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凤谕:倾城医女

更新时间:2019-07-09 18:37:37

凤谕:倾城医女 连载中

凤谕:倾城医女

来源:微小宝 作者:独爱一生 分类:其他 主角:灵儿陆戚砺 人气:

主角叫灵儿陆戚砺的小说是《凤谕:倾城医女》,它的作者是独爱一生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战场外救世的名医,他是战场上无所不能的将军。一针在手,天下我有,哪怕是敌国的战神,惹毛了她,她也要他吃不了兜着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洺奕心下一惊,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果子,能让人的内力变得纯净,可以算作是天地间的灵物了,那女人到底从哪里找到的。   “啊——!”来不及细想,他便听见先前楚芜莜跑进的草丛里传来一声尖叫,并且就是楚芜莜的声音。   将红莲果往地上一放,洺奕猛地一跺脚,宛若离弦的箭一般冲进草丛中,冰冷的俊颜一闪而过焦急的神色。该死,他可不能让这个九公主死了,否则刚平息的战乱又会开始了。   钻进草丛中后,洺奕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在草丛深处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有一个山洞,之前的尖叫就是从这里面传来的。   “楚芜莜,你在哪儿?”洺奕大声地叫喊,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   洺奕咬咬牙,直接冲进山洞中,山洞里面并不是他想象的一片漆黑,红莲果的枝干散发着盈盈蓝光,空中飞舞着不知名的虫子,而楚芜莜此刻正坐在一片红莲果树中,悠然自得,身旁的毒蛇悠闲地吐着杏,三菱状的蛇眼挑衅般看着突然闯进来的洺奕。   “该死的畜牲!”看到通体暗红的蛇,洺奕神色一凛,这蛇怕是有剧毒,很有可能已经生出神志来。   想到这里,洺奕猛地抽出随身携带的佩剑,手腕一转,凛冽的剑光直奔着蛇而去。   “嘶嘶——”果然不出他所料,这蛇已经有了自己的神志。只见那蛇身微微摆动间,便轻巧地避开了他的剑光,同时朝他冲了过来。   蛇口大张,尖锐的毒牙狠狠地咬向他,洺奕脸色阴沉地横过长剑,蛇牙咬在剑身上,竟是激起一串火花。   这是什么东西!   洺奕心下骇然,脸色冰冷,握着剑柄的手一转,似想要直接破开它的嘴。   “铛——!”没有意料中的蛇血四溅,反倒像是撞上了铜墙铁壁,手中的佩剑发出一阵悲鸣。   洺奕厉喝一声,丹田内的内力源源不断地注入佩剑中,手臂狠狠地向下一挥,竟是将蛇尾震开数米。   看戏的楚芜莜见自己心爱的赤儿被打伤,连忙站起来,大喊一声:“住手。”   这赤儿是北冥大祭司给她的,通人性,有灵气,自从她懂事开始,赤儿就一直陪伴在她身旁,平日都是盘踞在她的手腕上,只有在捕食的时候才会显现原型。   只见蟒蛇迅速变小,隐去身形,缠上楚芜莜的手腕。   “你的?那你尖叫什么?”洺奕脸色有些难看,合着他被耍了。   楚芜莜闷闷地想,她还是第一次亲眼见着赤儿进食,平日里赤儿都是自己跑出去吃了再回来,第一次见着被吓到很正常啊。   不过洺奕前来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见着他们打起来后,她本想解释误会,但转念一想,借此机会正好探探他的底,挫挫他的锐气,这才有了之前搏斗的一幕。可是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在赤儿之上,看来日后要多加小心此人了。   “将军好身手,我服了。”楚芜莜没有解答洺奕的疑惑,反而将话题引到他的身上。   “公主缪赞了,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倒是以柔弱传世的九公主,让在下吃了一惊。”   “那红莲果吃完后,你的伤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你走吧,以后我们再无瓜葛。”楚芜莜面无表情地说完这一切,准备离开。聪慧如她,怎会不知对方话中有话,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男人很危险,最好远之。   洺奕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楚芜莜,   好看的薄唇抿得紧紧的,不就是不小心伤了她的蛇吗?果然,女人心,海底针,翻脸真特么比翻书还快。   莫名的,心里不是滋味……   伸出的手僵了僵,洺奕脸色一冷,不再理会楚芜莜,直直地越过她拂袖而去。   洺奕带着青蛇回来的时候,正巧看见楚芜莜收拾行装准备出发。   “这个给你。”洺奕有些别扭地将青蛇丢给楚芜莜,这青蛇是他赶去几百里外找他师父要的,是他师父的心肝宝贝。同样带着灵性,她应该不会再同自己计较今早的意外了吧?   “这是什么?”楚芜莜疑惑打开装着青蛇的竹笼,只见一只碧色的小蛇亲昵地缠上她的指尖,漆黑的眼珠宛若两颗黑宝石,透亮的碧色更让它像是一件艺术品。她有些诧异地看向洺奕,只见对面的人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她没想到洺奕一声不吭地离开,最后回来竟然给她带了一条小蛇,看模样应该不是寻常事物,赤儿一样,应该是带着灵性的。   “九天碧皇。”洺奕看了一眼一个劲儿在楚芜莜掌心蹭的青蛇淡淡地开口。   "嘶嘶,嘶嘶……"手中的青蛇见自己的新主人忽视了自己,不满地吐着蛇信缠上楚芜莜犹如羊脂般白净的手腕。   "它叫什么?"楚芜莜将目光转向手腕上的小青蛇,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赤儿,暗叹一声问道。   "没名字……"洺奕默默地吐出三个字,这青蛇才出世没多久,他师父又懒,也就没给它取名字了。   "这样啊……"楚芜莜盯着青蛇看了看:"就叫清欢吧,人生得意须尽欢,一场清欢下,万事皆无忧。”   "嗯。"洺奕应了一声,走上前去默不作声地将楚芜莜背在背上,他记得她腿上还有伤。   "你,你干什么?"楚芜莜呆了呆,旋即白皙的俏脸上染了一抹霞红。从来就没有男子背过她,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谁敢这样对她?就算她同样是医师,可身份的隔阂让她和其他人永远走不到这么亲近。   她看得透很多人,却唯独看不透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