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今明月

更新时间:2018-12-20 16:38:08

今明月 已完结

今明月

来源:落初 作者:今明月 分类:武侠 主角:高潮光辉 人气:

主角叫高潮光辉的小说是《今明月》,它的作者是今明月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风雨,百年孤独。古往今来之天下,每个时代,总免不了要诞生众多“才”,奇才,天才,鬼才,怪才,美才,如群星闪耀,争光斗艳,名以英雄、豪侠、大盗、霸主、枭雄,在龙争虎斗、鸾歌凤舞之中,为后人流传下诸多美丽动人的传奇故事。天下如月,残缺圆满,百年轮回。是以每百年,天下便要进入高潮,群才并起,登峰造极,共同演绎一场繁华圣大的光辉时代。在这高潮之中,会有一个人是满月的化身,群星因之而更加明亮,或被其光华掩盖而黯淡。时隔百年,天下又将迎来高潮,一个空前绝后的高潮。神魔乱舞,汇聚当时,谁可为月,照大地,倾天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今明月

清风无忌盗天铃。

莲花圣倚拒采撷。

飞火流樱倾城雪。

不三不四今明月。

这是一首不知何人所作,大概从六月份开始传唱的怪诗,把四个人莫名其妙的联系在一起,有人说是今明月写的,说他自抬身价,很有些自不量力的嫌疑,他自己却不承认,当然,也没否认。

自然之美莫过于“风花雪月”,所以“风花雪月”自然要成为一体。

很巧合,江湖上出现三位奇才,有人觉得奇才这个词不够放肆,便在前加了“千古”二字。

的确,他们的武学造诣震烁古今,是如北辰这样最闪亮的星辰。

巧上加巧,这三人的名字里分别有风花雪这三个字。

但只有风花雪还不够完美,如果能在加个月就尽善尽美了,只可惜名字里有月的人不多,纵然有几个在天下小有些名气,但与风花雪相比却都无疑是“狗尾续貂”了,以至于这个“月”一直续不上。

风花雪三人都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你可以不知道当朝皇帝是谁,但你若不知道他们三人,绝对会被三岁小孩子耻笑。

前三句形容他三人倒十分贴切,令人费解的是第四句。

什么叫“不三不四”?难道今明月是个不三不四的人?那今明月又是谁?他到底怎么个“不三不四”?

人们都很好奇,可是没人能够解答。于是,人们又在想:他至少应该是个人吧!

月夜,月白,月圆,月亮,月在天,月在水,月在人间。

今明月当然是个人,此时他正在一条不大也不小的船上,身边是西湖。

今天有明月,明月正高悬,冰清玉洁,如夜空的圣女,群星将之朝拜,浮云如纱,清风吹面不寒,温柔的就像情人的发丝。

他喜欢明月,喜欢清风,喜欢平静的湖水。

湖水如黑色的绸缎,在星月照耀下闪动着银白的光芒,融化着无尽的诗情画意。

已是七月十五,今夜游湖赏月的人很多,再过三十天就是中秋佳节,所以现在就像是婚前的热恋,良辰美景,让人忘情的陶醉。

今明月站在船头,时而抬头望天上明月,然后又低头看水里明月,已经痴痴的静立了有一个时辰,每当想起那洞中之事来他就傻笑,笑容爽朗如那天上明月。

夜很静,湖很静,他的心更静。

不仅静而且净,他向来心无邪念。

突然,明月涣散,涣散的明月里突然冒出个精灵来,打破这三重静。

是人,却美的像精灵。肌肤若雪,白的耀眼,如水晶镜一般映着明月,却叫月光都黯淡了下去。

今明月的心亦如这涣散的湖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他好奇的不可自拔的看着她,觉得这实在是件趣事。

湖水在她白闪闪的胸脯上摇荡,她冒出的太猛,身子还有些晃动。

她抬头,黝黑的眸子,仿佛凝聚有整个星空的光芒,那么的亮。人说美人是花容月貌,可绝没有什么花可以与她相媲美,今夜的明月亦早已被她比了下去。

她看见他比他看见她更惊讶,怔住了,然后就向他伸出手,急切而慌张道:“快,快把我拉上去,有人在追我。”

于是今明月就把她拉上来,他做人有原则,做事也需要有个理由,他拉她上来的理由就是:他实在没理由不拉她上来。

不知是他力气大还是她身子轻,她竟是从水中跃了出来,如鱼儿。

她竟然全身,一下子就贴到他身上。

船不大,忍不住晃动起来,他下意识的抱住她不盈一掬的纤腰,她也本能的抱住他,抬头冲他恬恬一笑。

她笑起来实在太美,给他Chun暖人间的奇妙感觉,他只觉得自己见过的所有美景加起来也不及她这一笑,情不自禁也对她微笑。

微笑也是打招呼,别人对他笑,他就对别人笑。

她慌忙又推开他,白嫩的脸颊上飞出一丝红晕,娇滴滴的渴求道:“你救救我好不好,让我到你船里去躲躲,就这么定了啊!”然后也不等他答应,就游鱼似的钻进船舱里,船不大,但也不能算小。

他本该抱住她,可不知是她太滑还是他没用力,他怀里一下子就空了。

船已不再晃动,夜、湖还有他的心,都已恢复平静,他依旧站在船头,依旧那么爽朗的微笑着,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看向东方,东方正有一艘大船飞快的逼近过来。他静静的看着,觉得这也实在是件趣事。

大船上灯火通明,船头站满了人,冲的太猛,险些撞上他的小船,大船上有人对他喊道:“喂,穿白衣服的,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鬼丫头?”

那人态度蛮横,身上带着野兽之气,但今明月对无论什么人都很客气,便笑道:“我确实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姑娘,但她不是鬼丫头,她美的就像是精灵一样。”

那人微有一愣,莫名的笑了一下,因为他觉得这个白衣少年实在有意思,又问道:“对,她就是精灵,你说的那个精灵在哪儿?”

“应该还在我船里吧!”

这句话才一说完那人就跳了过来,差点把小船打翻,他魁梧彪悍活似个金刚,比今明月高出一个头。

小船剧烈晃动,今明月钉子般立在船头,脸上保持着微笑:“等等,我好歹也是这船的主人,你若想过来应该先问问我的同意吧!”

金刚嘿嘿笑道:“你的同意?西湖都是我家的,你来西湖可问过我的同意吗!”

“老三,不得无礼。”又一人跳过来,身材修长,周身透着一股刚劲之气,对今明月轻轻一拜,“这位朋友,那个精灵对我们很重要,请你允许我进船把她请出来。”

今明月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只好向旁边一闪:“可以,请吧,但你们若要带她走也需有我的同意。”

“好。”瘦人走出三步,步子轻的像猫,第三步时刚好从今明月身边经过,却没走出第四步,而是突然探手去抓今明月的咽喉,既快又狠,他的手就像鹰爪。

今明月的脚后跟就贴着甲板的边缘,他站定时全身放松。这突然一抓,他貌似是无法躲过,任何人都以为他无法躲过。

但那鹰爪就要抓到今明月咽喉时,却莫名其妙的滑了开去。力道猛然改变,瘦人被这股力牵引着,身子猝然前倾,今明月忙将他扶住,和善的笑道:“小心,我这船比较小。”

瘦人懵了,只感到手臂似被一条无形的丝带缠住,往旁边给拉了一小下,他站正身子,面不改色,笑道:“这位朋友好身手,还没请问朋友尊姓大名。”

“今明月。”

“今明月!”这个名字是很美的,像女人,瘦人不禁重吟一遍,目光怪异起来,“不三不四今明月?”

自己的名字前边加上“不三不四”,这很不光彩,今明月尴尬的笑道:“正是。”

瘦人笑的得意,道:“我真想看看你是怎么个不三不四,你是怎么个不三不四啊?”

今明月笑的更尴尬:“这个我也不知道,那首诗不是我写的,想必是有人在拿我开玩笑吧,也或许我并不是那个不三不四的今明月!”

瘦人问道:“天下有几个今明月?”

“据我所知,好像只有我一个。”

瘦人很怪的笑了笑,把今明月看的浑身不自在,然后走进船舱里,很快就出来,脸上添了一丝怒意:“人呢,你不是说她在你船上吗?”

今明月笑道:“我只是说应该还在我船里,可我并没有确定她一定在我船里,既然不在那就请你们离开吧。”他的态度始终谦虚温和,这逐客令下的一点力道都没有。

“如果我不走呢?”

“为何不走?”

那金刚插话道:“因为我想找你麻烦,今明月,你可知道你已经见不到下次的明月了。”

“哦?”

“因为明王要杀你。”

今明月还在笑,他即便不笑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也是笑的,他悠然道:“明王为何要杀我?”

提起“明王”这两个字,金刚脸上增光不少,语气也有点狂傲,道:“不知道,我只知道明王要杀一个人就说明他该死,而且必死无疑。”

今明月道:“这我倒知道,似乎那个人也活不过一个月,那几位岂非想杀了我。”

这道理全天下都明白,明王代表着正义和刑法。

王,只有两种人可以为王,位高权重,能力强大。朝廷里有九个王,多是皇子王孙。江湖上有六个王,受皇帝册封,受江湖公认,明王,狼王,力王,龙王,鹰王,鹿王。

金刚用愧疚而无奈的语气道:“嘿,既然已知道你就是那个今明月,我就一定要杀你,想必你也知道你该死——”

瘦人打断金刚道:“你真的是今明月?”

“我自然就是今明月,据我所知天下还没有第二个今明月,可我实在不知道我为什么该死。”今明月陷入沉思,又想起那洞中之事和洞中之人。

瘦人又道:“你怎么证明你就是今明月?”

今明月犯难起来,笑道:“我从不说谎,我说我是今明月,我就是今明月,可我实在我无法证明。明王可说今明月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瘦人道:“没有。”

“那你们如何能确定我是今明月?”

“因为你已承认。”

“没错,我已经承认了,那就请杀我吧!”

瘦人笑了:“你实在是很有趣的人,明王还说只要你的人头。”

今明月被金刚和瘦人夹在中间,三人站成一个三角,他也愧疚而无奈的笑道:“今明月可以死,但不想不明不白的死,所以今明月必须先知道他为什么该死,在此之前他会努力活下去。”

金刚与瘦人对视,觉得像今明月这样有意思的人实在罕见,他们目光传意,就要出手——“住手。”那精灵竟从船舱里钻了出来,她身法如此之快,让今明月辨不清到底是先看见她,还是先听到她。这精灵不知从哪儿找了身碧绿的衣裳,把自己精心打扮一番,更加清灵脱俗,娇艳逼人。

“好个鬼丫头,你竟然还敢出来。”瘦人的眼里立即就没了今明月,用他鹰爪去抓这鬼精灵,更快更狠,却突然出现一只手挡住他的眼,他觉得自己的手又被拉偏了,身子再次前倾出去,眼前那只手便将他揽住,等它撤去后他发现,鬼精灵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今明月。

今明月似笑非笑,鬼精灵从他身后闪出来,冲瘦人做个鬼脸就钻回船舱里去。

“好啊,你果然是她的帮凶,就凭这一点你就非死不可。”

瘦人又要出手,大船里却有人喊道:“住手,回来。”

这声音清冽如剑鸣,自有一股威严,瘦人和金刚不敢抗命,对今明月哼了一声只好回去。船里那神秘人又道,“下属无礼,多有冒犯,明月圣洁如此,怎能被血光玷污,待明日正午我们再来取你Xing命。”

今明月谦谦回道:“那就如此约定了,不见不散,我就在这里等你。”

大船原路返回,金刚那些人都看着今明月,怪异的笑着,似乎在笑他找死。

“你死定喽。”话音方落,那美精灵就闪到今明月面前,身法快如鬼魅,幸灾乐祸道,“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你这是在找死啊!”

今明月笑了笑,目光投在她精致的脸庞上,如痴如醉:“你长的真美!”

精灵提起身子来,竟然用额头撞今明月的额头,她的头硬的像铁,把他撞的好疼,她笑嘻嘻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夸我美,我问你,你真的就是那个不三不四的今明月?”

今明月揉揉额头,点点头。

精灵把手背到身后,挺着身子,瞪着那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又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些人是明王的人,你知不知道明王为什么要杀你?”

“我知道他们是明王的人,也知道那个人就是明王四大高徒之一的飞剑秦銮,我不知道明王为什么要杀我。”今明月再次想起那洞中之事,洞中之人,又不禁傻笑起来。

她眼睛贼的很,目光贼溜溜的,便问道:“你笑什么呢,是不是想起什么丑事来了。”

今明月笑道:“为什么是丑事?”

“你们男人在只有在想起那种丑事的时候才会笑的这么龌龊,赶快别想了,要不然我把你扔到水里去。”

今明月不再傻笑,但仍给她笑的感觉,他说道:“我真想再看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啪——,她打他,他没有躲,她诧异了,下手有点重,脸上泛起纯真的羞愧之色:“你怎么不躲呀,疼不疼!”

今明月揉揉自己的脸,眼中流露出喜欢之意,笑道:“被你打是件美事,我为何要躲?”

美精灵诡笑起来,轻巧的身子忽然提起来,向今明月唇上吻去。

今明月却躲开了,向后滑出一小步。

美精灵的眼睛更亮了,全身上下都焕发出一种让人着魔的灵气,她抿嘴笑道:“你干嘛要躲,被我吻难道不是更美的事吗?”

“我不想被你吻。”今明月眨动纯净的眸子,如少女般清纯的笑道,“何况第一次总会有点紧张。”

她放肆的笑起来,不敢相信今明月竟然还保留着初吻,她睁大眼睛瞪着他,摸索着他神色间那微妙的变化,笑道:“可我怎么不紧张,你是不是男人哪!”

“我当然是男人,如果我不是今明月,只怕我早把你强Jian了。”

美精灵立时愕然,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脸上憋着笑,声音娇甜若渴,压低了三分:“那今明月,你还想不想再看看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今明月目不转睛的欣赏着月下美人,对“娇艳欲滴”一词终于有了刻骨铭心的体会,他的目光已无法再移开。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更别有一番风味,我刚才已看过,但并没有看的完全,我想保留着这份遗憾。”他鬼使神差的牵起她的手,望着天上明月,莫名感慨,“过了今夜明月又将残缺,到下次月圆之时,如果我还活着,如果我们还在一起,我一定吻你。”

美精灵沉默了一阵,试探着,缓慢的,依靠在今明月肩膀上:“你怎么不问问我我是谁,为何我会光着身子出现在你面前。你不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吗!你就不怕我?我可能也是要杀你的人呢!你为何要如此信任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