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醉梦君生忆

更新时间:2018-12-27 17:19:13

醉梦君生忆 连载中

醉梦君生忆

来源:掌中云 作者:汤火火 分类:女生 主角:阮卿竹墨宁轩 人气:

《醉梦君生忆》是汤火火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醉梦君生忆》精彩章节节选:她是阮家臭名昭著的废物,人人厌恶,唯独权倾朝野的逸王殿下对她誓死纠缠,倾心相待。殊不知世人眼拙,废物实为逆天神医!他是她的夫,欺他就是辱她,害他就是伤她,人若辱她、伤她,她必除之后快!龙有逆鳞,狼有暗刺,她就是他的命,谁要是动了他的命,他定灭其满门,诛其九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几日姐姐就好好待在家里休息吧,新嫁娘,可得漂漂亮亮的才行。” 每一句话,都在讽刺阮卿竹。 是,她是有一张全府人都比不上的脸,但是那又如何? 她阮卿竹从小就不受宠,如今还不是得嫁给一个半只脚都踏进棺材了的老鳏夫?! 说完,阮卿粟就如一只斗胜了的公鸡,骄傲地扬首离去。 阮卿竹看着空无一物的院外,眼眸冰冷地如极地的雪花。 良久,她收回了目光,余光瞥见床上的影子,身形一顿,满心的烦闷。 “你还不走?”那语气里的不耐烦,顿时让黑衣男子眉头一皱。 还没有女人,敢以这样的态度对他,哪怕他现在不是逸王。 只不过……男子看着手里的旧书籍,这书年岁已久,可却保存的极好,想来主人常常翻看,却也无比爱惜。 他抬头,冷如秋风的眼对上那双不耐的双眸,继续他先前还未结束的问话:“你懂蛊?” 阮卿竹冷眼瞧他,心中忽然一动。 “皮毛。”良久,她淡淡开口,表情中却暗藏一丝自信。 不难看见那黑眸中闪过的一抹希望。 “跟我走。”他沉声,走到门边,身后却无动静,回头一看,那人还顾自悠闲地坐在位子上。 阮卿竹面上不显,心中却是一喜。 她知道,她赌对了。 “那侍卫或许还没走呢,逸王这么着急离去,不怕在门口碰上了?”她神情淡定地倒了一杯茶,心中已然有了计策。 果然,那两个字一出,黑衣蒙面人的双眼顿时闪出一丝杀意。 而阮卿竹却丝毫不见惧色。 “我有个提议,殿下若是不嫌弃,不妨听一听。”她抬眸,看着墨宁轩警惕又危险的目光,定了定眸:“我不过是个小小的翰林院编修之女,殿下权势滔天,随随便便一句,就能置我于死地,难道还害怕不成?” 笔直的身形一动,瞬间到了阮卿竹面前:“既然知道,还敢威胁?” 阮卿竹挑眉浅笑:“这不是威胁,而是交易。殿下也看到了,我如今被人逼到这份上,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想到先前一幕,他沉默,半晌之后拉下了蒙面来,正是逸王,墨宁轩。 “要什么。”他言简意赅。 阮卿竹喝着水,差点呛了一口,还真是如传言一样的少话。 能少说,绝不多说。 她放下茶杯,眸光清澈而坚定。 “对殿下来说是件小事——只要替我解决了这桩婚事即可。作为交换,我会尽力为殿下效忠。” 墨宁轩黑眸一闪:“尽力?” 那冷漠的语气里带着股危险。 阮卿竹理所当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殿下所需为何,当然不能一言为诺,不过我敢说,若是医毒蛊,臣女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她淡淡的语气带着笃定,听来让人觉得安心。 “你倒是嚣张。”他冷哼一声,静默许久。 见他不开口,阮卿竹多少有些紧张起来。 沉默半晌。 “是蛊。”阮青竹一愣,墨宁轩竟然开口了。 “你可以说出病发的症状,能不能治,我就知道了。”她抬头,丝毫不敢让自己的心虚泄露出一分一毫。 要说蛊,她还真没治过,只不过听过那么一些俗料罢了。 “每当月圆之夜发作,性情大变。”半晌,墨宁轩低低冒出一句。 阮卿竹抬眉,这么广泛?随即脑洞一开:这不是蛊,是狼人吧? 她皱起了眉头,脑海里却突然闪过一道亮光,半晌,她不确定地看向墨宁轩:“可是性情变得狂躁不安,总做些不合乎常理的事……譬如登高而歌,打骂毁物,弃衣而走一类的荒唐事情?” 她还有些不确定,可墨宁轩的眸子顿时像是拨开了乌云的朝阳,朝着她直射过来,眸中的光亮的惊人。 “你知道?”你知道如何治。 阮卿竹猜出了他未说完的话。 这症状,倒是和失心疯一样,只是失心疯是心理疾病,和月圆之夜又有什么关系?还有他又为什么认为这就是蛊? 阮卿竹思考半晌,抬头看向他:“具体的情况还得等看过病人之后再下定论,如果和我预料的一样,那应该是有救的。” 顿了顿,她抬头看向墨宁轩:“不知可否问一下年岁?” 墨宁轩皱眉,阮卿竹立马接道:“年纪越轻,越有救治的可能。” 这话一出,他的眉头顿然一松。 看来还是个年岁不大的病人,阮卿竹了然抿唇。 倒是不知道是谁这么得逸王关怀? “可以。”身旁的人忽然冒出一句,下一秒就消失在了原地,带着一阵冷风挂到了阮卿竹脸上,她一脸蒙地转头,看见了空空的座位。 可以?什么可以? 屋内已经空无人影。 许久,阮卿竹才嘴角一抽,反应过来。 他说的可以,是交易达成的意思? 还真是个寡言少语的冷王啊。 阮卿竹站起身来,看着那被他扔在床上的书籍,伸了个懒腰钻进了被窝里。 总算解决一件烦心事。 躺在床榻上,阮卿竹盯着床顶的绣样,昏昏入睡。 第二日一早,阮卿竹是被一阵冷风刮醒的,她迷蒙着双眼坐了起来,看见了走进屋内的一个丫鬟,将那水盆放在了架子上便转身走出去,看了一眼那冰凉的水,当即眼眸一沉。 “站住。”她坐起,冷然地对上那双暗含不屑的双眼。 听棋昨日凑了热闹,今日还困着呢,结果听阮卿竹这一声冷喝,顿时不敢置信地看过去,这胆小如鼠的小姐今日竟然敢吼她? “小姐什么事?”她略带不耐烦地问道。 阮卿竹眯起了眼,好啊!不过是府里的丫鬟,也敢对着主子这幅态度? “今日起,就不用伺候我了。”她淡淡说道,对上听棋那诧异又欣喜的目光。 “待会我便通知管家,发卖了你。”发卖二字轻描淡写,却如泰山压顶一般狠狠砸在听棋的身上。 什么?发卖?! 她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等回味过来这意思,顿时失声惊叫:“你要卖我?!” 这女人是疯了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