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星月无双

更新时间:2018-12-06 17:26:20

星月无双 连载中

星月无双

来源:追书云 作者:发条哥 分类:仙侠 主角:周 人气:

新书《星月无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发条哥,主角周,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仙界宝珠坠落凡界,赋予了痴呆儿童沈翀(音同冲)灵智,随后他开始踏上修炼之途,知本体、明灵识、修心念、师自然、逐大道,在意外遭遇金丹破碎、无法修真的劫难后,反而自创一部全新功法《星月诀》,最终成就了一番与天地抗争的惊天伟业。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h3>
作者的其它作品:</h3>
functionnext_04{
$("login_join").="none";
$("member").="block";
}
functionnext_05{
$("login_join").="block";
$("member").="none";
}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你是左逸风?”感受到一丝故人的熟悉气息,宣芸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期待地望着对方。

“什…什么!?”沈翀继续保持痴呆。

“你是左逸风吗?”宣芸追问。

沈翀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什么左逸风,我叫沈翀。”

看见沈翀反应,宣芸心痛和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芸公主”雨鸢的传音在宣芸脑海中响起:“我也总有一丝感觉,好像和这少年似曾相识,现在回想,应该与左逸风殿下的气息有少许相似,却又有明显不同!不过看样子,他似乎失去以前的记忆了……”

“嗯!应该是真灵受损太重的缘故”宣芸轻叹了一口气,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至少没有记忆牵绊的他会轻松快乐些……”

可是宣芸哪里知道,左逸风再也回不来了。现在的沈翀,虽然带有一丝左逸风的残念,却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噢~~~!我知道了!你们俩一定是悬鸡老道用妖术变出来的!!”沈翀恍然大悟地叫道:“悬鸡老道,你实在可恶!明知道人家是青春期嘛,竟然变美女出来诱惑我,还一下子变了两个,现在怎么办?怎么办!?难道要我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吗?……”

沈翀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决定屈服,呈大字型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义无反顾道:“好吧!我输了,来吧!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见沈翀这幅模样,宣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一霎那,犹如百花齐放,直看得沈翀双眼发直。

实在太美了~~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沈翀只感觉自己连魂都被勾走了。

“不好!我们的真灵还很虚弱,很快就要再次陷入休眠了……”两女忽有所觉,相互对望,同时,宣芸心中微微一动,已然知道了沈翀在下午放学后的遭遇,也了解到自己二人提前苏醒的原因。

“沈翀!她是雨鸢,我是…你…你可以叫我芸儿……”宣芸略带一丝羞意的声音让沈翀浑身一阵触电般的酥麻。

“芸、芸儿~真好听……”沈翀再次进入花痴的状态。

“糟了,时间不多了!记得!你一定要去找璇玑真人,让他教你修真……”宣芸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随着一起变淡的二女身影,慢慢消失在了天地间。

房间再次回到了黑暗的沉寂当中,唯有窗边纱帘伴随着洒入室内的一地月光,在轻轻舞动,犹如美人摆动的罗裙……

“喂~仙女~~”沈翀低低呼唤了一声,而后环视四周,又摸了摸胸口,没有任何异状发生。接着他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芸儿仙女,你还在吗?”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沈翀的老妈董芳在门外骂道:“阿翀,半夜三更的,芸什么芸?仙什么女啊?从刚才开始就乒乒乓乓的闹腾,明天不用上学啦!?”

“哎呀~老妈,我就是做了个梦,你快去睡吧!”沈翀猛地用被单盖住了脑袋,心情烦躁,也很低落。

芸儿不见了~~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心痛和不舍的感觉呢?还有…刚才那一幕是梦吗?……蒙着脑袋的沈翀痴痴地想着,不一会就睡意来袭,熟睡了过去。

只是,在他的梦里,不断闪现的依然是那一抹倩影。

第二天清晨,沈翀走在上学的路上。

“无耻!实在无耻!可恶的悬鸡老道,竟然用妖法变出美女迷惑本少爷!!!”沈翀愤愤不平地咒骂着璇玑真人,但是一想到美丽的宣芸二女,神情马上变成了一个标准的花痴:“可是芸儿姑娘和雨鸢姑娘都如此纯洁美丽,明明是仙女,又怎么会帮助那臭道士来愚弄我呢?……”

一路纠结,沈翀完全像个自言自语的白痴,引来了不少路人的异样眼光。

“喂!阿翀,你小子还不快跑?又要迟到了!!”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走在沈翀之前的金焱再次靠直觉发现了自己的同桌,转过头来喊他:“我靠!一晚不见,你小子怎么变童子了?”

“啥~~?”沈翀茫然抬头,亮出了额头中央红红的一块和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额头的那块红点,是他昨晚自己揉搓出来的,两个黑眼圈则是因为一晚上的梦境困扰。

“有个性,实在是有个性!又像熊猫、又像童子!应该叫熊猫童子!哇哈哈哈!”金焱捧腹大笑起来。

沈翀撇了撇嘴,没有理他,继续失神地往学校走去。

“等等你个臭小子!哇哈哈哈,太帅了!实在太好笑了……”金焱赶上同桌,在看到对方额头的红点和黑眼圈后再次失控大笑起来。

就这么的,一个发傻,一个发癫,两个被路人当成神经病的学生一路来到了学校。

早自习已经进行了一半,沈翀和金焱才蹑手蹑脚地来到了走廊上,一看四周没有女魔头身影,两人心中大定,快速溜进教室。

“沈翀!金焱!又是你们俩!?”铁面女魔头冷酷的声音响起。

两人动作瞬间石化,转头看向讲台,却见到女魔头正脸色发青地坐在上面。

“失算啊~失算!没想到女魔头竟然会在教室中,教室里气息杂乱,难怪我的天生直觉会失灵,没有提前发现她……”在走廊上罚站的金焱摇头叹息道。

沈翀正顶着额头红点和熊猫眼,出神地想着什么。

“喂~我说你小子是不是中邪了!?以前罚站时,你可都要强烈谴责女魔头一番的,今天竟然会甘于认命!?”金焱关心地拍了拍沈翀的脸。

“哎呀,你别烦我”沈翀懊恼的推开金焱双手,再次发起楞来。

糟糕,这小子不会真的中邪了吧?问问傅薇,看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金焱心中有些担忧地想到。

早自习很快就结束了,由于沈翀一直站着没动,且看那副呆呆的样子,明显在对自身一直以来的迟到行为进行深刻反思,女魔头心中高兴,大发慈悲地没有继续惩罚两人。

“沈翀?沈翀!”傅薇的小手在沈翀眼前晃了晃,她已经从金焱那里知道了沈翀今天的异常。

“嗯?芸儿?”沈翀双眼慢慢聚焦,看清了眼前的女孩。唇红齿白,皮肤娇嫩白皙……

“芸什么呀~~你…你放开!!”被痴呆中的沈翀捧住脸庞,如此近距离的凝望,傅薇甚至感觉到对方滚烫鼻息吹过自己嘴唇时带来的丝丝酥麻。当下又羞又气,使劲掰开沈翀双手,甩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薇薇!?你打我干什么呀?”沈翀被傅薇一巴掌打得清醒了过来,委屈地看着傅薇。刚才傅薇情急之下出手有点重,沈翀的脸上除了红点、黑眼圈,现在又多了五个手指印。

看着沈翀一脸无辜的表情和搞笑的熊猫童子模样,傅薇再也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她一笑,原本一脸严肃的金焱在看了眼沈翀后,也忍不住狂笑,而后这笑就像传染病一样迅速蔓延,班里的同学在见到沈翀那经典的扮相后,没有一人能忍住不笑的。

全班唯一搞不清楚状况的就是沈翀本人了。

强忍住笑意,想到刚才沈翀那近乎无理的行为,傅薇心中涌出一丝羞意和甜蜜,小脸红扑扑地对沈翀说道:“都怪你,突然抱住人家的脸,我一时激动才…才打了你……”

“哦~~好像是我不对!”沈翀想了想,不好意思地扰扰头,问道:“那你们刚才笑什么啊?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个个都像癫痫病患者一样?”

“喏,你自己看!”傅薇嘟着小嘴递过来一面镜子。

“你妹的,这是谁呀?”沈翀激动下差点摔掉镜子,现在,他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笑了。

天哪,原来今天自己就是这幅模样来的学校吗?真是没脸见人了……

一天的学习很快结束,整整一天,除了上厕所,沈翀没踏出过教室一步,连中午回家吃饭都是用衣服蒙住脑袋,狂奔至无人处才敢露出那副熊猫童子的扮相。

好在脸上的手掌印很快就消散了,而他额头红点和双眼的黑眼圈到下午放学时也淡了不少,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阿翀!我们出发去捡空瓶子吧!!”金焱使劲地拍了拍沈翀肩膀,沈翀虽然已经被傅薇一巴掌拍醒,可一天下来,还是时不时地会走神,好像有什么心事。

沈翀抬头看了看金焱和他身后的傅薇,皱起眉头纠结了一会,而后摇头道:“不了,我今天有点事,反正我和华哥说好了,估计他已经帮我们装好瓶子等着了,你们辛苦点跑趟游乐园,再帮忙送去奶奶家吧……”

“啊~~你不去啊?”金焱和傅薇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神情。

“嗯!明天一定和你们一起,今天真的有事。”沈翀抱歉道。

“对了,不会是刘亮那兔崽子找你麻烦了吧?”金焱忽然想起昨天在楼梯上的冲突:“如果是,你可不要搞个人英雄主义啊,一定要叫上我!”

沈翀还没告诉金焱昨天放学后发生的事情,因此金焱并不知道对方已经被沈翀打掉了一颗大牙。

“呵呵,收拾他还用你焱少出马?”沈翀不以为意。

“嗯!有理,那你自己小心点,今天就我和傅薇去吧!”说着三人在学校门口分手,往不同方向走去。

出了校门,沈翀在小街小巷里拐了几个弯,心怀忐忑地往昨天遇到老道士的小弄走去。

不多时,他就来到了那条弄堂之中,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人。

“喂~~~那个悬什么的前辈!!”

他做贼般小声呼唤,还在不足二十米长的弄堂里来来回回走了几趟,而后自嘲一笑。人家是用障眼法骗人的江湖术士嘛,哪会傻到呆在同个地方骗人,岂不是转眼就要被警察抓住?

想到这,沈翀慢慢走向弄堂口,准备离开。不过,他的心中还是有着浓浓的不甘和失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