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继皇后]身不由己

更新时间:2018-12-06 17:36:20

[继皇后]身不由己 连载中

[继皇后]身不由己

来源:追书云 作者:金家小瑶瑶 分类:其他 主角:景娴阿玛 人气:

《[继皇后]身不由己》由网络作家金家小瑶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景娴阿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了归来,不道春将暮。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   撩乱春愁如柳絮,悠悠梦里无寻处。   若有来世,再不愿嫁入皇家;   若有来世,再不会痴心错付;   若有来世,再不能覆辙重蹈。   无奈世事,从来都身不由己。   文非琼瑶同人,非考据。文中时间线有细微改动,考据党请轻拍。   入辑诏曰:兹此文可堪一阅,命明日入至35章,钦此。——公元2014年11月6日   以上,翻译成人话(划掉)白话文就是本文明日也就是11月7号入V,需要从35章倒V,但是依然会更新三章新的内容哟,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本文的亲们,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鞠躬。   点击有惊喜孝懿仁皇后红楼同耽现言重生耽美西幻现耽存稿耽美西幻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就有内侍带着懿旨和车马来那拉府上接人。

皇后还特别恩准景娴可以带两个人一同进宫,景娴便带了宋嬷嬷和凝碧两个。宋嬷嬷为人精明,但面相和蔼,凝碧机灵又稳重,这两个却是最合适不过了。

景娴坐在车上,静静地听着宋嬷嬷讲些宫中的规矩,凝碧更是听得仔细,希望不给主子惹麻烦。虽然这几天也在跟着嬷嬷学规矩,到底还是有些不安。

马车行了大半个时辰,进了内宫,便不能再前行了。景娴扶着凝碧的手,蹬着花盆底,悠悠的向着体顺堂走去。康熙爷过世之后,雍正皇帝为表孝心,不住乾清宫,而是搬到了旁边的养心殿。因此,皇后也未住坤宁宫,却是住了养心殿后头的体顺堂。

这一路上,景娴心里想着,这花盆底倒真是累人,难为后宫里的主子们居然能驾驭的如此娴熟。一时又庆幸正是冬日,要是夏天,在太阳底下这么走一遭那可真是受不了。

经过通报,景娴等了片刻就听到了宣她觐见。景娴整整衣服上不存在的褶皱,暗吸一口气,独自一人跟着小太监进去了。凝碧和宋嬷嬷是奴才,没有上头下令,并不能陪着她一起觐见皇后。

进了东暖阁,只见皇后一身杏色常服,盘腿坐在炕上,身后搭着几个靠枕。

景娴也不敢左顾右盼,低着头行礼,口中唱道“奴婢那拉氏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因这是第一次觐见,景娴行的是大礼,而三呼万岁和千岁早在雍正皇帝登基之后便被禁止了。

“免礼,起磕。快过来让本宫好好瞧瞧。”那拉皇后和雍正是少年夫妻,如今也已经五十有一了。保养得再好,声音却是骗不了人的,早已没有少女时清脆悦耳的嗓音。

“谢皇后娘娘。”景娴这才起身,走上前去,在离皇后一射之地站定,微微抬头,低垂着眼帘。

她知道皇后在打量她,所以更加不敢乱动,只是垂在两边的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头,这是她紧张的时候不自觉的会做的动作。

皇后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家媳妇,陪着雍正度过了最艰难的夺嫡时期,在这深宫里见过多少女人,自然将景娴的紧张收入眼中。但是到底面上还能保持端庄,看来是个好的。

虽然才十三岁,身量倒是已经长开了,身姿窈窕,尤其是今儿个穿的窄腰旗装更是衬得腰身盈盈一握。再细看她的眉眼,真不愧是“满洲第一美女”。肤如凝脂,柳眉杏眼,鼻子高而挺,双唇不点而红。这样的风姿容貌,要是个心不正的,定要成为红颜祸水。

想到雍正之前对她所说,竟是有意将这个那拉氏给弘历。这孩子的家世,既不会压了嫡福晋一头,又不会轻易被欺负了去;且这样的容貌,也可以压一压那个高氏。皇上真是为弘历事事都想到了啊。

这么些心思不过是在几眼之间,皇后亲热的拉过景娴的手揉搓着,“听说你闺名景娴,我唤你娴儿可好?”

景娴因被皇后拉着,也不能行礼,只能低头回道,“皇后娘娘唤奴婢的名字是奴婢的福气。”

皇后看景娴也不矫揉造作,自有满洲姑奶奶的一股爽利,越看越欢喜,“你这孩子还真是合了我的眼缘。我是个没有儿女缘的,宫里又没有未嫁的格格,如今有了你到让我开心。你也很不必一口一个皇后娘娘,便唤一声姑爸爸也使得。”

景娴看皇后不似客气,要不是真喜欢,作为皇后之尊也断不会说这话来客气,于是歪着头笑道,“进宫前,额娘就说皇后娘娘最是和善的。没想到奴婢还能有这个福气称您一声姑爸爸,娴儿给姑爸爸见礼了。”说着还福了一福。在快成精的上位者面前,藏着掖着才是最危险的,再说推脱什么的也不是她的性格。

皇后甚是高兴,叫身边的嬷嬷送上表礼,“既然叫了姑爸爸,总得送些见面礼,这些首饰还算新鲜,正该你这样的年纪用,你便收下吧。”

又看这盒子与早先备下的不同,知道这是李嬷嬷忖度着自己的心思把礼加厚了,瞥了一眼,笑骂道,“你倒是个聪明的,知道给我侄女备份厚礼。”

李嬷嬷作为皇后的心腹,自然明白主子的心思,“娴格格这样的人品模样,奴才看着心里就喜欢。主子又认了人做侄女儿,奴才便自作主张了。不然主子可不得骂奴才没有眼色了?”

景娴知道像李嬷嬷这样的奴才,作为皇后的心腹,自有她的体面。亲自从李嬷嬷手中接过盒子,又向皇后道谢,“可是姑爸爸疼我呢,连李嬷嬷都看出来了。也该谢谢嬷嬷,倒让我得了便宜。”接着便正经的向李嬷嬷福了一福。

李嬷嬷哪里敢受她的礼,忙侧身躲过了,“娴格格可是折煞奴才了。左右是皇后娘娘的东西,也是按着皇后娘娘的心意来的。”

皇后看她娇憨行礼的模样,藏在心底的母爱被彻底的激发出来了。拉着景娴让她坐在身边,细细的问些问题,“今年多大了?我瞧着倒像是十五六岁的年纪,怎么听说才十四。”

说起这个景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俏脸上飘了两朵红云,“回姑爸爸的话,娴儿今年正是十四岁。额娘也说我呢,许是吃的多,所以长得快。”

“能吃是福呢,有什么好害羞的。”比对自己日益减少的食量,皇后不得不感叹自己真是老了,“十四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在家也是一般的金尊玉贵,叫你进宫倒是委屈你了。”

“姑爸爸哪的话,能够进宫陪伴姑爸爸是娴儿的福气。再说娴儿自来是个蠢笨的,若能的皇后姑爸爸的调|教,可是天大的恩德了。”

这话倒也不全是恭维。虽然不是恩养在皇后膝下,但是在皇后身边一段时间就是不一样的。不管她能不能有幸得到皇后娘娘的指点,在外人看来就是如此。这样一来对明年的选秀也该是有好处的吧。

皇后笑道,“瞧这张嘴,哪里还需要我调|教。惯会说好听的。既是我的侄女,我这姑爸爸自然不会让你吃亏。”

景娴听这话像是有所指,也来不及细想,回道,“那娴儿就先谢过姑爸爸了。”

皇后又问起前一阵的事故,“怎么好端端的竟从马上摔下来了?伤都好全了吧?”

景娴自己都还没弄清楚这件事,阿玛跟额娘应该是知道的,但却瞒着她。“想来是娴儿马虎了,一时不查竟出了这种事故,怪丢人的。阿玛跟额娘也是吓了一跳,说什么也不让我再骑马了。只是这外伤到还罢了,养了这些时日早就好了,连疤都快看不见了。只是摔下来时磕到了脑袋,有些事情竟是记不清了,不过倒也不影响。这一个月在院子里养着,额娘直说我文静了,倒是因祸得福了。”

因为她坠马时皇后已经传出话来让她近日进宫伴驾,所以当时特意派了一个太医为她诊治。既然皇后是通过太医院知道她已经伤愈,那么这些事她就肯定全都知道了。甚至她所不知道的这次事故的真正原因,说不定皇后也是知道的。

皇后看到景娴额头的一道伤口,果然已经淡了许多。但是因为景娴的皮肤白皙,还是很明显的。“李嬷嬷,你去把那个进上的玉肌膏拿来。这个膏药听说是从西域传过来的,对祛疤除皱是最好不过的了。你这年轻轻的,留了疤可不好看。”

景娴听这话便知这药膏是极珍贵的,忙推说不敢,“这样的东西哪里是奴婢能用的,还是姑爸爸自个儿留着吧。我这伤口都快好了,太医也说了只要注意点,不会留疤的。”

皇后笑着安抚她,“也不值什么。我如今都这个岁数了,很不用这些。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对自己的容貌,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最是在意的。我们娴儿既然有‘满洲第一美女’的美誉,更应该好好保护。你就放心用着吧。看着你们这些姑娘花一样的样貌,我心里也欢喜。”

景娴见推不过,便收下了。说实话,她对自己这张脸倒不是很在意,只是不小心听过额娘唠叨,怕是留下疤痕,于选秀有碍。凡身上有胎记、疤痕的人,基本在初选就会被刷下来。倒也不是盼着她进宫或是指给宗室,只是她这伤在脸上,自行婚配怕是也会受影响。

而那“满洲第一美女”的名头,却是这两年传出来的。只因为跟着额娘参加了几次贵夫人们的聚会之后,她这样的容貌便被传开来了。当然,这些都是凝碧告诉她的,她自己早就不记得了。想来,以前的她也因此而高兴,所以被嬷嬷丫头们打趣的时候也不阻止,直到现在还有这话。但是现在的她却不这么觉得。尚在深闺的女子名声在外是什么好事吗?尤其还是因着容貌。所以自从她醒过来之后听了一次,便叫额娘让下人们不要再多嘴。只是到底已经传了几年了,见过她的贵妇又这么多,是以整个京城大概都知道了那拉家的格格是满洲第一美女。

近晚膳时,皇上那边有人来了,说是今儿个朝政繁忙,晚膳就摆在养心殿了,晚上也宿在养心殿了。自即位以来,雍正勤于朝政,并不经常流恋后宫。皇后也不在意,拉着景娴一块儿用了晚膳。用完晚膳后又闲聊了一阵,才让李嬷嬷带着景娴去了侧殿给她安排的房间。

景娴知道李嬷嬷是皇后的心腹,也不打听什么,只说“劳皇后娘娘费心了”并让凝碧给了赏金。等李嬷嬷走了,景娴就开始细细的打量起屋子。雍正崇尚节俭,宫内的装饰用度也不一味的强调奢侈华丽。这屋子里的摆设也不算多,但是处处透着皇家的精贵。总归是皇家,再节俭,也不会失了身份。倒是帐子一类用了些鲜亮的颜色,想来是考虑到景娴是个未出嫁的女孩。满族人自来重视女儿,入关后虽然受汉人影响,但对于自家的女孩儿还是娇养的,所以才有“满洲姑奶奶”一称。

景娴坐下来,细细的想着这一天的情况。看皇后娘娘刚见面时对她的打量,总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后来那样的喜欢,倒应该是真心的。这点她很庆幸,这爽利不带心机的性子居然真的合了皇后娘娘的心意。还有皇上……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的有种感觉,这回进宫并不是皇后的意思,而是皇上的意思!没有任何线索支持她的这点猜测,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

揉揉太阳穴,景娴把一切问题抛开。自己果然不是一个聪明人,连这些都理不清。看来,还是早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只是,怕是不能如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