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农门小悍妇

更新时间:2018-12-27 17:19:04

农门小悍妇 已完结

农门小悍妇

来源:掌中云 作者:轻语 分类:女生 主角:鱼笑柳曼璎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轻语原创的女生小说《农门小悍妇》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鱼笑柳曼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作为怪物被研究多年的鱼笑,一朝死去,再次醒来,身在异世。手握灵力,绝世之貌,异瞳黑眸冷看众生。 穷困潦倒,看她咸鱼翻身! 奸人暗害,看她全数奉还! 异能大开,另加外挂种田! 斗恶霸,斗巫师,斗贱女! ...... “你,你这是扮猪吃老虎!” “我本来就是老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鱼笑无奈的看着小白,这下怎么办?她又不能真把这个男人当成口粮,这个明显还有呼吸的男人。 或者是留给小白吃掉,额,也不行,不是心疼这个男人,是想着有些恶心。 小白乱吃东西这习惯可不好,改,必须得改。第一次和小白见面的经历,导致了,很久以后,小白成了一只学会吃素的老虎! 细细打量着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灵药山的男人。这么危险的山,也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 男人身量很高大,居然是这个时代少见的古铜色皮肤。脸上糊着干涸的血迹,看不太清楚,隐约能看出刚硬的面貌。那破破烂烂的绸缎衣服,露出些许结实得腰腹。 恩~身材不错!鱼笑伸手在男人的腰上捏了捏! 别误会,她可不是色狼。只是上辈子在研究所见到的都是常年不见天日,脸色白得跟鬼似的男人。这样阳刚性感的身材,她也是第一次见,忍不住试试手感! 是的,不要误会,她只是试试手感! 在鱼笑心里,没有什么明确的是非观,世界观。很多时候,她行事的标准,只是她内心的喜恶而已。 所以,典型的以貌取人的鱼笑,光看这标准的模特身材,就准备救上一救,她才不管这深山老林浑身血迹的男人,会不会是什么杀人犯、变态狂之类的。 放下手里提着的药篮子,鱼笑上前。 原本一直不动的男人,却在鱼笑靠近的时候,突然伸手一把抓住鱼笑的手腕。眉头紧皱,眼睛却并没有睁开,或许只是出于本能的防备,对陌生气息的抗拒。 简直不知道一个晕过去的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手腕被捏得生疼。 “放松点,我只是看看你的伤!”鱼笑的声音很轻柔,是一种空灵的柔和。会让人不自觉的平静下来认真倾听,虽然她此刻满脸怨气。 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脸,把男人的脸拍得有些泛红,可见鱼笑怨气不小。 不知道男人听见了鱼笑说的话,还是被鱼笑拍得清醒了些,虽然没有醒过来,但也渐渐的松开了手。 揉揉手腕,鱼笑动作生涩的把男人的衣服全部脱了,眼睛继续往下瞄,没有一丝停顿的把长裤也脱了!只留一条亵裤!鱼笑吁一口气,这个时代的衣物还真是有些复杂! 真的请不要误会,她真不是色狼。只是这浑身血迹,紫色的长袍都染成了墨色。不脱衣服,鬼才知道伤在哪里! 墨黑的嘴唇,泛青的眉心,应该是中毒了。还有这全身的伤痕,应该是在山林里被什么咬伤的吧,腹部居然还有刀伤,这样的情况,居然还能活下来,这个男人的生命力可真是顽强。 鱼笑可不会解什么毒,就算会,她也嫌麻烦。帮男人把表面的伤痕上好药包扎起来,就算仁至义尽了。 无意间看见自己手腕上渐渐泛起的红痕,红色指痕在雪白的手腕上,很是显眼,之前男人无意识的一抓,到底用了多大的劲啊。鱼笑心想这可真是费力不讨好的活计,怨气更深了,上药的动作都更加粗鲁了。反正疼的又不是她! 昏迷中的男人,眉头紧皱,不知是鱼笑的粗鲁弄疼了他,还是这赤身裸体的,被这山间的清风吹得有些凉。 好了,鱼笑拍拍手,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古铜色的皮肤上,四处是绿油油的药草,甚是滑稽。 接下来鱼笑并没有救人救到底的想办法把这个男人带回家,或者是呕心沥血的上演一出解毒治伤的美女救英雄。 她在小白的帮忙下,把这个男人拖到了小白的洞口,有些不放心的用干草遮起来,就这样吧! 救死扶伤可不是她的职责,就看这个男人的命该不该绝吧。 忙碌了半天,当然是要收取报酬的,鱼笑很自觉的拿走了男人腰间的玉佩,看起来倒是个值钱玩意,等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卖了换银子去! 玉佩上有着奇怪的纹路,右下角有两个小字,魏迟,是这个男人的名字吗?鱼笑把目光从玉佩移到男人的脸上,魏迟,倒是个不错的名字。 命运般的相遇,魏迟,未迟! “好了,小白,我要回去了,你不许吃他,听见没有!”鱼笑郑重的交代了几句,她知道小白肯定能听懂她说的话。 鱼笑就这么离开了,小白看着洞口的男人,听话的没有去动。 男人在小白的领地里,其他动物,也不敢来分一杯羹。 也算是鱼笑变相的救了这个男人一命。 干草堆里的魏迟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一个女人在说话,居然还敢脱他的衣服,打他的脸,他睁不开眼,动不了。想他魏迟什么时候让恶心的女人近过身!他真想认识认识这个胆大的女人,然后剁了她的双手,挖了她的眼睛! 这个时候的魏迟想的不是自己小命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想的却是要怎么处理那个不知名的近过他身的女人。额,女人,真是一种令人反胃的生物。 该死的文蒙要是还不找来,他可真就交待在这座破山上了。 鱼笑回去后,心大的忘了山里还有一个大活人。她可忙了,柳姨的伤口有些发炎了,要赶紧处理。过两天许富还要来逼债,她哪有这个闲情逸致去管什么野男人。 这个叫魏迟的,不知是死是活的男人,似乎只是鱼笑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可命运这个东西,谁知道呢? 处理好柳姨的伤口,灌下了汤药,昏迷了两天的柳姨悠悠的醒了过来,鱼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柳姨,好些了吗?”鱼笑端着一碗乌漆墨黑的粥走了进来。 柳姨要是在不醒,她肯定要先崩溃了,做饭特么太难了,她都吃了好几顿这恶心的黑糊糊了。 柳姨醒过来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痕全都包扎上了,面前还有一碗黑糊糊,不由一愣,“这都是你做的吗?” 柳姨有些不敢相信,她一直都知道阿笑的脾气不好,阿笑也不会做这些事情。什么时候,她的阿笑变了,在学着在照顾她了! “恩,那个,味道不太好!”鱼笑有些尴尬,她生病的时候喝的粥那可是白糯水滑的,结果人家生病了,就变成黑糊糊了。 这也不能怪她啊,她两辈子没做过饭,还别说用这落后得要自己生火的灶台上做饭。不会毒死人都不错了。 “很好喝,谢谢阿笑!”柳姨满脸笑容的喝着,犹如世间最美味的东西。柳姨只会毫无保留的付出,突然收获了一丝回报,虽一丝,她也很知足,开心得像个孩子。 按理说这个时代十几岁的孩子,应该是什么都会的。可鱼笑失明,柳姨从来没让鱼笑做过家务,原主也懒得去帮倒忙,所幸什么都不管不问的像个瓷娃娃一样被柳姨娇养着,这是柳姨第一次吃到鱼笑做的饭,有些心酸,更多的是感动。 不管别人怎么看,柳姨一直坚定的认为,她家鱼笑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药田的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不能瞒着鱼笑了。柳姨一五一十的全部道来。 原来当初鱼笑在火场活下来之后,病弱体虚,要补身体,要吃药。然而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对于柳姨来说,什么都比不上鱼笑,药田自然也是比不上的,就这样柳姨咬着牙把家里的药田卖了。 卖给了许富,说好的八两银子,提前预支了三两。而现在许富却不承认当初说好的,硬说是柳姨借了他三两有银子,还不上钱,就收药田。 打算区区三两银子,强要她们家的药田。柳姨气不过去争辩,结果反被殴打一顿。讲起事情的经过,柳姨伤心得眼泪直流。 当然柳姨还不知道许富对鱼笑动了坏心思,要不然,可能真的会一头撞死在许富家门口。 “柳姨,药田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担心了。我在灵药山脚无意间遇到了珍惜药材,然后到村里的药贩那里换了5两银子,过些天还上银子,就没事了。”鱼笑看柳姨愁眉不展,赶紧解释道。 “真的!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柳姨开心得不得了,念叨着上天保佑,神明庇佑什么的。阿笑这般好运不是上天眷顾是什么?突然她反应过来,阿笑去灵药山做什么呢?“阿笑你去灵药山那边作什么,记得可别上山啊!山里很危险!” “我知道的,我只是在山脚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需要的药材!”其实鱼笑也并不是想骗柳姨,只是上辈子的经历,让她不由得防备。 她在灵药山上的状况,那只白虎,所有的事情,在一般人看来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她不会,也不能随意告诉其他人,自己的秘密。 作为专业宠女十三年的柳姨,活动了一下稍微能动的腿。居然忍痛起身,拖着一瘸一拐的身体,去给鱼笑做吃食。 如果此时有人问鱼笑为什么这么过分,必将会是这样剧情。 “你怎么不自己去做饭?” “我不会” “你没看见柳姨受伤了吗?” “喝了药了。” “喝了药也会疼啊!” “我不怕疼!” 这样的鱼笑看起来有些无情,有些傻。但事实就是如此,无情只是不懂,傻只是不会怕。傻得有些让人心酸。 此时离许富的三日期限还有一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