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最后一个阴阳鬼医

更新时间:2019-06-12 11:43:23

最后一个阴阳鬼医 连载中

最后一个阴阳鬼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冯字 分类:灵异 主角:大胡子安静 人气:

《最后一个阴阳鬼医》作者:冯字,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大胡子安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是一个医生,活着的时候没有看几个病人。 死了之后困在阴间几百年。 身为一个医生,我一直在思考。 我可以医好一个人的生理疾病,但是一个人的心愿,万千大众的心念如何去医,万千宇宙,千条路,独走一木牵一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涛和赵海看见朱不为的脸,那一霎拉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朱不为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两个人也只好看看躺在了破沙发上,闭上眼睛。 午夜十分,院子中间传来一阵的脚步身,张涛赵海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刚想开门,朱不为噌的一下就挡在了两人前面,示意不要出声,只听到院子里面的脚步声一步步逼近房门,可就在要推门而入的时刻停住了脚步,外面突然变的安静下来,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朱不为示意张涛赵海慢慢向后退去,就在两人退到沙发的地方,房门并没有打开,而是一个黑衣人隔门走了进来,朱不为打量了一下来的人,一身黑色西服,带着金丝眼睛,时不时的还用手指顶一下眼镜,两个人相互看着,谁也没有说话,黑衣人白色的脸庞没有一丝的血丝,偶然还会抽动几下,气氛有点诡异,就在张涛和赵海怀疑老大是不是遇到对手的时候,朱不为突然间挥出右拳,黑衣人眼色一惊可已经来不急闪躲,房门啪擦一声断成两节,黑衣人重重的摔出了房门,就在黑衣人落地的时候,五六个黑影围在了眼睛男身边,眼镜男指了指朱不为,黑衣人瞬间将朱不为围在了门口,朱不为冷笑一声“就你们几个还不够我练手。” 话音刚落,朱不为右手一伸一把匕首顺势一挥,五个黑衣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化为了一道黑烟消失,眼镜男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的表情,眼睛都掉在了地上,朱不为一步一步走进眼镜男,而眼睛男尽管想迅速离开,可这会自己的双腿就是不听话,软的和熟掉了柿子一样,只能一点点趴在地上向后退着,朱不为走一步冷笑一声,那声音就像催命的符咒,眼镜男的表情已经变的狰狞起来,也没有力气再向后腿,面对这朱不为就像看见一把铡刀砍向了自己的脖子却无能无力躲去。 朱不为走到了眼镜男身边,突然笑着说“挺斯文的嘛,还带着个眼睛,看来生前说不定还有点学问,这样吧,今天我放了你,让你给你主子带个话,让他洗赶紧屁股在家给我等着,我一定叫他屁股开花。” 眼镜男看到朱不为脸上的戾气有所减少,好像自己有了一点力气,就从地方捡起眼睛用手扶正说道“我们主子是男的,所以屁股就那个不用洗了吧,我想你老人家也不会有这种口味的不是。” “噗嗤、、”身后的张涛和赵海笑了出来,朱不为回头看了一眼,两个赶忙捂住嘴,可是那眼神,有点太那个了,朱不为用黑色的匕首在眼镜男的眼睛上面花了一道印子说道“少他妈的废话,老子是剥皮的时候不想弄脏我的刀,明白了吗?” 听到这话,眼睛男,觉的自己魂魄又有一点弃自己而去的感觉,连忙点头,朱不为骂了一句“滚蛋。”眼镜男从地上爬起来,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看到眼睛男走了,朱不为转身往房间走去,对着张涛和赵海说“你们两个也别问什么了,你们的任务就是把那扇门今晚赶紧修好,不然我可受不了那个疯丫头。”张涛赵海竖起中指,对着朱不为,朱不为理也不理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直快到中午的时候,院子外面响起了汽车喇叭的声音,本来几个人都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可那喇叭声好像没完没了一样,然后就听到有人好像翻墙进来的声音,张涛对赵海说“难道有小偷?” “得了,小偷也是踩点踩好才行动的,你看这里有什么值得小偷惦记的东西,要不可能有人重口味惦记你的屁股,你先去洗干净一点。”赵海说着哈哈大笑,可还不等赵海赵海笑完,房门就被踹开了,两个人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朱不为到那里去了,我还以为你们几个都挂了,按半天喇叭也没有个活人出来,大白天的都唔在房子里面干嘛。昨晚是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乐琪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说。 赵海和张涛两个人想,这女的是不是心理有毛病啊,记得第一次不是很热情吗,难道是老大没有伺候好这女人,现在怎么老是板着脸,像是谁吃了她馒头一样,两个人同事指了指朱不为住的房子,乐琪转身走向了朱不为房间,乐琪一推朱不为的房门,房门没有锁,进去看到朱不为还睡着床上,火就不大一处来,顺手拿起门口的扫帚,挥手就向床上劈来,可扫帚断了朱不为好像没有感觉一样还在睡,没有知觉一样。 “朱不为,你要是还敢装,我就打电话告诉阿姨叫她来催你起床你说好不好啊,我想阿姨会十分温柔的才是。”听到这里朱不为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笑嘻嘻的说“小乐琪,有事好说,你就不要打搅我母亲大人了吧。” 乐琪一屁股坐到朱不为的身边说“表姐家里最近经常闹鬼,所以决定搬家,所以我想起来你们几个壮劳力在这里,你们可要好好表现一下才是,总不能老是白吃白住吧。” “等等,你说搬东西没有问题,可闹鬼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你一会问我表姐吧,赶紧走。”乐琪说着就拉起朱不为往外走。 几个上车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县城南边的一片别墅区里面,转过了连个弯之后,在一栋三层欧式别墅面前停了下来,乐琪领着几个人进去了,乐琪一进门就对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喊道“舅母我把劳力给找来了,你看需要他们做什么就吩咐,对了我表姐呢,怎么家里就你一个人?” “你表姐银行说有急事去上班了,这孩子我说找搬家公司就行了,你看麻烦你的朋友多不好意思,来来来,小伙子先坐下喝点东西,看这几个小伙子一个比一个精神,要是有一个能管住乐琪这个丫头就好了……” “舅妈你看你又说什么呢。” 朱不为看到乐琪的舅妈家里布置的虽然不繁华,可是有一股书香文雅的味道在里面,乐琪舅妈看着也不怎么显老,穿着普通的家居服,也没有怎么化妆,就像普通的家庭妇女一样,不同的是有一种很优雅的气质,听乐琪说过,她舅舅在这个县城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白道黑道都有影响力的人物,原本以为会是那种有点暴发户的感觉,现在看来,能在这里站住脚,还是有一定实力的人物。 “阿姨,我听乐琪刚刚说家里最近闹鬼是怎么回事?”朱不为坐在沙发上说。 舅妈看了看乐琪,乐琪说“舅妈你说吧,这是我铁哥们不会说出去的。” “阿姨你说说,其他的忙我们可能帮不上,可捉鬼是我们的强项,要真的有鬼,我们捉到给收了,你们就不用搬家,也省的麻烦不是。”张涛拿起桌子上的苹果咬了一口,一边吃着一边说。 舅妈摇摇头说“既然你们想知道,也是乐琪的好朋友,那我就实话实说了,这事还得从半年前说起来,记得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老邓晚上出去应酬,回来都半夜三四点了吧,车子就停在了车库外边,第二天的时候就发现车子上面有很多的手印,以为是谁搞的恶作剧,我们谁也没有在意,也就去把车子洗干净了,第二天老邓也就开车去上班了,那天晚上下班之后,老邓将车子开到了车库,还检查了车库的门窗,锁好之后就回房休息,结果第二天打开车库的门发现,那辆车子上面到处又是脏手印,我们也查看了门窗都是好好的,可就是找不到是谁故意恶作剧还是什么,接着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我们就感觉事情有点蹊跷,就在车库装了一个摄像头,可摄像头并没有录到什么,那些手印就凭空出现了,我们觉的遇到鬼了,我还问老邓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老邓坚决说没有,老邓这人有一说一,对我绝对不会说谎,我们决定暂时不用那辆车,说不定过段时间就好,从那时候起,车库就再也没有开过,那辆车也就一直在车库里面,这半年来也没什么事情,一个月前我们以为可能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所有也就把那辆车给从车库开了出来卖了,可就从买车的那晚开始,每晚十二点就能听到一个小女孩在呜呜咽咽的哭,我和老邓壮着胆子,去看了好几次,可什么人都没有,可等我们回到房子就又听到小女孩在那里呜呜咽咽的,这一个多月简直太难熬,所以我们才决定搬家的。” “舅妈这个不就是现实版的鬼故事,真想看看那个小女鬼是什么样子。”乐琪傻笑着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