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双生莲:绝色天下

更新时间:2019-07-10 11:21:33

双生莲:绝色天下 已完结

双生莲:绝色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花渡安然 分类:仙侠 主角:宋千色秦广王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花渡安然的原创小说《双生莲:绝色天下》,主角宋千色秦广王,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为了你连命都不要,宁可魂飞魄散也要护着你,是不是爱?可如果转身就忘了你将别人拥入怀中呢?初相见,他是雷音寺的金童,她为盗得修罗刀将他胁持下界,天上弹指一挥间,她和他已经相处几个月,他为化解她满心黑暗仇恨倾心相待。缘去缘来,是他教她懂得了爱。她心灰意冷被囚禁千年,却终究不舍得就这样放弃,当她再次站在他面前,他已将她忘记,有了心爱之人,隔了千年时光,只有她还留在原地。是谁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一次次挺身而出,是谁在她受伤时将她抱紧,又是谁以血肉之躯投入火海,抵消了一切杀业罪孽,换得天下太平?为什么知道的人都不告诉她,重生之后的他还有个同胞兄弟?她凭借容貌认出他,最后才知认错了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千色一边逗弄着怀中的小东西,一边绕出了灌木丛,正想向巧儿炫耀一下,却见巧儿在看到她怀里的小东西后,刷的白了脸色,颤抖着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宋千色有些莫名,低头看了看怀中雪白的团子,毫无攻击Xing啊。

巧儿抖着声音像是见鬼的看着宋千色说:“小……小姐,你怎么、怎么抱着一只狐狸?”

“狐狸怎么了,多可爱啊。”她低头,葱指轻轻在小狐狸的鼻尖上怜爱的点了一记,惹得小家伙不满的扭了扭头。

“小姐,快放开,很危险的,”巧儿已经能将话说顺溜了,脸上的表情是恨不得冲过去把狐狸提起来扔了却又不敢过去的纠结。

宋千色脸上的表情一人没什么变化,边往营地走边说:“放心吧,如果它想伤我的话我就不会完好的出现在这里了,你要是害怕的话等会和灵儿去坐别的马车吧。”

“小姐,你不会打算一直将这畜生带在身边吧?”巧儿满脸懊恼惧怕的在后面跟着:“少爷是不会允许的。”

在听到“畜生”一词时,宋千色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道:“在我眼里,畜生远比人可爱多了,有些人连畜生都不如。”

她轻飘淡然的语气让巧儿和小兽都怔了一怔,巧儿知道公主的心里怨,明明有心爱至极的男子,却被生生拆散远嫁他国,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周国国君已经五十有余,公主是不少,可是未嫁的只剩她一个了,让人顶替也不可能,若是惹恼了晋国,依周国现在的国力,只有灭国一途了。

她虽然也很同情这位公主,可是人都是自私的,在牺牲别人和牺牲自己之间,永远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橘色的篝火在朦胧的雾色中越来越清晰,男人正带着几个侍卫分散的往这边走来,见到她后明显一愣,宋千色不自觉的牵起嘴角,是担心她会偷偷逃走吗?

她嘲讽的笑就像是夜里吹过的冷冽寒风,男人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然而在看见他怀里的雪白团子之后顿时沉下了脸,劈手就要将小兽夺过去。

宋千色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做,微微侧身躲开了:“将它留下来,接下来在抵达晋国都城之前,我都不会再**,如何?”

她脸上的笑冰冷无温,完全是交易式的语气,虽然是问句,不过她知道这男人一定会同意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时时防备不如让她从心里打消**的念头。

灵儿已经被叫醒,诡异的气氛中她虽然害怕那小兽,也不得不伸手去扶宋千色上马车。

宋千色却停下了脚步,回头说:“对了,让这两个丫头乘坐另外的马车吧,既然有了约定,我就不会食言。”说完,她也不用灵儿搀扶,一手在车辕上一撑,轻巧的跳了上去。

男人站在原地有些怔愣,一向阴沉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茫然的表情,他想起年前晋国还未改朝换代,她也不必远嫁他国时,她曾宝贝的抱着一方绣帕在花园里转圈圈,锦花簇拥下,她的笑容天真烂漫,见到他走过来忙拉着他的衣袖问:太子哥哥,我绣的帕子好不好看?

那帕子上绣着一对双飞的燕子。

可是这一路走来不过十多天,她哪一次不是将自己弄得鲜血淋漓狼狈不堪?犹记得刚听到要和亲晋国时她跪在地上抓着父皇的衣摆苦苦哀求的模样,就像在坠入漆黑森冷的地狱时抓住了一寸随时会幻灭的光亮,满脸泪痕绝望的她渐渐代替了那个烂漫的少女,直到现在的冷漠嘲讽。

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也很痛心,可惜倾巢之下必无完卵,身为太子他更不能眼睁睁看着国灭。

软弱过后,他脸上的表情更冷了几分,不住的跟自己说,我只是为了这个国家而已。

四周彻底安静下来,只偶尔有巡夜的脚步声和林间隐约传来的鸟儿夜里扑棱羽翅的声音,在这幽幽的森林里,有多少夜行动物倾巢而出?黑夜是他们的天堂,可以让他们尽情的挥洒着本能,捕捉自己的猎物。

夜,代表的永远不是静寂,而是另一种方式的热烈,暗潮汹涌远比狂风大浪更让人惊惧。

而有些人有些动物,他们天生是属于黑夜的精灵,无声的动作,聪敏的反应,沉静耐心的潜伏,利落的身手,黑暗中闪闪发光的眸子,他们就是为夜而生,就像此时正趴伏在宋千色胸口的雪白狐狸。

宋千色上车后就用锦布盖住了照明用的夜明珠,千年来,她已经不大适应太亮的光线,漆黑没有一丝光亮的环境下,小狐狸乖巧的趴在她一马平川的胸口,一双漆黑的眼眸却在黑暗里直直的盯着她,小爪子无意中触到了某女胸前的小突起,眼眸里顿时闪过一抹嘲讽戏谑。

正在它打算做些坏事时,比如说“一不小心”将集中了全身重量的小爪子压在了小土丘上,将它直接压成盆地什么的,可是爪子刚举起来,就听到一直沉默闭目的女子说话了,她说:“你有家人吗?我这样执意将你带走,它们找不到你会不会很着急?”

她说话的语气很古怪,像是在对胸前的小狐狸说,又像是随口对着根本不存在的人说的,让小狐狸举起的小爪子生生停在半空中,而“家人”两个字让它毛茸茸的身子不自在的动了动。

宋千色像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她自顾自的说:“大千世界里寻一个人是很辛苦的,尤其是你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不是还存在于这个大千世界。”

小狐狸最终还是乖乖放下了小爪子,安慰似的用它软软的小脑袋蹭了蹭宋千色的下巴,惹得她“咯咯”笑了两声。

这小东西果然很有灵Xing,就算不懂人语也能感知到人类情绪的变化,她眉目间不自觉的微微沉了沉,刚才说那话其实半真半假,一来是为了试探这小家伙,再就是她真的很累很累,想要找个人说两句,说出来起码能稍微舒缓一下情绪。

虽然她很萌这种小动物,见到了会爱不释手,变得丝毫没有原则,然而早年吃过的亏不少,她也不是傻子,虽晋国北部雪山连绵,可是周国却在晋国的南方,这里多是阔叶山林,就算遇上只狐狸也会是棕红色的赤狐,又哪里来的毛色如雪的白狐?白狐不都是常年生活在雪山上吗?

而且狐狸虽然比一般动物要稍微有些灵Xing,可是还没聪敏到能知晓人类情绪变化听懂话语的地步。

这只小东西很有问题,肯定不是只普通狐狸这么简单,这不禁让她联想到刚入夜时那股突如其来又乍然消失的妖气,可是现在她根本不敢动用灵识试探它,这样不但会暴自己,还很可能会惹祸上身,如果真是只妖,光凭它能将自己的妖气收放自如就可见他的法力有多神通,现在的她万万惹不起。

不过也不至于让她惧怕,现在的她有什么?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无家可归,无牵无挂,用只剩半条寄生在别人身子里的命去寻找一个可能已经不存在的人……

当一个人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时候,他就什么都不怕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