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醉心凋零

更新时间:2019-06-11 22:58:24

醉心凋零 已完结

醉心凋零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下雨猫 分类:女生 主角:骆齐山伊人 人气:

完结小说《醉心凋零》是下雨猫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骆齐山伊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明朝暴君无情无义,江湖暴乱,便在词危机关头,多数武林人士选择了结盟,武林大联盟便是在此刻开始了征程。 与此同时,一些江湖中的有情有义的儿女们,也在演绎这一曲属于他们的武林豪歌,不管岁月兴衰始末,不论时光流离辗转,江湖都还会是那个江湖,只是武林里的人一直在变,武林不是武林,江湖却是江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群雄汹汹道:“我等愿惟韩总舵主马首是瞻!” 韩愈纠正道:“是惟莫掌门马首是瞻。诸位英雄如果有意,就请依次到莫北平盟主处盟约书上签字确认,待签字确认过后即为林盟主行就任大典,从今之后,我等就都是同盟兄弟了……” 韩愈正自慷慨激昂,孙机子站了出来:“韩总舵主,孙某可以说上几句吗?” 韩愈停下来:“孙掌门请讲。” 孙机子朝前走了两三步:“韩总舵主讲了这许多,孙某一直听得很仔细,敢情咱们要成立的武林大同盟就是反明大同盟。韩总舵主,孙某理解的可有错吗?” 韩愈道:“可以这么理解。” 孙机子道:“韩总舵主,孙某现在想进一言,可否?” 韩愈笑道:“孙掌门莫说进一言,便是进万言,韩某也是欢迎的。” 孙机子道:“那就恕孙某多嘴了。林盟主、韩总舵主,这大同盟如果只为反明而成,孙某以为既不迫切也不是十分必要。” 莫北平、韩愈同时“哦”了一下,韩愈道:“孙掌门,韩某不敏,不知道还有什么比反明更为迫切的事情……” 孙机子道:“莫盟主、韩总舵主,还真有一件事情应该比反明来的更为迫切,就是反倭。林盟主、韩总舵主应该有所耳闻,近年来东洋倭寇越来越猖獗,他们不仅仅掠我财富、杀我百姓,而且还攻我府县、占我疆土,长此以往任其发展,我天朝威严大受损害不说,我煌煌武林的颜面又将何存呢?所以,孙某愚见,大明便是该反,反明也倒在其次,反倭却是刻不容缓。” 韩愈道:“孙掌门所言近年倭寇猖獗之事,韩某不仅有所耳闻,而且还曾目睹。倭寇对我天朝犯下的罪恶,韩某也都一一记在心上,时机到来,韩某定当向他们讨还欠下我天朝的累累血债。不过,韩某仍然认为朱明朝廷才是我等最强大最险恶的敌人,时时刻刻想要除掉我等。相反,倭寇再是凶残,现阶段扰的是他朱明的江山,犯的也是他朱明的疆土,找的也是他朱明君臣的麻烦,最起码时至今日还没有触动我等的直接利益,没有挑战我等的权威,而且倭寇闹的越是起劲,朱明朝廷越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客观上反而是帮了我等的大忙。” 一直坐在那里倾听的邓天崇听到这里也站起来:“邓某赞成韩总舵主的分析、意见。对于朱明朝廷以及倭寇,邓某这几年最是有切身感受。邓某所处的延平府地界就是倭寇经常出没的地方,但倭寇虽常出没却从来不骚扰邓某,可官府却不然,他们每每借剿灭倭寇之名围剿邓某,有好几次邓某差点着了他们的道,成为他们的刀下亡魂。最最可恨的还不知此,官府围剿邓某也就罢了,偏偏还栽赃邓某私通倭寇,对抗官府。是的,对抗官府便是到了天边邓某也会承认,但说邓某私通倭寇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邓某在此可以挺着胸脯说,邓某不仅不私通倭寇,但使官府剿的不紧邓某稍有喘息之际便会主动去找倭寇麻烦。所以说,朱明朝廷也好官府也好,比倭寇还要可恨百倍,反倭应当,反明却是始终应该列在第一位的。” 邓天崇得到不少人的支持:“邓大当家说的在理,反明第一,反倭第二!” 孙机子面向大家,大声道:“各位英雄,且听孙某再说两句。孙某将反明放在第二位,既非替它开脱,更不是为它辩护。孙某的意思,朱明再是无道,但朱明毕竟是我天朝的朱明,我等也是天朝的武林中人,朱明许多年来是欠我武林一个公道,特别欠白莲教上下一个公道。可是各位英雄想过没有,朱明朝廷与我等武林虽有说不清的恩怨情仇,从大处来说,天朝一家人,再大的纷争也都属于兄弟之争。倭寇呢?本非我族类,却杀我兄弟,抢我财物,占我土地,毁我田园。古人尚且懂的‘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难道到了我等这里,却要置外侮于不顾自家兄弟先要同室操戈吗?” 孙机子说的十分激动,声音都有些抖了。 韩愈道:“孙掌门激动了,且请歇息一下。其实,韩某的意思跟邓大当家说的完全吻合。倭寇确实该杀,朱明朝廷更为可恨。孙掌门要将反倭写进大同盟的纲领,韩某举双手表示赞成。不过孙掌门也不妨能替我等想一想:朝廷官府时时刻刻欲置我等死地而后快,而我等却视官府朝廷为兄弟,替官府朝廷去跟倭寇拼命,官府朝廷呢?再在我等身后寻机捅我等刀子,这对我等是否也太不公平了呢?孙掌门,韩某在此也不妨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我等武林跟朱明朝廷是世仇、是死敌,跟倭寇不过素无瓜葛、敌友不明的路人而已。如果一个是世仇、死敌,另一个是路人,而路人却又是那位死敌的仇人。孙掌门可以为韩某支个招,韩某是该先去跟路人拼命,等到两败俱伤,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敌拿刀来杀死自己呢?还是先跟死敌决战,之后再……” 孙机子打断韩愈道:“韩总舵主的比方打得很好。不过,韩总舵主虽明晰事理却有一个事情没看明白。韩总舵主所说的那位世仇、死敌,再怎么说也是自家兄弟,但那位敌友不明的路人却非敌友不明而是早就身份暴露,是外敌、是强盗。韩总舵主遇到这种情况难道不先杀强盗,反而帮着强盗共同对待自家兄弟吗?” “这个……”韩愈给孙机子如此一问,无言以对了。 莫北平见二人争的激烈,忙打圆场道:“孙掌门,反明反倭这两大主题并不冲突,不过是孰一孰二小有分歧而已,大方向上孙掌门跟韩总舵主还是基本一致的。两位且听林某一言,暂停争论,待签字成立大同盟之后再慢慢计议,相信最终定能达到完全一致。” 没想到孙机子固执道:“要完全一致现在就一致下来不是更好?还待来日如何?如果连这等问题都不能达成统一,孙某签不签字还真要好好考虑考虑了。” 韩愈有些上火:“孙掌门……”但他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咽进肚子里去了。 韩愈咽进肚子里的半句话是“签不签字请自便”,但话未出口忽然想起孙机子刚刚帮自己解围的一幕来,心想孙机子为人正直,毕竟不是王直之类的邪恶之人,还是以团结大局为重吧。 韩、姚都不再说话,场面冷了下来,群雄也都静静地等待事态的发展。 郑若祗向莫北平道:“莫掌门,若祗也想说两句,可以吗?” 莫北平正患无以打破僵局,急忙道:“郑师妹快讲。” 郑若祗微笑一笑,半开玩笑道:“莫掌门心急了?若祗乃一女流,声音不够洪亮,要想让大家听清最好到中间空地上去,而且若祗行动迟缓,不似莫掌门迅捷啊!” 莫北平笑道:“郑师妹可是要一展飞絮逐风神功吗?” 郑若祗莞尔:“还请莫掌门多多指教啊!” 莫北平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道:“我指教?我可没恁大本事。师妹还是请机留师太来指教吧。” 郑若祗道:“莫掌门谦虚过度了。”说时,已从竹椅上缓缓升起,待升起到离地四五尺许,人突然像是一大团给骤风吹起的飞絮,飘飘摇摇,起起伏伏,忽左忽右,时急时缓,飘忽不定的来到石矶中央猛地刹住,缓缓地稳稳地降落地上。 几乎所有的人都看的傻了:世上居然会有这等神功!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郑若祗飘然站定,气定神闲的合掌躬身一礼:“各位英雄,方才韩总舵主、孙掌门为了反明反倭孰为大同盟首事争论的不亦乐乎,至今虽尚无结果,各位心里想必已有一番计较。在下乃一女流,自认发长识短,但对于韩总舵主、孙掌门所争之事亦有不成熟看法,且不揣浅陋说与诸位一听。” 郑若祗声音虽不甚高,但字字听来清晰亲切,宛如声在耳畔,又无丝毫震轰不适之感,没有极其深厚纯净的内功是断然做不到的。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侧耳细听郑若祗还要说些什么,生怕有一字听不真切。 就听郑若祗娓娓而谈道:“反明、反倭孰首孰次本没有什么好争的,依在下看,反倭势在必行刻不容缓当为大同盟首事,反明则不宜作为大同盟共同纲领提出,在下是不赞成、不支持反明的。” 郑若祗语调虽轻却极具震撼,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焦在韩愈身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