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洛神卿

更新时间:2019-06-12 11:08:16

洛神卿 已完结

洛神卿

来源:掌中云 作者:魅力襄樊 分类:女生 主角:紫烟项羽 人气:

魅力襄樊新书《洛神卿》由魅力襄樊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紫烟项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是谁?是谁敢这么大的口气?上朝议事的大殿名为无极殿,他怎么敢在这里,挂上未央宫的牌匾?明明眼前就是熟悉的事物,可是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头痛欲裂。   可是身边通灵的神驹却容不得他继续迟疑,慌急得推了推他,眼见推不动,干脆就自己跑上台阶,人立而起,掀起蹄子,一下,一下得砸在门上。   项羽行事向来随心,既然想不通,那就进去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所在!   “来人!开门!”震天响的敲门声传了进去,却诡异得,没有透出身边这片不大的林子。   “吱呀——”好久没有上桐油的大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仿佛很久都没有开过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多久紫烟就知道项羽为什么这么有力气没处花闲得慌要把她背过去了。本来紫烟还在想呢,这里怎么说都是在山上,要背到城里去,不说多惊世骇俗,光是走那么远的路你不嫌累得慌? 因为他根本没有必要把紫烟背下山背进城!项梁就在城外! 项羽的目的地,是一个看起来像个小山村的地方。既然是“像”小山村,那很明显小山村只是伪装,而且伪装的还不大专业。要紫烟来形容,山寨是更合适的形容词。这是修建在山腰上的一个寨子,就地取材用山间的林木搭就的一个木寨,背山望路,地势隐秘,最缺德的是山寨前面还有很长的一段陡坡,真要有人来打,寨门一关,滚石擂木金汤沸水得往下浇。加上木寨中密密麻麻的望角箭坳藏兵洞,真要有人不长眼来这里攻打,那要死多少人啊! 就算这些明显的建筑紫烟都看不出来,那谁能告诉她,那些来来往往不拿农具只拿刀剑的一身彪悍之气的壮年男子是怎么回事?特喵的连一个女人都没有!你当紫烟瞎啊?这真的是一个山村?她来的难道不是梁山泊好汉的聚义堂吗? “季父!”隔着老远,项羽就扯着他那气贯山河、独一无二的嗓门开始嚎,嚎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气壮山河,震得趴在项羽背上的紫烟眼前飞星星。 瞧这嗓门儿,难怪他能在破釜沉舟那一战中把声音传到三万人耳朵里,瞧瞧人家这肺活量,路边的伪装成茅草屋的箭塔屋顶上的灰尘都在“簌簌”的震啊…… 紫烟真的怀疑,要不是这实际上是军事建筑不是民用建筑,那些随意搭成的危楼会不会直接被他震塌掉! 佛门狮子吼都没有他的嗓门牛逼! 但是这样惊天动地山崩海啸一样的鬼哭狼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格外瞩目,除了紫烟。别人都是干脆得举手把耳朵堵上,冷静得等待这一波音啸过去。 看这架势,是得有多习以为常啊! 项羽轻车熟路得领着她走,看方向,就算是紫烟不懂古代建筑也知道是往会客厅去的。至于那两个对紫烟心怀不轨的人形野兽,早在项羽遇到第一个伪装成农夫的私兵的时候就扔给他们解决了。 紫烟想着,这应该是带她去见项梁吧? 到了地方,紫烟觉得自己真的是天才,项梁果然在那个大厅等着呢。 直到很久以后,紫烟才知道项羽这些看似粗犷的招呼其实每种都有特定的、只有他们叔侄俩才知道的含义,比如刚刚那声招呼,就是告诉项梁,到大厅,他带回来一个没有危险的人,但是也许会有很大的价值。 所以说,穿越者怎么了?别小看古人的智慧好不好?不然被当成猴儿耍的就是你自己了。 项梁和项羽一样,与历史书上描写的形象有极大反差。就像项羽不像史书上描写那样暴力、嗜杀、偏执和愚昧一样,项梁也不像史书说的那样长得就很阴险。 项梁是一个四十多岁模样的中年人。大概项羽是突变种,项梁不是项羽那种高大狂野得像人猿泰山多过像人的模样,而是修长而儒雅,颔下三缕美髯,一身青袍,看起来就像修为高深的老道士,还是文武双全的丘处机那一款的。 当然,项梁的“不高大”也只是相对于项羽而言,事实上他也足有一米八的身高,放在体型普遍偏矮小的南方绝对不算矮,加上他那俊逸儒雅中不失男子气概的气质和经历了世事变故之后露出的略带一点沧桑的眼神,怎么看都是标准的中年帅大叔一枚,再加上那张打着大家族嫡系专属遗传的帅脸,美男子的身份就更毋庸置疑了。 项羽把紫烟轻轻放在椅子上,手里轻柔,动作细致,即使在不确定紫烟是敌是友的情况下也是十分温柔了。当然,这可以认为是项羽的绅士风度。紫烟在心里颇有些受宠若惊,看来“美女在哪里都会受到优待”这话果然不错。 起码她前世就没有受过这样的优待。 也不想想她前世那体重那体型,就算是别人想对她温柔绅士,光是那个走起路来就地动山摇的体型都温柔小意不起来好吧? “阿籍,你回来了,这位姑娘是……”项梁的目光很自然落在了紫烟身上。 也许是城府深,面对紫烟如今的一身狼狈,他的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依旧温文有礼。 难怪他能把一个郡守都骗得团团转,到死都认为他是好人,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这张脸这风度就是他的资本啊!光是这风度,这涵养,谁会以为他是一个坏人? “小女子虞氏,见过项先生。”紫烟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十分乖巧的行礼道。 紫烟……或者说虞姬的声音十分美妙,在不撒泼不破音的时候还是很好听的,清脆甜美中带着一丝丝柔弱,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想保护她的欲望。再加上虞姬的类型就是个柔弱得让人想保护型的美女,虽然此时一身狼藉,但是浸入骨子里的温柔优雅还是在她冷静下来之后从她的举手投足中浸透出来,行为举止中自然会带有的一丝优雅,让也是出生世家的项梁近乎本能地升起一丝好感,笑的柔和了些许。 项羽屏退了下人,把遇到紫烟的事完整的告诉项梁。还包括山上那片修罗场,和关于紫烟来历的猜测,他说这些也没有半点瞒着紫烟的意思。 项梁仔细地听完项羽的叙述,一圈圈地转着手里的茶杯静静的思索。而项羽则是一杯又一杯的往肚子里灌茶。至于紫烟,则是从头到尾都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什么。 一时间,大厅里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寂。 良久,项梁才抬起头:“虞姑娘?” 紫烟抬起头,嘴角上挑牵出一个称不上笑意的弧度,冲着项梁福了个礼:“项先生,有事但说无妨,虞儿蒙项羽郎君相救,自当知无不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