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湘西女儿村

更新时间:2019-06-12 10:53:15

湘西女儿村 连载中

湘西女儿村

来源:微小宝 作者:吻月 分类:灵异 主角:李威阿毛 人气:

《湘西女儿村》作者:吻月,灵异类型小说,主角:李威阿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湘西自古就有走婚的母系村落,所谓走婚其实就是,男女之间没有固定的夫妻关系,暗夜时分各家各户的女人都会开门等候,只要男人进去办事就可以,事后也不需要负任何责任,是所有男人心目中的天堂。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一个千年古村,迎面而来的女儿幽香把我引入了一处吊脚楼,纱幔之后一位姑娘的玉体若隐若现。 她伸出白皙的手臂对我轻轻的摇了摇,柔美的声音犹如吴侬软语,“你终于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轻轻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肩膀,那片刺痒的红疹如今已经让我的肩膀肿成了一个馒头,麟小鹿给我的药膏已经不管用了,不管擦多少都是一样,而荷香给我的药粉也只能暂时缓解症状,根本就阻止不了它的恶化。 “你的肩膀怎么还没好?”荷香看到我红肿的肩膀之后也觉得有些奇怪,她让我坐在了一根红烛之下,用滚烫的蜡油在我的肩膀上烫了一下,“疼吗?” “不疼,没什么感觉。”我并不是在逞强,而是我真的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那些蜡油滴在我肩膀上的时候我觉得和平常的水差不多。 “程皓,我可能得在你的肩膀上拉一刀,看看里面的东西。” 荷香听到我说肩膀不痛的时候,脸色反而比刚才更加的凝重,她没等我回答就拿起手边的匕首在我的肩膀上划了一下,顿时淡黄色的脓水和红色的血液横流,让我的半条胳膊都染上了颜色,不过我依然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只是能够闻到一些咸腥的味道罢了。 “程皓,你最近是不是见过什么特殊的人?” 荷香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她的医术比麟小鹿高得多,就算是开刀缝合都是小菜一碟,不过今天我的情况显然更加复杂,即使我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也能感觉得到荷香在做的事情,她在剔我的皮肉,将那些已经烂掉的组织全部都扔进了旁边的一个火盆之中。 我看到那些烂肉居然在火盆之中动了一下,让我觉得自己的眼睛花了,因为我总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就是这些皮肉是活的。我弯下身子想要仔细看看,可没想到荷香用力掰了一下我的肩膀,似乎是不想让我看到那些东西。 “我在问你话,好好回答!”荷香的脸色严肃让我必须认真面对,不然的话等待我的随时是削骨剥肉的酷刑。 “人倒是没见过,不过前段时间我倒是做过一个特别奇怪的梦,梦里有个蜘蛛精一直缠着我。” 我突然想起我在梦里见过了奇怪女人,我的肩膀就是从我做梦开始变得不对劲了,现在听到荷香的语气凝重,我不由的想到了那天晚上的奇怪经历,说不定她在梦里对我做了什么,才让我变成了这副奇怪的模样。 “那个女人是不是叫灵云?”荷香手中的匕首停了下来,她怔怔的看着我,说出了那个我根本就不想记起来的名字,原来我所经历的一切根本就不是梦,而是这个村子里确有其人。 “那个蜘蛛精居然是真的!那我朋友是不是真的被她囚禁了?她现在在哪,我这就去找她算账!”我听到荷香的话之后突然想到了陈七,现在距离我梦到那只蜘蛛精已经过了十多天,说不定七哥早就被她折磨死了。 “我不知道你朋友是谁,但我很肯定你中了蛊,有的时候中蛊会产生一些可怕的幻觉,所以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尤其是在巫师那里更是如此,那个女人最擅长的就是制造幻象,而且十分喜欢恶作剧,稍有不慎连我们都会被她骗到。” 荷香没有继续对我的肩膀动刀,而是在上面缠上了一圈厚厚的纱布,将我不断出血的伤口按压住,她的刀一停下来让我极不踏实,因为这就表示我的蛊连她都解不了。 “荷香姐,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我承认我贪生怕死,尤其现在我还没有建功立业,甚至还没娶妻生子就这么死了实在太可惜了。 “你紧张什么,你的蛊能不能解得了得看造化,这两天你先到冰洞待着,免得这些蛊毒扩散到你的全身。”荷香是个解蛊高手,即使对方是村子的巫师她都有办法逆转我的命运,只是解蛊用的材料十分蹊跷,并且是村子里的秘密,不方便让我这个外人知道。 “冰洞是什么地方,你该不会是让我一个人在哪里等死吧?”我听到荷香的建议后连连摇头,如果我的蛊毒真的没有办法解,我宁可死在女人的怀里,也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冻死在冰窟里。 “不愿意去就算了,到时候毒发身亡没有人会管你。”荷香听到我不听话之后,立刻沉下了脸,这种脸色让我不敢再说出一个不字,免得待会儿荷香直接放弃对我的治疗,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 冰洞离村子并不远,如果站在山边的话还能够看到村子里的袅袅炊烟,不过这里面却是冷的厉害,我刚刚进来就后悔了,按照这里的温度,不到三个小时我就会冻成一根结实的冰棍。 “荷香姐,你可得快点回来,不然我的蛊毒还没发作,就已经冻死了。” 我看到荷香已经走向村子的时候忍不住叮嘱了一句,生怕她这次一去不回,没想到这个女人转脸就不认人,不仅对我的身体不再有半分留恋,反而直接关上了入口的大门,将我封印在这个冰窟窿里。在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整个洞穴的温度又降低了好几度,让我急得抓耳挠腮。 “该死的,这是要谋杀亲夫啊!”我在洞穴里不停的跺脚,尽管荷香告诉我越低的体温对我越有好处,可在这好似千年寒冰的地方,不跑的话随时都会冻死人。 我觉得自己的命运很背,本来我跺跺脚只是想暖和一点,没想到居然把地板踩塌了,这个冰洞并不结实,其实它只是在一个湖面上凝结而成的冰层而已,根本禁不起外界的力量,可这么重要的事情荷香居然没有提前告诉我,让我一下子就跌进了湖水里。 我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就被冰水浸入了眼睛,这个水潭比地面上还要冷,让我的四肢瞬间就凝固在了潭水中央,而我的眼皮也被固定在了眼眶上,想闭都闭不上。 我觉得自己这次完了,如果是在岸上的话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但是在这么冷的水里不到三分钟我就会窒息,我只能盼着奇迹出现,最好是有一个窈窕淑女突然冲到水里来救我,至少让我在死之前再感受一次女人的温软。 我本来以为这只是一种奢望,没想到这个愿望很快就变成了现实,我的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古装美人,她的身上穿着淡红色的纱衣,内衬着明黄色绣花肚兜,腰间的缎带随着水流飘到了她的身后,让她整个人都美得犹如天上的仙子,如梦如幻。 我的手似乎能活动了,在看到这位姑娘的时候,我的手指逐渐揽住了她的腰肢将她带到我的身边,我觉得老天总算是对我不薄,虽然是英年早逝,可能死在这样一位美人的怀里,我也算是死得其所,而这个姑娘好像感觉到了我的触摸,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她的瞳孔略带着一丝寒冰的微蓝,不断腾起的雾气让她的脸庞犹如梦幻,我不由的吻了下去,她的嘴唇比这里的潭水还要冰凉,并且对我的亲吻她并没有任何回应,连手指的位置都停留在原地,只是盲目的顺从而已。 我用舌头在她的牙齿间舔了舔,发现她的嘴里似乎含着一颗珠子,这颗冰冷的珠子让我觉得特别奇怪,按照我们老家的风俗,只有死人才会在嘴里含上一颗珠子,让她可以尸身不腐,完完整整的进入阎罗殿投胎转世。 我奇怪的睁开眼睛,突然看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景象,我的眼前居然漂过来一个婴儿的尸体,他紧闭着眼睛明显是个足月的男孩子,只是他的头上有外伤,并且这个伤足以让他致命。 “啊!”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觉得自己进入到了一个浸泡死人的水潭,可是我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这些冰凉的水灌进了我的身体里,让我瞬间昏迷。 “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我才离开这么一会儿你居然掉进水里了!还能不能有点出息!” 我是被两个巴掌活活抽醒的,荷香的声音从我的耳边袭来,紧接着她把我整个人都从地上拽了起来,让我把腹腔里的水吐干净。 “水里有尸体,有女人还有孩子!”我看到荷香之后疯狂的叫了起来,可在我眼前早就没有了什么冰窟水潭,只剩下一片清幽的草地和清冷的月光。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中了蛊毒后很容易产生幻觉,你怎么现在还这么害怕。”荷香看到我吓成这样之后觉得我太过没用,她用力在我受伤的肩膀上打了一下,告诉我,我身上的蛊毒已经解了。 “你怎么做到的?”我借着月光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发现上面的红肿痕迹已经消失了,连原本的刀口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新长出来的皮肉,比我之前的皮肤还要顺滑,效果堪比做了整容。 “你的运气不错,刚好有能够解蛊的材料,回村吧,别在这里待久了。”荷香没有跟我说具体的解蛊过程,只是让我趁着天黑赶紧回到村里,免得被人发现。 我自然不愿意一个人待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可在我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了自己刚刚吐出来的那滩水,在这滩水中有一颗冰冷的珠子让我不由的燃起了一股巨大的寒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