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暖伤豆蔻

更新时间:2019-07-02 08:13:24

暖伤豆蔻 已完结

暖伤豆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醉若璃歌 分类:女生 主角:萧锦芸白易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醉若璃歌原创的女生小说《暖伤豆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萧锦芸白易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爱他的眉目,爱他的才情,爱他的执着,爱他的痴狂,爱他的所有。 一句龙凤呈祥,三世的情爱牵绊。 红袖挥洒,蓝汀绕指。 三千青丝,万年回忆。 他是她的初恋,终究抵不过分别。他说着“一路顺风。”她字字心疼。 他是她的远亲,终究追她远行。他说着“此生不变。”她泪流满面。 他是她的最爱,终究因她而忘。他说着“来世再见。”她痛心疾首。 他是她的工具,终究负了天下。他说着“大义灭亲。”她冷眼相看。 他是她的仇人,终究只为红颜。他说着“拱手天下。”她闭眸不忍。 她一生情债,玩弄权贵,到头来失去了真爱。 站在最高点,俯瞰天下,却再无人与她并肩。 从一个柔弱女子到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她寻回了也失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默默看着眼前这一群女人,萧锦芸心底浮现出一种无奈。人家长得漂漂亮亮的,骂人的话到了嘴边也说不出口。虽然此时的她对于眼前这些人的身份很迷茫,但她能确定的是,在最前面站着的五个人应该是这些人里最有说话权力的。不说别的,光是表现,她们就比其他女人镇定得多。 一连串甜美的笑声如天籁一般在耳边突然响起,紧接着,一个粉雕玉琢,穿着一袭白色碎花衫裙,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走了进来,一路无阻。一双大眼睛盯着萧锦芸猛瞧,眼珠子飞快转动着,似乎在打什么主意。 “姐姐,你真漂亮,比她们都漂亮。”颜以素指着大厅前的一群女人说道,“咦,姐姐,你是从大厅里走出来的哦?哥哥不是说除了自家人和侍女不能进去吗?” 她微侧着脑袋,看似天真地问道。不过,萧锦芸却咬起了牙齿,这小丫头片子,绝对是故意的!她眼里的狡黠她可没有错过,这么个人精,简直就是想法子把她往火坑里推。 果不其然,人群中出现了少许骚动,女子们三三两两在一起讨论着,还不忘向萧锦芸投来一两记白眼以示不满。对于这些傲慢的女人,她还真是无语了。 “小妹妹。”萧锦芸蹲下身子,用手使劲捏了捏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七岁女孩的小脸蛋,“你是谁啊?”带有些报复性的动作显得幼稚不堪,两三下颜以素的脸蛋就被揉红了。 “唔……”颜以素有苦说不出,为自己的调皮买着单,不着痕迹地推开了萧锦芸的“魔爪”,打着哈哈道,“素素是颜府里最乖的丫头哦,我哥哥就是你后面的人呢。” 萧锦芸回首一看,颜以亦正站在自己身后,在他后面站着白易和颜心儿。那么,他就是这个古怪女孩的哥哥?对于这个事实其他人都早已欣然接受了,只是那句“最乖”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 外人都只知道颜府有一位少爷,一位小姐,男的风流倜傥,女的聪明可人,却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最奇怪的。颜以亦来者不拒,却从不付出真心;颜以素调皮捣蛋,经常把府邸弄得鸡飞狗跳、乌烟瘴气,被她整过的人数不胜数。 “我说呢,从哪儿跑出来这么个‘乖巧’的女娃。”重读了乖巧二字,萧锦芸直了直腰,决定将身后的那群女人无视到底。 看她们怯怯的样子也知道她们对眼前的颜以素有几分忌惮了,怕是颜以亦给了她绝对的自由权利吧。不过让萧锦芸吃惊的是,连站在最前面的几个女人也不约而同地慌乱了起来,除了离幻羽。而且,她不但不害怕颜以素,还和颜以素“眉目传情”,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是不错了。 颜以素小跑至颜以亦身前,他习惯性地伸出手臂将她抱起,动作自然而朴素,像是经常这样做的。“哥,看呐,姐姐说我乖呢。”她抱着他的脖子,脸上漾起了小小的酒窝。 萧锦芸扯了扯嘴角,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众人害怕的女娃就这么点智商?连自己在讽刺她都不知道吗? “嗯,素素的确是个乖孩子啊。”颜以亦瞥了萧锦芸一样,用左手轻轻刮了一下颜以素的鼻子笑道。 小孩子不懂也就算了,连大人也这样。萧锦芸不满地瞪了颜以亦一眼,也不管他有没有注意到,连忙拉过楚楚说道:“颜以亦,我吃饱了,先走了。还有,这小丫头你太过溺爱了。” “等等。”颜以亦脱口而出想要唤住萧锦芸前行的脚步,似笑非笑地将手中嘟着嘴略有不满的颜以素放了下来,轻声道,“芸儿说的不错,在下的确太过宠爱素素了,却是因为素素是爹娘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素素有些任性,府里的人也不敢管她,而在下则是不忍心,看芸儿和素素相处的还不错,那不如由芸儿替我好好教教素素,如何做人处事。” 余光见那些女人中有不少都掩面而笑,萧锦芸知道自己这是自讨苦吃,惹了个小恶魔。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她相处的不错了?她暗自气着。但没有原因的,她心底最深处却想多接触这个女孩儿,也不知道她身上到底有什么可以吸引她的,只是觉得她也许没有别人心目中想象得那么顽皮罢了。 “随意,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萧锦芸满不在乎地答了一句。 颜以亦完全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爽快地答应,他以为她会拒绝。不仅是他,连他身边的颜以素都觉得不可思议。身边的人都不愿意多接近她,她不是不知道,刚才那么做她的确是故意的,她以为,眼前容貌异常美丽的女子不过和那些住在府里的女人一样…… 看着颜府里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一脸惊诧,萧锦芸不禁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抬起眼帘,问道:“喂,丫头,你走不走?” 离幻羽走上前轻轻揽住颜以素的小身子,轻笑开口:“萧姑娘还是对素小姐温柔些吧,她从小被宠惯了,可受不了这些。”说完,还向萧锦芸眨了眨眼睛。 其实颜以亦在去大厅之前就悄悄去过离幻羽那里一次,告诉她自己在路上“捡”了个口口声声说喜欢女人的女子。离幻羽心下也对萧锦芸有些好奇,事实也是,萧锦芸给她的感觉与其他人不一样。心中孩童的气息徘徊,她也禁不住想要看看这个奇怪的女子会做出什么反应。 萧锦芸忍不住弯了嘴角,对于离幻羽的媚眼她还真没办法抗拒。以前见的女人大多都是以华丽为主,像她这样清新的女子的确不多见。虽然她的死党末凉夏也属于那种平平淡淡、不问世俗的女子,但她对末凉夏更多的是一种欣赏,如同爱兰之人对兰花的喜爱一般。总觉得离幻羽的容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心里有些慌乱,只好作罢,撇过头去不再看她。 “姐姐,素素这就跟你走。”颜以素下意识地挣脱了离幻羽的双臂,抓住萧锦芸的手撒娇道,“姐姐,我们走吧,嘿嘿。” 萧锦芸没有错过离幻羽眼里一闪而逝的诧异以及笑意,不过只是一瞬,快得让人不敢相信。看来也是个不好对付的主,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呢。她暗自想着,侧身、低头,安慰着身旁不安分的可人:“好了,走吧。” 萧锦芸刚准备走,却感觉到了一股力道拉住了自己。她低头看着颜以素嘟着一张小嘴,双臂张开的样子,不由一阵好笑,故作严肃地说道:“丫头,我可从来不做这些事情。你有脚,又不是不会走路。从今天开始,把这个习惯给改了。” 颜以素毕竟还是个孩子,听到萧锦芸这么说了,脸上立刻露出了不高兴的样子。见状,萧锦芸立刻故作惋惜地望了楚楚一眼,叹道:“楚楚,我本来还想明儿个带着某人出去逛逛呢,看来是没机会了,哦?” 颜以素一听,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转弯,笑嘻嘻地跟在萧锦芸身后道:“姐姐,素素一定听你的话。” 萧锦芸朝着楚楚眨了眨眼睛,悄悄用口型示意:我厉害吧?孰不知她细小的动作落入了几个人的眼内。懒得理那群婀娜多姿的女人,带着楚楚和小家伙颜以素准备回自己的厢房。还未走远,已经听见那些女人的娇嗔声,鸡皮疙瘩都快撒落了一地。看颜以素的样子好像也不喜欢,两个人终于有一点能够达成共识了。 萧锦芸有意无意地打听了一下厢房在整个颜府所处的位置,处于比较靠近中心的位置,颜府人虽多,但也不是什么客都能住进来的。所以那些客房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空着的。而那群女人则是统一住在后院的各个分院里。颜以亦和颜以素两兄妹则是分别住在“铅华居”和“流苏阁”,颜府里最美的两个地方。至于颜心儿和白易两人,则住在靠近客房的两个偏院里,颜心儿是为了养病,而白易却是喜欢清静。 “锦芸姐姐,不如你和楚楚搬到我的‘流苏阁’里来吧。”颜以素走进厢房并没有坐下,而是皱着眉头说道。 也是,住惯了小院的她怎么可能会真的大气到来住厢房?恐怕让自己管着已经是她最大的容忍限度了吧,毕竟是个大小姐,萧锦芸想着,脸上不自觉冷了几分,也答道:“随意。” 不知颜以素是真的无从察觉还是故意忽略了那份冷淡,她立刻对着楚楚说道:“楚楚,还不快点收拾收拾锦芸姐姐的东西,就放到我隔壁的房间好了。” 萧锦芸很不喜欢颜以素的态度,淡淡道:“颜以素,你忘了我刚才跟你说了什么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对你对我都一样。楚楚虽然是你哥哥派给我的丫鬟,但她在我眼里只是我的朋友,再无其他。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我还没娇弱到那个份上。”说罢,轻轻推开了楚楚正在收拾的手,自己忙活了起来。 楚楚见闻于此,心中一惊,看着旁边颜以素咬唇愤恨的样子,也怕被她恶整,硬着头皮上前道:“小姐,这是楚楚应该做的。” “好,那交给你了。不过,下次别忘了改个称呼,我比你大了几岁,和素素一样叫我锦芸姐就好。”萧锦芸放下了手中的衣服,看着颜以素在一旁用手指绞着衣角,计上心头,开口问道,“素素,不要觉得你是小姐,楚楚是丫鬟你们就不同。其实你们都一样,有爹娘,有亲人,有朋友。只不过你的出身比她要好一些。我现在也闲着无事可做,素素想不想听故事呢?” 颜以素这才抬起头看着萧锦芸,眼里充满了不屑。萧锦芸知道她在不屑什么,突然走过去把她拉到椅子旁边坐在自己的腿上,在她耳边轻声道:“是素素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故事哦,关于美人鱼呢。” “美人鱼?有羽姐姐那样漂亮吗?”颜以素皱了皱眉,望着萧锦芸的眼睛问道。 “羽姐姐?”萧锦芸重复了一遍,眼前出现那个淡然女子的模样,嘴角轻轻弯起,敲了一下怀中人的脑袋,道:“这个是没有办法比较的哦。你的羽姐姐和美人鱼是不同类型的呢。”看到颜以素一脸的好奇,萧锦芸慢条斯理地讲起了故事:“从前的深海里有一个美丽的国家,那是属于海的地界。在海里,有一位王,他有十八个女儿,海里的动物都称她们为‘人鱼公主’。她们有人的样貌,只是在腰部以下的部分是鱼尾。王规定,当她们满18岁的时候就可以到海面上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最小的一个人鱼公主18岁时,从她的各个姐姐那里听到了不同的故事,好奇的她迫不及待地游出了水面,见到了一艘大船。而船上站着一位英俊的公子,他是一个小国的王子……” “锦芸姐姐,什么是王子啊?”颜以素出声打断道。 “唔,就相当于皇子啊,皇上的儿子哦。”萧锦芸琢磨了半天,给了一个较为准确的答案,“那我继续说咯。人鱼啊,喜欢上了那个王子。突然,海里起了浪花,把船打翻了,王子落下水中,人鱼公主将他救了起来,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将他安置在了沙滩上。正当她想好好端详这位王子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人来了,她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于是她躲入海水之中,悄悄看着岸上的女子把王子救走了。人鱼公主对王子的思念日甚一日,她忘不了,所以她找到了海里的巫婆,用自己的嗓音换到了一双腿,但巫婆也告诉她:‘如果王子最后没有爱上你,那你会变成海上的泡沫。’人鱼公主并不在乎,她来到岸上,找到了王子。那个时候的王子以为是当初岸上的女子救了他,所以与她订下了婚约,人鱼公主想告诉王子事实,可是她却开不了口。又是几日,王子将人鱼公主当成妹妹来疼爱,并不在乎她不能说话。在王子和那名女子新婚的夜晚,人鱼公主知道自己将要变成泡沫,所以来到了甲板。没想到,她的十七位姐姐用自己的头发与巫婆换了一把匕首,她的姐姐将匕首交给她,告诉她说:‘用匕首刺穿王子的心脏,这样你的腿就会变回鱼尾,你也不用变成泡沫了。’人鱼公主拿着匕首走进了王子的房间,可是她下不了手,她低下身子轻轻在王子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转身离去了。旭日从海平面升起的时候,人鱼公主化成了海上的泡沫,而船上,人们四处寻找着她。” “呜呜呜,人鱼公主好可怜啦,王子怎么能这么对她呢。”颜以素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替小人鱼打抱不平,整个眼眶都红了起来。 “都是我不好啦,素素别哭了。”萧锦芸用手帕轻轻擦拭着颜以素的脸颊,安慰着,“这只是一个机遇问题,有缘无份罢了。所有的事情都要通过努力的,人鱼公主虽然最后还是化成了泡沫,但我想她不会后悔的,她已经为了自己的爱情努力了呀。最重要的是,她没有不择手段,只是用自己的爱支撑自己。” “唔,锦芸姐姐,再讲一个嘛,素素还要听,姐姐的故事比他们都都好听。”颜以素仰起小脑袋,撒娇道。 “你呀。”萧锦芸点了点她的鼻子,将她放了下来,指着旁边哭得稀里哗啦的楚楚说道,“你看你楚楚姐姐,都没你能控制自己,到现在还没哭够呢。我们还是先帮她整理东西,然后去你那边说,好不好?” “嗯,楚楚姐姐,我来帮你收拾哦。”颜以素蹦蹦跳跳的样子显示着她的好心情,以至于嘴里喊得是什么也没有多注意。 而楚楚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位被其他人惟恐避之不及的二小姐被萧锦芸整治得服服帖帖,还真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连看着萧锦芸的眼光都异样了几分。 或许是察觉到了楚楚的注视,萧锦芸朝着她微微一笑。阳光下的笑容,灿烂极了。此回眸一笑,足以倾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