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缘

更新时间:2019-06-12 10:18:49

阴缘 连载中

阴缘

来源:微小宝 作者:张员外 分类:灵异 主角:李冬阳老大娘 人气:

《阴缘》作者:张员外,灵异类型小说,主角:李冬阳老大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想要看下面的故事 就准备好半条性命 还有 二两勇气 一壶忧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可以忍住流泪 却,忍不住想你…… 一 “亲爱的,我回来了!”李冬阳说出去这句话时,心里别提多别扭。好几年他都没去交女友,忽然家里多了一个女的,着实不适应。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结束了单身生活。 生活如同开心果,吃完之后,我们都微笑面对。 陈玉竹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她头也不回地说:“怎么才死回来,我都饿了,快去做饭。” “喳!小的这就去。”李冬阳笑着说,“给你买的零食!” 陈玉竹看到好多的小食品,高兴地说:“太好啦!咦!今天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有什么喜事吗?”她迫不及待地撕开零食,大口大口咀嚼起来。 “我业绩全单位第一,陆总特意给我发了奖金,而且还有个客户赠给我一台轿车。”李冬阳自豪地说,他发现他从未这般自豪过,原来做第一的感觉这么好!难怪运动会上运动员不惜一切代价拼第一名。 陈玉竹愣愣地问:“没看见你开车回来呀!” “我还没去取!” “你吹牛吧!” “绝对没有!我从不吹牛的!” 陈玉竹笑着说:“看在零食的面子原谅你吹牛这一次吧!快去做饭,我饿死啦!” “嘴里吃着还说饿……” 李冬阳急忙跑进卧室,换好衣服,进了厨房。人家说的话那是圣旨,只有遵照和执行,不能有半点违拗。李冬阳曾经领教过她的厉害,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对于烧饭,李冬阳在行。一个人生活惯了,做饭那是必需的。他的厨艺也在单身生活中渐渐提高。三十三道家常菜,李冬阳炉火纯青。今天,他做了四菜一汤:西红柿炒鸡蛋、凉拌菜、蒜薹炒肉、豆豉鲮鱼油麦菜和紫菜蛋花汤。 香喷喷的菜肴端到桌上时,陈玉竹像个孩子似的拿着筷子猛敲着饭碗,乒乒乓乓直响,嘴里还喊着:“好幸福呀!终于能吃到活人做的饭了。” 立在一旁的李冬阳内心一紧,她的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看着陈玉竹风卷残云的吃相,李冬阳想着她应该是饿死鬼才对。顷刻之间,杯盘狼藉,一点都没剩。 陈玉竹闪着大眼睛,笑眯眯地说:“你站着干吗?坐下吃饭呀!” 李冬阳“哦哦”点点头,他不想坐下,什么都没有了,坐下来难道吃盘子吗? 陈玉竹看着桌子,问:“没了?” “没了!” 陈玉竹不好意思地一笑,说:“不好意思啊!”紧着她的脸色风云突变,厉声道,“你就不能多做点吗?你不知道我们现在是三个吗?” 李冬阳忙唯唯诺诺地频繁点头:“我知道了,知道了,是我的错。下次一定多做,一定多做。” “别难为他了,人家做饭也很累的。”陈玉竹说,“那是他应该做的,有什么累的,你问问他累吗?” 李冬阳忙说:“不累不累……” 如果你见到一个女鬼有三重人格,你会像李冬阳一样疯掉。现在,他还没疯,是因为他还没被折磨到分上。 李冬阳收拾着杯盘,进了厨房,他闷喝一声,不知怎么来形容。他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客厅看娱乐节目的陈玉竹,哈哈鬼笑,有时还在沙发上打滚。 李冬阳郁闷啊,纠结,陈玉竹太给力了! 饭菜不剩,李冬阳只好煮面。 上大学时,李冬阳吃了一学期的方便面,吃得他营养不良,还留下口腔溃疡的后遗症。现在,只要一吃方便面,次日立马嘴里起泡。可是又什么办法呢?方便面也有它的魔力,多日不吃,会想的,抓心挠肝地想,不信你试试。 李冬阳坐在小板凳上,就着大蒜,吃着方便面。大厅里传来陈玉竹的笑声,纵然隔着门,还是异常刺耳。李冬阳想不明白那是什么娱乐节目能那么吸引人,真的有那么搞笑吗?没办法,不得不承认娱乐节目做得好,不仅吸引活人,连死人也愿意看。 李冬阳吃了一口,突然一声尖锐的笑,接着“啪”的一声脆响,好像什么东西碎了。 李冬阳急忙跑出去,大厅里,陈玉竹抱着腿缩在沙发上,眨着双眼,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怎么了?” 陈玉竹头顶的吊灯不知为何碎了一个灯泡,片片碎屑,洒了满地皆是。 李冬阳摸了摸乱逢逢的头发,想不明白,灯泡为何碎了? 陈玉竹说:“对不起哦,我的笑声太大,居然把灯泡震碎了。” “哦,没关系,你受伤了没?” 陈玉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轻轻地摇摇头。 “没事就好。我这就收拾收拾。” 李冬阳收拾完毕,陈玉竹不再看电视了,她跟在他后面,目光含愠。李冬阳感觉好冷,那种冷意是陈玉竹给的,那种感觉好熟悉。 李冬阳回头一看,陈玉竹正站在他不远处,目露凶光。 “怎……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李冬阳慌了。 与鬼同居,尤其是漂亮女鬼,犹如头悬尖刀,脚踩利剑,说不定什么时候刀会掉下来。而且,前几年不是流行一首歌,叫《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嘛!说得太对了,她们仿佛盛夏的天气,风云突变。你弄不明白这一刻她笑容可掬,下一刻为何变得双眼阴鸷。 李冬阳急忙说:“怎么了,你说话啊?” 陈玉竹淡淡地说:“你吃蒜了?” “啊!是……吃了两瓣。” “你不知道大蒜辟邪吗?” “我只知道大蒜能杀菌,至于辟邪这个说法不能成立吧!” 陈玉竹说:“马上去喝酸奶,消除蒜味,这次饶了你,下次再吃蒜,小心我阉了你。” 李冬阳干咽口唾液,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 李冬阳急忙从冰箱里拿出酸奶,喝了半桶,大蒜味总算消除了。 陈玉竹“扑哧”一笑,说:“拿着浴品,跟我上楼。” “你……你要干什么?” 李冬阳紧张起来,自从和萧静姝分手后,他没再找女朋友,几年来守身如玉,一个人过活。难道今晚要破处不成?而且,还是跟一个女鬼,不,是三个。这个他未曾体会过,那将会是享受还是折磨,也未可知啊!李冬阳的脑袋里乱极了,不能……不能……他极力克制自己。 陈玉竹洞烛他的内心所想,冷冷一笑,说:“你想什么呢?你以为我会那么便宜你吗?拿着浴品跟我上楼,侍候着!” “哎,小的明白。” “偷看一眼,小心你眼睛。” 李冬阳拿着浴品跟在她后面。陈玉竹进了浴室,李冬阳拿着浴品在门外侍候。 “沐浴露……” 里面叫什么,李冬阳就拿什么,不敢有错。 李冬阳靠着墙,手捧浴巾,死的心都有。 浴室里,光着身子的漂亮女鬼在洗澡,他一个活人,站在门外,他们一墙之隔。她还不准他偷看,更不准他意淫。能管住他的身体,居然还想管住他的思想,真没见过这么霸道的女鬼。 一点人权都没有,还不如做鬼。 李冬阳恨不得一头撞死! 浴室的门忽然拉开,伸出一只苍白的手:“给我浴巾!” 李冬阳双手奉上,这哪里是同居,分明是请来个祖宗。递上浴巾,证明洗浴结束,李冬阳忙说:“还有什么需要吗?没有的话,我下楼了。” 陈玉竹说:“不许走!” 她说的话是圣旨,至高无上。 陈玉竹披着浴巾露出半个身位,李冬阳看了一眼,一下子呆了——出水芙蓉! 陈玉竹湿漉漉的头发披散着,洁白的浴巾包住她的胴体,肩头那朵玫瑰刺青,娇艳欲滴。除了脸色苍白之外,她和正常人一样。 陈玉竹笑着说:“我告诉你,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李冬阳忙低下头:“小的不敢!” “跟我进屋!” “干吗?” “吩咐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少废话!” 李冬阳跟着她来到她的卧室,那里曾经是他的卧室,现在被她无情地霸占了。进了屋,陈玉竹摘掉浴巾,浑身赤裸,一丝不挂,背对着李冬阳。凹凸有致,曲线玲珑……李冬阳不敢想!越想心越乱,愈想脸愈发滚烫。 陈玉竹轻巧地趴在床上,笑着说:“别妄想!小心我废了你。快点,给我按摩。” “按摩?”李冬阳随口说,“我不会呀!” “当大夫的不会按摩,上坟烧报纸你糊弄鬼呢?快点,少废话!” “是是是……” “告诉你能给本小姐按摩是你的荣幸。知道不?” “知道!知道!” 触手冰凉,那种冷意传遍李冬阳全身。李冬阳闭着眼睛,心想算给尸体按摩吧!不知为何他想起了大学时的解剖课。李冬阳轻轻地按着,陈玉竹发出轻轻的呻吟……呻吟声愈来愈大,愈来愈夸张!李冬阳恨不得自己耳聋,听她享受的呻吟声,他的身体某个部位发生了生理上的变化。陈玉竹的呻吟使他联想到了那些毛片。 突然,陈玉竹回手抓住了他的手,力道凌厉,仿佛一把钳子掐住他。李冬阳痛得叫了一声。 床上的陈玉竹回过头来,目光森然,厉声道:“谁让你进来的?” 陈玉竹一翻,李冬阳疼得大叫,反身跪倒在地。陈玉竹猛地踹了他一脚,李冬阳像皮球似的弹了出去,额头重重地磕在墙上,哗地流出了血,疼痛袭遍全身。 陈玉竹喝道:“马上滚出去——” 李冬阳瞄了眼陈玉竹,她早已经盖上了浴巾,冷冷地盯着他。 李冬阳含着眼泪,委屈地爬出了卧室。 李冬阳哭着说:“这是为什么呀?上帝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这么惩罚我?” 李冬阳爬到浴室,胡乱地洗了一把,急忙下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