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寻卦

更新时间:2019-01-11 10:56:45

寻卦 连载中

寻卦

来源:微小宝 作者:方涵之 分类:灵异 主角:连丁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方涵之原创的灵异小说《寻卦》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连丁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家人纷纷于“岁运并临”之年身亡,背后藏着什么原因?得到高人指点,返回祖居探寻原因,偶遇美女记者,却发现对方另有所谋……寻踪至贵州,惊觉有五个家族的人有同样的遭遇,所有人都在盯着一个叫做“嫦娥奔月”的命局!一个个的神秘地方,一处处的八卦设置,令人眼花缭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很快就明白这是一个人,一个上身穿着白色短衬衣、下身穿着牛仔裤,脸色苍白的女人,年轻的女人!女人手里拿着一台照相机,刚才那一道闪光,是她照相机发出的。

这女人好象也吓得不轻,瞪大眼睛盯着我,脸上带着惊慌和防备,没有说话。

我看到她手上除了照相机,好象还拿着些东西,心里不禁有些怒意,虽然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但怎么说也是方家村,你竟然到我家祠堂上拿东西?!

我也是姓方的!

“你是什么人?!”她跟我同时脱口而出,只是她说的是国语,我说的是粤语,我听懂了他的话,就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我的说话。

说完后,我们两个又对视了一会,我才用国语又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人,到我方家村干什么?”

我突出了“我方家村”这几个字,是让她知道,我才是这里的主人!

“你是方家村的人?!”这个年轻女人脸色转惊为喜,“我正要找方家村的人,想不到方家竟然还有人在!”语声清脆,入耳分明。

她找方家村的人?我对她的话有些惊讶。

我戒备着,慢慢向她走近,她也下意识地挪了一下脚步,但没有后退。

在这个地方,碰上一个白衣女人,真有点诡异的感觉,幸好现在还是大白天。

——

我跟这个女人,隔着祠堂门口的门槛站住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她左手拿着相机,右手上拿着的是纸和笔,好象在记着和画着什么,样子长得挺清秀明丽的,也不象是坏人,倒有点象个老师或是学生。

我心里松了口气,放缓了语气,:“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个女人好象也松了下来,看着我说:“我姓万,来自浙江,是个记者,到处寻访一些失落在民间的古村寨,听说这里有个方家村,所以到来看看,可惜方家村找到了,但村里的人好象迁走了,所以就拍些相片,然后你就来了。你真的是这村里的人吗?这里好象早就没有人居住了。”

她看着我的神色,有些疑惑。姓方和姓万,就差一点。

“我爷爷是这里的人,我也算是,现在回来看看。”我对她说。

“那真是太好了!刚才吓了我一跳!”她张开嘴笑了一下,牙齿很白,但脸色已经不苍白了。

通过几句话,我们互相知道对方不是坏人,更不是鬼怪,都各自笑了一下,算是解除了警戒。

我迈过门槛,进入祠堂,她倒退了两步。

这是个清秀亮丽的女人,细眉杏眼,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齐肩的头发将一张桃形的脸蛋衬托得非常精致动人,一双大眼看着我,防备中又带有些好奇的味道。

我身高175CM,对比着看,她身高有165左右。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我很奇怪,因为连附近的村民也不太知道这里。

“我的职业是寻找这些古村寨,查看过各种资料……这个慢慢再说。你告诉我,方家的人为什么搬走了?”她定定地望着我。

我说:“这里很久以前发生过瘟疫,所以就搬走了!”我没有说死光了。

她听到这里,点点头,说:“这个我也听说了。那你对这里熟悉吗?这个村子很特别。”

我也觉得这里有些特别,只是说不上来,我对这里,比她还更不熟悉,起码她来得比我早,看过的比我多。

“我也是第一次回来这里,刚踏入村子。”

“哦。”她脸上明显有失望的表情,但很快又问:“那你可以跟我说说这村子的故事,就算是传说也行,要有特色的、特别的,关于这里的历史掌故,来龙去脉。”

这个……她看过一些资料,知道的,比我还多。

我尴尬地笑笑:“我也是一无所知,此行只是寻根之旅。”

她好奇地看着我:“你真是方家村的人?”

我苦笑:“你不如将了解到的资料和在这里看到的,跟我说说吧……”

她也笑了:“好的。无论如何,我很幸运,碰到方家的人,碰到你,但现在,天色将黑了,得先要将方家村的结构图画出来,还要在祠堂里拍些照片,希望可以找到些与这里有关的线索!对了,我叫万寅燕,子丑寅卯的寅,燕子的燕,你叫我阿燕就可以。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话的语气,好象很自信,有一种很强的主导性,但听着挺真诚的。

我不由得答了一句:“我叫方涵之,多多包涵的涵,之乎者也的之,你叫我小涵吧。”

她嗯了一下,然后说:“我们先看看你们方家的祠堂,这是我最后一个还没有拍完画完的地方。”

说完,将手中的一叠纸递了过来,我一看,上面画满的都是这村里的建筑,多数是全村的大图,也有小图,甚至有房屋的简单造型。

看来她在这里也有好些天了,应该就是平叔说到的那个打听方家村的人。

她这个记者倒是挺细致的,这么详细地画下这里,回去的报道,一定很详细,内容也一定很翔实。

看她的样子,挺专业的,说不定对这类村落很有研究,可以向她请教。

尤其是那个风水祖坟什么的,不知道她是不是懂得看。

“你先站在祠堂门口,让我拍几张照片,帅哥,回头你就上杂志啦!这个专题报道,可以叫做《神秘村落的后人》……”

……

祠堂是用石块和青砖建成的,地势比广场要高一些,所以没有被沙石掩埋,门前檐下,是一个小高台,祠堂是三进的,门后是一个小厅,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天井,天井两侧是走廊和侧厅,后面是一个正殿,总面积约有四、五百平方米,不算大。

阳光从天井和高高的窗口透进来,此时虽已近黄昏,但光线还很好。

穿过天井后,就是正殿,正殿上有四根大木柱子,一抱大小,我现在才注意到,这祠堂还有很多柱子,外面是石柱,里面是木柱,不下十数根,而屋顶上也有很多横梁架着,比一般的同类建筑似乎要多点。

正中,是一块巨大的木屏风,高约有两三米,宽有五、六米,不知道什么木质,灰黑灰黑的,上面似乎刻着一些图案文字,布满了灰尘,看得不清楚。

“这是一种类似抬梁式的木构架建筑,只是用的木料不算多,砖石较多。”万寅燕可能见到我一副迷茫的样子,就解释了一下。

她说得有点道理,这祠堂的墙身和地面都是用石块和青砖砌的,只有里面的柱子和屋顶那些复杂的屋梁才是木头。

“你帮个忙,先把这屏风上面的灰尘清理一下,看看上面有什么,我等会再拍。我先将祠堂内部结构图画下来。现在差不多下午5点了,看这天色,说不定要下雨,我们得要快点!”她说。

从这里回去,起码要走上大半个小时,要是下起雨来,山上树木杂草很多,是不可能走回去的。

我点点头,却发现有点够不着屏风的上方,而祠堂内除了直立的柱子外,没有可以利用的物品,转到大屏风后面,也没有看到什么物品。

整个正殿就只有一大屏风立在中间,把大殿分成两部分。

“不是应该有些供奉祖宗灵位的摆设吗?怎么没有这方面的痕迹?”印象中,祠堂都有这些摆设,就算撤走了,也应该还有痕迹吧。

我在背包中拿出一条洗脸用的毛巾,用力拍打屏风上的灰尘,一拍之下,灰尘整片落下,走避不及,名副其实的弄了个灰头土脸。

万寅燕正半跪在天井旁,对着大殿画着,抬头看了我一眼,嘴角笑了一下。

灰尘慢慢的被我扫了下来,屏风上渐渐露出了很多花纹,上面还有一些残留着的油漆。说是花纹,其实是一些符号吧,也象是一种文字,很多是山水石头一样的图案,也有一些由直线横线组成,象文字一样的符号。

不知道是不是一幅画,看着也不太象。

我呆呆地看着屏风,这个祠堂,好象也不太象个宗族祠堂,为什么?

万寅燕看来已经画好了,她走到大殿的大柱子上,使劲擦了擦,看了一会,然后示意我也过去看看。

柱子跟屏风一样,都是那些古怪的花纹。

“这些是什么?”我看着她问,现在看来,她对这个祠堂的了解,远远比我还要多。

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我正失望间,她又说:“我只知道,这些花纹是一种文字,跟水族人的水书很相似!”

水族人?水书?这个,我听说过。

“水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居住在西南的云南、贵州一带,水族人的文字叫做水书,是一种与夏朝同时期,甚至就是夏朝的文字,有着图画文字、象形文字、抽象文字兼容的特色。水书被誉为水族的‘易经’。”她清楚地说着,显示出对这方面的文化认识,比一般人要深厚得多。

“怎么会是跟水书相似的文字?这可是方家的祠堂啊?”我很不明白。

“这里,看来不是方家的宗族祠堂,供奉的不是方家的祖先,而是方家人的信仰!”万寅燕一字一顿地说。

我大吃一惊,怎么这个祠堂竟然不是供奉祖先的?!

“正常来说,如果这是宗族的祠堂,这里应该有石桌,有供奉祖宗牌位和放置香炉,那里有一个神盒,里面供奉宗谱,两边侧厅的墙壁是族内名人录……,就算全族人搬走了,也该有这些痕迹。你看,象有吗?”她指着各处介绍着。

我刚才也这样想,这个祠堂,的确不太象一般的祠堂。

万寅燕见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又走到大屏风前面。现在的大屏风,上面的灰尘大都已经被我清理掉,现在外面阳光已经不太猛烈,真有一副要下雨的味道,但祠堂内光线还很好,可惜屏风不知道有多少年月了,上面显得斑驳,虽然也能清楚看出那些古怪的文字,但整体的主题,还是没能明显地体现出来。

万寅燕踮起脚尖,伸直了手,用我那条毛巾,在上面某些位置用力仔细地擦了好几遍,然后对我说:“你看看这是什么!”

她再次擦拭的地方,是屏风的中部,已经很干净,上面清楚地看到一个图形,由那些古怪文字组成的图形。

看起来象个八卦图形,但没看到有卦爻,所以我不确定。

我正想说,她就先说了出来:“这是一个先天伏羲八卦图!上面这些符号,是极古老的一种八卦表达方式!”

看来她懂得真多,果然是个专业的记者,这样看来,很多事可以请教她。

我心里暗喜。

真是一个八卦?还是先天八卦?先天八卦,相传为伏羲所创,故而也称伏羲八卦。

“这是一种伏羲八卦文化,你祖先供奉的,就是这个,这是他们的信仰!”

方家祖宗在祠堂里供奉的是伏羲八卦?!这是他们的文化信仰?那岂不是说,这里就象是天主教教堂,回教清真寺一类的建筑?这怎么可能!

但眼前的一切,又令我不得不相信。

爷爷离开时带走的那些书籍,不正是一个证明吗?那些书籍里面的内容,多数内容跟我们熟知的命理经典有些分别,来源古远。

想起关公公说的话,心想,回头有得要花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这方家村里面的文化就是这个,是一脉相承的,这样才能了解得更多。

“你懂得真多,得要向你请教。”我很诚恳地对她说。

她露出白白的牙齿,笑了笑:“这是我的职业素养,不懂不行,跟阴阳文化有关的,我都知道一些。到了这些古村落,重要的是要能发掘出其内在的神秘,否则,就淡然无味了。”

我点头同意,心里十分敬佩,说:“巧得很啊,方家村世代都是算命先生,这里面的内容,够你挖掘的!”

“这个我也听说了,可惜里面的内容,一无所知,难道你也继承了祖业,也会算命?”万寅燕惊喜道。

“我、我也算略懂一点吧。”其实我心里是想说不懂的,但话到了嘴边,就变了。

“这下可好了,我们可以聊得来,我对这些也算懂一点,也很着迷。”万寅燕的样子很高兴。

“轰”,外面一声响雷,雨点“哗啦啦”的倾盘而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