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逐鹿仙途

更新时间:2019-01-10 04:32:35

逐鹿仙途 连载中

逐鹿仙途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不仁 分类:其他 主角:周栖林若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逐鹿仙途》的小说,是作者不仁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周栖以一颗青龙珠,勇闯仙魔两界,如何成就新一代伏仙王。落雁宝葫芦在手,白鹿金刚斧开路,精灵王一杆长枪亮月,一行人逐鹿仙魔大帝国。 这世界,前伏仙王的第一帝国已成往事,第二帝国中,女臣狐姬大权在握,步步紧逼。。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然,但是,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周栖和朋友们在磨难中成长,在逆境中自强,就此踏上诛仙降魔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袍仙神与云引上神正闹不和,周栖不敢失礼多问,只能按照玉袍仙神说的自己去找云引上神。

  玉袍仙神说:“出了莲籽居后,原路回到那棵倒栽松的树根,找出最长的根须,朝着根须的指向走,路上遇水涉水,遇火蹈火,不能转弯否则迷失,最后你们会到达一片松林,云引上神就在其中。”

  莲籽居实在只是修仙的居所,不适合休闲度假。周栖急着要去寻云引上神,玉袍仙神难舍地送女儿云中生出了荷叶岛,又为大家找到了第一棵倒栽松树根最长的那一根须。

  “根须延生到此便没了,接下来你们朝根须指向去吧!”玉袍仙神送大家到根须尽头后,便告辞离去。

  云床笔直照着根须的指向飞行,四周都是一片片巨大如湖泊,绵厚似山林的纯白的云。

  “你们说,万一我们前方碰巧也有一片云怎么办呀?”落雁焦虑不安,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不是万一,而是一定会碰到一片云拦在前面。”白鹿毫不留情指明了落雁不想面对的将来。

  “嗯,看周围云朵的密度,那拦路的云很快就要出现了。”云中生因为是去寻找自己的父亲,很是紧张却更是兴奋。

  周栖一直站在云头,像是反而害怕碰不到那只“拦路虎”,他翘首以盼,急切期待它的出现,不喜欢无聊的等待。

  “那么,那云里会是什么呢?”他首先发现了前方的云山。

  大家都立刻战起,乘着云床渐渐飞进了云山,但却身觉一股寒气袭来。

  隐约里忽见一条根须的末端出现,须身被裹着一层冰。这时感觉就像天寒地冻,大家冷得受不了了,再进去都要变成冰人了。

  周栖于是左举青龙珠,念诀使它发出金色光芒,似太阳一般温暖地照在云床上。

  当云床靠近那条根须时,须上的冰层便开始融化。

  “现在出现两条根须,我们该跟着哪条的指向走呢?”周栖回头征求大家的意见。

  云中生道:“母亲的意思应该是若路上有其它根须出现,就应该沿着新根须找到新松树的那根最长的根须,然后改换跟着它的指向走下去。”

  “新旧两条根须笔直相对,不太可能只是巧合,绝对存在一种联系,我觉得云中生理解的对,我们就去找新松树最长的那条根须。”

  大家暂无它议,于是目标非常明确地去找那最长的根须。

  可是越向云层里面前进,根须上的冰就越来越厚,直到一面冰墙挡在了大家眼前。

  “没路了,我们需要破冰。”周栖转身在云床上徘徊道。

  白鹿反手抽来背上的鹿角神器,变幻出一柄金刚大斧,走上前二话不说就劈向冰墙。

  冰墙很脆,但根须也容易断。一斧之下,冰墙裂开一条峡谷,但一条根须也被震裂,险些就折断了。

  周栖忙起手拦下了白鹿的第二斧,道:“等等,你这斧力太刚猛了,那根须快断了,不行,若震断了最长的根须,即使找到它也失去了它本来的方向,我们就得走错路了。”

  “那怎么办?”白鹿收起了金刚大斧道。

  “我来试试,”落雁从小腰的锦带上解下了宝葫芦,“我用天火烧穿冰墙应该也不费事。”

  大家听见“天火”二字,纷纷退到她的身后,只见落雁飞出手中的宝葫芦,宝葫芦对着冰墙就喷出一串炙烈的火苗如蛇一般游向冰墙。

  很快冰墙就被烧出了一条通道,火光照在大家脸上满面通红,像是在夏天。

  云床飞进冰层里的通道继续前行,然而因为松树的根须四面延伸,通道也变得四通八达,里面渐渐雾汽弥漫,水流成河,视线被遮蔽,空间被挤压。

  周栖于是收掩青龙珠的金光,施法用它吸收掉通道的水汽和水流。

  最后,落雁在冰山里烧出了一个地道网,才终于找出了松树最长的根须。

  又沿着它的指向笔直地穿出了冰山,重新出到云层外。

  不一会儿,云床又飞到了一条根须末端。沿路飞去却也没遇着什么过不去的墙,直到一片火海赫然出现在前方。

  “那么大的火,怎么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热度啊。”周栖站在云头说出了大家心里的疑惑。

  当云床飞抵火海边缘时,才发现火下燃烧着的是一种透明如水的液体。

  “这要怎么过呀?”落雁问。

  周栖转身走到白鹿身边,只向他肩上的灰鹊招呼道:“拔你的一根羽毛试一试火。”说着就伸左手拔向它的翅膀。

  灰鹊惊叫着跳到鹿角,然后跃到白鹿的的另一肩头上,喊道:“什么不可以试火?非要拔我的羽毛吗?”

  “现在大家身上都没带什么东西,物资稀缺,你有那么多,数都数不清的羽毛,拔一根能怎么着啊?”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行,不行。”

  “这破烂规矩,我们人都当垃圾扔了,你个鸟倒为什么把它捡起来当宝贝了啊?”

  “那你干嘛不拔你自己的毛?”

  “哎呀,你又不是看不见我这头发,又短又细的扔出去哪还望得见啊?”

  “落雁的长呀?”

  周栖回头看一看落雁,她瞪满了眼道:“有本事你过来拔一根试试。”

  周栖哪有这胆,借他一葫芦胆也不敢呀,他只对灰鹊道:“对呀,有本事你过去拨一根试试。”

  “别争了,我拿腰带去试一试。”白鹿说着就解下了自己的腰带,走上前吹一口气使它飞进了火海。

  “你要学学人家。”灰鹊训道。

  “我可以跟白鹿绑一条腰带,只要他愿意,不觉得挤。”周栖左手拉一拉身上的腰带,生怕别人不信。

  “那火虽然没有热度,但腰带还没碰着就灰飞烟灭了。”白鹿的大家说明了试验的结果。

  “周栖,你的青龙珠不是从冰山吸了很多水吗?放出来去浇出一条道来。”落雁心知火不是一般的火,但还是要这样说。

  于是又重演了一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场景。

  周栖同样明知那火是水浇不灭的,但自己刚才不小心又惹到她了,所以只好从了她,免得以后还要遭罪。

  他飞起青龙珠,将冰山的水倾盆泻入火海,水还没浇到火焰就早已烤得连水汽都不见了。

  “谁还有什么办法吗?”周栖扫视一遍大家道。

  最后,落雁站出来道:“我试一试我的葫芦。”

  她将葫芦飞进火海闯了一个来回,完壁归赵地回来到了她手中。

  “火没有灭啊?”周栖嘻笑道。

  “我说了要灭火吗?”落雁眉毛一翘得意道,然后向大家说:“我把你们收进葫芦,让它带我们掠过火海。”

  “这很好啊!”白鹿首先凑到了落雁面前,等着把自己收了。

  但云中生神情颇为犹豫,周栖也踌躇不前,他说了两人共同的担忧:“你这葫芦是专门收伏妖怪的吧?”

  “是呀,你是妖怪吗?”

  “哈……,巧了,我正是一个妖怪。”

  “什么妖怪呀?”

  “青龙怪。”

  “放心,我不会用葫芦化了你的,我只把你装到葫芦里第一层。”

  周栖还是有些不放心,云中生问道:“可是,我这假身是用云灵生造的,也可以装进去没事吗?”

  落雁拉着云中生的手道:“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说完她首先把白鹿收进了葫芦,灰鹊已经另外择木而栖,跃上了周栖的肩头,他们同病相怜,都是妖怪一族。

  第二个进葫芦的是云中生,接下来落雁管也不管周栖是否愿意,也没等他考虑好就把将他和灰鹊一块收缩进了宝葫芦。

  落雁最后把葫芦放在云床上,自己默念心诀自己也进了葫芦。

  葫芦内壁上凹着一个个壁洞,进来的每人安排在单独的一个壁洞里,洞内顶上都镶嵌一个宝石亮着柔和的光。

  白鹿和云中生都无恙安然,周栖和灰鹊虽无恙却机不能安然。

  周栖和灰鹊挤在同一个洞里,身体紧紧地贴墙站着,神色非常紧张地望着洞外无底的深渊,一动也不敢动。

  落雁飞进葫芦见状,便问:“他们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妖怪的本能反应。”白鹿悠然坐着,尽情笑着。

  落雁飞到云中生所在的壁洞,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吧。”

  “很好,云灵是祥和之物,我也本是仙胎,没有排斥反应。”

  “嘿,你在那边瞎聊什么呢?赶快飞过火海啊!”

  “别耽误功夫了。”

  周栖心生抱怨,嘴里自然难吐象牙,灰鹊也跟着补了一刀。

  落雁飞到他们洞外,抱胸喝道:“你们两个,我给你们搭个便车,不谢我就算了,胆敢跟我来气,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呀。”

  这威胁立竿见影,人嘴,鸟嘴都乖乖地闭上了。

  落雁于是飞身到葫芦的正中央,盘坐着静静飘浮,心中默念起诀引着葫芦顺利飞过了火海。

  出了火海,云中生用云灵变幻出云床,大家于是乘着云床继续向前。只是云床上此时此刻少了那么一个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