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狐迹仙踪

更新时间:2019-01-03 17:41:21

狐迹仙踪 连载中

狐迹仙踪

来源:落初 作者:白微 分类:仙侠 主角:阎王阎罗殿 人气:

新书《狐迹仙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白微,主角阎王阎罗殿,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再世为狐,拜了个无良师父,  仙路漫漫,修得个强悍妖体,  然而世事难料,居然被个魔头乱了道心  十三,咱不成仙了,你就从了我吧……  简而言之一句话:  春风吹,战鼓擂,狐仙擒魔谁怕谁  ————————————————————————————————————  拙作《小微的穿越记》已完结,想把文养肥的大大可先去那边填填肚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叔,我想要那把剑。”月咏伸出手,指着黑山最顶端的地方。

无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看见漆黑一片,并不见剑的影子。他又凝神细查,看清那儿隐约盘绕着几条粗长的物体。

似乎是铁链……

当五人走到这座黑山前的时候,东山的脸色就越来越凝重。此刻再听月咏这么一说,他的双眉紧紧地皱了起来。

“莫非真的是天意……”

“师弟,有话直说。”九辨虽不知道月咏指的是哪把剑,但这黑山之上封印的都是极凶之剑,缠绕之上的铁链并不简单,上面都篆刻着昆仑派的镇邪符咒。至于月咏想要的那把,被束在最顶端,恐怕……

“师兄可还记得我师父?”

“宗炼师叔,怎么会忘呢……我的这把‘银练’就是他铸造的。”

“师父和师叔所说的可是当年被称为‘天下第一铸剑师’的宗炼师叔祖?”见九辨居然用这样一种怀念的语气谈起一个人,连无尘都不禁动了好奇之心。

“没错。”东山望着那座黑山,渐渐地出了神,“师父被称作我昆仑派建派以来最有天赋的铸剑师,由他铸造出来的名剑数不胜数。我以前总是想以后一定要做一个超越他的铸剑师,可是直到他离开我们,我也始终未能实现这个心愿。”

九辨拍了拍他的肩膀,“东山,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师叔他老人家在世时可是说过你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东山苦笑着摇摇头,“师父对铸剑的那份炙诚之心我是永远也及不上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殉剑而亡。”

“殉剑?”月咏被东山的话吓了一跳,难道铸造仙剑也讲究用活人祭剑?那这剑她宁可不要了。

东山并未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反问道:“无色,你知道你刚刚指的那把剑是何来历吗?”

“唔……还请师叔指教。”

“那就是我师父为之付出生命的妖剑‘月影’。”

“妖、妖剑?!”月咏吃惊得结巴起来。

而九辨听到“月影”二字则是心中一颤。

“呵,说起来这剑似乎跟你倒真有些缘分,名字中都有一个‘月’字。当年我师父为了炼制一把无上兵器,从九州各地搜罗回许多天材地宝,其中用作剑心的那一味材料名叫‘月魄石’。”

月咏听到这儿,心里咯噔一跳,那东西和她吸进体内的月魄不会有什么关系吧。九辨也从无尘那儿知道了此事,他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声张。

就听东山继续说道:“我也是那时才知道,月魄乃是月光之中最为精纯的灵气结晶。除了至阴之体和先天灵物,我们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而师父拿回来的那颗月魄石是从一只就快变成旱魃的僵尸体内取出来的。”

“千年僵尸?”九辨皱眉,旱魃是僵尸的最高一级,上能屠龙下能大旱天下,已近乎魔物,一般僵尸要修炼上千年才可能修成旱魃。

“当初我也这么认为。可师父告诉我那只僵尸成形不过百年。”

“怎么可能?!”

“师父说他当时听说一个州郡闹僵尸闹得厉害,便前去探查。到了那儿后,发现真的是僵尸作祟,而且在一次交手之中,发现那僵尸异常厉害,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旱魃。可据最先被僵尸袭击的那个村落里的人说,那僵尸是最近几年才出来袭击人的,按时间推算,不过是只黑僵,连飞尸都算不上,不该有那么强的力量。不过也幸亏它还没变成旱魃,师父那时也有了合体期的修为,最终将僵尸斩杀,并在它的体内发现了月魄石。后来他详加调查僵尸的来历,发现乃是由那村子里的一具女尸所化。而那女子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的至阴之体,一连克死了好几个丈夫,村民愚昧认为她是灾星,竟把她活活淹死了。想那女子死时大概心中含有一口怨气,死后尸体便化作了僵尸,沉寂百年后修成黑僵出来害人报仇。她之所以有那么强的力量,就在于吸收了月光中的月魄,并最终在她体内结成了月魄石。”

整个故事听得月咏是毛骨悚然,再看那把剑都觉得上面好像附着惨死女子的鬼魂。而且她变成僵尸以后咬死了那么多人,说不定那些冤死的人也跟在旁边。想到这儿,月咏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莫非当初就是因为那颗月魄石才导致师叔铸剑失败,不得不以身殉剑?”九辨比月咏想得远的多,如果月魄石有问题,那她体内的月魄岂不是……

“其实月魄石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东山的一句话打消了他的顾虑,“问题在于,那颗月魄石力量太大,虽然师父清除了僵尸残留在上面的阴煞之气,但这至阴之物是无数妖魔求之不得的东西。月影剑即将出炉的时候,灵气外泄,竟引来数以千计的妖魔来抢。这之后的事,师兄你也知道了。”

九辨默然地点点头。

“那次浩劫致使派中许多弟子无辜丧命,而月影剑也因为被邪气污染,从一柄镇妖剑变成了妖剑,师父见多年心血被毁,又有那么生命因他而逝,万念俱灰之下,投入铸剑炉,以自身全部修为封印了月影剑中的邪气。后来,掌门师伯便将这把剑封入了剑冢之中,并颁下密令,封锁所有和此剑有关的消息。”东山说到这儿,看向月咏,“无色,你现在还想要这把剑吗?”

月咏有些黯然地低下头,“师叔,听你说了这么多,说实话,我心里也有些毛毛的。而且如果是前任掌门把剑封入这剑冢,那天玄子师伯恐怕是说什么也不肯让我取剑的。只不过……”

“只不过?”

“这把剑是宗炼师叔祖一生的心血,他到最后宁愿选择投身剑炉封印它,也不打算将它彻底毁掉,可见师叔祖他真的很看重这把剑,恐怕是希望有朝一日这把剑能重获新生,展现它真正的光彩吧。”

东山实在没想到这个刚由狐狸变成的小丫头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心绪一时震荡,站在黑山前良久不语。

月咏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有些忐忑地看向师父九辨,却见他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头。

“无色,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的确定就选这把剑为你的飞剑了吗?”再开口时,东山脸上的神情已经变作了坚定。

也不知是不是受他影响,还是那把剑传来的波动突然增强,月咏脱口而出:“我就选它。”

“那好!”东山突然展颜一笑,“这把月影是你的了。你放心,我定会劝服师兄让你取剑。”

他又猛地转向黑山,向那最顶端的月影剑吼道:“师父,我也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说话,仰天大笑着走出了剑冢。

翌日,玉虚峰铸剑炉前。

月咏很是不好意思地埋着头,不敢看前面天玄子的表情。她估计自己是第一个选飞剑要惊动到掌门和六大长老亲临的昆仑弟子了,而且又有化形丹的事摆在那儿,等会儿真不知道要面临什么样的暴风骤雨。

“六师兄!五百年前掌门师伯将那把剑封入剑冢的时候,就说过不许任何人靠近,如今难道要为了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而忤逆先辈的意思吗?”跟预料中一样,七师叔蒹葭当先“嚎”了起来。

“师妹,这么做并非是对师辈们不敬,恰恰相反,我之所以同意将月影剑交给无色,就是为了一偿我师父在世时的夙愿。他老人家耗尽一生心血铸造出来的剑,我不想它永远呆在黑暗里不见天日。”换作平日,东山是绝不会和这个师妹争辩的,但此刻为了自己的师父,他的情绪也激动起来。

“六师弟,先别激动。”伯兮照旧出来打圆场,但他接下来的话明显是站在了蒹葭一边,“你想完成宗炼师叔心愿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只是此刻月影剑已变作妖剑,若将它从剑冢里拿出来,剑内的邪气冲破了封印该如何是好?而且说不定又会引来妖魔争抢,让曾经的浩劫再次发生啊。”

“没错。”蒹葭一听有人支持她更有了气势,“无色不过刚刚化形,根本控制不了那把剑,说不定反会被剑中邪气反噬,到时候堕入魔道,悔之晚矣。”

月咏知道蒹葭这句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虽然也想过会有这种可能,但蒹葭越是这么说,她就越想拿到月影剑证明自己不是她嘴里面那个废物。

“蒹葭师叔,凡事没有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行呢?”

“放肆!”蒹葭见她还敢顶嘴,勃然大怒,“师尊面前也轮得到你插嘴?”

“师叔息怒,无色并非有意要插嘴。只是之前常听师父说修仙最讲求一个机缘。无色能拜入昆仑派是一种缘分,那么能和月影剑同调也是一种缘分。上天既然作此安排,定是有它的深意的。”

月咏硬着头皮扯完这番连自己都不信的鬼话,但她知道有人会相信。

果然就见二师伯谷风子点着头说道:“无色这话说的也有道理。五百年了,她是唯一能和月影剑产生共鸣的人,这真是天意也说不定。不瞒你们说,来之前我已经占了一卦,可卦象却含糊不清,惟有四字可解。”

“不知师弟得出哪四字?”天玄子知道自己师弟的卦象一向精准,沉声问。

“事、在、人、为。”谷风子一字一句地说道。

“嗯……既然如此的话……”天玄子沉吟了片刻,抬头看向月咏,神情十分严肃,“无色,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如果解开封印后,你能驾驭月影剑,就可以把它拿去。”

月咏大喜,正要谢恩,天玄子挥手制止她。

“先别高兴得太早,听我把话说完。假如你无法控制月影剑,反而被邪气侵蚀,那一切都按派规处置。”

听这话的意思,是要把她逐出昆仑派,还是直接就地正法了?

沉思片刻,月咏重重地点头,“弟子遵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