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凶光

更新时间:2019-01-11 10:56:54

凶光 连载中

凶光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黎梦 分类:灵异 主角:段时间白花花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苏黎梦的原创小说《凶光》,主角段时间白花花,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个从警察学校毕业归来遇上母亲遇害案的小侦探南开,无意间碰触到三十年前的一桩灭门案,哪知道其后发生的十六个案件都与此案相关,三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逃逸在外的凶杀犯南开能追到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医院总是给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从十三岁之后南开就再也没来过这样的场所了,就算是小诊所他都不愿意进去,这一次他在凌晨五点钟走入医院,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好像自己是上辈子的某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一般。

为了不让沉闷的心情影响到自己的判断,也为了不影响沉沦的感受,他在卫生间的镜子跟前像个傻子一样的练习微笑,尽管这一切看上去很滑稽,甚至于有些人认为他是个精神病,但是无所谓,在他看来自己知道自己的行为代表了什么即可。

病房的门是半开着,里边有说话声音,很轻很柔,就像是在哄孩子睡觉一般,听到这样的声音,他的脚步也不由自主轻了许多,到了门口处,他终于看清楚病房里的景象,一个穿着黑衬衫的男子,正在给沉沦盖上被子,他的手轻轻的拍打在沉沦的背上,真的很像是一个母亲。

可能是因为男子的举动过分亲密了,沉沦有些难受,所以看见她扭动了一下身躯,就从床铺上坐起身来,男子也因为沉沦的举动,颇为失望,男子拿起了台桌上的水果刀,看样子是想给沉沦削一个苹果,不过沉沦的脸色看上去有些烦闷,她应当是很反感眼前的男子。

男子始终没有转过脸来,所以南开一直都没看清对方的样子,只看到背影颇为健壮,身高上边应该也有些优势,不会低于一米七五吧。

在这个时候打扰沉沦显然不合适,说不定这男人就是她的男朋友呢,直到此刻南开才开始对沉沦的私生活有了一点好奇心,刚刚认识沉沦的时候,总感觉她是自己的好哥们,可以无话不说,但就是不会有感情存在。

这仅仅是自己的一种感觉而已,其实也不是因为沉沦长相的关系,她是一个很甜美的小女人,笑起来有两个微微的酒窝,因为若隐若现的反而更加的妩媚。

南开在医院的走廊上靠着,他感觉这样的情境之下,自己应该抽根烟,到底还是忍住了,因为他原本就不是个烟民,父亲的生活习惯很好,不喝酒不抽烟,说话永远都那么的平和,但是在母亲看来,父亲是缺少阳刚之气的。

偏偏南开和父亲一个样子,这大概是母亲最为失望的地方吧,他推演过多个场景,在母亲的弥留之际她想着的人到底会不会是自己,南开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去惦念这一些,如果答案能换回一点什么的话,他倒是希望母亲还活着。

至少母亲活着自己也就不用面对这么多的谜团,今天被队长这么制衡,心灵上倍受打击,就好像是回到了小时候,那么无助,自己永远都走不出母亲的设定,她总是那么高高在上,不管她说什么,自己就只有执行的份儿。

以至于长大之后他很反感在一个他人占据主导地位的场合中,长期停留,这对于他而言是莫大的灾难,尽管是这样他也依旧成为不了生活的主角,只有在独处的那一刻,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病房里边忽然传出来的吵闹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侧过脸就可以看到病房中的景象,地上躺着一个无辜的苹果,皮削掉了一半,滚落之下沾满了灰尘,穿着黑衬衫的男子一脸愤怒的盯着沉沦看,但是脸上更加灵动的是那一份难以置信。

沉沦则是烦不胜烦的低吼着。

“我不是和你说了,你不要来医院看我了吗?你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行不行啊?我们已经分手了,不是吗?我之前说的难道不够清楚吗?”

这一连串的问句让穿着黑衬衫的男子无言以对,他默然将地上的苹果捡起来,随后丢掷在垃圾桶之中,然后他终于还是和南开碰上了,那是一张垂头丧气的脸,五官都被拉扯出莫大的怨气,男子其实长的不丑,虽然比较大众化,但是算是好的那一种。

南开和这男子迎面撞上有些小小的慌张,只是他立马反应过来,问候了男子,但是男子显然没心情搭理他,径直朝着远处走开,他也只好进入病房之中,看着还在发脾气的沉沦。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你不要来了,我真的很烦啊!”

沉沦吼叫了之后才发觉哪里不对劲,正当她抬头看的时候,南开说话了,他一边整理了地上的碎末,一边心平气和的问沉沦。

“是什么事情这么大动肝火的,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脾气这么暴躁,小心嫁不出去啊。”

沉沦眯缝着眼睛,看样子是在忍耐自己眼中的泪水,或许南开来的真不是时候,他决定要给沉沦一点时间消化情绪,准备要走开,地方却要他在椅子上坐下,说是有心事要和他说说,因为憋闷在心中烦躁的要死。

只是在她开口说之前,南开想知道另外一件事情,这事情说起来也有些重要,便是今晚上队长到底都在演的什么戏,自己怎么越看越糊涂了,按理说该有的都有了,可到了末了却让人很怀疑这些事情都是他在有意为之。

沉沦是怎么进的医院,当初不是和沉沦说好不要开门的吗?怎么还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还有一点要是她没开门就受到了袭击,那就更加奇怪了,不过最奇怪的是当他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对方是在顾左右而言他。

分明是有意避讳这个问题,她在闪躲的是什么,隐瞒自己的又是什么,这中间难道真是和那个队长有关联,难怪在命案发生之后,他一直都是不急不慢的态度对待这事情,并且几次三番的让南开感觉到,他并不是真心的要调查案件。

家里他仅仅是去过一次,而且是在最紧要的关头去的,更像是作秀,不然怎么会连冰箱里的毒品都没发觉,不过在有了这个推断的时候,南开的心里却有些吃不准了,冰箱他回来之后就清理过一次,但是那一次自己为什么没发现里边有药剂?

如果说第一次药剂不在冰箱里边,那么药剂是谁放进去的,那上边的纸条又是怎么一回事,上边的字迹分明是自己母亲的,这又该要怎么解释呢?

串联了太多的因素,他现在几乎搞不清楚那个药剂是在什么时间出现在冰箱之中的,不过他现在有些后知后觉,队长为什么要自己前来探望沉沦了,很显然他是要入室找所谓的线索和证据,所以将自己支开了。

真是卑鄙,还好他在发现药剂的当时就已经做了处理,他现在就算是进去了也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而且那些信件现在就在他的身上,那是谁也拿不走的,上次家里被翻腾的一团糟之后,他出门就会将重要的线索带在自己的身上,以防万一。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会潜入自己的寓所做些什么,那索性就给他们一点时间查找好了,等到时间上差不多了,自己再回去,直接抓一个现行,小区的门口一定有队员在把风,自己只要干掉了这个暗哨,那接下来就足够队长喝一壶的。

听她唠叨完,南开大致上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了,事情是这么开始的,起初她以为外边敲门的人是南开,所以打电话给南开问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恶搞自己,结果得到的回答是对方正在家里看电视,并没有在门外。

因此她不敢开门了,但是随后在通话还没有结束的情况下,她听到了小五的声音,事实上那是录音机发出的声音,在她信以为真开门的当下,遭受了袭击,后脑勺上挨了一个闷棍。

南开在此处将沉沦的神情放大了,她分明是在隐瞒一个事实,事实上她知道袭击她的人是谁,而这个人她不想说出来,应该是说在看到是这个人的时候,她是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随后就这么被送进了医院。

那么沉沦的受伤可能就是一个彩排,或者说这一切事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这只不过是队长和沉沦还有小五之间演戏给自己看,目的不过是将自己引诱出来,他们也好趁机翻找他的房子,这么卑鄙的勾当,她竟然能联合队长完成的这么好?

这样的推演他真的不想继续下去,虽然最开始自己就是在利用沉沦在警察局的人脉办事,但是她这样回报自己未免有些过分了,如果这是一个玩笑的话,已经过头了。

可现在要不要拆穿成为了一个全新的难题,要是在这个时候直接戳穿的话,那势必会造成对方的狡辩,最后的结果是他证明了一切逻辑是正确的,然后争吵,之后是不欢而散,而自己要是不拆穿这一切,又会让对方认为自己很好忽悠,很好商量,余下的事情几乎要被影响到不能进展的地步。

这可真是有点头疼,很凑巧啊,他小时候就很讨厌做选择题,因为感觉到这样的题目都是在威胁和逼迫自己,本来所有的矛盾都可以不存在,一切可以风平浪静的,但是有了选择的欲望之后,就会出现顾此失彼,事实上他比较贪心,喜欢完美的结局。

因此此刻他无比为难的看着沉沦的表演,自己戳破或者不戳破都挺不是个事儿的,等到她终于说完了,南开也有些按耐不住。

“我想问你这样欺骗我你快乐吗?要是感觉到快乐那么我可以成全你,现在你的队长和你的同事小五,应该在我家里到处翻箱倒柜的找所谓的线索吧,那些你们认为我不愿意给你们共享的线索,可是你们在哪一点能让我看的出来,你们是值得我去信任的警察?”

他对自己的克制力感觉到失望,原本可以不用说出来的,可是实在是很抱歉,真的,他尽力了,最大的努力之下,最后也还是要爆发,可能还是因为对方太入戏,彻底的将自己当做了傻子看待吧。

沉沦的神情有些木,不过她性格很好,她竟然没有为自己辩驳什么,只是低声的说。

“南开,对不起!”

是的有这样的一句抱歉就足够了,自己还要要求什么更多的礼数吗?没必要了,他现在应该看看时间回去,抓现行。

只是他要转身对方却劝诫起来。

“南开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多留下来一会儿,给队长和小五时间从你的房子里出去,这样以后大家见面至少不会太尴尬。”

尴尬?他苦笑起来。

“原来我家里进了贼,我还要顾及一下贼人的面子,为的是以后遇见不尴尬,可笑不沉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