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天价萌宝:爹地快求饶

更新时间:2019-07-07 14:24:34

天价萌宝:爹地快求饶 连载中

天价萌宝:爹地快求饶

来源:微小宝 作者:言七 分类:其他 主角:苏子唐楚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价萌宝:爹地快求饶》的小说,是作者言七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五年后带着萌宝归来的她,到底会不会争夺到主动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楚云脸色阴沉得很,可眼前的苏子茉偏偏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他看得牙痒痒的,心中怒火中烧。 苏子茉哪里知道他心里的恼怒,她随意甩开他的手,微微挑眉,“就算是我从你的世界随意进出了,那又怎样?你想对我怎样?” 唐楚云怔怔看着她潇洒离开,用力握紧了拳头,刚刚那个嚣张的她,那个任性妄为的她,和记忆里五年前的她渐渐重合…… 新婚之夜,外面宾客喧哗,觥筹交错。 他脱了外套,穿着一身白衬衣,独自斜倚门口,骨节分明的手上夹着一根烟。 烟火明灭间,他低着头,听着房间里传来的高跟鞋动静,薄唇微微扬起一抹冷笑。 老爷子不知道从哪儿弄来这么一个女人,软硬兼施地让他娶她,要不是为了老爷子的身体着想,他怎么可能跟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结婚? 现在好了,他是答应娶她,可他从没答应要跟她圆房。 眼看一根烟就要抽完,他缓缓起身,正打算去酒吧过夜,新房的门被人踹开了。 唐楚云愕然回头,正好撞见站在门口,身穿婚纱,满脸娇艳的女人。 她似乎有些局促,脸色通红地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水晶鞋鞋尖,讷讷地说,“那个……那个,你今晚不跟我睡吗?” 唐楚云笑了,慢慢走到她跟前,懒洋洋抬起她的下巴,语带嘲讽,“怎么,你很希望我跟你睡?” 苏子茉黑白分明的眼镜渐渐睁大,里面倒映出他倨傲的表情,还没等她回答,他兀自笑道,“恐怕要令你失望了,我对你这种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唐楚云松了手,转身正要走,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等等!” 他不耐烦地回头,一只白色高跟鞋忽然隔空飞来,狠狠撞在他胸口的白衬衣上,留下一个明显的脚印。 璀璨灯光下,那个光着一只脚站立的新娘,俏生生地盯着他,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说,“那正好!我最近大姨妈来了,刚好也不想伺候你这种自以为是的猪头!另外,麻烦你找人帮我买包卫生巾送过来,谢谢!” 那是他和她的第一次对峙。 桌上震动的手机将唐楚云从回忆拉回现实,他瞥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名字,皱着眉接听。 “楚云!你马上给我回家一趟!”电话那头,唐夫人火气不小。 唐家别墅—— 偌大的豪华客厅里,坐着一个神仙似的年轻女人,这会儿,她双肩颤抖,一张纯净如天使的面孔埋在自己的长发里,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伯母,你千万别怪楚云,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好,他才会被那个女人引诱……”傅明月抽噎着换了一张面纸,鼻音浓重地哽咽。 唐夫人哪里能忍心傅明月受这种委屈?当下心里对苏子茉的厌恶更多了一层,她笃定是苏子茉的出现,破坏了儿子和傅明月的感情,恨不得把苏子茉千刀万剐。 瞥见走进大厅的高大身影,唐夫人脸色一沉,“昨天是什么日子?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让明月受委屈!” 唐楚云声音放缓了几分,“明月,你的生日我改天帮你补上。” 傅明月红着眼睛缓缓摇头,“你明知道,我在乎的不是这个生日,而是……” 话音未落,一个皮球从窗户飞进来,刚巧砸在傅明月身旁的花瓶里,她尖叫一声,条件反射地捂住耳朵。 伴随着刺耳的花瓶落地声,一团小小的人影跑了进来,捡起球,怯生生地站在一旁盯着傅明月。 “明月阿姨,我是不是吓到你了?”小白奶声奶气地问,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傅明月盯着他那张酷似唐楚云的脸,心里牙痒痒恨得要命,脸上却不得不挤出笑容,“怎么会?小白,你这么乖,阿姨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小白眼睛一亮,稚气的小脸立马露出纯洁无瑕的笑容,“小白也好喜欢漂亮的明月阿姨呢!”他抱着皮球,不由分说地迈着小短腿扑进傅明月怀里,拼命地朝傅明月膝盖上爬。 傅明月穿着一身白色的蕾丝包臀长裙,仙女端庄得很,哪里禁得住他这样调皮捣蛋? 她手足无措地想要赶他下来,没一会儿功夫,自己裙子上就多了几个乌黑脚印,眼睁睁看着小白的鞋就要踩到自己名贵的手包上,傅明月终于忍无可忍,用力抽过包包,将小白推下膝盖。 地上就是那堆花瓶碎片,眼看小白就要摔上去,唐楚云眼疾手快,及时抱住了跌落的孩子。 “哇”的一声,小白小嘴一瘪,忽然大声哭了起来,“明月阿姨骗人!明月阿姨根本就不喜欢我!” 唐夫人见到小白哭得鼻子通红,立马心软了,她就算再讨厌苏子茉,可小白身上到底还是流着他们唐家的血呀。 她心疼地把小白抱到怀里,连声哄着,抬头见傅明月不以为然,立马沉下脸来,“明月,大人之间的恩怨是大人的事,小孩子终究是无辜的,你怎么能这么对一个孩子?” “我……”傅明月无从辩解,满脸委屈地看向唐楚云。 看清眼前一切局势的唐楚云垂下眼眸,唇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小子,倒有几分他小时候的机灵。 夜深人静,唐家的大人们终于都散了。 一张长桌前,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小人儿有着一张酷似对面男人的面庞,唇红齿白、粉雕玉琢,可爱得很。 男人五官俊美如雕塑一般,气质优雅,眸光幽深。 此刻,两人神情严肃地面对面,仿佛要商讨大事件一般。 小人儿老成持重地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虽然我们父子相认的时间不长,但我对认祖归宗这件事,还是很有诚意的。” 唐楚云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这小子,倒是挺会谈判的嘛。 他微微挑眉,神情慵懒地靠在椅子上,“说说看,你打算怎么怎么认祖归宗。” 小白义正言辞地开口,“我要帮你追回妈咪!” 唐楚云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帮他追回那个女人?不,谁说他要追回她?他恨极了她!恨不得用世上最狠厉的方法去报复她! 他微微垂下眸子,唇角忽然溢出一丝不明其意的笑容。 “很好,小子,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小白眼睛一亮,立马从椅子上爬下来,屁颠屁颠地奔到唐楚云跟前,满脸殷勤地抬起头看着他,“爸比!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妈咪她平时喜欢什么!” 一声软软的“爸比”,忽然就令唐楚云的心软了下来,他看着小白可爱的小脸,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连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柔。 接到唐楚云电话的时候,苏子茉正咬着铅笔,对着设计图眉头紧锁。 Shit!设计师真不是人干的活! 她眯着眼睛,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要是让她知道这件婚纱礼服的女主人是谁,她一定要多收对方十个点的金额! “都已经是对方第十次提出修改意见了,我真搞不懂,如果对方真那么不满意我们的设计,为什么不换设计公司?”凌潇潇递上一杯咖啡,满脸不解。 苏子茉头痛地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你说得对,我现在都有些怀疑,这位客户是不是跟我有仇,故意整我呢。” 电话铃声响起,凌潇潇将电话递给她,微微耸肩,“跟你有仇的人来找你了。” 苏子茉抓起电话,那头传来唐楚云低沉好听的声音,“楼下等你,十分钟。” 电话戛然而止。 苏子茉猛地跳起来,朝楼下狂奔而去,靠!她到底哪里对不起唐楚云了,他一定要这样折磨她? 气喘吁吁奔到楼下,唐楚云那辆显眼的豪车就停在门口。 这么多年了,车牌号仍旧没有换,还是从前他们相识时候的。 她眼睛一酸,视线忽然有些模糊。 半晌,她深吸一口气,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情上了车。 “该不是想我了吧?”她嘻嘻笑着问道。 唐楚云薄唇紧抿,神情复杂地盯着她,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总能激起他心中的怒火。 “我来商量孩子的抚养权问题。”他冷冰冰地开口。 苏子茉断然拒绝,“没什么好商量的,孩子是我生的,自然归我。” 他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咬牙切齿,“你再说一遍试试!” “再说一遍又怎样?你放我下车……唐楚云,你发什么疯!”一股惯性袭来,她紧紧抓住安全带,神情惊恐地看着他一脚踩下油门,车子箭一般驶出去。 唐楚云神情冷厉地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 耳旁是呼啸而过的冷风,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倒退。 苏子茉紧紧抓着车顶,咬着唇,脸色发白。 车子穿过高速公路,直奔海滩,朝着汹涌无边的大海驶去。 眼看呼啸而起的海浪就要吞噬他们,她瞳孔紧锁,认命地闭上双眸。 一股巨大的惯性差点将她甩出去,想象中的灾难并没有发生。 “噗通——噗通——” 静谧的空间里,只剩下苏子茉心脏的狂跳声。 良久,她听到身边的男人极低极低的声音,“苏子茉,五年前,你有没有真的爱过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