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妻难缠

更新时间:2019-06-12 11:33:21

鬼妻难缠 连载中

鬼妻难缠

来源:微小宝 作者:邱岑 分类:灵异 主角:明白盖子 人气:

主角是明白盖子的小说《鬼妻难缠》此文是邱岑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露营遭遇鬼剃头,绝色美女非要与我结为夫妻,是桃花好运?还是厉鬼索魂?判官笔执掌生死,修罗刀斩鬼驱邪,三道四术五家,从此踏上阴阳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头后身后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人!   我稍稍收起惊慌,以为是自己多想了,赶紧方便完提上裤子,返回了帐篷里。   可回到帐篷里,刚躺下,又听到外面帐篷外面隐约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脚步声好像就在我的帐篷外面,没多远的位置,在来回徘徊。   我本来没多想,可脚步声停下来以后,外面突然传来“咯咯咯”的怪笑声!   声音嘶哑,短促,又有节奏。   像是个老者发出的声音,联想到来的路上碰见的怪老头,我不由的头皮有些发麻,恐惧感,从内心深处向全身蔓延开来!   手心出了把冷汗,奇怪的是,只是短促几声笑过后,脚步声和笑声都没再传出来。   我缓解了吓紧张的情绪,只当是自己出现了错觉,安稳的躺在帐篷里,准备好好睡一觉。   偏偏这时候,那古怪声音,再次响起来:“咯咯咯,咯咯咯!”   我当即恼火,想着这时候,肯定是哪个同伴,知道我害怕,故意来整蛊我!   想着我气的从帐篷里跑出来。   一出帐篷,果然看到一个身影,脚步很快的从我帐篷边跑到前面的树林里。   迎着夜色,我看不清楚那人是谁,但是看他跑的这么快,腿脚这么好,我就知道,这肯定是同行的伙伴,绝对不是白天见到的那个身材佝偻的老头子!   愤怒让我短暂的忘却了恐惧,我倒非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非要整老子。   想着我就快步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骂:“你是谁,你给我站住!”   气喘吁吁的追了几十米,追到了那人消失的树边上!   转到树后一看,我惊了,树后面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人!   再看看四周,阴气森森的,不由的又渐生恐惧。   赶紧不再多想,拔腿就往帐篷那跑,慌张的也顾不上看路。   可是刚跑了几步远。扑通一声,好似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直觉的软软绵绵的,但是脑门子还是撞的生疼。   本能的揉揉脑门,睁眼一看,竟看到面前的草地上,正坐着一个人!   她的衣着看着有些古怪。   轻缕缕的紫丝长裙,包裹着她丰韵,妖娆的身姿,面部白皙,肌肤娇嫩。   不点而赤的樱桃小口,几缕黑黑的秀发轻柔的拂在微红的两腮上,   小鸟依人般,坐在我的身前,妖娆中,平添了些纯净清灵。   可清纯之中,又透露出那么点深邃,阴煞的感觉。   此时的她一只手,捂着胸口,面色含羞中,又带有几丝苦楚的感觉。   第一眼看到她,大脑是完全短路的。从小打到,我就没见过这么清新脱俗的美人。   跟同来游玩的那些胭脂俗粉的女人比起来,她就仿佛像仙女一样。   在我正发蒙的状态中,眼前的女人幽幽的对我道:“你手摸哪呢?”   “啊,”我稍微回过神来!   赶忙把手收回来道歉:“美女,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摸你都摸了,想不负责任?”她幽怨的看着我。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赶紧去搀扶她:“美女,我真不是有意的,你没事吧!”   被我扶起来以后,她埋怨的看着我:“你说呢?”   “对不起,都怪我太急了。美女,这么晚了,你来这山里干嘛?”我有些好奇的问。   “我家就在这附近!”   北仓山是个旅游点,附近有景区了有住户和工作人员什么的,也应该不奇怪!   想着我就对她道:“那,你家还远吗,要不我,我送你回去吧!”   “我刚腿也扭了一下,可能没办法走路回去了!”她微蹙着眉头,看的我心疼。   看她这样,我也为难,看看了不远处的帐篷,转而提议道:“那,那你先去我们宿营的帐篷里坐会吧,等天亮了,我再送你回家!”   “那好吧,麻烦了!”她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了。   这让我有些奇怪,同时心里也莫名的兴奋,我这么笨的嘴,竟然邀请到这么漂亮的美女到我的帐篷里面休息休息,不由的让我很是期待,要是还能发生点什么就更好了。   想着我便引着美女慢慢走回到我们宿营的地方,把她迎进了我的帐篷里。   夜深人静,其他的同伴全都睡了,我把我带的零食,饮品什么的都带到帐篷里。   我小心翼翼的脱掉她的鞋子,发现她的脚确实红肿了大块。我把碘酒打开给她细细的抹上,可当我的手触碰到她白皙如玉的脚时,身下不由自主有了反应。   这脚,真美!   “你看什么呢?”   我有些紧张,要是让她发现我的异常,不会把我当成流氓地痞吧?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一时抽筋,我呆呆的回了句。   “你的脚真美!”   出乎意料的是,她弯下腰,嘴唇离我的额头很近,一抹春光隐约可见。   “从没有人碰过我的脚,你是第一个,是不是该负责任?”   这么漂亮的美女,要让我负责任,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难道你不想负责任?”   温软的唇落在我的耳根,此时我根本没有思考能力,   “我当然愿意,只是……”   “既然如此,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这婚嫁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父母都不在场,这因缘巧合也可代替媒妁之言,但是聘礼不能没有,所以……”   她话还没说完,我急忙道:“你放心,我虽父母早逝,爷爷却非常的疼我,我回头让爷爷去你家提亲。”   “傻瓜,这都什么年代了,提不提亲有什么关系”她突然有些不高兴?   我奇怪道:“那,那聘礼你想要什么?”   “你的一缕头发!”   头发?我心想,一缕头发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直接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我刚答应完,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剪刀来,利落的剪掉了一撮头发。   “你记得,这头发便是你我的定情信物。如若有朝一日,你负了我,我决不会放过你。”   沉浸在温柔乡的我,此时并没有察觉出她这句话的怪异处。   直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恐怖事情,我才知道有些事情早已冥冥之中注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