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浴凰掌天:凤戏天下

更新时间:2019-04-19 10:45:43

浴凰掌天:凤戏天下 连载中

浴凰掌天:凤戏天下

来源:掌中云 作者:顾成奈浔 分类:女生 主角:玥琉璃顾城离逍 人气:

顾成奈浔新书《浴凰掌天:凤戏天下》由顾成奈浔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玥琉璃顾城离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北极冰原被血渲染成红色,少女的身体淹没在血泊中。 靠在马车的车壁上的少女幽幽醒来。 她看看自己,看看周围陌生的环境,皱眉,喃喃的自问着:“我不是,死了么?这,是哪?” 她浑身打了个激灵,她,想到了什么——自己,不会……穿越了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极冰原被血渲染成红色,少女的身体淹没在血泊中。 靠在马车的车壁上的少女幽幽醒来。 她看看自己,看看周围陌生的环境,皱眉,喃喃的自问着:“我不是,死了么?这,是哪?” 她浑身打了个激灵,她,想到了什么——自己,不会……穿越了吧? 她皱着眉,伸出手,握住腰间的箭往外拔。 虽说在做杀手时,是组织里最不像杀手的人,但也仅仅是不像。 与所有杀手一样,她习惯了隐埋自己的思想情绪,即使腰上的箭插的再深,箭刃再锋利,伤口再痛,也不会有任何被人看出的破绽。 但是叶流离意料的疼痛并没有袭来。 叶流离盯着剑看了好久,却怎么也不见一抹殷红,只见黑色的玄铁石泛着荧光,身上插箭之处也不见伤口,完好如初。 如果不是手中的箭和衣服因被箭插过而出现的破洞提醒着自己,叶流离还以为这是一场梦,好像箭从来没插在自己身上过一样。 叶流离抬起手,掀起马车车窗的流苏帘子,吸了口清晰的空气,才开始打量车外的人衣着打扮。 窗外,几乎每个人都穿着带有浓浓古风韵味的粗衣步履。 但很奇怪,几乎每个人身上带着佩剑或者有些奇怪的道具。 时不时还能看见有些人身旁跟着一两只奇形怪状的东西,有的能飞,有的巨大的足足有六七丈。 真的是只有那想不到,没有那看不到。 叶流离放下流苏帘,原主残留的记忆随着刺痛侵袭着叶流离的脑海: 这块大陆叫做成康大陆,大陆被四个国家瓜分,准确来说是三个国家瓜分。 东边是擅长于排兵布阵的沽奈国,四季如春。 北边是每一个人都擅长幻术的覆雪国,那里常年被冰雪覆盖。 西边是以身体强弱排名的苍云国,整日温度最高可达五十度。 南边则是一个水世界,那里海陆连绵,最大的一片海域叫龙腾海,龙腾海生活的全是深海一族,他们以自己的皇帝黑蛟龙为信仰,丝毫不受人类摆布。 中央就是魔兽纵行,危险重重但充满机遇的暮色森林。 而原主则是在沽浩国帝都左相之女四小姐玥琉璃,因为无法修炼,所以在家里并不受人待见。 在这个强者为尊,弱者淘汰的大陆上,一共分为八个阶段,分别是: 筑气期,凝士期,金丹期,元婴期,铭炽期,蜕凡期,浴火期,涅槃期。 每个阶段分为一到九阶,一到三段是初阶,四到六段是中阶,七到九段则是高阶。 每一阶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巅峰四个阶段。 灵师等级划分森严,到达蜕凡期的以是只有数百,到达浴火期的更是寥寥无几,。 这块大陆上,俨然已经没有一人知道在涅槃期后是什么阶段。 筑气阶是每个武者的最基本的阶段。 而玥琉璃,是不折不扣的废柴一个,别说一个没有任何灵气刚进入修行的半吊子武者,就连一些身体素质好一点的人都打不过。 魔兽与人一样,也分为一到八阶。 总体来说,魔兽比武者更耐打,晋级方式更简单,整天只要吃喝睡储存灵力就足矣。 相对而言一只一阶一段的魔兽能完胜一个一阶三段的灵师。 经过热血厮杀魔兽,远不是被当成宝贝一样养在府邸的魔兽可比的。 它可以毫不费力的秒杀五段的灵师,甚至能抵挡六段的武者很长一段时间的进攻。 灵药灵丹和灵器的分段则和灵师与魔兽不同。 总共有九阶,一般来说,灵丹和灵器在三品以后就稀有多了。 九阶的灵药每隔几百年总会有人发现一两株,但无法搭配炼成九品灵丹。 而且也没有人有那个实力将灵药炼成灵丹。 因为灵丹灵器分为九阶,却没人见过七阶以上的灵丹和灵器。 迄今为止,炼造或发现的灵器最好的也仅仅只有六阶巅峰而已,稀有至极。 叶流离想至此,回过神来,又在原主的记忆里探索有关这副身体有关的一切: 玥琉璃在家里被现如今的主母黄氏克扣月例穷的连吃饭都只能去吃些大房的残羹剩饭。 如果不是有点商业头脑,现在早已和弟弟一起去游街乞讨了。 但不知道原主是不是傻,她能把商业打理的井井有条,却看不清肚皮后的人心,看不清世态的人情冷暖,甚至认为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父亲所关照才来的。 不过也没错,的确是父亲“关照”来的,但怎么关照就要看事实说话了。 就像现在,所坐的破旧马车也是自己所谓的父亲,为了压榨自己最后一丝利益所给自己的。 是“赠送”还是“施舍”,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次出门是因为弟弟玥天楚在晋级凝气期四段时失败,导致七经混乱,五魂在体内冲撞。 原主玥琉璃深知自己没有钱去买药材给玥天楚疗伤。 要知道,如果变卖娘亲留下的嫁妆,买一个二品灵药绰绰有余,甚至能买个三品灵药,但看原主骨瘦如柴的身子就知道,如果还有那些东西,身子又怎会如此瘦弱。。 原因就是原主不知道脑子抽什么风,大房二姐玥若雨在她面前装装可怜,流流眼泪,玥琉璃就把自己娘亲的嫁妆一股脑全送给了玥若雨。 导致现在弟弟玥天楚所要的二品灵药的费用,自己实在没有资金去买。 无奈才自己铤而走险前往暮色森林寻找七星留魂草。 说起来也真是好笑,堂堂一个左相,竟然如此偏心,连一株二品灵药都不愿买,左相之府,不待也罢! “我21世纪顶级杀手叶流离,在此发誓——从今往后我就是玥琉璃,我会视玥天楚于至亲至爱,护他周全,我会把玥府搞的,鸡,犬,不,宁,让玥府上下,血,债,血,偿!” 叶流离,哦不,应该是说是玥琉璃,玥琉璃的表情严肃而庄重。 她冷眸打量这着这只使原主命丧黄泉的箭矢。 谁,想害玥琉璃,或者说,谁想害叶流离? 叶流离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初自己是怎么一命呜呼的! 她修长的手指慢慢抚摸上镶嵌在玄铁箭头上的琥珀色石头上,顿时,一阵白光占据了她的脑海。 再睁开眼,玥琉璃看到的俨然不是马车的檀香木,而是一片被白雾笼罩无边无际的世界。 耳旁划过流水的声音,一个模糊的身影坐在那流水旁。 那身影起身望着玥琉璃,嘴一上一下碰撞着,显然是在说着什么。 玥琉璃并没有听清,迈开腿想走上前使自己看的更清楚。 腿刚迈出去,就有一个庞然大物抵挡了她的步伐——一本古书。 泛黄的书页和微微破损的书皮无不告诉她这本书的年代之久远。 那本古书不断缩小,缩短的只有七尺左右。 古书散发出来的善意和亲切感不断吸引着玥琉璃。 她伸出手,不断的减小书与自己的距离,在手在伸过去碰到那本书的一刹那,玥琉璃又回到了原来的马车之中。 手里却不见那支诡异的箭,只剩下那本古书和一颗黑色泪状的物体。 黑色眼泪一分为二,一颗如幽灵一般飘到她的左眼稍下一点,然后不断靠近,直到与皮肤接触,融入那张因为营养不良从而泛黄的脸上。 玥琉璃脸上一阵刺痛,等反应过来时,那黑色物体已经化成一滴乌泪痣。 玥琉璃慢慢抚摸上那乌泪痣,突然好像看到之前那一片白雾笼罩的世界。 眼中的色彩散去,玥琉璃被突然改变的情景一吓,手一缩,那个微妙世界就再次消失在眼前,乌泪痣潜入皮肤,直击灵魂,消失在脸上。 她的发从发梢的发尾,从里到外,都变成了耀眼的红。 另一颗黑色眼泪也如被操纵一般,移动到白夜玖到的背部,如之前一样,穿透衣服,融入到夜琉璃的皮肤表层。 一只金色的凤凰在她的背后绽放…… 她的漆黑瞳孔也变成了红色的瞳孔。 细细想想这么大改变,也只不过区区几息时间。 玥琉璃能感受这面上一痣背上一凤所提供的能量。 那是一片银色的汪洋,广阔无垠,无穷无尽。 马车的车帐被掀开了,一个穿着十六七岁奴婢衣裳的少女走来,说:“小姐……” 玥琉璃微微的皱起眉头,脸上的乌泪痣赫然隐去,她抬起头,淡淡说:“出什么事了?” 这丫头叫璎珞,对原主还不错。 玥琉璃从记忆中搜索出有关丫头的一切信息:璎珞,十六岁,在四岁的时候被父母因为贫穷买进夜府,从此做了玥琉璃的丫鬟。 玥琉璃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璎珞。 璎珞跟着玥琉璃吃了不少苦,身体没得到足够的营养,十六岁的女孩跟平常的十三四岁的女生一样。 即便如此玥琉璃还是能一眼看透璎珞在武道上的天赋,若是成长起来,以后的成就绝对是一方霸主。 “小姐……府中的奶妈放出珠心鸟(一种通讯鸟,速度极快,一般只能晋级到一阶)通信说少爷的病情恶化了,一直在吐血,眉心发黑,脸色赤红。 小姐,孙奶娘听大夫说少爷的命不长了,大夫说……说……说少爷只剩下五天不到寿命了……小姐,怎么办,从去暮色森林来回最起码都要十天……”璎珞说着眼眶蒙上了一层水纱,两眼通红。 玥琉璃听了,舔了舔干到裂开嘴唇,心里莫名的烦躁。 玥琉璃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这种情绪并不属于自己。 自己虽说答应离了玥琉璃要照顾好她弟弟,但对于未见过面但玥楚的感情,最多只抱有对玥琉璃的感激所引起的。 所以只有一只可能—,那就是原主的心情在影响着她。 玥琉璃端起身旁的银壶银杯,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闷下,很快,玥琉璃就平复了下来。 “知道了,快速回府,务必在五天内回到京城……你出去吧。” “可,少爷的药……” “璎珞,记住一句话,主子的命令远不是圣旨可比的,你只需要服从就足矣!”玥琉璃听出了璎珞的犹豫,眉头一皱,厉声说道。 璎珞愣愣的看着夜琉璃,此时的小姐好像,和以前的小姐不一样了……璎珞红着眼,咬咬牙,退出了马车。 在璎珞出去的一刹那,那本奇异的古书好似有意识一般,又回到了玥琉璃的手中。 玥琉璃叹了口气,随后,她抚摸上那颗乌泪痣,眼中的色彩在同一时间沉沦。 与此同时,在相距不远的参天千年树上。 倚在树枝上假寐的男子猛地坐起注视视野下调头的那辆马车。 黑色斗篷遮住了男子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邪魅的眼睛露出少有的惊奇和凝重,随后,男子低下头,掩埋那双绝世的眼。 即使这样,也能看出藏在男子身上帝王般的王者气息和久经沙场般的戾气,只不过在此刻尽数掩去。 “陵钰九书?有意思。”男子喃喃的说着,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亮,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又重新靠在树枝上,闭上眼睛,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颤动。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一个角落冒出,单膝跪地,脸上满是恭敬的神色:“主人。” “查。” “是。”话还未落,人已消失不见。 “怎么?三哥发现什么好玩的事了?说出来,一起乐呵乐呵啊。” 与黑袍男子相反的另一条树枝上,突然蹦出一个人影。 他一身雪白,慢条斯理的扇着手中的玉古扇,犹如翩翩公子,只是动作与脸上的八卦之象怎么看怎么不搭。 “呵,很好玩啊。”黑袍男子邪魅一笑。 一阵虚影闪过,树枝上失去了黑袍男子的身影。 “哎,三哥,你倒是说说怎么好玩啊。”白袍男子看旁边已不见人影,不死心的朝着黑袍男子消失的方向追去,眼中燃起熊熊的八卦之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