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才之传奇人生

更新时间:2019-01-11 10:58:01

鬼才之传奇人生 连载中

鬼才之传奇人生

来源:微小宝 作者:击壤歌者 分类:灵异 主角:蔡令狐 人气:

火爆新书《鬼才之传奇人生》是击壤歌者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蔡令狐,书中主要讲述了:那时候,此地的政治生态与自然生态空前大坏,违背常理; 疯狂诡异的事件横生,如梦如幻的妄想,由远及近的记忆; 亦真亦幻的传说,爱恨纠结的情感,生死难辨的呼吸; 确凿无疑的事实和荒唐无稽的意外,被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到底真相何为?答案令人叫绝,发人深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发现鬼儿子

很快,棺椁被打开,神奇的一幕也随之真的出现了。

只见棺室内,躺着的森森白骨旁,坐着一个穿着红色兜肚、露着小鸡鸡、腿脚手膀皆藕藕节节、胖嘟嘟的婴孩。他手里正拿着一把馓子“咯嘣咯嘣”地咬嚼。蝟集围观的人们见状,一片啧啧称奇。

那孩子似乎对突然间出现的外部世界格外的恐慌,他惊惧地睁大眼睛,哇哇大哭,两只手紧抱着馓子,用力挪移着身子往亡母那骷髅边依偎,那举动宛如正常的孩子遇到委屈,扑向生母的怀里,呱呱似若有所依。

围观的人们无不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尤其是一些有孩子的妇女,将心比心,更是被感染得凄凄惨惨切切。死者的丈夫令狐平划急忙头手并用地扑进棺室,抱起孩子,紧紧搂着,心疼地亲了又亲,同时低头含泪仔细端量着孩子的小脸,连连泣不成声地说:“长得像他妈!真像他妈呀!”

孩子有幸出死入生,今又得见天日,作为死者的丈夫、孩子的父亲令狐平划自是悲欣交集,同时更觉得是件可喜可庆之事。于是,他当天亲赴众惢县,到据说因明太祖朱元璋在此出生而兴建的名刹——招兴寺,请有道高僧,做七日法事来超度妻子的亡魂,感戴亡妻超越死亡的伟大母爱。

该寺主持、很有些故事的觉慧法师听说事由,当即动容,唏嘘不已。他不顾年事已高,亲自到场主持法事。

做法事那几日,置身摇篮中的那孩子总是玩得精神、睡得甜蜜,还时常牙牙学语,好像被人哄着。法事结束的那天早上,孩子却一反常态,拼命哭闹,眼泡都哭得肿胖胖的,衣服上也满是泪水。

觉慧法师见状,向众人解释说:“这是孩子妈妈的灵魂,去往西天极乐世界之时,在和孩子作最后的诀别啊!”

孩子的父亲及一干亲朋听了,顿时围着孩子哭成了一片。

在做完法事临别之际,孩子的父亲请求觉慧法师,给孩子起名、祈福。这位高僧大德爽快答应,他欣然拿起孩子父亲双手奉上的毛笔,稍加思索,以枯笔飞白,写下:名以渐,字于磐几个大字。

接着,又掷笔桌案,两手郑重接过孩子父亲送抱过来的小以渐,拨弄几下孩子粉嘟嘟脸蛋,口里念念有词道:“你要记住:无论你遇见谁,那都是在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

俗话说:“从小看大,三岁知老。”在成长的岁月里,孩子身量和智慧一齐加增。自幼即懂事孝顺,好读书喜练武,每每闻鸡起舞,常常带经而锄。及成人,文成个人风格,武创自我套路;性情驯良像鸽子,身手矫健如雄鹰;弹跳力更异于常人,能平地一跃高过丈余,飘然若冯虚御风。

书法在多年刻苦摹练“欧体”、“瘦金体”等名家范本基础上,终于形成了自己“结构险峻、布白疏朗、笔法稳健、庄重严谨”的书风,特别是临摹“瘦金体”几可乱真。武学由长期精习太极拳、剑、刀的过程中,受书写的启迪,独创出以笔为剑的“永”字八法剑术。

该剑术用剑如行笔,要诀表达也比若练书习字,其中说:“点如高峰之坠石,竖弯钩如长空之新月,横如千里之云阵,竖如万岁之枯藤,斜钩如劲松倒折落挂石崖,横折钩如万钧之弩发,撇如利剑斩犀角,捺如一波之过笔。”

按照习练剑术的需要,他自己设计、打制铁笔一根,演练起来如行笔作书:稳健而不流于呆板,险绝而不失其平正;神形兼备,出锋含蓄,力度劲健,疏密有致,森严规整,灵动率意,既得平正之势,又有险绝之趣。

演练至最后,如完成一幅书法作品,一个中锋提笔,潇洒结束。令观者觉得不知是在看剑术,还是在看书法练习中的书空,不由得对演练者油然口赞心敬。

他十六岁中秀才,饮誉乡曲。人称“鬼才”。少时便与其父的世交,当地一名门望族家的千金,订下婚约。两家议定,今年秋闱之前,也就是在他面世二十年之日,行礼完婚。期盼洞房花烛之后,再待金榜题名,好教喜气盈门,喜事连连。

然而,殊料福兮祸伏,不幸的命运这时降临,灾难接踵而至。先是父亲死别,继而家遭火灾,尤其不幸的是未婚妻吴瞐瞐也因病去世。不到两年,令狐以渐竟落到孑然一身、举目无亲的地步。眼下唯一的希望,只有靠知识改变命运,盼着能在秋闱中脱颖而出。

赶赴秋闱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原定的洞房花烛之夜,夏历七月既望。他油然心生感动,记起了未婚妻临终遗愿,产生了要到未婚妻坟上去看看的强烈意念。

半年前,未婚妻弥留之时,为了给她临终的安慰,他特地铸了一枚,自己用瘦金体书写的“长毋相忘”的铜印,系在她的臂上。

当时,在给她系上铜印后,她示意他附身于她的枕畔,把自己那块刻有“生死相许”的玉佩,挂到他的脖子上,然后紧紧把着他的双手放在胸口上,同时抱歉地说,你看我这自己这一身病,眼下已不能为人妇,尽妻职了。可这颗心对公子的仰慕,相信连上天也不会不垂怜的,这种思慕之情,已挑出了人间的苦境。

她还拿着他的手,抚摸着被窝里的两只猫咪。她告诉他,这两只猫大的叫呶呶,是她一手养大,跟随她已十多年了;个头小些的叫毛毛,是她捡的流浪猫,也喂养了七八年了。这两只猫很通人性,这些年来一直陪伴着她的生活,情同姐妹。她痛苦的时候,它们给她舔眼泪;她快乐是,它们调皮打闹;早上喊他起床,晚上与她同眠;梳妆时和她比美照镜子。她请求他,把它们带回去好好照顾,让她的爱通过他在它们身上延续,不要让它们因丧失了她的宠爱而流浪无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