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限量专宠:禁爱总裁,请温柔

更新时间:2019-06-03 07:34:27

限量专宠:禁爱总裁,请温柔 连载中

限量专宠:禁爱总裁,请温柔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青萝 分类:灵异 主角:秦安霍诩 人气:

主角叫秦安霍诩的小说是《限量专宠:禁爱总裁,请温柔》,它的作者是青萝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现在起,你身体的每一寸都是我的,不许反抗。” 失踪两年,重新回归,他却像是变了个人。 连本带利想要从她身上讨回那笔债。 他连同身心肆意侵占,可到头来怎么就成了那个离不开的人了。 当霸道总裁变成狗皮膏药…… 秦舒妤:“这位先生,你晚上睡我白天粘我,还能不能有点私人空间了?” 霍诩挑眉笑道:“过来,我们可以被窝里聊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他的,等秦安妤不姓秦了,你再来和我讨论。”这句话像是箭脱离了弓成满月的弓射到了秦安妤的心上,一下子扎在哪里。   疼,往外冒着血。   秦安妤如果知道自己会听到这段话,是如何也不会跑来找段皓的。   在段皓挂断电话之后,她生怕段皓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就跑来找段皓了。   前台是新人,不认识秦安妤,一听说秦安妤是来找段皓的,还以为是段皓的新情人。   毕竟段皓经常带着情人来公司,而且还不止一个。   前台早就习以为常了。带着秦安妤去了段皓的办公室,却被告知段皓跑去找霍诩了。   秦安妤给前台道了谢,就自己跑去找人了。   她怕会碰到霍诩,还刻意从员工电梯上去了。   可电梯门一打开,她就看到在走廊那边打成一团的霍诩和段皓。本来她是想要过去的,但是一听到段皓提到了自己,她咬了咬牙,最终决定先躲起来。   脑子里似乎还不停的回荡着霍诩那句没有一点感情的话。   直到看着霍诩搭乘的电梯的门彻底的合上了,她才松懈了一般,往后退了两步。   就是那两步,让段皓发现了她。   “怎么是你?”见到从暗处走出来的秦安妤,想到自己刚才还是因为秦安妤和霍诩打起来的。段皓有些尴尬。   刚才的话,秦安妤又听了多少呢?   秦安妤的肩膀微微缩着,但是她还是尽量让自己笑着去面对段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霍诩会把手机给我,是我的原因,你不应该怪他。”   秦安妤将自己当时的处境一一告诉了段皓,那应该算是秦家的辛密,但经过了秦父刚才的一系列打击,秦安妤对秦家的好感可以说是被她的父母彻底的耗费光了。   段皓听罢,脸色有些凝重。   “段皓,是我太自以为是了。本来这就不止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族的事情,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做的。”   秦安妤的眉头往下垂,看起来十分的悲伤。   她将手机递给了段皓:“拜托你,帮我还给霍诩吧,我没有关系的……”最后一句话,段皓都不相信。   霍诩的手机拿回去了,秦家人会怎么想,一定会觉得秦安妤被霍诩抛弃了,接下来要对付秦安妤还不是喝水般简单的事情?   “我不负责这个,你要是想要还给他,就当面还给他吧。”   段皓叹了一声:“你可以在这里等一会儿他。”   霍诩的会议应该很快就会开完的。   段皓是这样想着的,但没想到一连过去四个小时,都没有半点霍诩的消息。   秦安妤着急的站了起来:“霍诩,不会出什么事了吧?”秦安妤有些着急,手指不停的纠缠着。   或许是秦父又做了什么……   “不行!我要去找找他!”   秦安妤作势就要离开。段皓及时的拦住了她:“你去哪里找啊?霍诩的电话我们都没有,现在也联系不上他啊。”   “那要怎么办啊?”   她都快哭出来了,霍诩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秦安妤会愧疚一辈子的。   “再等一会儿。”   “不行!”秦安妤甩开段皓的手,声音果断坚决,“你不懂我父亲,有一点可乘之机,他都不会放过的,再这样下去,就算是没事,也会出点事的。”   “他平时会去什么地方?”   段皓似乎也仔细的考虑了一下秦安妤说的话,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眉毛此时也皱得死死的:“我们偶尔会去酒吧喝一杯……”   “带路!”   有一瞬间,段皓在秦安妤那双冷静的眸子里看到了一点霍诩的影子。   原来喜欢一个人,真的会渐渐变成那个人的模样的。   段皓问了霍诩的秘书,得知了霍诩出去开会的地点,带着秦安妤冲了过去。到了哪里才知道霍诩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他们又去了霍诩和段皓平时会去的酒吧查看,但段皓出来时候有些垂头丧气的,秦安妤的心就凉下去了。   她的脸色冷了又白,呆愣着在段皓面前一段时间后,突然拿起手机来。   段皓心道不好,抓住了她的手腕,问道:“你做什么?”   “我要问问老爷子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他是不是要看着我去死,才甘心!”   秦安妤找了霍诩五年之久。他们分开了七年之久。   她活下去的所有希望,全都来自那个男人,要是霍诩……要是……她怎么可能还活得下去?   段皓阻止了她:“如果不是秦老做的呢?那你就打草惊蛇了。”   段皓必须要冷静,他要站在大局的角度去权衡每一个选择。   “可是……”秦安妤觉得自己眼眶里有泪水在滚动着。   “你现在这里冷静一下吧,我再去找一找。”   段皓指了指酒吧。秦安妤濒临崩溃的情绪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也许秦安妤根本就不像是霍诩说的那样绝情吧?   秦安妤被段皓安置在了酒吧的一个角落里。她捂着自己的脸,眼泪从指缝中落下。   呜呜的哭泣被掩盖在手掌之间。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受到这样的折磨呢?   扣扣……扣扣……   不远处,突然传来了酒杯敲打着吧台的声音。秦安妤被吓了一跳,抹了一把眼泪,小心的看了过去。   现在这个时间还不是酒吧最热闹的时间,人零零散散的就几个。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人优雅而颓废的坐在吧台那边,用手中的杯子敲打着吧台。   秦安妤的心忽然的漏拍。   她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再看过去的时候,就和男人的视线四目相对。   ——霍诩?   不是说霍诩没有在这里吗?   秦安妤恍若梦中的走了过去,生怕那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   霍诩也看到她了,盯着缓缓朝自己移动的秦安妤,鼻间哼出一口气来,似乎还带着一点酒味。   秦安妤立马停住了脚步。   “怎么不过来了?”   男人的声音还是秦安妤熟悉的冷清薄凉。   可她听在耳中,却只想要落泪。她凑了过去:“你认得我?”还没有靠近,酒味就从他的身上溢出来了,要是他人,秦安妤早就嫌弃得绕道了,可眼前的人是她最爱的人。   “你摔傻了?”男人的指尖点在她的鼻尖,动作亲昵得让秦安妤恍然。   霍诩是……喝醉了吗?   “秦安妤!”霍诩没有得到秦安妤的回应,冷喝一声。秦安妤看到了霍诩不满的皱着的眉头,立马应道:“我在呢!”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就要给段皓打电话。   男人的手略过她的脸颊,将手机从她的手中抽走。   秦安妤愣了一下,看着霍诩玩也似的打量着他的旧手机,只能耐着声音哄道:“霍诩,你把那个给我……”   “这不是你的吧?”   酒气染上了霍诩的眼眸,秦安妤呆了一下,那眼里还是她熟悉的深邃大海,但是那眼眸深处的情绪,带着厌烦,清晰得让秦安妤几乎晕眩。   “不,这不是你的。”男人的话还在继续。   不要,不要听下去!   心里不住打鼓,但是秦安妤的脚步一点也挪不开。   “秦安妤,这是你从我这里骗走的。”她看到男人在笑,笑里有恶意、厌弃,“你利用我,从我手里把我的东西骗走——秦安妤,在你看来,我很蠢吧?你和你那个精明的父亲一样,都觉得我傻傻的很好骗吗!”   男人猛地将那个手机摔在地上,手机脆弱得四分五裂。秦安妤看着那个手机,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心。   她的唇蠕动了几下,发出一声弱弱的反驳:“我没有。”   我没有,我不是。   你为什么不信我。   突然的,她的下巴被男人的手指捏着抬了起来,男人用了很大的力气,她疼得眉头死死的皱起来,眼里正翻滚着的泪水落在了男人的眼底。   他却一点怜惜的意思都没有:“哭?你哭什么?你知道得知霍然死讯的时候,我连哭都哭不出来。”   “还是说你只会哭?你父亲以为只要你在我面前哭一哭,我就会把娱乐城给你们吗?痴心妄想!”   霍诩冷冷的笑着,他的眼底似乎满是冰寒。那些寒冷的光,扎进了秦安妤的心里,秦安妤的唇抿得紧紧的,只要松开,霍诩一定会听到她呜咽的声音,一定会更加厌恶她。   可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从她的脸颊滑落。   她的手臂无力的垂着,整个人像是一个布娃娃一样被霍诩提着。   霍诩突然厌烦的将她整个人甩了出去,秦安妤猛地趴在地上,手机碎裂的碎片扎到了她的手掌里,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痛。   痛的,是心。   “你恨不得杀了我,是真的吗?”   不是气话,而是你真的想要杀了我,是吗?   秦安妤抬起头,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的一切表情都没有落入她的眼里。可她似乎感觉到了,冰凉的视线,冷然的落在她的身上。   不屑,讥讽。   还有厌恶。   ——霍诩,你知道吗?最能伤到我的,从来不是其他人,而是你。你已经将我的心,彻底的杀死了。   我已经死在你的手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