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途情坎

更新时间:2019-07-10 11:51:58

仙途情坎 已完结

仙途情坎

来源:落初 作者:矛盾的小菊 分类:仙侠 主角:溥石阶 人气:

《仙途情坎》由网络作家矛盾的小菊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溥石阶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个古灵精怪的神界菜鸟,一个神界的第一美男,一个霸道狠戾的妖艳魔头。  哇,原来这个菜鸟身份特殊,看她如何颠倒冠绝六界的魔头  花开了又凋谢,缘散了又聚  爱了却负了  爱恨情仇情相牵,只羡鸳鸯不羡仙  若有来世我只愿是你手中的一根银丝  世世不离不弃,六界皆抛!  新书不易,卖萌打滚求收藏!!各位么么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葱葱郁郁、朗日清风,暮晓近日总是绕道黑鸾宫跟魔冰殿,避免碰上魔尊,那晚头脑发热不仅直呼魔尊名讳,还自称姑NaiNai,事后回想还一阵后怕,所幸他并未有所报复,看来实力跟胸襟是成正比的。

魔将魔兵纷纷从议事的大殿出来,都眉目紧缩,大多都怒目切齿,暮晓拉住老夫子来到隐秘处,探索道:“近日朝上可有事?怎地都这般愤慨?”

“还不是你害的,麻烦精,真不知道尊主留你在魔宫做什么,我们还没过几天逍遥日子呢”老夫子满脸鄙夷。

“关我何事,我就一囚犯。”

老夫子斜眼道:“尊主这几日都不在魔宫,神界士兵这些日子都在魔宫附近游荡,想救你出魔宫呢,要老夫说,最好早些把你丢出去。”

她差点喜出望外,连忙垂下眼眸掩饰,“魔宫这般雄伟,我怎么舍得走。”

客套半天后,回到住所,见殿前女子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额间的月牙吊坠显得人灵动娇媚,只是嘴唇略显苍白,有些病态,正是花神芙蕖。

她疑惑环看四周,确定没走错地方,只是不知如何寒暄,说是花神,却被除了神籍,说是魔尊的女人,却没有名分,正在不知所措。

芙蕖发现了她,“你回来了,不知姑娘可有时间。”

半解道:“有,进屋说吧”随即二人进入殿内。

两人对面坐下,一时有些尴尬,芙蕖咳嗽了几声,看得出身体很差,她担忧道:“花神身体看起来颇差,还是好好调养。”

芙蕖面露悲伤,又恢复如常,显得冰冷,“我已不是花神,你直接叫我芙蕖吧。”她暗骂自己这迷糊的Xing子,歉意道:“让你难受了,真是过意不去,不知找我何事。”

“你是月华谷的人。”

“这个还在我考察当中,实情还不知。”

芙蕖嘴角抽一抽,消化了一下她的言词,“他将你留在魔宫,你的身份也是肯定的,但是我不希望你留下来,我不喜欢月华谷的人。”

她一愣,这魔尊想尽办法要去月华谷,这誓死追随的人却讨厌月华谷,看来有隐情,八卦因子起来:“为何呢?”

芙蕖眼中流露出来的忧伤,还是感染到了她,这个女子看起来美艳又冰冷,用心头血喂养了魔尊三百年,当真是深情的楷模。

“这是我的事,你无需知晓,我可以帮你离开魔宫。”

欣喜之后又举棋不定,还想偷回开天斧呢,这么离开了再进魔宫可难了。芙蕖看出她的疑惑,“你不用想偷开天斧,他的能力你应该很清楚,你没法接近。”

她深表同意,大眼睛转来转去,“你为何要帮我,你不怕他怪你吗?”芙蕖看着窗外,眼神显得飘渺,像是在回忆异常久远的事,浓浓的愁痛,“他不会怪我的,我知道”底气有些不足,“他一心想进月华谷,你是月华谷族人,留下你,就有大半机会,难道你希望他颠覆六界吗?”

“他真的想要颠覆六界吗?”

“他的心思谁又猜的透呢,灵族是不会让族人在外飘流,你终究是要回去的,只要你离开,他就不会有机会进月华谷,就算去找盘古之心,也得需要很长时间,所以你不能待在这里”眼中略显惊慌。

她思前想后,觉得颇有道理,怎么说自己也是神界的人,应该以神界为已任,还是尽早离开,便与芙蕖达成了协议。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芙蕖身披黑色斗篷,暮晓打扮成她的侍女,脸上抹了些药粉,皮肤显得黝黑,带着暮晓出魔宫,因魔尊现不在,守卫稍显松弛,芙蕖身份又特殊,只说到宫外走走,一路查巡的魔兵也不敢仔细盘查,大多都比较敬畏。

出魔宫,便下了地面,宫外景致与魔宫内大不相同,魔宫都是错综复杂的浮岛,色彩斑斓,宫外倒像人间,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只是个个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头发五颜六色,女的袒胸露背,稍微不对盘,便开架,暮晓万分新奇,东张西望。

“跟紧点,不要暴露了身份”声音有些冷淡。

暮晓是半仙,有仙气,芙蕖略施法术便遮掩了,吐吐舌头“知道了。”

七拐八拐很快进入一片荒地,四周漆黑,芙蕖伸出右手,一个发着蓝光的令牌悬于半空,蓝光划破黑暗,面前出现一扇门,门微微颤抖,好像随时会关闭。

暮晓惊呆着,“愣住做什么,跟上。”

进入门内,门瞬间关闭,荒地又恢复平静,门内是一望无际的黑暗空间,仿佛没有尽头,地面一路都是发光的石头,星星点点,微弱的照亮着黑暗空间,身置其中,让人有些压抑,四周空荡荡。

前行片刻,芙蕖突然停下脚步,前方一片黑海,暮晓一愣。

“何人?”声音异常苍老,老人身材矮小,有些胖嘟嘟,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头上裹着白毛巾,身上披着老羊皮袄,腰里别着烟袋。

芙蕖放下斗篷帽,露出精致的面容,老人一看是花神芙蕖,俯身谄媚:“原来是神女,怎地不走主道?”眼睛不停瞄暮晓,暮晓身子往后缩了缩。

“主道一直都是尊主跟将士们所用,本宫不愿添麻烦,这个丫头要出去给本宫办点事,你赶紧叫木龟载她出去。”

老头略显迟疑,芙蕖见此眉头微皱,声音冰冷严肃:“你连本宫的话也敢质疑么,有什么事本宫担着。”老头诚惶诚恐,不知拿出何物,一声鸣叫,黑海里海水翻滚,一个巨型生物慢慢靠近岸边,是一只巨大的黑龟,眼睛瞪的贼大。

她暗忖,这出一趟魔界还真是不易,难怪夜瞳对自己防范这般低,不仅法术低下,要逃出来真得等上千年。她踏上黑龟背上,摇晃了下,正准备做一番告别。

只见芙蕖右手一挥,一道白光一闪而过,老头倒地,头与身体分来,血流不止,满眼的不可置信,随即将老头踢下黑海,瞬间湮没,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暮晓震惊一闪而过,芙蕖眼中毫无波澜,只是有一丝阴冷。

“你走吧,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说完转身离去。

暮晓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暗忖,做事可真绝,看来还是少惹为妙。木龟向着无尽的黑海游去,游至海中心,便沉入海底翻滚,海底全是黑色海藻,暮晓大惊失色,木龟四周出现一层结界,阻挡着黑水渗透,急忙紧抓木龟,人像是倒立在海底,还没反应过来,木龟又浮出海面。

海天浩渺,风平浪静,皓月当空,明月如镜万点繁星,眨眼功夫已经不是魔界的黑海,海水湛蓝,暮晓恍然大悟,这便是反世界,木龟游至岸边,放下暮晓后便沉入海底。

岸边一片葱翠树林,不知此处是哪里,就着海水洗掉脸上的粉末,便徒步走进树林,避免碰到魔兵,行走一夜。

翌日清晨,东方出现了瑰丽的朝霞,暮晓拖着沉重的步伐,满脸疲惫,没有神兽,没有坐骑,不会御剑飞行,如何回朝翎宫,正感慨自己能力低下,一个村庄映入眼前,兴奋激动,可以休息片刻了。

村庄村民朴实,见她眉目清秀,落落大方,便让她留下了,还招待了一番,暮晓进屋倒头就睡。

万籁俱寂,夜幕降临,一阵阵哭泣声,刀剑声,桌椅断裂声,杀气袭近,她迅速睁眼,只见一把刀向自己砍来,迅速翻身躲过,黑衣人又攻来,她手露橙光,变成一把光剑,向黑衣人要害刺去,黑衣人口吐鲜血倒地。

越窗而出,她震惊不已,无数黑衣人四处虐杀,到处是村民的尸首,四窜的村民嘶声吼叫,年轻些的只能用农作的锄头防卫,只是仍然不敌,一个五岁孩童浑身血迹站在厮杀的人群中,四目惊恐,浑身颤抖,痛哭的喊着爹娘,黑衣人手持短刀刺向孩童,暮晓见此大叹不好,白影闪过,暮晓抱起孩童避过杀招,放下孩童后,与黑衣人展开打斗。

橙色的剑光漫天飞舞,不停攻其要害,手腕转动剑柄朝近身的黑衣人击去,几个黑衣人身受重伤,其余的人见她身手了得,全将长剑收起,换成短匕,短匕刀锋尖锐,黑雾缭绕,一看便知非凡间之物,她见此更加警惕,聚气将手中光剑变换成弓箭,黑衣人震惊后迅速攻去,她一并射出数把光箭,几个黑衣人眼露惊慌,还未有所反应便中箭倒地。

忽然四周冷风凛冽,寒,彻骨的冰寒瞬间蔓延。

黑衣人突然纷纷后退跪下,将她包围其中,她疑惑不解,却不敢有所松弛,村民依稀被屠杀光,只有几个身受重伤的不停哀嚎,这阵阵阴寒使人毛骨悚然,只见一黑色人影在凛冽的疾风中缓缓走来,周身黑雾袅绕,黑色斗篷随风飞扬,看不到任何皮肤,只见斗帽下发蓝光的眼睛,带着阴寒跟兴奋,像是从地狱深处走来的鬼魅,竟是九年未见的隗义杀。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