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月未央:江山美人决

更新时间:2019-04-19 10:53:12

月未央:江山美人决 已完结

月未央:江山美人决

来源:掌中云 作者:竹喧 分类:女生 主角:朱高煦林浅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月未央:江山美人决》的小说,是作者竹喧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他静静的望着窗外的浅月,唇角露出一抹伤感的笑。 手里慢慢地握紧了那枚月牙玉佩,浅月浅月…… 屋外铁缻下已经燃起大火。 他缓缓脱掉所有衣裳,自甘入缻。 为了你,我……无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浅月放下茶碗,往门口看了一眼。 小顾像是明白她心思一样,笑道:“怕是主人担心娘子,奴婢去看看。”她刚要往门口走,却又停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林浅月,见她衣裳并无错失,这才转身去开门。 “奴婢带王大夫来给娘子瞧瞧。”门口站着个丫头,领着名老大夫,“主人说林娘子今天受了点惊,怕身子不爽,找王大夫给娘子请个平安脉。” 小顾脸上掠过一抹讶异之色,随即侧身让了条路,又怕林浅月不知道,赶紧道:“林娘子,这是王大夫,整个长乐港里,就他的医术最高了。请他号个脉,那队都要排到南京去了!真没想到主人会请了他来……” 林浅月心头一跳,脸上却还是带了一抹淡淡的笑,微微点头示意:“真是有劳。这么晚了还让王大夫跑这么一趟,小女子真是过意不去。” 她话说得客气,王大夫一直紧绷着的脸微微松了些,拱了拱手:“不妨。”他抬头看了林浅月一眼,微皱了眉头,“娘子身上寒气颇重……”又顿了一下,道,“你且过来。” 林浅月很是自觉地把手搁在脉枕上,小顾上前一步,帮她挽了轻纱宽袖,露出一截雪白皓腕,带了一只镶松石的金镯子,衬得肌肤晶莹细腻,格外好看。 小顾的目光落在那镯子上,先是没在意,随即像是反应过来一样,本来已经调开的目光又转回来,停在那镯子上。 其实先前她帮林浅月换衣服的时候,应该就已经看见了,不过那时候可能并没有注意到。这会儿她的手搁在脉案上,那镯子就显得格外的清楚。 林浅月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小顾被她这么一看,顿时吐了吐舌头,往后退了一步,王大夫这才伸手搭了她的脉。 林浅月估计着自己也就气虚血虚一类的毛病,并没有多在意。可慢慢地,就觉得不对了。王大夫的脸色慢慢地变得严肃起来,搭了会儿,又让她换了手,接着又看了她的舌苔,沉吟了半刻,才收回了手:“娘子……可曾中过毒?” 中过毒…… 林浅月心头一惊,她微微拧了眉:“不曾。”想了一想,又道,“我小时候,曾经误食过夹竹桃的花儿,我娘请了好几个大夫,才救回我一命。” “两回事。”王大夫摇摇头,“你体内并不是夹竹桃的毒。那东西来的快走的也快,不会在体内积存的。”他盯着林浅月,像是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你中的毒是寒毒,这种毒是慢性的,等积累到一定的时候发作,看上去就像是风寒之症。不出三日,人就没了。嗯,还好,还好。” 王大夫又伸手搭了搭她的脉,“你这次落海,让这寒毒提前发了。不过因为剂量不够,所以并不会致死。我给你开些药,你每天照着服,再配上药浴,半个月应该能把寒毒全给拔出来。只是……拔毒的过程可能有点儿痛苦。” 林浅月听到这里,不由得微微发寒。 倒不是怕别的,拔毒就是再痛再苦,她也有抗过去。让她心惊的是,她居然一点儿也没有发现自己中毒。 甚至不知道这毒是谁下的。 到底是谁……这么想要她的性命? 要不是王大夫给发现了,或许真的哪天她就悄无声息的“病逝”了。 又想到刚刚林家的那几个人。 他们一口咬定自己是冒充的……林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了?是长乐港这边出了问题,还是整个林家出了问题? 想到这里,林浅月顿时心急如焚。 见她半咬了嘴唇,脸色发白,王大夫见她年纪小,又长得娇滴滴的,只当她是平常深闺中的娇小姐,以为她是害怕痛苦,不由得安慰她道:“不要紧的,老夫再给你开些曼佗罗花,等拔毒的时候用些,便不会那么难受了。你年纪小,等毒拔出来了就会好起来的。注意这些日子不要贪凉便好。” 林浅月也不解释,只感激地道了谢。 王大夫写好方子,小顾便和那丫头一起送他出去,顺便帮她去拿药。 林浅月慢慢抚过自己的袖边,将纱袖又放下来。长乐港虽然天气炎热,但入了夜还是有几分凉意的。方才王大夫不也嘱咐了么,让她不能贪凉。 小顾并没有带上门,夜风从外面吹进来,桌上的烛火顿时摇曳起来,屋内光线顿时跟着晃动,晃得她都有点儿眼花。 那风却像是得意一般,又大了几分,烛火便一下子灭掉。 没了烛光,门外的月光便觉得格外明显,从外面透进来,照得满室清辉。 林浅月抬头看去,只见半轮新月空中高挂,上面的嫦娥吴刚都看不见,唯独月儿弯得只剩一道边,却仍旧光华四溢。” 发了一会儿呆,就见小顾提着一大袋子药回来,看她还坐在桌前,不由得一愣,突然低呼一声:“哎呀,瞧奴婢这记性!”说着把药往桌上一放,“祝公子还说过,让娘子好了去见他的!” 她本来准备伸手来扶林浅月,可目光一下子瞄到边上的沙漏,不由得拧了拧眉头:“都已经这么晚了……”小顾犹豫了一下,又道,“娘子等我,我去看看……”说着直接冲出了门,连头都没回。 这性子……够莽撞的。 林浅月笑着摇了摇头,慢慢去翻看桌上的那包药材来。 其实也挺奇怪的,没听说过拿了药要带回房来的,这药一般都是直接送过去煎的……不过拿回来也好……她翻了一翻,本来没有怎么在意,可看了上面的药方,却不由得大吃一惊。 当归,桂枝什么的寻常药倒也没有什么,其中有一味人参却是让她盯着看了好久。药方上指明要一百年份的人参,小顾领回来的药,居然真的是一支百年老参。 六品叶,少须芦壮。 这样的品相,即使她在南京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过几支。话本里动辄千年老参,实际上哪有那么多,难得一支都早就送进达官贵人的库里了。 这种品相的已经很难得了。 换了一般的富户早就收起来,等有急事的时候吊命用,他们居然就这么随便的拿出来给人用……林浅月看了几眼那人参,又合上锦盒的盖子。 这边刚合上盖子,小顾就回来了。 一脸的不好意思:“林娘子,林娘子……要不……咱们还是先过去一趟吧。公子到现在还没睡,都一直在等娘子。”她小心翼翼地看了林浅月一眼,像是怕她生气,“好像公子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林娘子说……虽然晚了些,但在花厅里,人还是挺多的。” 林浅月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并不在意。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轻轻点了点头,林浅月便起了身,小顾赶紧扶住她:“林娘子您慢些……都怪我,早些想起来就好了。” “没事。”林浅月笑了笑以示安慰,“还要多谢你帮我拿药,回头真要好好谢谢你。” 小顾听到这句话,顿时眼睛一亮,凑近了些压低声音:“林娘子,听说你们林家真的很有钱……”虽然这话很是失礼,但是配上小顾圆圆的娃娃脸,微眯着双眼的财迷相,倒也不惹人反感。 林浅月一进间没想到她会这样说,顿时呆了一呆,旋即点了头:“好像……是比较有钱……你……” 小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刚看到娘子的镯子了,那个……”她扭捏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我娘以前有只一样的,说是外婆传给她的,一代代传了好久了,本来以后是要传给我的……后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声音突然低落下去,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般。 停了一会儿,她才又道:“后来被抄家的时候,娘没了,镯子也没了。” 林浅月看着她,差点冲动到把镯子拔下来送她。不过她还是忍住了,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镯子,叹了口气:“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这只也是照着图样仿的。若是你喜欢,等我回了南京,找当时的工匠帮你再做一只好了。我这只……是哥哥送我的,倒不便给你。” 小顾连连摇手:“不不不……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我……奴婢只是看到了这镯子,一下子就想起来了而已。”她又露出一抹笑容,“娘子可千万别多心。” 林浅月的目光在她脸上定格几秒,又收了回去:“好。” 小顾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像是放了心一般,扶着她的胳膊出了门。刚出门,就见祝公子居然迎着她们过来了。 林浅月愣了一下,却见身侧的小顾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像是想行大礼的样子。 祝公子挥了挥手,小顾便又直了身子,只是福了一福,又看了林浅月一眼,开口道:“奴婢去给娘子准备床铺。” 说着径自退回了屋内。 祝公子身边的人也迅速退下,只留他和林浅月两人站在环廊里,林浅月站在原地没动,只微微抬了头,静静的看他。而他也站在原地,背着光,月光落在他的身上,也只能照亮他身边,却半分也没照到他的脸上。 四处有隐约的光明,却怎么也不能将他照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