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都市狂兵

更新时间:2018-11-30 15:03:18

都市狂兵 连载中

都市狂兵

来源:网络 作者:唐朝茄子_91 分类:灵异 主角:安素素陈 人气:

主角叫安素素陈的小说是《都市狂兵》,它的作者是唐朝茄子_91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浮生回来的时候,翠儿已经将东西都收拾好放在了一辆人力小三轮上,看见他立即道:“浮生哥,我忘了告诉你了,嫂子已经做好了饭菜!”

陈浮生就坡下驴的耸了耸肩道:“我也是刚刚想起这事!”

惹得翠儿娇笑连连,蹬着小三轮慢慢的朝前走去。『言*情*首*发www.klxsw.com

陈浮生在后面慢慢的跟着,几分钟后,到了一间颇为偏僻,只有两层的小楼,外面糊着的白石灰墙面已然脱落斑驳,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

帮着翠儿将炉子搬了下来放在一边,然后拎着大锅往虚掩的门走去,一推开门,里面传出一个声音:“回来啦?”

声音温婉动听,柔而不腻,如同黄莺出谷般,让人听了就忍不住幻想着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样子的。

随着说话声,一名妙龄女子端着个菜盘从厨房慢慢走了出来,头发高高挽起,清丽脱俗,看着她端着菜盘子出来的样子,恐怕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为之顿足捶胸,惋惜天使折翼,仙女谪尘。

“我来帮你!”

翠儿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连忙跑过来道。

美女柔声笑道:“不用,快去洗手吃饭了!”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饶是陈浮生心志坚定,每次见到她,都依然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微微出了口气,听话的去洗手准备吃饭,就如同一个在外面胡天胡地完了的孩子,回来面对又爱又敬的慈母般。

美女放下菜盘后,打了三碗饭,有一碗特别的大,那是陈浮生的,他的饭量一直奇大。

等两人各自坐下后,美女微微一笑道:“浮生,今天第一天上班如何?”

“哦,还好,感觉还能适应!”

陈浮生微微有点紧张。

“适应就好,万事开头难,好好努力,来,吃饭!”

美女说完,仿佛下了指令一般,三人开始动筷。

吃饱后,美女收拾好碗筷,朝陈浮生笑道:“浮生,你一会还出去吗?”

陈浮生略一沉吟,点头道:“可能还要出去一会,约了个朋友!”

“哦,那你先冲凉,我帮你拿换洗衣服!”嫂子温柔的笑道。

陈浮生略微不自然道:“嫂子,我自己来就好!”

“你不知道衣服在哪里,一会又翻得乱糟糟的!”

嫂子说完进了房间,很快就捧出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陈浮生连忙接了过来,换了鞋子进了浴室,关上门,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家里有个这样的嫂子,真是要人老命,他甚至后悔当初怎么没有坚持搬出去住啊?

完了又忍不住骂骂咧咧,我说牲口,你死就死了,还留下这么一个老婆干吗?

不过,骂归骂,他那深邃的眸子里却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哀伤。

这是一个奇怪的家庭组合。

牲口的本名叫陈金生,跟陈浮生是好兄弟,只是这对兄弟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说起来还要说到陈金生的父亲陈敬天老人,陈敬天夫妇都是小学的教师,为人乐善好施,在有了金生之后,先后又收养了三个孤儿,其中一个就是陈浮生。

陈浮生十三岁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在某个清晨被一辆军用的吉普给接走了,而那时候的翠儿才不到五岁。

后来年满十八的陈金生报名参军,很快就脱颖而出,逐渐成为首屈一指的东北虎特种大队中最年轻的少校军官。

两年前,陈浮生二十四岁的时候,响应某个秘密部门的征召,意外而惊喜的是,一同被征召的还有陈金生,两人为能够从兄弟成为战友而感到非常兴奋,加上从小就培养出来的默契,为秘密部门服务的期间为国家人民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

可惜的是,在三个月前,陈金生却在某次任务中,为了掩护战友撤退而壮烈牺牲了。

而因为那该死的保密制度,他牺牲后却无法获得应有的荣耀,陈浮生带着他的抚恤金风尘仆仆的回到这个家时,再度惊闻噩耗,陈敬天二老因为半年前的一场车祸,双双去世了。

这个时候,陈金生那鸿雁传书了好几年的初恋女友唐沁柔为了尚未成年的翠儿,刚以未过门妻子的身份住进了这个家。

面对着寡嫂幼妹,陈浮生将血和泪硬生生的咽进了肚子,把陈金生已经牺牲的消息隐瞒了下来,开始承担起这个家庭脊梁骨的责任。

任由冷水浇灌自己那铜浇铁铸般的身躯,强行从思绪中拉回心神,陈浮生擦干身子,换好了衣服,在沙发上穿好了鞋子,抬头笑道:“我出去了!”

“嗯!”唐沁柔抬头柔和的一笑。

“浮生哥哥早点回来!”正在看书的翠儿也应了一声。

出了门,陈浮生径直来到路口找了一辆拉客的小车,报了个地名,绝尘而去……

半个小时后,他的身影出现在龙田区的一个比较知名的酒吧,这家酒吧名叫枫叶红,下车游目一扫,朝对面一名蹲着的高大年轻人走了过去。

高大年轻人也很快看见了他,立即站了起来,话说,这年轻人也真够高大的,足有一米九的身高,非常魁梧,暴露在体恤衫外面的肌肉胀鼓鼓的,就如同那些健身房打广告的明星一般。

但是年轻人的年纪并不大,看见陈浮生张口就笑:“哥,你来啦?”

说着递过来一根利群,陈浮生接了过来,点着,在他身边蹲了下来压低声音道:“事情查得怎么样?”

高大年轻人搔了搔头,微微赧然道:“哥,对不起,我的能力有限,只能查到一些表面的东西,赵松年入狱之后,他的家庭坏境看起来似乎没有丝毫的改观,老婆依旧在他原公司里做着文员的工作,孩子交给了从乡下来的父母照看,至于你让我跟踪的那个叫高艳红的女人,看样子,赵松年是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钱,但是那女人好像还没让他得手,这都是侧面查到的东西,她本人根本不甩我,加上这段时间有个叫下山虎的家伙每天围着她转,好几次差点跟我对上眼!”

陈浮生回头笑了笑,眉头一挑打趣道:“怎么没用你的美男计?”

高大年轻人满脸悲愤道:“哪里没用,我都在她面前抖了好几次肌肉了!”

陈浮生好笑的摇了摇头。

“所以,我琢磨着这女人要么不是性冷淡,要门么就是不喜欢我这种高大英俊的猛男,要不……哥你去试试?”高大年轻人怂恿道。

陈浮生双眼一眯:“你的意思是说她也许重口味,可能会看上我这种不高大、不英俊的渣渣?”

高大年轻人才明白自己说错话了,眼角一跳赔笑道:“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像你这么高大英俊,玉树临风的男人来泡她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但是如果能露两手让小弟我膜拜一下也是极好的。”

陈浮生作出一副受用的样子笑了笑,把烟屁股一扔道:“瞧好了,哥给你露两手!”

说完大步朝对面的酒吧走去,高大年轻人连忙屁颠颠的跟了过去。

他就是陈敬天收养的三个孤儿之一,也随了老头子的姓,叫陈大强,人如其名,可能是受了陈浮生和陈金生的感染,打小也是异常顽劣,陈浮生和陈金生先后进了部队之后,这厮就开始到处惹是生非。

不过,这厮有个好处就是,不管在外面怎么疯,回家都会扮演乖孩子形象,所以常让陈敬天感慨得子如此,夫复何求。

进入酒吧里,随着陈大强的眼色,陈浮生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静静坐在吧台上的女人,然后走了过来,不假思索的坐在了她的旁边,女人用余光瞥了一眼他,立即又挪开,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然后点了根烟,将烟盒跟火机搁置在吧台上。

陈浮生先是跟服务员要了一杯酒,喝了两口似乎才发现身边的女人,看了她一眼笑道:“小姐,借个火行吗?”

高艳红朝吧台上的火机点了点下巴,陈浮生拈了过来,再次开口道:“顺便借根烟行吗?”

高艳红喝酒的动作微微一滞,但是依然面无表情的朝桌子上的烟点了一下。

陈浮生拿过来一支点了起来,然后一口浓浓的烟雾吹了过去,极尽挑逗。

高艳红似乎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回头看着他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道:“小弟弟,是不是想泡姐姐?那你这搭讪的手段也太嫩了点吧?”

陈浮生没有丝毫挫败的样子,淡淡一笑,喝了口酒微微侧身,高艳红配合着凑近了点耳朵,陈浮生才用嘶哑的声音道:“姐姐,你误会了,我并不想泡你,只是单纯的想跟你发生点超友谊的关系罢了!”

说完又是一口烟喷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