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盗墓异志

更新时间:2019-06-26 09:16:41

盗墓异志 已完结

盗墓异志

来源:落初 作者:碧惠儿 分类:灵异 主角:古董明白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碧惠儿的原创小说《盗墓异志》,主角古董明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谁说女生不能盗墓!一次次盗墓过程中,他的出手相助,她芳心暗许,古墓中的爱情,能否长远?还看今朝~--坑品有保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另外惠儿还有一本《大神夫人有点萌》完结,一本《忠犬神探》正在连载。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几天我的精神状态,是越来越将近崩溃的边缘了。不仅是心里堵得慌,就连我原本就不灵光的脑袋里,还像足安装了一个定时Zha弹一样,一直反复不断的提醒着我:下月初八、下月初八、下月初八……

而我,明明心情就糟糕到了极点,却要死撑着,在爷爷的面前装作无事人一样,省得他起疑心。

阿展叔与我约定的下月初八,为期刚好为半个月。

就算给足了我时间思考,我还是不知如何选择。

这些天里,梦魇对我的骚扰是越来越频繁了。原本梦境中的那一句话只说上一次,近些天,却总是反反复复的说上好几遍:到你了,你在哪里?

到你了,你在哪里?

到你了,你在哪里?

到你了,你在哪里?

我真的被问得生烦了。

如果可以有那机会的话,我是真的想冲进梦里,揪出说这句话的人,然后暴打上他一顿,让我消一消这些年的怨气。

可前提必须是有这样的好机会。

为此,我总在梦里被梦魇折腾得将近虚脱。

每次梦醒之后的虚汗淋漓和虚脱无力,都会让我想起爷爷的那句话:不断气就好,只要不断气就好。

日子一天天的消逝了,与阿展叔约定的日子也是越来越近乎了,我到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更别提选择了。

去与不去?

到底应该怎么选择,没人可以告诉我。这一次,我也不打算告诉爷爷。自从和爷爷大吵一番后,我们爷孙俩之间,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关系。

似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他也不再告诉我,关于巫古族的事情,完全将这件事情压下去了,如同从未跟我提起过这番惊天大事。

但我跟他不同,我早就被这些惊天大事的谜,压得胸口发闷,折腾得将近疯狂。

和阿展叔约定的这段时间里,我出乎意料的乖巧。

这点让爷爷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他多多少少嘲笑过我几次,总是笑着对我说:“看来我的不打教育法不奏效啊,要多打你几次,你才会听话懂事。”

我知道他这番的意思,也明白他的苦心。

这些天里,我之所以如此的乖巧,其原委我连提都不敢提,简直惨过哑巴吃黄连。

离约定的日子又近一步了,后天,后天我就必须做出选择。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又重温了一遍巫古族人们,年轻时盗墓的心得,还有种种关于倒斗的科普知识。

难不成,我真的必须得选择改变宿命吗?如果我选择了跟着去,这是不是就象征着,我开始不相信爷爷了呢?

我不知道。

距离约定时间的倒数第二天晚上,我早就洗好碗,献殷勤的帮爷爷泡好了茶递给他,他笑着对我说:“这些天你难得的如此乖巧,一定有事要说吧?”

我点了点头。

“爷爷,学校那边,让我参加暑期的夏令营,后天就报名缴钱了,我每天都呆着古董店里好无聊的,能不能让我去参加一次?就当做是散散心,好不好?”

他没有说话,而我,紧张得手心直冒汗。我一向不会说谎,更何况现在骗的还是如此人精的爷爷,我的心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关。

好半响,他才有所举动。

他伸出手指着电视里的京剧,问我:“兰儿,你能看得懂这码子人在演的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

他一脸对我没辙的表情,对我说:“你要去,可以。但你不要总是大头虾的拖同学后腿,千万要记得凡事小心。”

“我知道。”我点点头,然后起身进了房间。

他才对我说道:“明天,你再帮爷爷看一天店,我带着蓝子出城一趟。”

“嗯,那爷爷你自己也小心点。”

爷爷,这场京剧,我不是不懂,而是我不想懂。

隔天,待我起床时,爷爷已经不在了。电视机上垫着一张纸条和一摞钱。

纸条上写的字体是大象文字体,在我的印象中,爷爷似乎总爱显摆家族的大象文,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值得他像个小孩子一样,那么爱显摆。

这也算是,我唯一觉得他像个顽童的一面吧。

上头写着:钱拿去报名,夕分夜归。鱼头灌汤已定位,切记莫忘。

为什么爷爷你走之前还要去定位!为什么我的午晚餐会是鱼头汤!救命阿,难不成在爷爷你的心目中,我真的是没脑子的?就算真的要给我补脑,不让我拖后腿,也不需要鱼头汤阿!

当然,我也不忘了想,如果爷爷他知道了,我是跟着阿展叔去倒斗,而不是真的去夏令营,他会怎么样?

我的思绪后的答案是,那罗古奇之他可是我的爷爷,就连上次,我都说出那种大逆不道的话来了,他提都没提就原谅我了。这次去倒斗又有什么不能原谅的?而且还是跟着他熟悉的阿展叔在一起去的,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再说了,我算是他唯一的后人了,不原谅我,能成吗?

思绪到这里,我笑了笑,收起这摞钱,沉甸甸的少说也有1.2万块钱。爷爷出手果然阔绰,只是这些钱到底够不够我买一些倒斗的用品?

因为爷爷不在,我随心所欲的想什么时候开店,就什么时候开店,谁都不能阻止不了我。于是一直拖到将近午饭后,我从巷子口拐弯处的鱼头汤店铺里出来,才去开的店。

店门口已经堆满了爷爷订阅的报纸,足足塞满了店的信箱。

我略微无奈走过去,翻着白眼将它们全部翻出来,一股脑的扔在柜台前,等着爷爷回家的时候,自己去整理。

处理完这堆乱七八糟的报纸后,我整个人都畅快了。

接下来就是我自己的时间了,我在门**上了休息的牌子后,就拿出暗房的钥匙,打算到里头找点明天,出发倒斗需要用到的东西。

在暗房审视一番后,我什么也没拿,反倒是在里面的密室,拿了一把摸金符,还有几张关于倒斗心得的大象文帛布,附带一本最基础的巫术书。

拿着的这些东西,我只是倒斗的老手们的心得,照例拿着傍身,对我来说,这些东西完全不重要,最重要最珍贵的是爷爷房间里的东西。

我的爷爷年轻时,倒斗的次数也不算是少,但却没有带出半点墓地后遗症来。

比起同行那些盗墓贼,他要幸运得太多了。不仅能活到如今的70高龄,还能走能跑,连我都替他的幸运赞赏了一番。

在家里古董店里,爷爷自己有一间休息室的,里头有个小书房,那里有一个,我从来不敢明目张胆进去的密室,密室隐秘在大柜子后面。

20年来,我来这间密室的次数屈指可数,少得可怜。

主要是爷爷从未告知与我,有这间密室的存在,这就足以证明他是不会轻易告诉我,而且也不会轻易让我进去的。

我之所以能发现这间密室的存在,这点还真的要感谢林蓝。

去年他在帮爷爷整理书架的时候,我一时闷得慌自告奋勇要帮忙,林蓝就扔下了爷爷的书房给我打扫,而后就走了。整理的过程,我被灰尘呛得气急败坏,伸手用力的锤了好几下那幅挂历,结果书柜就自己移开了,当时吓得我够呛。

严重些就差点尿裤子了。

这间暗房里的东西比较少,但是都家里可得见和看不见的那些古董中,算是比较稀少的东西了。我曾经想过,这些可能是比较名贵稀少,所以爷爷才需要另开密室,用于存放。

这间密室,说起来,给我的感觉就是阴森,来这地儿四次,每次我都觉得阴森森的,感觉这地儿是我们家最阴森的地方。

我轻车熟路的走进去,并拿着椅子堵住了书柜门,头一回来的时候,这扇书柜门自己关了。我自己一个人在里头折腾了老半天才打开了,而且还是用尽了我吃Nai的劲道,才拉开那该死的大柜子。

这一次,我有先见之明的拿了椅子堵住了。

才敢放心的在柜子里找东西,我偷偷的从柜子上拿了一颗夜明珠,和一把乌金紫檀的匕首。

夜明珠在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是最珍贵的。为了以防万一,带把匕首还可以傍身。省得阿展叔顾不了我时,我还可以自保。

看到底,这些东西有没有到真的是其次。

我曾经在密室中央的书中里,看到了两面外观镶着碎宝石的镜子,这两面镜子,你看着没什么特别,但其实细看了一番后,才知道这一面是阴阳镜,一面是聚汇镜。

阴阳镜的作用是能透过镜子,看到那些肉眼看不着的东西;聚汇镜的作用是聚集鬼怪和蛇虫鼠蚁,方便我们直接消灭掉的。

我需要聚汇镜,墓地那种地方够邪乎了,我才不敢拿那一块阴阳镜。

只是现在,聚汇镜到底是哪个抽屉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右边的抽屉,嗯。

我拿出了右边抽屉的镜子,不待我细看,店里已经有客人来到了。

“真是的,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才来。”没办法,我一脸不耐烦的把搜刮来的东西,塞进背包里,然后把密室的门关上,就走了。

待我出去后,就开始为这位客人讲解古董的原始,直到傍晚时分。

爷爷还没有回来,我等不及了只好关店,把东西都塞进包包里,再去巷子口吃鱼头汤。接着去了商城里买了一顶假发。

墓地里是出了名的阴气重,而女子的身体又略显阴Xing,男子们盗墓时最怕与女子一起,因为谁也打不了包票在墓地里会发生什么事情,阴气确实不宜出现在他们的周围。这就是自古以来,女子不给跟着去倒斗的原因。

只是,我不明白,阿展叔好说也倒斗了这么多年,也算是个江湖老手了吧,应该懂得这个道理的,但为什么还执意要我去呢?

不管他是什么意思,也不管怎么样,我必须是以男子身份参加,否则被他的同伙知道后,我估计就必须死在他们当中了。

在商场里,我有模有样的挑了好多肉食,和手电筒之类的必需品,搞得像极了要出门旅行。

其实我也不想买这些东西的,主要是我怕回家,被爷爷发现我不是去夏令营的,所以买这些东西便可以糊弄一番爷爷,省得被他发现。

待我买好了一切用品,便埋单走人。

时间尚早,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我又跑了一趟电话亭,给阿展叔打个电话。

果真跟上次一样,等了好久才接听。

这一次接电话的不是阿展叔,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喂。”

“我找阿展叔。”

“他不在。”

“这样阿,你能不能跟他说,我已经决定好,只是离家需要一些时间。”

“嗯。”

挂断电话后,我便转身离开,看到电话亭不远处,爷爷正站着看着我。

我有点兴奋,走过去,说:“爷爷,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吃饭了吗?”

“给谁打电话呢?”

“没有,是老师,明天就要出发了,所以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时间。”我又一次睁着眼睛说瞎话。

“为什么不打手机?”

“我没带出来,刚刚去商场买了这些东西,还有很多好吃的,一会给你试试?”

他不回答我,任由我挽着他的手,一块走回家。

看着他,我的心里涌起了愧疚。

爷爷,对不起,我撒谎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