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谜

更新时间:2018-12-06 17:21:50

宋谜 连载中

宋谜

来源:追书云 作者:小猪的眼睛 分类:历史 主角:王木木王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宋谜》的小说,是作者小猪的眼睛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宋朝,有许多谜。苏轼的祖上是哪国人?梁师成是谁家的私生子?司马光砸过缸吗?向皇后是个仙姑?八仙过海去了哪里?本文继往开来,悬念不断,新意无数,开发科技,探索文明,笑侃历史。本文的主角在北宋做了很多的努力,本文的桥段与平台绝对有新意,能给你带去无穷的畅想和无数的笑意,谨请围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扈西是塞岛第一大骑士了,虽然扈西为塞岛的政体建设呕心沥血,但是在一般不懂行情的百姓眼里,这些个政府的作为,与你扈西个人的能耐不是关联很大。另外,虽然在绿地中心扈西有过神射鬼功的表演,但那是在君士坦丁堡啊,不是在塞岛啊,塞岛人没有亲眼目睹啊。对此,扈西为了塑高自已的形象,也出于其它的一些考虑,并虑及自已存在的语言障碍,她对于四下涌动的暗波,知道自已主动出击将有诸多不便,所以,她守株待兔。她有相当的街头广场摆场子卖艺的经验,现在二四六,逢双即出,隔日一次,在女王官邸外的广场上,大秀中国武术,她把改良了的中国人的十八般兵器一一摆放,然后再一一的演练过来,用木木王爷的话来说,这叫威慑!

扈西演练的是哪十八般兵器?是:哈佛牌的狙击弓、标枪、枪刀、带枪匕首、电鞭、电锯盾牌、链球锤、指挥棍、军用铲、消防斧、警用拐、科技锏、突火叉、龙泉剑、哈佛槊、礼仪戟、医用钩、万能镗。现在:

扈西张弓,鬼射神功;绿地中心,记忆犹新;哈佛神器,声振罗马;穿杨贯虱,最是惊术;一弓既出,万兵皆没;……。

扈西挺枪,心手连枪;荤素搭配,火毒皆备;一身数枪,天下咸尚;灿若梨花,疾若飞蝗;哈佛标枪,无人能挡……。

扈西双刀,眼到步到;更兼枪刀,亦枪亦刀;裹撩抹拦,暗藏火弹;护身杀敌,几无不克;艺高胆壮,谁敢逞强……。

扈西之铲,现代设备;亦军用铲,亦工兵铲;亦救生铲,多功能铲;钢体铝柄,可折易携;锯斧铲镐,实在是好……。

扈西之锤,软硬皆备;硬锤沉猛,软锤灵动;硬锤传统,软锤新种;硬锤百勇,伤胫断骨;软锤链球,荤素无救……。

扈西之牌,高科神兵;看似盾牌,实是电锯;护有铠甲,攻有电锯;高旋利齿,挡者立死;欲敢反抗,即见阎王……。

扈西软鞭,软硬两便;身械一体,很高科技;银蛇飞舞,雷闪电鸣;惟戬并行,远近皆攻;鞭所扫及,烟飞灰灭……。

扈西匕首,应速用近;即不忽备,亦无轻念;利以形彰,功以道隐;更兼暗藏,能发四响;殊贼除恶,就在帷幄……。

扈西殳棍,护教法棍;又兼指挥,行进乐队;亦武亦艺,亦棍亦棒;艺则操音,武则电棒;高压一击,谁不屈膝……。

扈西抓拐,复合拐抓;丁字拐棍,头设钩抓;格斗防身,偷袭护拦;专用警械,塞人开眼;防不胜防,怵人心慌……。

扈西之斧,消防之斧;水火灾难,消灾除害;劈砍剁抹,砸搂截压;惩恶抢险,持斧向前;一斧多用,军民双拥……。

扈西使锏,科技领先;接上电源,可毙双牛;近则缠斗,远则飞掷;雌雄鸳鸯,双锏双飞;缠绕圆转,眼花缭乱……。

扈西之叉,突火飞叉;开步如风,偷步如钉;侞虎力猛;飞掷盘抡;火药后推,如同导弹;法正劲当,狮虎莫当……。

扈西舞剑,刚柔相济;搅云挂雾,吞吐自如;飘洒轻快,矫健优美;飞凤矫龙,至尊至贵;人神咸崇,神若仙宗……。

扈西练槊,身法多塑;劈盖截拦,挑撩云带;看手看走,拨劲扎稠;野狸穿花,千军万马;横扫千军,唯我独大……。

扈西仗戟,尊贵礼节;全身龙势,口攒角剌;身贴爪抓,肚靠尾摆;戟不舞花,青龙探洼;气象万千,彰显礼仪……。

扈西云钩,医军两用;献刁出划,阴暗毒辣;蛙虫鹰鱼,伏吞托波;或作医械,勾弹剔簇;致死救命,一念之间……。

扈西挥镗,见剑见枪;粗犷豪壮,地动山荡;月牙锯翅,雁尾金牛;拦拿扎剌,锋刃互镶;探挂掳磕,雄风挟长……。

扈西这天天的演练,一是扬威展艺,二是收徒招兵,三是混个脸熟,四是广告科技,五是楷模骑士,六是宣传警器,七是制造神话,八是促销传销,九是比武会友,十是想十全十美。现在,每天除了大雨天,日隔日,扈西准时开练,很有规律。如此,知扈东而不知扈西的,都来认识认识了;闻扈西艺高技全的,都来见识见识了;想入哈佛求扈西的,也都候着表述表述了;鬼心眼想想搞破坏的,也来踩点踩点了;想学骑士风范的,蹲着学习学习了。这聚来之众,由于扈西的坚持不懈,已不局限于塞岛人,周边国家地区的闻风者也趋之若鹜、蜂拥而来。挂着黄色胸卡的、挂着绿色胸卡的、挂着灰色胸卡的,人头涌动。

有人气,大家来,是好事。不过,也别松了阶级斗争这根弦,黑寡妇跟扈西报告,她们居高临下的保护和观察扈西练武时,发觉有几人,似是来观艺,实是别有意图,东晃晃,西荡荡,多次想混入我们女王府,未果。看他们的言行举止,似非善类。他们不在岛上的旅店住宿,他们每天都回来岛的大船上休息。又据小怪巡视发现,近日,有越来越多的船只聚集在那几人的大船周边,也时常有人与那几人成群结队的在我们女王府周围逛。

行文至此,这里要说说地中海的海盗了。那时的海船一般都沿着海岸航行,确保船只可以时刻看到陆地。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没有指南针和海图。而海盗唯一要做的就是藏在海岬中,等待商船上钩,然后抢劫。在地中海,海盗有两种人,一是天主教海盗,一是伊斯兰海盗。

在地中海,天主教国家也鼓励海盗行为,他们的基地在马耳他、在法国、在北欧。直到后世,这些海盗团体仍然存在,只是其性质完全不同而已。这里的天主教海盗常在北非海岸或地中海东部海域逡巡航行,他们时常出没于船运交通最繁忙的海域,商船以及它们的护航队,是他们最好的猎物。天主教海盗捕捉猎物的策略与伊斯兰海盗有很大不同,他们比北非海盗更喜欢使用火器和投掷物。他们会先把对方船上的桅绳打断,等到敌船彻底瘫痪后再登船。有时也会向敌船的甲板上乱放一通火,击退他们的抵抗。在持久战中,天主教海盗会利用他们身高的优势先向敌船扔硫磺燃烧弹。

对于天主教海盗,他们对待俘虏,穆斯林理所当然会受到极差的待遇,但天主教徒也往往难逃厄运。海盗经常在掠夺完天主教徒所有值钱的东西之后,把他扔到小船上,让他随波逐流,自生自灭。而被俘虏的穆斯林教徒沦为奴隶,有的为他们工作,有的则为岛上的海盗干活,还有许多被卖到国际奴隶市场。其他的则被关在奴隶监狱里,白天在采石场或建筑工地从事各种繁重的工作,夜晚必须回到监狱里。他们都穿着阿拉伯服装,一只脚上铐着脚镣。但他们可以像北非奴隶一样做生意为自己赎身,有些还可以亲自还乡筹钱。

而地中海的伊斯兰海盗主要来自北非及西亚,早在公元前,非洲北海岸的穆斯林封地上就已经开始建造帆船,袭击地中海上的船只。北非伊斯兰海盗逼迫被抓的基督徒为他们划船,这种状况一直延续了十几个世纪。其中,阿尔及尔海盗一般在西西里和直布罗陀之间掠夺船只;的黎波里海盗时常骚扰西西里东部的船;而突尼斯海盗基本上在地中海的中部和东部活动。这三股海盗势力“狩猎”的范围有重叠的区域。

北非伊斯兰海盗的作战策略是当海盗船接近敌舰时,就会向投掷燃烧弹、石弹、撞击等,先是大肆恐吓,再进行破坏。接着,船上的水兵就跳棚了,冲上敌舰进行拼杀。由于北非海盗船的撞角很有威慑力,基本上没有船只能与北非海盗进行激战。虽然不少船只也有武器,但因船员们惊慌失措,往往会轻易投降。

当商船即将与海盗船遭遇时,船上的乘客有人欢喜有人忧。有钱的人尽一切所能地藏匿自己值钱的东西,有的甚至把金币或宝石吞到肚子里去。贵族为了被抓后少付赎金,不惜和自己的仆人换穿衣服。海盗对付他们这一套很有办法。只要对他们稍用一点酷刑,值钱的东西藏在哪里就知道了。那些吞下财物的人一喝下催吐剂就都吐出来了。至于对付和仆人换衣服的这种简单伎俩则可以通过观察他们的手指,细皮嫩肉的自然是贵族,手上长满老茧的是仆人。海盗对待妇女并不额外虐待,因为完好正常而不是哭哭啼啼、惊慌失措的妇女更能拍出较高的价钱。

被伊斯兰海盗俘虏的人最终会被带到北非国家,面对的是漫漫无期的奴隶生活或是等待赎金的到来。他们首先要忍受奴隶拍卖时对人格的侮辱,像买卖牛马一样的张开嘴巴让人查看牙口,让人捏*摸,看看肌肉是否强健。当显贵们选出最好的俘虏后,将剩下的人送到奴隶交易市场拍卖,或者被关进奴隶监狱。其实,并不是所有的奴隶都会在采石场或建筑工地上活活累死;奴隶可以挣到一小笔钱,而且可以在安息日休息,比当时生活在英国的伊斯兰奴隶待遇要好些。在北非,甚至有一些有胆量的奴隶借钱在监狱里开小酒馆,最终他们可以挣得足够的钱为自己赎身。但因为他们信仰天主教,因此仍必须从事繁重的工作。

对被伊斯兰海盗俘虏的奴隶而言还有一条通向自由的道路,即改变宗教信仰,皈依伊斯兰教。原则上,这样可以使他们获得与狱卒平等的社会地位。在天主教的教义中,改变信仰会遭致来生受苦受难。但这丝毫没有起到威慑作用,而是有许多奴隶“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了逃避目前的苦难而选择改变信仰。那些信天主教的水手甚至可以在这两种身份之间游刃有余:他们可以是伊斯兰海盗船的水手,也可以为欧洲商船服务。在北非的背教者后成为一问题群体,这些天主教的背教者比伊斯兰海盗还*,“所有浪荡的事情他们都可以做”。

当时,海盗船出奇制胜的秘诀在于其惊人的速度,“有时帆船上的奴隶要一口气划十个、十二个甚至二十个小时。如果有一个奴隶累倒了,就会遭到鞭打直至死亡,然后被无情地扔进大海。”这使得海盗的猎物几乎无一幸免。但是如果风向对自己不利的话,他们就会采取一种古老的诡计——悬挂假旗。这在地中海很有效,后来证明此法在全世界均行之有效。当时天主教国家和穆斯林国家的船只极为相似,两条船如果不横靠在一起恐怕难辨真伪。为了完全掩护自己,海盗船经常乱挂旗帜,让人上当;还会让变节的对方的船员站在甲板上,以更利于诱骗对方。

所以,说得详细点的话,扈西现在不单要面对天主教海盗,还要面对穆斯林海盗,任重道远,左右两难,前后夹攻,亚历山大。

今夜月朗星稀,风平浪静,时不再来,机不可失,天主教海盗们准备动手了。这帮盗贼来自于地中海西北部法国境内的的古斯塔斯贼窝,他们由地中海一老海盗歇瓦勒船长率队,二百多人,都是些海耗子,经验丰富,技艺高超,灵活善变,凶残毒辣。现在这些人正由经验老到、办事执着的歇瓦勒船长带领着向奥林匹斯峰峰顶摸去。

扈西的连坐政策很见成效,这些人在白天悄悄由各处向奥林匹斯聚集时,已有人发现他们没有胸卡,已向就近警署报告,因为事若真实,这些报告者事后会有小红花奖赏;如若视而不见,则事后有可能会被追究疏于保家卫国的义务,会被擦除一二个小红花。

由各地警署汇报至岛指挥中心的信息,在大沙盘上一摆,动态地一表达,很明显,有一股二百多不明身份之人由四处向奥林匹斯聚集,而在奥林匹斯与南郊利马索贝海港港口约近十公里的沿途,这帮人还均布着一些马匹和车辆。

扈西说,明显得很,有二百多人今晚要洗劫奥林匹斯峰峰顶的主灯塔,且其主要目的是抢劫,所以连沿途接应的人马车辆都一一安排妥当了。我们要歼灭这伙匪徒很容易,但我想学学东东姐,我也要活捉他们,要好好地拷问拷问他们,常言道,人不犯我,我不人,你我往日无冤,今日无仇,既然来犯,只能迎接你们有猎枪了,还一定要让你们后悔是你们自已撞我的枪口上了。

现在,奥林匹斯峰峰顶的主灯塔也整装待杀,这主灯塔其实是一个城堡,是一个建筑群,除主体建筑灯塔外,还有营房、食堂、浴室、机房、仓库、操场、贮水池、会议厅等,而这些建筑全都由一高6米厚4米的圈墙围着。那4米厚的城墙不是实心的,是中空的,空腔是房间。房间的屋顶是平顶,可以跑马。这个城堡的周边点类似“圆屋”,在圆屋的屋顶,内外侧各圈有一圈1米高的铁丝网,现在,这些铁丝网,已在扈西的电令下,按要求做了一次针对性的检查,已确认无误,指标达标。

圆屋的成型,都是因为王木木发明的水泥的功劳,否则,别的不说,单那能承重的平顶,这个时代是无论如何都建造不出来的。在欧洲,有许多辉煌宏伟的建筑群,如巴黎圣母院,如莫斯科的冬宫,如君士坦丁堡的大皇宫,虽然风格有异,但都共同的是尖顶朝天,或“洋葱头”罩顶,说是如何如何好看,其实也是无法不这样建造,那个时代,造平顶?不可能!想试?白痴!都是靠石料的堆积,做拱形,做蛋壳,材料力学加结构力学,全都是因为材质的缘故,实在是很难能“平”得了!

这帮来自法国海岸的海盗,早侦察过了这里的地形地貌及房型房貌,他们觉得这个厚墙的平顶大概下面是用圆木搁平了,不知塞岛人为何要如此建造,但怎样也没有想到过这上面可以跑马、站人,坚如平地。为了“迎接”这批不速之客,这次奥林匹斯早已一二三四的做了好几套预案。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二百多个海盗,看看奥林匹斯灯塔一方的人对自已的行动毫无觉察,那个高兴啊,无以言表。想想,早打过样了,踩点的人说,里面尽是些小孩子,平均年龄不会超过十八岁,还女多男少,几乎是3比1了,且总数也就四五十人。所以,这帮海盗,一点点也不担心自已会拿不下这个建筑群,担心的是上面那个灯塔上的大夜明珠究竟有多大?有多重?我们能搬动得了吗?不过,想来想去,觉得应该能行,要不,他们这些小孩子是怎样会把夜明珠弄到这么高的灯塔上去的呐?

现在,来打劫的海盗们见这里的大门紧闭,很正常,半夜三更的,门当然是要关关紧的。看那门,挺厚实,也就不去惊动它了。反正,本来我们这些人就不大习惯从大门进出的。像在海上作战一样,像在海上跳棚一样,二百多人,一个眼色,一个手势,一二三!嗖嗖嗖的,甩勾甩上了铁丝网,勾得牢牢的,一纵身,一一的都飞身上了圆屋平顶。

海盗们上了平顶,还挺小心谨慎,唯恐我们这二百多号人一起上来,你这平顶吃不消,塌了!不过,这事事前也打算过了,我们过了铁丝网扯住勾绳不松手,再扯着勾绳试试腿,塌了,我有救命绳,我不怕;不塌,更好,我再甩勾用绳过第二道铁丝网。

看着整个灯塔小区静悄悄的,试着脚底下的平顶稳当当的,海盗头歇瓦勒船长一挥手,于是这二百多全部过了第二道铁丝网、上了平顶的海盗们,又要统一行动,甩勾跨越第二道铁丝网了。

看着阶级人全部落网,主灯塔上的灯塔站站长一声令下,开麦拉!顿时,寂静无声的灯塔小区沸腾了起来,所有的房灯、路灯、大灯、小灯、探照灯、舞台灯唰的一下,一齐亮了起来!固定灯把这片土地照亮得如同白昼,而可以摇头转动的灯,则一道道的光柱罩向在平顶上慌慌张张的海盗们,如同你深夜里走进老年公寓的厨房,电灯一开,一大群受惊的蟑螂,顿时乱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