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蜀山修仙女

更新时间:2019-07-10 11:13:02

蜀山修仙女 已完结

蜀山修仙女

来源:落初 作者:伊邪君 分类:仙侠 主角:冉欣雪张 人气:

《蜀山修仙女》为伊邪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平凡的少女,因为体弱多病,前往神农殿拜师学艺。怎料,当世天机混乱,六界再起争端,神农殿被灭……平凡的少女,拥有不平凡的梦境。前往昆仑,混天秘境开启,天机圣女的传承将何去何从……魔尊将其撸至魔界,遇见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这一切是灾难还是机缘?斩仙乱世,六界混战,生灵涂炭,平凡的她,又将做出哪些不平凡的举动……神秘势力贯穿六界,谁才是神秘力量的掌控者?魔神出世,六界结局又将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妄之灾

长孙文风撕下兔子烤熟的腿递给了冉欣雪。“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冉欣雪!清虚观的道长是仙人吗?”

长孙文风想了想,将他师傅曾经给他说有关过清虚道长的话都回放了好几遍。

“也许是吧,也许也不是。我师父曾经对我说,河阳城外有个清虚道长,叫我日后行走江湖,千万不要去招惹清虚观的道士。”

“连你师傅都怕你惹这位清虚道长,想来这位清虚道长一定是位仙人了。”

长孙文风也撕下一只兔腿,放在嘴里啃起来,满嘴是油。

“那也说不定,在《群仙谱》中并没有清虚道人,所以清虚道人也可能不是仙人,也许也只是道行比较高深的道人。”

冉欣雪昨日救长孙文风,累得奄奄一息。当她把药煎来喝下后不久就晕了过去,到现在也是很久没有进食了,随着兔肉飘香,她肚子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她咬下一块兔肉,只觉得这兔,肉嫩香飘入口即化。也不知道是她冉欣雪很久没有吃过荤腥?还是饥饿所致?

冉欣雪吃了两口兔肉,又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两个干巴巴的馒头。递给长孙文风一个,自己啃一个。长孙文风接过干巴巴的馒头,见冉欣雪有滋有味的吃着,自己也跟着一口啃了下去。长孙文风本是昆仑山金仙方君城的关门弟子,向来都是吃香的喝辣的。就算下山历练被困深山时,他也是去抓野兔野猪什么的来打牙祭。哪里吃过这么难吃的馒头?一口也咽不下去就喷了出来。

“你不会天天吃这个吧?”

“怎么了?我觉得很不错啊。”冉欣雪又啃了一口馒头,吃着兔肉,津津有味的回味着。

长孙文风见冉欣雪身穿得破烂,阴气又重,又独自一人上山拜师,心中升起了一丝怜悯,觉得这小乞丐实在是太过可怜。“要不你拜我师傅为师吧。我师父是昆仑山上的金仙,虽然他很少收弟子,你可以去求他,他心很软的。他爱喝酒和吃红烧肉,你拿美酒和红烧肉**他,我经常这样做,不怕他不答应……”

“啊,这也可以呀?不过我还是想去神农殿,这是张爷爷临终前的嘱托……”

“哎,要不是我还有要事去往云灵谷,就和你一起去清虚观了。”

“没关系啦,到时我去找清虚道长就行了……”

中午,将兔子吃完后,长孙文风告别冉欣雪,还没走出几步后,他又回来了。将自己佩戴的一颗百里透红的珠子吊坠取了下来,递给了冉欣雪。

“这个送你,要好好保管呀,千万不要弄丢了,这可是上古仙物,可以帮你驱除一些阴气。”

冉欣雪听说这是仙物,赶紧还给了长孙文风,这种仙物她哪里受得起?

“你收好吧。这种东西,我们昆仑山多的是。”

冉欣雪收下了那个颗白里透红的珠子,长孙文风向冉欣雪拜别后,原地御剑飞走了。这一下,着实惊掉了冉欣雪一地下吧。

※※※

第三日,冉欣雪来到了清虚观。

只见清虚观空荡荡的,道观的大门也是关着的,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热闹。以前,冉秀才和张大夫都带冉欣雪去过不少道观和寺庙上香求神。那些寺庙或者是道观,向来都是人山人海的,香火旺盛。如今这清虚观倒是罕见,居然是香门紧闭,像是不接受人间香火的样子。

冉欣雪跑到道观门前“砰砰砰”的敲。

“有人吗?有人在吗?”

过了很久,里面终于有了动静。

“谁呀?”

“我是冉欣雪,我想见清虚道长……”

门“嘎呀”一声开了,走出一个约莫二十岁上下的青年道童。道童看着冉欣雪,打量了一眼。

“你要个小叫花子,要是求财去找财神爷,求姻缘去找月老儿,如果有报愿就去找阎王。我清虚观不奉仙不奉神,八竿子的打不着。你来求啥?”

“我、我、我想见清虚道长。”

道童有些不耐了。“你个女娃儿,师尊他老人家正在睡美容养颜觉,不许任何人打扰……”

冉欣雪好不容易来到清虚观,只要见到清虚道长,自己上了神农山,进了神农殿,学到高超的医术本领,治好自己的身体,那么她算是了却了父亲和张爷爷的遗憾了。如今眼前这个道童竟然不让她进去,见不到清虚道长,她实在是有些不甘。

“你能不能通融一下,可不可以让我见一下清虚道长啊!”

“不可以。你赶紧离开吧!”道童回到清虚观,关了门。

冉欣雪感觉很是气馁,连见清虚道长都这么难,身为一个女娃儿的她又如何让清虚道长帮忙呢?一想到这里,冉欣雪心中犹如打碎了五味瓶,一时间竟然有些失魂落魄。她坐在清虚观门口,她感觉好无助,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活着真的好没意思。她想到了刚一出生来到这个世上,母亲就去世了。她想到了爹爹去世的时候,眼睛都是睁着的,无论她如何做,冉秀才的眼睛都不会闭上。她知道父亲因为她,是死不瞑目的。她想起了张爷爷,死去的时候都一直念叨着的还是她,他还是放心不下她。想着想着,她就哭了起来,也不知道这般过了多久。或许是她哭累了,就倒在清虚观的门口里睡着了。

次日,她醒转了过来,不在如往日那般悲伤。她下定决心,在清虚殿外等着,一定会等到清虚道长,她相信清虚道长一定会出道观走动的。

这天,她又发起了烧,烧得她脑袋都糊涂了,迷迷糊糊的,她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生火煎药。她经常会喝完药晕倒,所以她没敢直接在清虚观正门口,而是跑到了清虚殿偏房旁。前面是清虚观的围墙,左边就是清虚观柴房,形成一个夹角,倒也是一个好晕睡得地方。当她喝了药后,天空吹起了风,没吹多久就把她吹晕倒了过去。

这风像是中邪似得,竟然在原地打起了漩涡,到了火堆,将不少燃烧着的火星带到了清虚观的柴房,带到了清虚主观,带到了……。

不多时,清虚观的柴房着火了,清主观着火了,厢房着火了,客房也着火了……

一个老道从道观中带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童子从火中鱼妖而出。

“无量他妈个天尊,是哪个吃了神心定仙丸的放的火?烧死你大爷了,给我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