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红颜引

更新时间:2019-07-09 19:34:14

红颜引 已完结

红颜引

来源:掌中云 作者:青栀未白 分类:女生 主角:傅青栀卫景昭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青栀未白原创的女生小说《红颜引》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傅青栀卫景昭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的眼看穿诡术阴谋,却不能彻底看清人心的变化; 他的手掌握天下苍生,却只想可以握住寥寥的真心。 从一个为帝王所防备的权臣之女,到名留青史的一代贤后,究竟有多远的距离? 一入深宫前缘尽,半世浮沉掩栀青。 梧桐摇叶金凤翥,史册煌煌载容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外人看来,这该是天作的姻缘,慕家有两个儿子,而傅家则是两个女儿,长子长女已成婚,如今鹣鲽情深,次子次女,慕怀风与傅青栀,又是青梅竹马一齐长大,再没有比这更巧更完美的事了,一双姐妹花嫁与一双兄弟。傅青杳没猜错,妹妹心悦的那个人,确实是慕怀风。 青栀轻轻点了点头。 傅青杳舒了口气,脸上总算有了浅浅笑意:“是就好,昨日我也问了怀风,他言说此生也愿非你不娶,不多时公公婆婆便会找媒人去提亲,青栀,听姐姐一句话,着紧把三媒六聘过了,即便太急促,没法风风光光嫁进来,也好过进宫。” 傅青栀心里明白,当今圣上颇多内宠,又整整大她一十三岁,实在并非良配,历来后宫便纷争不断,明争暗斗,她自小读书不少,当然懂得长姐这番话的道理。更何况,她本来就无心他人,心中唯有个慕怀风罢了。 傅青杳见妹妹给了准话,心里轻松了很多,拉着她说了许多闲话,眼见日头渐渐西斜,便着人把青栀爱吃的东西包起来,才嘱咐道:“你来一趟将军府,到底还是要去拜见下夫人。她是宠咱们,咱们却不能失了礼数。” 傅青栀乖巧地答着“是”,又叮咛长姐好好养病,让梳月把东西收好,问明夫人在正堂,便一路过去了。 霜晴木落,展眼是满目的秋色。才走到回廊的拐角,便看到慕怀风从那边的尽头出现,梳月小声促狭地说:“小姐,慕小公子可忍不住要见你呢。”跟着也不等青栀搭话,便很懂事地往远处站了站。 慕怀风大约是刚从演武场回来,一身劲装,额头上有薄薄的汗,翩翩的少年唇红齿白,还没有如他父亲一般经过沙场的磨砺,虽然仪表堂堂,正气浩然,见到青栀还是微红了脸,行了个礼:“栀妹妹。” 眼前人乃是心尖上的那个人,青栀心里也柔柔的,从袖中拿出来一方帕子,上面是自己亲手绣的栀子花,递过去,温声道:“把汗擦一擦,这些时候天气多变,若是扑了风就不好了。” 慕怀风笑着接过,轻轻沾了沾额头,就郑重地把帕子收到了怀中,青栀见状嗔道:“怀风哥哥,这帕子是我自己绣的,你拿了算是怎么回事?” “栀妹妹,昨天嫂嫂问我,对你,究竟是怎样的心思。”慕怀风有些紧张,又十分正经地说,“其实我是怎样的心思,你心中明白的。而我会同大哥一样,只娶一人,只待她好。” 真诚的少年郎守着男女大防,不敢不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把话说得那么明确,可傅青栀都听得懂,她微微一笑,低下头小声说:“具体的意思,我已经和长姐说了。怀风哥哥,我见过伯母就要回家了。嗯,我会在家里安心等着。” 说罢她不等慕怀风有所反应,唤过梳月,便行了一礼,从他身边走过,往正堂去了。 见到孟氏后,傅青栀陪着说了几句家常,因见着不断有管事来寻她,青栀便告辞回家,孟氏当下确实有事,只说来日会有的是时间说话,仍是让刘妈送青栀上了软轿,一路稳稳当当地回到了尚书府。 才进家门,傅崇年身边的管事傅良便上来打着千道:“小姐,老爷让你回来了就去趟书房,有要紧事。” “良叔,父亲可有说是什么事?”傅青栀一面走,一面问。 傅良叹了口气,他是家生子,看着青栀长大,打心眼里心疼这个二小姐,此刻也不好说什么,只道:“老爷亲自和您说罢,是大事。” 傅青栀心里一紧,傅良将她引到书房,和梳月一起留在了门外。 书房内,傅崇年在桌案前坐着,眉头深锁,青栀进门后,他才稍稍松了松脸色,示意女儿坐下。 傅青栀有些忐忑,父亲跟前也不必太守礼,当下就问:“阿爹急急忙忙喊我来,是有什么事?” “栀儿,你去慕府的这段时间,朝廷传来了上谕。”傅崇年斟酌着要怎么慢慢告诉女儿,然最终还是直说了,“八月十七,要广选秀女,以充掖庭,说是广选,其实只是在京城的一些望族里,选适龄的女儿入宫,我们傅家唯有你。” 傅崇年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何尝愿意亲生骨肉入宫,但皇命不可违。 傅青栀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长姐才和她说了朝廷有这意向,又想好了对策,旨意却这么快就下来了。她咬了咬唇,说道:“阿爹别太担心,我不算一等一的才貌,选秀时再显得怯懦些,让梳月在打扮上给我花些心思,艳俗或者土气都好,到时候那些女孩儿争奇斗艳,胜我百倍,皇上一定不会留我的牌子。” 傅崇年的眉头却锁得更紧了:“栀儿,你还不太懂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宫里这次选秀,实际上就是冲着傅家来的,爹在这个位置上,日久天长,圣上对我已有见疑之心,不论你嫁到哪个大臣家,都只会助长我们傅家的势力。” 傅青栀忍不住说:“阿爹,我不懂,若是我进了宫,成了皇妃,岂不是更加稳固了傅家的地位?” “何谈稳固,自古以来都是皇权至上,譬如汉宣帝即便最初专宠皇后霍成君,后来家族覆灭,霍皇后也不得善终,朝廷官员一旦与后宫有了联系,便是两方受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栀儿,你也没少读书,你瞧历史上,究竟是荣的多,还是损的多呢?” 傅青栀知道父亲说的没有错,她在后宫之中,若是行错一步,皇帝便可以此问责于傅崇年,而如果皇上想要打压傅家,只需让傅青栀在后宫过得并不顺就可以达到目的,如此一本万利的事,皇上自然做的得心应手。想来这份算计从那次宫宴后就开始了,皇太后的赏赐和那句没头没尾的话,恐怕是他们母子俩早商量好的。 然而慕怀风,青栀想到他就心里一痛,十数年的感情,当然是以铺天盖地形式的印在了她的心里,当今皇上不过是一个符号,慕怀风却是面前真真切切的良人。青栀定了定神,她不能抗旨,唯有强做镇定,给父亲行下一礼:“女儿定不负阿爹所望,但求自保。” 不多时,全京城都知道了内宫里传来的这道旨意,慕怀风原以为第二日就能去傅家提亲,如此一来,就好比晴天里一道炸雷,他当即就要去傅家,眼下没有别的想法,只想去见傅青栀,拉着她远走高飞也好,直接求亲也好,他绝不能让心爱的姑娘入宫。 然而慕敛同孟氏太了解他,不等慕怀风跨出自己房门,大将军就下令,这些日子不许他出门一步,周围铁桶似的围了一圈亲兵。孟氏过来瞧他,边说边掉眼泪:“青栀那孩子我多疼爱她你不会不知道,但那是皇帝的旨意,你拿什么去抵抗,你若带着她走,傅家和慕家,两族人的性命你都不顾了吗?” 堂堂七尺男儿懂事以来跌了摔了受伤了都不曾有什么话语,母亲这一句话却让他心潮翻涌,慕怀风发狠地道:“娘可能不知道青栀对我而言有怎样的意味,孩儿甚至可以说,如果那个人不是皇上,哪怕她出了嫁已为人妇,我都会把她抢回来,不管不顾带她远走高飞!” 孟氏吓得来捂他的嘴,低声说:“慎言。青栀如果真被选上,就是妃嫔,未来我们见到她,都要称一声‘娘娘’,若是你这话传了出去,且不说你如何,青栀在宫里还怎么做人?你要让全天下晓得皇帝的嫔妃心里念着外臣?怀风,听娘一句话,你要是当真放不下她,就挣取功名,来日好护着她,倘使天可怜见,圣上没留她的牌子,娘就立刻为你去求娶。” 然而说是这样说,谁不知道十几天后的那个选秀,少师之女傅青栀早已是内定的人选。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八月十七,这中间慕怀风没有一次来过傅府,青栀比谁都明白,眼下这么做才是对的,她的名字印在秀女名册上,就已经算半个皇上的人,为自己想,为慕怀风想,一辈子不再见,才是道理。 因都是官家女儿,也不必循例提前入宫,只需一大清早起床,由家里人送到神武门外,下车后行至顺贞门,傅青栀着一件藕荷色的凤尾罗裙,发饰妆容一应素净简单,十分不挑眼,当下也一路默然,暗暗打量周遭的女子,果然如她心中所想,很有几个争奇斗艳,富贵无端的。她微微叹气,听闻后边有人试探性地小声问了句:“青栀姐?” 傅青栀耳熟这声音,转过头去,见到面前的人就笑了,拉着她的手喊了句:“念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