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刺客

更新时间:2018-12-20 16:38:06

刺客 已完结

刺客

来源:落初 作者:婹婹 分类:武侠 主角:荣进堂赵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刺客》是婹婹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荣进堂赵,书中主要讲述了:“调来三十万大军只为除掉一个李域?这赵大人可真是够豪气啊。”王崟一笑,说:“徐大哥此言差矣。三十万大军是来助阵的,是奉了皇上和皇太后的旨意来的。至于除掉李域,那是国舅爷吩咐了大人做的事,与将士们无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无名剑客

格列进驻临淄城的第二日,十七口大箱在从白口运往渣郡的路上被官府拦截,翻开一看,竟是慢慢十七大箱的金银财宝。而这十七箱东西均是运往格列部的。

格列进驻临淄城第四日,十万大军在距离临淄四百里外的荆州聚集。

第八日,战事再起。格列大军抵挡不住,失守临淄。

城楼上乱作一团,满都拉图急切道:“大汗,快走吧,敌人杀过来啦。”

格列重伤在身,摇头叹气道:“***,老夫征战沙场这么多年,没想到今日却败在一个Jian诈小人手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下令,全都给我撤。”

大军撤离临淄,一路往北逃窜,敌军未追出,总算让他们松了口气。夜晚,营帐中,格列无力坐着,望着熊熊篝火,倍感凄凉,上报的伤亡人数让他悲痛不已,如今,他的手里只剩下了区区三万六千余人,他几乎是等于丢失了全部的家当,三万多的残兵败将,能让他干什么呢。要知道扎摩尔早就等着香并他了,过去他手头有重兵,对方不敢轻易进犯,如今他只有这三万多人,那死对头还不趁机来吃了他啊。这时,满都拉图愤然道:“这一次我们可吃大亏了,损兵折将不说,连本该到手的金银财宝也无端丢啦,这……这叫我们以后怎么办呐?”

“一定是那赵无良耍的阴谋。”一人说。

格列心里一震,对,一定是上了赵无良的当,那家伙肯定是早有预谋,利用他来挫伤李域,无论生死定他个通敌之罪,然后再趁他们防备不当,派大军压境,除掉他这个威胁,那十七箱财报到最后,恐怕都归到他自己口袋里啦。“好阴险的人呐。”格列道:“都怪我,我不该贪图那区区几箱子财宝,如今把我自己的军队都给丢了,活该啊,活该!”

“大汗。”众人心痛道。

这时达兰台说:“大汗先不要忙着自责,当务之急,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以免让敌人再追上,那时候我们就无力抵抗了。”

格列立刻站起来,说:“没错,赶快吩咐下去,全军立刻拔营出动。”

大军再次开拔,走了一夜,终于过了平庸关,中原与草原真正的界限。平庸关口雾色浓密,大军停驻,等待雾散。

当第一缕阳光渗透出来,黎明破晓,视线明朗。格列是真正的呆住了。

前方黑压压一片,百万大军,整装待发,阵前,数十匹战马横列,器宇轩昂。高扬的大旗随风烈烈摆动,红底黑字,一个“高”

高日其德扎摩尔。

格列竟是再也站不住,摇摇晃晃差点倒下,满都拉图连忙扶住他,他看着对面那千军万马,知道自己已经气数已尽,无力回天了。他苦笑,说:“我格列活了五十多岁,今日算是走到头了,可我不服,我不服哇。”

这时扎摩尔大军中行来一年轻将军,微笑着望着格列和他的三万人马,说:“格列汗王,大汗说,如果你肯主动投降,你这三万人,我们一个不动。汗王你,也可永远留守草原,颐养天年。汗王,我看你是伤的不轻吧,还是赶快放下武器,我也好让军医给你治治嘛。”

格列笑道:“呵,不必啦,你回去替我告诉扎摩尔,说我格列就是死,也不做他的走狗。”说完,忽然拔出弯刀,割破咽喉,鲜血簌簌喷涌,倒地身亡。身后众人大惊失色,纷然涌向前去。

来人也是惊了惊,没有料到这格列倒是**的这么爽快,不过也好,本来就不打算留他Xing命的,大汗招降的是他的三万军队,而不是他格列。他冲着那三万多人,喊道:“你们听着,格列已经死了,群龙无首,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抵抗的好,如果还要再抵抗,我身后有十万大军,定能一举将你等歼灭。识相的,弃甲投降,否则,就在这平庸关,葬身铁骑之下吧。哼,死在这,就算是做了鬼,也是回不了草原的。你们可要想好喽。”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兵器坠地之声,而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直到几乎所有人都丢弃掉自己手中的兵器。这时满都拉图急了,他忽然吼道:“我不投降,我就是做孤魂野鬼也不会投降。哼,弟兄们,别听他的话,我们与他们打了那么多年仗,难道不知道他扎摩尔是什么人吗。咱们杀了他那么多人,他能轻易放过我们吗?弟兄们,都给我振作起来,咱们突围出去,拼他个你死我活。”

“是啊,是啊,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杀出去……”

一时间,本来投降的战士们又犹豫起来,阵前那年轻小将气恼道:“哼,给条活路都不要,找死啊。”这时他冲身后大军扬扬手,众军立刻齐齐往前蛮劲,那震动地面的踏步声,还没战,就让对面那三万人胆怯了。满都拉图一声长啸,第一个冲将出去,身后众兵士也一并冲上,可是真正想发的没几个,因此这三万溃兵,没消片刻便消耗殆尽,活下来的全部投降,满都拉图被捆绑着押走,他想跟格列一样**明志,谁晓得那年轻将军硬是不让,作死做活的要把他给活捉,最可气的就是那达兰台,满都拉图杀他的心比啥扎摩尔的心都强烈。

当时他正拼死反抗,那小将军突然喊道:“喂,我说达兰台大人,你要在那玩到什么时候,我可不想为了这三万人死伤我手下弟兄啊。”

然后那达兰台一个动身,就制服了十数个反抗战士,满都拉图暴跳如雷,大喝道:“该死的,你也投敌啦。”

年轻将军笑道:“勇士此话差矣,这达兰台大人本来就是效力我们大汗的嘛,哪里来的投敌啊,哈哈。”

满都拉图气的哇呀呀乱叫,杀到最后,就剩下他一个在抵抗,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或者逃脱了,他举起大锤,要朝自己的脑门上砸去,那年轻将军连忙大喊:“拦住他拦住他,我要活的。”于是满都拉图就被达兰台一招制住。

年轻将军此时正笑眯眯的大量自己,说:“你的力气可真大啊,几十个人都差点没困住你,怎么样,现在逃不了了吧。看你还逞能,小心我跟中原皇帝学一招,阉了你信不信。”

满都拉图喝道:“我呸,你这小兔崽子,你等着,我改天非要杀了你泄愤不成。”

那人兴奋道:“好啊好啊,有本事就来,你只需冲着天空大喊三声,岱钦爷爷,你出来。我就立马出现收拾你。”

满都拉图被推搡着压下去。那个叫岱钦的小将回望了眼自己丝毫未有折损的军队,然后下马,拔出佩剑,割下格列头颅,扔给旁边副将,说:“收好了,带回去给艾彦王子瞧瞧,爷爷我还等着靠他领赏呢。”

这时达兰台问道:“怎么,这次是王子殿下亲自领兵来的。”

岱钦忙说:“是啊,大汗把交给他二十万大军呢,让他带领我们驻扎颇魔湖,哈哈,大人,这一回,殿下可要威风啦。”

达兰台嘴角轻扬,露出一个微笑,说:“那是自然。”

岱钦笑的更欢,说:“方才先生好厉害啊,刷刷几下把所有人都搞定啦,嗳,你那招叫什么啊,能不能教教我,殿下说我可以拜你为师诶,你愿不愿意啊,我说先生,你倒是说话呀,喂,你怎么走那么快,等等行不行啊……”

岱钦无奈的望着那一道黑影瞬间消失不见,恨恨的瞪了一眼,而后飞身上马,下令说:“追,哦不,走。”身后十万大军如听号令,齐齐动身,浩浩荡荡,气势磅礴。

新丁城。

今日赶集,大街上热闹非凡。街道两旁分列小贩摊位,水果蔬菜,鲜花嫩草,金银首饰,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有的是从西域贩卖来的。人们穿梭其中,走走停停,眼睛都能看花眼。这时忽听一阵锣鼓声,众人望去,原来是官兵。只见俩官兵将一张纸糊贴在墙上,众人围拢过去,原来是张通缉令,上头用红圈标着的人头,竟是前大将军李域。那提锣的官兵一边敲着木槌,一边喊话:“都给我听好了,李域勾结敌军,祸害边塞,乃朝廷重犯,你们无论是谁,发现了他,都要立刻向官府报告,如果你们胆敢隐瞒不报,藏匿要犯,视与通敌,满门抄斩。听到没有。”官兵说完,懒懒散散的走了。

百姓们围在一处看那通缉令,一人说:“奇怪啦,这李大将军一向忠诚报国,什么时候成通缉犯了?”

另一人说:“这话可得小心着点说,要是让那些官兵听到,你小命难保哦。”

那人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人群中一人挤出,朝不远处的客栈急匆匆行去。他穿过大厅后院,径直上了楼,走到走廊尽头,推开一间房门,朝外望了望,看是否有人跟踪,而后再将门紧紧关上。房间里共有六人,唯一坐着的是个中年男子,发髻整齐梳着,点点半百,蓄须,着一身深蓝布衣,极为朴素,腰间却配着块青玉,成色极佳,看似宫中贡品。手中还放着把长剑,显然是个练家子。

进来那人朝他拱手,恭敬道:“将军。”

这人正是李域,旁边的,就是唐凌那护驾的一小众,只是辗转中,只活下了他们六个。唐凌当先问道:“外面什么情况。”

来人露出一副恼火样,说:“朝廷居然下发通缉令,瞎了眼了。还说什么大将军勾结外敌,私香军饷。”

“该死的。”唐凌轻骂了声,“将军,看来此处不能久留,我们得快些动手走。”

李域皱眉,低沉着声音说:“如今佞臣当朝,皇上亲信Jian臣,边疆还有蛮夷不断的侵扰,时局动荡,我怎么能躲起来呢。”

唐凌众人一惊,道:“将军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要出去吗?”

李域看着众人,坚定道:“我要去面见圣上,将实情说出。我不信,满朝文武,就没一个眼明心静的。”

唐凌赶忙阻止,说:“不行,将军一旦被发现,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我们不能让将军去冒险。”

从外头进来的那人说:“没错。那通缉令上说您杀了刑部前去调查的四个官员,他们在尸体身上发现了参您的密折。”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大吃一惊。李域想起那叫于扬的人,他说自己是刑部的人,同来的还有三个。于扬被朱坤失手杀了,其他三个再没了消息。怎么这时候四个全都死了呢。唐凌众人并不知道其中隐情,愣愣的看着李域。

李域简简单单说了来龙去脉,唐凌便说:“那将军就更不能回去啦。”

李域有些愠怒,说:“无非就将我送进刑部大牢,我不信,敢有人随随便便就把我给处决。只要让我见到皇上皇太后,就能把实情说清楚。”说着起身,欲要出门。

唐凌众人连忙阻拦,求道:“将军不可,将军不可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等怎么向托付的千万弟兄交代啊?”

李域犹豫了,是啊,如果他不能翻身,怎么能重建李家军,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雪恨呢。唐凌见李域迟疑了,忙说:“将军,不如这样,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安身,再做下一步打算。”

李域点了点头,说:“好吧。”

众人收拾收拾,等到天黑时,准备离开新丁城。七人一路向南,等行到郊外,几人才敢稍事休息。唐凌将水壶递给李域,而后朝另几人吩咐道:“阿根老三,你们两个去旁边查看查看,仔细着点。”那两个应了声,走了。

夜在逐渐入深,天空中星辰新月,照亮地面,远处树影婆娑,随风摆动,有些恐怖。这时远处出现一人,唐凌立刻警惕:“什么人?”

“我,老三。”那人答话。

众人虚惊一场,老三走过来,说:“我看过来,没人跟来。前头有片林子,看似很深,我看我们还是天亮了再进去吧。”

唐凌点点头,问道:“阿根呢?没跟你一起?”

老三摇头,说:“没啊,怎么,他还没回来?”

唐凌皱眉,一人说:“队长,不会出事了吧。”

唐凌看了看李域,说:“将军,您看……”

李域道:“这里地形复杂,迷路也不是不可能的,我们这些人最好不要分开,这样,我们一齐去找他。”

唐凌众人点头称是。六人一路往前,都不见阿根身影,老三想不明白,说:“奇怪啊,这么大一点的地方,他跑哪里去了。等他回来,看我不好好收拾他。”这时他看看前面,指着那说:“将军,那里就是我说的树林,你看,我们要不要进去啊?”

李域也看着那儿,黑布隆冬,似乎是什么光都照不进去。他想了想,说:“好,咱们进去。大家走近些,千万别散了。”

这林子的确深的很,树木茂密,只有一条被踩踏出来的小路,蜿蜒向前,不知晓有多长。众人举着火把,方才能望见路。灯火照不到的地方,漆黑一片。

“这林子真慎人。”老三有些哆嗦的说。

“小心点。”唐凌低声吩咐着。

众人不敢走的太松,几乎是贴着彼此前行的,林子里除了高大粗壮浓密的树木外,什么都没有。虫,鸟,人。

他们例外。

“这地方有些古怪啊,寂静寂静的。”唐凌忍不住唏嘘。

李域忽然脚步一定,似乎发现了什么,唐凌众人一惊,问道:“怎么了,将军?”

李域顿了顿,才道:“这地方叫食人林,据说进来的人,一个也出不去。没想到,今日我们误打误撞的进来了。”

“啊?”众人齐声惊道。唐凌说:“就是那个曾今香噬掉两百天骑军的食人林?”

“什么食人林天骑军啊?”老三他们还是一头雾水。

李域道:“十几年前,我带领军队驻扎蕲州,朝廷从关外运进一批重要物资,两百天骑军精锐护送,经过蕲州时,我还曾为他们头领会过面,没料到几日后,突然传来消息说那两百天骑军和所有物资全部失踪。当时朝廷以为是他们起了贪心,私香了那些东西,躲起来了,因此命令我去调查。那时候大雨连续下了十数人,天一黑,几乎是什么都看不见,那晚我们一路追随线索来到一片树林前,刚要进去,就瞧见里头逃出一个人,正是一个骑兵。经过盘查,那人说他们无意闯进的这片林子,已经让他们全军覆没了。”

“全部都死了?”众人问。

李域点点头,说:“全部都死了,且连尸体都没有。那个唯一逃出来的人也是身受重伤,神志模糊,疯癫异常,没多时,也断了气。事后,当地人说,这片林子被他们称作食人林,进来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去的。当时夜黑风高,我也不知道这林子具体方位,没想到,就是这里,不知道说是机缘还是灾祸。”

众人沉默,竟是一时无措起来。这时一人说:“莫不是那些老乡危言耸听吧。这林子里连个人影都没有,该不会是有老虎狮子什么的吧。”

“老虎狮子倒不可怕,我们这些人身手不差,还斗不过几头野兽吗。怕就怕呀,有什么脏东西。”

“脏东西?什么脏东西?”

“就是……孤魂野鬼,索命的无常啊……”

“好了好了”唐凌不耐烦的打断那几家伙,说:“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怪,大家都小心点,千万不要落单,这地方什么都看不见,要是走丢了,找起来可就难了。不知道阿根会不会也进来了。”

不知不觉的,林子里稍稍比之前亮了些,想来是黎明破晓,太阳出来了。众人的火把也燃尽,灭了。他们这才得以看清周围面貌,每棵树粗壮的要两个成年人才能抱住,高大茂盛,枝枝蔓蔓穿插密布,几乎不留缝隙,阳光艰难的挤进一点点的漏洞,滴落在堆积着落叶断枝的地面上,斑斑点点。

“你们快看。”这时老三忽然叫起来,“看这树干。”

众人聚拢过去,唐凌道:“咦,这些红红的经络是什么。”

原来那树干之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一道道血红色的经络,像极了人体的经脉,看着叫人心里发麻。李域皱眉,说:“就像这些树,是吃人长大似的。”

“说的没错,就是吃人长大的。”忽然传来一人说话声,把众人吓一跳。

“什么人,出来。”

过了片刻,从树林深处缓缓行出一匹马,走近了,才能看见马背上驮着个人,那人极为年轻,着一身蓝色衣袍,发髻轻拢,有那么几缕,看似无意的落在额前,样貌英俊,眼神平和又不乏坚毅,平静的望着众人,淡淡微笑。手中握着把宝剑,剑柄之上,雕有盘踞龙形,古拙精致。

李域忍不住疑惑,心道,这人武功看来甚好,走的这么近,若是不说话,我们还是不会发现。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唐凌众人拔出佩剑,聚拢在李域身前,紧张的盯着面前着来历不明的男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