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月琢

更新时间:2019-01-03 17:41:57

月琢 连载中

月琢

来源:落初 作者:月影如媚 分类:仙侠 主角:谢谢屠城 人气:

《月琢》作者:月影如媚,仙侠类型小说,主角:谢谢屠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普通小女孩在凡世战火中独自流落深山  得遇圣树,脱胎换骨,圣器入体  一头青丝却化作花白,人生的道路从此转折  努力修炼只为与娘亲重逢,最终不过成了一场空梦  修炼还有何意义?为长生不死?还是为了苍生大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月高悬,清风微拂,月华罗优雅的从本体中飘然而出,悄然落地,狠狠地伸了个懒腰,今天的阳光特别好,晒得暖烘烘的,让他睡格外舒服。

忽然间,月华罗听见几声抽噎,寻声望去,真看见傅新月蹲坐在树下,双臂抱着膝盖,头埋在膝盖与臂弯之间,肩膀不住的抽动,隐隐还能听到几声哽咽的抽泣。

“新月,你怎么了?小黑欺负你了?”月华罗有些惊讶的看着傅新月,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傅新月哭泣,即便去年调皮算伤了退,她都没吭一声,今天这是怎么了。

“树仙哥哥,你是不是知道很多事情?是不是只要你想知道的事情就都能知道?”傅新月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月华罗。

月华罗走到她身边坐下,俯下身把她抱在怀里。相触得一瞬间,傅新月的情绪涌进他脑中,原来她是做了噩梦。

在梦里,傅新月看到了自己的娘亲,她被那个狠心的爹爹和一个妖**人,关在一间有冷有湿的黑屋子中,每日欺凌,最后病死在黑屋中。

“新月,天地万物都会要有生老病死的一天,这是定律,即便仙人也会死,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所以不必太过执着。”

月华罗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因为她梦见的事情,就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其实月华罗半年前就推算出,傅新月的娘亲已经身死,没想到母女连心,竟然被她梦到了。

傅新月知道月华罗能够读心,明白自己的梦境被他看见,哽咽着扬起脸问道:“我梦见的是真的吗?树仙哥哥,你知道的对不对?”

傅新月用祈求的目光看着月华罗,在她眼中,月华罗几乎是万能的。他知道很多神奇的故事,有无尽的知识,还会玄妙的仙法。

月华罗沉默了,他知道傅新月能坚强的活下来,正是因为对娘亲的执着,如果告诉她,梦中的一切都是现实,她会不会崩溃?会不会失去生存的动力?

如果她失去活着的动力,消沉下去,那么先前做的一切都将付之东流。可是,如果隐瞒真像,未来她一定会恨自己吧!?恨就恨吧,总比现在告诉她真像要好,等她长大些会理解的。

想到这里,月华罗轻轻拍拍傅新月的头,温和的笑道:“怎么会呐,你只是太想念娘亲,太讨厌你父亲,所以才会梦见娘亲被父亲欺负。”

“真的吗?”傅新月依旧执着着问道,她很不安,那种感觉太让她害怕,多少次,她的直觉都成了现实,这一次会不会也变成现实?

“你要是想知道,就快些长大,学会一身本事,然后找到他们,亲自确认。到时候如果爹爹真的欺负娘亲,你就狠狠的教训他,让他再也不敢欺负人。”

听了月华罗的话,傅新月才露出一丝笑意。是呀,与其担心,不如自己去确认,等她有了本事,一定要好好的教训爹爹,谁叫他欺负娘亲,还抛弃自己和爷爷。

月华罗见她不在哭泣,略略送了口气,又想起傅新月即将离去的事情,不舍之感涌上心头,虽然他是树,傅新月是人,但月之一族相同的本源气息,让他感到无比的亲切。

五年对他来说,不过弹指一挥,千年的寂寞却挥之不去,他已经寂寞了太久,即便有小黑和林中其它精怪相伴,也比不上同源傅新月给他的安慰。

月华罗的目光飘向夜空中高悬的一轮弯月,幽幽的说道:“新月,也许在过些日子,你就能离开这里,以后就又机会去找你娘亲了。”

“树仙哥哥和小黑带我去吗?是去找娘亲?”傅新月心中一颤,她能感觉到月华罗的语气中的萧涩。

“时机到时,你自然就会遇到能带你离开的人,不需要我和小黑陪你,而且到了外面,绝对不能和旁人说起我的事情,教你的仙舞也不能随便告诉旁人,更不能跳给旁人看。知道吗?”

月华罗的语气很淡,不过傅新月知道他是认真的。她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只是努力的缩紧身子,把自己整个缩进月华罗怀里,头靠在他胸前。

对她来说月华罗是特别的,除了娘亲,就只有月华罗最宠着她,还教会她很多东西,是她那个坏心的爹爹不能相比的,而那种亲切感甚至胜过娘亲。所以她舍不得与月华罗分开,可是又想能早日见到娘亲,矛盾的很。

感受到傅新月的想法,月华罗轻轻一笑,抬起一只手,轻按在她头上,顿时涌起一层白雾,隐隐有文字在他手掌周围流转,随后没入傅新月脑中。傅新月只是感觉头顶清凉凉的,她知道那是月华罗在施法,所以没有反抗,依然安静的呆着。

不多时,凉意散去,傅新月才抬起头来,望着月华罗俊美的形容问道:“树仙哥哥,刚才在放了什么进来?”

月华罗轻轻刮了下她的小鼻子,笑着道:“送你的礼物,等到你有能力使用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

既然她要离去,必要的准备是要做好的,有些东西现在不能马上教给傅新月,所以月华罗就暂时先把有关的知识封印在她脑海中,达到必要的条件时,就会出现出来,既方便,又安全。

傅新月崛起小嘴,表示不满。送了礼物,却不能用,还不告诉人家是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嗯,对,树仙哥哥不是人。

“诶呦,你打我做什么?”傅新月双手抱着被月华罗敲疼的脑门,出生抗议。

“你刚才想什么?”月华罗微微眯起眼睛,伸出纤长的手指,在傅新月的小鼻子上又点了几下。

傅新月吐了吐舌头,知道刚才想的又被他读了去,只得讨好的说道:“我还没想完你怎么就打我?!我刚才是想,树仙哥哥不是人,是神仙,所以和人做事不一样。”

月华罗眉梢微微一挑,傅新月刚才根本没想这个,明显是马后炮,顺带拍马屁,他不记得自己教过这些,小黑本就高傲,又没在傅新月面前开口说过话,自然也不会是她教的,林中其它精怪更是没在他面前现过身,怎么她就自学成才了?

趁着月华罗愣神之际,傅新月身子向下一滑,逃出他的臂弯,连跑再跳逃得无影无踪。

无奈的遥遥头,月华罗抬头仰望夜空,天道循环,变幻无穷,他即便掌握推算天命的神通,却也不能推算太细,年限也有限制,出了这山谷密林,他虽能用神念观察动向,却是不能参与,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剩下就全看傅新月个人造化。

皓月之下,月华罗树散发着皎洁的白光,如梦如幻,树下男子,银发白衣,碧眼星光,即便上界真仙神女,见之也会自惭形秽,那是一种纯净又萧瑟的美,衬托出他清冷高贵的气质。

(初来乍到,谢谢支持!请各位轻动手指,求收藏,求推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