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天网

更新时间:2019-04-18 18:57:05

天网 已完结

天网

来源:掌中云 作者:暮雨年华 分类:灵异 主角:杜军关月 人气:

暮雨年华新书《天网》由暮雨年华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杜军关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不管作案手法多么精致微妙,案情总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 布偶藏尸案,凶灵赎罪案,催眠杀人案,雨夜凶灵案 一个个看似无头悬案,在犯罪心理学专家杜军抽丝剥茧的分析之下 正义虽然迟到,但终究没有缺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回来之前我便老钟打了个电话,把F县的情况说了一下,老钟听完也很惊讶。 他也很难相信,这些案子的凶手不一定是李龙所为。 在回到D县后已经是夜里九点,老钟并没有回去,一直在警局待着。 我跟老钟打了声招呼,让他跟法医部的人联系一下,将李龙的尸体带回法医部细查,同时我也让老钟告诉法医部的人,将针管好好的检验检验。 老钟去做了,很快法医部的人便来了,将尸体带走后,我向F县送尸的人道了声谢,本想让他待一晚等天亮再走。 但被其婉拒了,我也没有拦他,提醒他小心点之后便让其离开了。 我让男警察先回去了,跟老钟回到了值班室。 老钟脸色很不好看,坐都坐不下去,一直背着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心里充满了焦躁,看的我很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他才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我,问我:“你说,如果李龙一周前就死了,那杨冰的死又是谁所为?还有那布偶藏尸案?” 我跟老钟有同样的疑惑,我先安慰老钟让他别激动,这件案子没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随后我又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这一切会不会是凶手故意给我们的一个套,让我们钻的?” “一个套?”老钟皱了皱么过来,似乎没太听懂我话里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解释道:“从第一具布偶藏尸案开始,在到第二具,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凶手怎么可能第一具发生后没几天就发起了第二具还是在自己家里吗这不是有意在暴露自己吗?” 老钟寻思了片刻,指着我道:“你是说,凶手故意给我们指明了一条错的方向?让我们钻?” 我点了点头,同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老钟分析,这凶手能做到不留一丝马脚,说明心思缜密,这种人是不可能会出现如此大的错误的,他这么做一定是故意的。 老钟一拳打在了桌子上,咬牙切齿的道:“可即便如此,这凶手又是谁呢?咱们查了那么久,也只有李龙一个嫌疑人!” 我让老钟先别着急,我明天在去一趟林苑街,跟那些小姐深入接触接触,看是否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老钟长叹了一口气,嘴里喃喃了几句,我也没有听清楚说了什么。 我和老钟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我一直没有睡着,脑子全是案子的分析,从第一具布偶藏尸案到发现李龙的尸体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我都思索了一遍,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扭头看向老钟,发现老钟也没睡,正那干巴抽烟。 我长叹了一口气,这事对老钟的打击不小,本以为就快要结束了,结果关键时候将之前的推翻了,又得从头开始,这太荒唐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老钟已经起来了,床铺摆的板板整整的。 我再宿舍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走到外边也没有,简单的洗漱了一遍,我去了警局。 刚进警局,就听到了同事们在小声议论者什么,一问才得知,今天一早老钟就被局长孙浩给叫过去了,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现在还没出来。 我不明白老钟为何会被骂,一问才得知原来李龙的事孙浩已经知道了,在得知我们花了将近一周的时间却查到了一个死人了这让孙浩很不能接受,于是便找老钟发脾气去了。 我赶紧起来,跑去了孙浩的办公室,进去才发现果然如同事所说,老钟在挨训。 我快步走到老钟的旁边,扭头看了老钟一眼,发现老钟低着头站着一直没说话。 孙浩面对我的态度就好很多了,他收回了之前的愤怒,转而笑道:“杜专家,你怎么来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目光从老钟身上移开,转而看向了孙浩,对他道:“孙局长,这件案子是我和老钟共同负责的,要负责也应该是两个人一起担责,您要骂还是骂我吧!” 孙浩一听沉吟了片刻,随后才笑道:“哪有,杜专家一定是误会了,我只是嫌老钟办案速度太慢了,你也知道这件案子搞得沸沸扬扬的,我也是顶着上头压力的。” 我点头表示理解他,但该负责就得负责,我们两个人犯得错,应该两个人承担。 孙浩到最后见我坚持,也没办法了,只得长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道:“也罢也罢,既然杜专家如此坚持,那我就不骂你们了,但你们一定要努努力,抓紧时间把案子破了。” 我让孙浩放心,上次我和老钟的目标看错了,这次一定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 孙浩啧了啧嘴,感慨道:“我D县公安局要都是像杜专家这样,什么案子破获不了,可惜啊,年轻的不行,老的也不行。”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撇了一眼老钟,似乎在故意针对老钟一样。 从我来到现在跟孙浩接触的时间也只有短短的两次,这两次都是在责怪老钟的情况下进行的。 我着实是有些不明白,孙浩和老钟究竟有什么仇怨会如此被针对? 而老钟对这一切似乎已经麻木了,每次被骂都是沉默不语,看来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 从孙浩的办公室出来,老钟一直阴沉着张脸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回到岗位上,我提出了在去一趟林苑街,老钟也没回答我。 被骂多少会有些低落,我倒是也能理解,所以并没有打扰老钟,从警局里出来,我直接去找了娜娜。 白天她们这些小姐是不接客的,我到的时候娜娜正在睡觉。 当她打着哈欠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打开门,看到我的时候顿时来了精神。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把门又给关上了,直接把我跟整愣了。 “你这个警察还真是不死心,想抓我没门,你要是逼我我就跳楼。”娜娜在里面冲着我吼道。 我被吓了一跳,这也不过是来了解了解情况,怎么还要把她给逼跳楼了呢。 我赶紧跟娜娜解释,我来不是抓她的,是想向她了解些情况的,她快点开门。 娜娜却不相信,还表示像我们这种警察她见多了,为了骗她们开门,什么方法都能想到,包括说谎。 现在我嘴上说的很好,谁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不开门,死活都不开。 我一下子就火了,警告娜娜她如果不开门,那我打电话支援了,把她那些事全部都抖出来,到时候别说跳楼,跳海都不好使。 说话的同时,我将手机掏了出来,特意将按键音挑到很大,给娜娜一种我在报警的感觉。 这一下娜娜怕了,很麻溜的把门给打开了,伸长着脖子让我别打,千万别打。 我看目的达到了,便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娜娜往我身后看了看,发现就我一个人,这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你真的不是来抓我的?” 我双手一摆,很无语的道:“你见过扫黄只有一个人的吗?用脑子好好想想。” 娜娜一寻思,这才把我给让了进来,她给我倒了杯水,很尴尬的跟我道了声歉,说她太紧张了,要我别介意。 我接过水杯,让她也坐下,随后我直奔主题的道:“这次来还是想问问你关于娟娟,杨冰她们的事。” 娜娜一听就愣住了,问我他们的事她已经把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了,我还想知道些什么。 我告诉娜娜,杀杨冰的并不是李龙,而是另有其人,我现在要重新问一些问题,她一定要如实回答。 娜娜听说李龙死了,很是惊讶,还问我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她的这些问题我并没有回答,而是问她是我问她问题,还是她问我问题? 娜娜咳嗽了两下,这才道:“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我要是知道就告诉你!” 我直接道:“她们五个人除了跟李龙关系比较深除外,还有没有其他男人关系也不错的?” 娜娜摇了摇头表示应该没有,她虽然跟娟娟张玲她们接触的不是很多,但毕竟住在同一栋楼,又是同行多少还是了解的。 没见过她们和其他男人有过深入的接触,当然了一些普通嫖客不算。 我又问娟娟那些嫖客里面有没有经常找张玲她们的? 在我的理解里,这些嫖客如果跟哪个小姐合作的多了,可能就习惯了,每次想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联系她们。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是很有机会找到另一个的。 娜娜苦笑着表示这个她就不是太清楚了,这张玲属于老妈子跟很多嫖客的关系都不错,要说接触最多的就是李龙,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不过娜娜给我介绍了一个人,一个叫沈洁得女人,这沈洁和他们一样都是做这行的。 但由于张玲资源丰富在加上做的时间长,将近一半的客源都被张玲给牢牢把控着,像她这种还算不错,有几个稳定的,沈洁那种就很难混了。 为此事还跟张玲产生过冲突,她对张玲的仇恨很深,了解肯定也比她透彻,我去找沈洁或许能得到一些消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