小心一些啊。”

“我知道,不过,高虎死可不关我的事。”

“小心他哥把气撒在你身上。”涂元道。

丁杨沉默着,如果那高龙硬是要把气撒在他身上,他也没有办法,相对于是亲传弟子的高龙来说,无论是丁杨还是涂元,都只是蝼蚁般的存在。

其实,涂元还想要他小心张默的,但是话到口中便又咽了回去。

这三年来,他回思着,觉得那张默原本是冷冰冰的一个人,不应该突然之间主动热心的给自己烈炎符,而且,现在他更清楚,一张烈炎符的价值可不小。

第二天,涂元看着丁杨离开,看着丁杨那高兴的样子,他的心也动了,还有七年,要说不想离开这里去学那些法术知识,那是假的,但是他还有七年的役刑,而且,对于出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他也没有把握。

时光飞逝,又是数月过去了。很多弟子来这里做任务,完了又走,涂元虽然认识了很多人,但是没有一个有深交,对于他这个被罚在这里的弟子,别人也缺少与他深交的兴趣。

这一年之中,丁杨刚开始的时候时常会接一些任务回来,到后来,慢慢的也不常来了,因为他本身能够去做外功更大的一些任务了。

“师叔,那天你一手就把一个邪灵抓在手上,那是什么法术啊。”

百草堂之中涂元将一杯灵茶泡好,端到屈城师叔面前。

这些年来,虽然他无法去学那些想要学的法术,但也学到不少杂学,就比如

这泡的清河茶,从摘茶叶到制成茶叶,都是涂元一个人完成的,屈城不过是在旁边指点一下而已。

还了解了许多这天地之间的怪事与趣事,没事他就会来屈城这里说话。

“怎么,想学?”屈城淡淡的抬了一下眼,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品了品。

涂元连连点头,他当然想学。

“这茶泡的,有几分火候了,不过,仍然老了一点。”屈城答非说问的说道。

“比起师叔你来当然差得远了。”

在这里三年了,涂元与屈城也是混熟了。

“你知道法术分多少种吗?”屈城突然问道。

涂元摇头,他确实不清楚。

“这法术是一种统称,昨天夜里我抓邪灵的手法那叫摄灵擒拿手,是一种小神通。你平日里驱动驱魔铃,那是那算是御宝之术,还有符法、咒法,真正的**术,我们阴魂谷还没有,而大神通我也更是没有见过。”

这让涂元惊讶了,据他所知,虽然屈城师叔的修为不知如何,但是他至少年纪大,知道的多。

“什么才叫**术、大神通?”

“小子,说出来吓死你啊。”屈城闭着眼,靠坐在太师椅上。

涂元连忙打扇。

“师叔,你就让我长长见识吧,万一我以后出去听到别人说了而活活吓死,那岂不是太丢阴魂谷的脸了。”涂元笑着说道。

三年来,他也算是摸清楚了屈城的性情,虽然一开始他是和别的阴魂谷的人并没有什么两样,是冷冰冰的,但是这么久了,他知道其实他的内心是很空寂的,自己和他开些玩笑并没有关系,他反而会高兴。

“呵呵,阴魂谷的脸可轮不到你来丢。”屈城笑道:“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跟你讲讲,我们这溟州之外,有一个大派名叫昆吾派,派内个个都是大修士,但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其中有位据说是有机会触摸天人大道的长老,突然之间开始衰老,刚开始还看不太出来,后来却非常的明显了,从肉身到灵魂,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原因。”

ps:‘飞升见皇族’帮着做了个封面,这一次审核应该能过。

换了个网站,就像是重头开始一样,感谢你们打赏,阳光、面条、都让让、靛叶灰、那碗汤圆、二胖次、alittlekis,合肥市淮河,墮落ゞ靈魂,书友110825,and灬李、尴尬v、^叶孤城^、浮梦天殁、浮云淡淡、草丛中的人、书友150513、书虫加懒虫、桥影、笑笑飞飞侠、我是搭讪。

...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