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燚本正经

更新时间:2018-12-06 17:40:45

燚本正经 连载中

燚本正经

来源:追书云 作者:燚万无量 分类:武侠 主角:高明和尚 人气:

《燚本正经》为燚万无量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书名注解,《燚本正经》中的燚,读作第四声yì,燚(yì)本正经。以下简介:林冲,是你老婆非礼我,我才是被上的那个!鲁达,做和尚就做和尚,当强盗就当强盗,和尚强盗混编,你DIY哪样啊!武老二,喝醉发酒疯不算什么,发酒疯虐待动物也不算什么,但你虐待完还尸,是不是太有个性了!高俅,便宜老爹,背黑锅你来,送死还是你去,记得帮小爷把账结了哈!蔡京,你个老不死的,你倒地什么时候挂啊,相爷的位置该让给我老爹了吧,solo了几十年,你还不腻吗?岳大鸟,人有人生,鸟有鸟生,人鸟混种早超生,鸟人杂交全天下就你敢胜(任)!这是穿越?我勒个去~~~~~~,有那么单纯么?我是先穿回去,又串过来,在传另一边,最后……最后……靠,没最后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朗星稀,凉风徐徐,一派正夏好夜景。

作为天子出行主道,汴梁第一街的御街,开阔十余丈,皆是由三尺方正石板铺成,接口平整,极目望去整条街的宛如就这么一块巨大石板,连接处的缝隙微不可查。

街道两面,一边尽是酒楼饭馆,而另一侧却是书斋棋室,幢幢不下三层,即便此刻依然灯火通明,朗词诵赋声远远传开,文情雅意中,大宋皇朝之繁华气度一展无余。

倏然,御街拐角,一条衣不蔽体的狼狈人影冲出。

此人足踏御街,甫一见这条街灯火通明,顿时扯开嗓子高喊起来:“来人呐!不好了!禁军教头林冲造反啦弑君啦!快来人呐!”

声量高宏,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御街是直通皇城的正道,长街尽头就是宫门,夜深露重,人虽不静,却倒地不似日间那般喧哗,“弑君”两字远远传开,顿时引起一片慌乱,两边酒楼书斋霎时间探出许多脑袋来,一窥真伪。

高衙内岌岌狂奔,他一出云来客栈就直冲这御街而来。

他没有选择逃回太尉府,便宜老爹高太尉还留在道观里清心筑基,即便能顺利逃回家,太尉府那扇大门恐怕也未必挡得住怒火冲天的林冲。

此时此刻,若问这汴梁城里还有谁能制住他的,高衙内能想到的只有一个。

天子赵佶!

他相信自己只要能逃到宫门,皇城守军必然能将林冲阻下,这些人的武力或许不是林冲的对手,但对抗宫卫与造反无异,是诛九族的大罪。

对于此刻的林冲来说,或许唯有这种祸及九族的威胁,才能使他冷静下来。

喊声不绝,脚下却丝毫未曾减速,正当高衙内狂奔至御街一半处时,另一道身影自拐角闪出。

“淫贼!受死!”林冲足下劲点,一身轻功发挥至极限,数息之间已前进七、八丈。

之前他冲出客栈,夜幕下已失去高衙内身影,然而他内功超凡,耳力惊人,洞察到细微疾驰脚步,尾随而来。

高衙内生性狡猾,他心知自己和林冲脚力相差很多,林冲如果寻对方向,自己即便倾注全力奔跑,也难保不会被他追上。

因此,他一路逃向此地之际,弄倒了不少路上的招牌、器皿,若林冲真追来,黑夜中难以尽数察觉,总会不小心撞到一二。

如此一来,即便相隔很远,高衙内也能借这些响动判断身后是否仍有追兵。

一切正如他所设计的,尾随而来的林冲果然没有全数避过陷阱,造成的声响令高衙内确信,自己依然在危险中。

因此他一入御街,就高喊林冲弑君。

林冲越追越近,高衙内不敢回头,本能的直觉,已告诉他逼命之危近在咫尺。

铮铮铮——!

倏然,暗夜中锐光一闪,一道利芒自御街左侧疾射而出,目标正是施展轻功不断跃进的林冲。

武者本能感知危险,目光搜寻,惊觉利芒已至面前。

一个旋身躲过利芒,追击脚步却也因此受阻。

“何人偷袭!?”

口中虽喝问,但林冲以确定利芒来处,目光投去。

御街阴影中,一位紫衣妙龄女郎缓缓步入月华中,此女头戴道冠,身着法袍,一身衣着上半部以紫色为主,至双臂起却转白,最后以绛紫袖口收尾。

这是一件充满道家风味的长衫,自腰部起,下摆宽敞,裙褶拖弋,不过在腰部加了一款黑底红边的腰封,腰封一勒,将女郎曼妙身姿尽数凸显。

女郎样貌约十八、九岁,然剪水双眸,精巧瑶鼻,樱桃小口,却无不透着精炼沉稳,令旁人对她的岁数不免加上少许。

柳眉如画,颊若熟桃,那双巧秀尖耳旁,左右两道淡紫穗垂下,仿佛为双耳添了两道遮帘。

两道穗儿是她鬓上一对玉簪的尾缀,道冠玉簪本不相配,但在她身上,却独有一种相得益彰之美感。

女郎身形高挑,全身上下成九头比例,匀称端秀,芊腰极细,腰身处一根红绳细带,将连腰封在内尽数一分为二,上下之别壁垒分明。

双腿修长,腿型也是极美,腿骨自上而下成笔挺一线,膝盖接骨位置无一丝参差错突。

此女甫一现身,漫天月华仿佛为她一人独存般,整条御街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她身上。

“小女子张映月,见过壮士。”

道装佳人张映月来至林冲面前两丈之遥,方才停步,她选的位置颇为奥妙,正好挡在林冲与高衙内之间。

她之音质清亮柔和,闻之顿感如沐春风。

“姑娘为何出手阻挡?”即便是林冲也摄于女郎月下仙子般的清丽脱俗,身上戾气无形中被化去数分。

“小女子之所以出手,乃是因为此人还死不得。”

仙影玉容,嘴角流转着一抹高深莫测的淡淡笑容。

“死不得……他为何死不得?”

确定此女目的果真是要阻止自己报辱妻之仇,林冲平复的怒火再度窜起。

“其中缘由小女子暂时无法向壮士透露,只希望壮士能赏小女子几分薄面,今夜暂时先绕他一回。”

“绝不可能。”林冲怒火炽烈,雄厚真气灌入双拳,便要再启攻势。

“姑娘,我观你样貌应非奸邪之流,却不知为何袒护这等恶贼,我不想伤你,还请你莫再阻扰。”

言罢,再度轮拳攻上,后方高衙内见之大骇,发足狂奔。

张映月暗叹一声,忽地身形瞬动,足尖轻点,转眼间已腾至半空。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天罗地网,速速应召,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身在半空,张映月双手法诀幻化,周身灵光腾耀。

“道术!那是道术!”

四周顿时有人失口惊呼。

随着张映月口诀变化,她的身上忽然飞出一张杏黄符咒,这道符咒现身之际不过巴掌大,眨眼间却化成数丈,居高临下向林冲包裹而来。

林冲见状大骇,双拳灌注真力轰击。

波!波!

双拳命中符咒,竟发出击打石板般的沉闷声响。

符咒受了两拳毫厘未损,反倒有灵性般化作一尾蛟龙,在林冲身遭四周游弋腾挪,将他所有进路退路都封死。

此时,张映月口作锐哨。

霎时间,一匹周身赤红之高头大马自暗处窜出,赤马周身如血,巨蹄比普通马匹大约一倍,它纵蹄跳跃,如此巨大身形,却灵活无比,数息便来到张映月身边。

“跟我走。”张映月飞身轻点,几跃间已来到逃跑的高衙内身后,芊芊素手一把扣住他的肩头,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单薄细臂,竟然一把将浑身壮肌的高衙内拎了起来。

高衙内只觉天旋地转,下一刻,已被张映月扔到马背上,手脚各挂一边,就似一副马鞍。

张映月也同时落到马背上,赤马个头太过壮硕,即便以张映月修长玉腿,任不适合双腿叉开跨骑。

因此她选择了侧坐,修长双腿垂在右边,把宽敞马背当做一副长凳子。

“女侠救命之恩,高富帅铭感五内,来日必将报答……啊呀!”赤马疾驰,挂在马背上的高衙内承受颠簸,说话间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吃痛的他想要爬起来调整位置,就在此时,张映月忽然出手连点他身上几个穴道,高衙内顿时气血受阻,刚撑起一点的身体再度垂了下去。

“不必在本姑娘面前惺惺作态,本姑娘对你的过往了如指掌,若非乾坤命盘揭示你有天命之格,本姑娘才没兴趣救你这小淫贼呢。”

张映月语带娇嗔,比之方才面对林冲时,明显少了一分沉稳,多了几许跳脱活泼。

乾坤命盘,天命之格……

高富帅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相比隐约的感觉,此时的他更察觉一点。

“女侠,你走错路了,这并非在下回家的路。”

张映月咯咯娇笑,居高临下瞄着垂耷脑袋的高富帅。

“本姑娘有说过要送你回家么?”

“若不是回家,那姑娘准备带在下去哪儿?”

高富帅的语气非常客气,这身着道袍的美貌女郎随手几指就封了自己穴道,显然是个高手,如今性命操在她手,已是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

他已从话里听出,此女对自己的过往非常厌恶,之所以出手相救,全是因为那个什么天命之格的关系。

“小淫贼,你的话太多了,本姑娘的耳朵都污了,你且睡上一会儿吧。”

指出如风,顿时点中高富帅的黑甜穴。

来不及发表任何抗议,少年倒头昏去。

赤马纵蹄,身迅步捷,转眼消失于黑暗中。

五光十色,迷离幻彩,再度恢复意识的高富帅,入眼已是一幕难以形容的诡异画面。

无天无地,无日无月,四周一切都由光组成,赤橙黄绿青蓝紫,色彩纷杂。

高富帅呆呆地望着眼前奇幻之景,他不知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当然更不知该如何离去。

倏然,一声鸟鸣破入,他转头望去,只见各色光华间,一团赤红急速接近。

赤红宛如飞矢射来,眨眼间便到了高富帅面前。

随即,赤芒爆散,现出内中蕴藏之乾坤真身,其形似鸡,身形巨大,利爪凤尾,烈火旋绕,赫然便是……

重明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