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重生之凌驾者

更新时间:2018-12-06 17:19:03

重生之凌驾者 连载中

重生之凌驾者

来源:追书云 作者:凝视紫眸 分类:科幻 主角:林季新张宗林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凝视紫眸的原创小说《重生之凌驾者》,主角林季新张宗林,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当生命回溯,更正你人生的错误,改变你人生的遗憾,辉煌你人生的每一步足迹,拥有你所有梦想过甚至未敢梦想过的东西,让所有讨厌、诅咒、痛恨过的通通去死,这一切,都是重生者应有的福利。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重生之凌驾者》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站在路边,他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趴在石桌上的岳冰这时低声说:“你来了?”

“嗯。”没想到岳冰直觉这么灵敏,他走上前去。

当他站到岳冰身边时,岳冰突然低着头半转过身把脑袋搁进他怀里。

感觉到怀中少女无声啜泣,他心里低叹着轻抚她恢复了光泽的长发。

过了好一阵,岳冰渐渐收住泪。

她动了动头,换了个更舒服的位置:“你知道吗?我妈以前不这样的。”她低声说,“三岁时我爸就不在了,以前我妈最疼我,什么好吃好玩的都先着我,后来,我得了这病……开始她还对我好,把房子卖了给我治病,后来,后来……”

她说不下去了,又开始带上哭音:“她以前不这样的。”

这就是人生百态吧,现实残酷得连血脉亲情都淡漠。

她呜咽着:“我宁可她不要治我,宁可我死,只要她像以前那样,死我也甘心。每天不是打就是骂,怎么都看不顺眼,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她亲生的,活着比死还难受!”

听岳冰低声控诉,他不知道该怎么劝她。

岳冰突然问他:“杀人是什么感觉,能告诉我吗?”

“怎么问这个?”他被问得一愣。

岳冰没有回答,沉默片刻后说:“能不能帮个忙?”

“你说。”

“帮我杀个人。”

“啊?!”他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吓了一跳,“你认真的?!”

“傻瓜!”短暂沉默后,岳冰笑嘻嘻地抬手轻捶他的胸口,“你真好骗!”

她又幽幽低下头:“要杀也是杀我自己。”

她顿了顿:“其实早就想死了,可一直害怕,下不去手。”

感觉到她的死意,他不由有些紧张:“我有事要出去几天,你要答应我,在我回来之前,一定要活得好好的。”

别说他还有其它办法,只说现代医学里,白血病也早已被攻克,换骨髓就行,手术费用对岳冰一家来说可能是无法企及的巨款,对他来说只能算是毛毛雨。

就凭岳冰在楼顶守了整晚给他通风报信就值得帮忙,只是一时还没来得及找到适当的出手方式,所以他只是先稳定住了岳冰病情,可是,如果岳冰在这之前因为其它的原因活不下去,那可就真心没法接受。

看岳冰不说话,他抬起岳冰的脸,认真地盯着岳冰:“答应我。”

四目交注,岳冰的脸突然红了,扭头挣脱他的手:“干嘛啊~~又没说不答应。”

“那就好。”他放下心来,看看天色已经很晚,说,“我送你回去吧。”

“不要!”岳冰当即拒绝,“我不回去。”

她可怜昔昔地望着他:“回去肯定要被她骂死,你也不想我被骂吧。”

“她会担心……”

“她不会!”岳冰一脸愤懑,“前些日子也是这样,我在外面呆了半夜,结果她早就睡了。她巴不得我早点死!”

她马上换了温柔的语气对着他:“求你了,陪我一会好吗?就一会会。你看我都答应你的条件了,就这点小小的要求,你就陪陪我嘛!”

“好吧,”看她企盼的眼神,他只能点头,“别太晚。”

“好!”岳冰欢欢喜喜地应承了,双手用力挽住他的腰,幸福将头深深埋进他的怀里。

最后,是林季新把在他怀里睡着的岳冰送回病房的,好在时间已晚,大家都睡着了,轻手轻脚的他没被人发现。

第二天,他买了包东西,依约早早来到,东泽市西江码头,等了几个小时,快到中午时那特殊的电话才响起。

“是医生吗?”

“嗯,你在哪?”

“你已经在西江码头了吗?”

“对!”

他说出了所在的地点,很快,一个棕色短发的男子来到他面前,正是托文森·达尔西。

托文森扫了眼他拿着手上的手机,伸出手来:“你好,又见面了,你比我想像的还要年青。”

林季新笑着和他握手:“你好。”

既然想进他们圈子,适当的坦诚显然比好,他来时就没打算再隐藏模样——托文森虽然没说话,但从其满意的目光他知道他做对了。

托文森目光转到他的登山包,装得满满的野外救生用品让他露出好笑的表情。

林季新当然知道他在笑什么,不过他现在的身份是一无所知的新人,他只能当没注意到托文森的表情,紧了紧背包,问:“接下来怎么走?”

听到正事,托文森的表情立即一正:“跟我来。”

跟着托文森,两人在码头上堆积如山的集装箱中绕来绕去,最后走下码头来到一条小道。

这条小道人烟稀少,走了一阵,托文森突然左转,走上条更加荒芜的小道,说是小道,其实是丛生的杂草中若隐若现地有行人踩出的黄土痕迹。

“跟上!”这里已经没有人踪,托文森交待一声,加快了速度。

他越跑越快,到后来速度都赶上了高速列车,以接近三百公里的高速度放足急行。

林季新只觉得耳际间满是风声呼啸,几分钟就跑出了四五十多公里,直到前方江边出现人家时,托文森满意地看了眼紧跟不放的他,放慢了脚步。

这是几间搭在江边的简陋小木屋,门口江边停着一艘小船。

“有人在吗?”托文森大叫一声走上前去。

屋门吱地一声开了,出来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看来两人关系很熟,说了几句,那男子便跳上船。

托文森先上船,又叫林季新也上来,中年男子启动发动机,架着船往下游驶去。

经过两次换船,等到夜里十点多时,他俩已经从西江来到了大海深处。

“走吧。”不时拿出卫星定位系统确定位置的托文森又一次定位后开口。

两人走出船舱来到船弦,跳进早已准备就绪的救生艇。

向站在船头的船老大远远挥手,托文森松开缆绳,小巧的救生艇迅速与船拉开距离,随着大船的灯火走远,小艇逐渐没入无尽的黑暗中。

听着四面有节奏的波涛声,林季新放松下来,取下背上背包,躺在船里。

没想到他表现得这么轻松,本想解释两句的托文森有些惊讶地望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跟着躺下。

小艇在海水中不断起伏,如同摇篮般轻柔,很快就让人产生昏昏欲睡的感觉。

这时,林季新听到一阵微弱有节奏的声音由海下传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很快,托文森站起来:“来了。”

两人一起站到船边,托文森点燃了手中的信号棒不断挥舞,片刻后,一个巨大的黑影浮出水面。

还真是……虽然早知道新人类组织能量极大,但现在就能弄到潜艇这种军之重器,他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吧。

看到一直淡然的他的惊讶,托文森大为得意,哈哈笑了一声:“怎么样,厉害吧,走,我们上去。”

用力划船过去,先率先跳上潜艇,林季新跟了过去。

两人钻进艇内,走了一阵,来到一个不大的房间。

里面有四个人正围坐在一张桌子前,看到他们进来,正中间那个五十多岁,留着花白短须的男子率先推开椅子起身向他伸手:“‘医生’吧,欢迎来到我们团队。”

巫师!林季新从声音认出他。

“‘巫师’你好。”他微笑着握住对方,“很高兴见到你们。”

“这是‘坚石’,”巫师又向他介绍左手边边三十左右的光头白人,这个男子肌肉贲起,强壮得像山一样,以至整个房间都因为他的起立而显得格外狭窄。

“混蛋,快坐下,我快喘不过气了。”本来坐在坚石身边,被坚石起身动作挤歪了大半个身子,样子什么都很普通的男子用力地捶了把坚石肌肉结实的后背,发出沉重的声响。

收回手,坚石狞笑着扭头:“要不,让你不用喘气?”

“别担心,他们就这样。”坐在巫师另外一边,模样普通却有火爆身材的女子笑着向林季新递出手,她也是三十左右,剪着干练的短发,“你好,我是‘紫水晶’。”

本来不爽地和坚石对视的男子也笑着起身:“我是‘短刀’。”

他和林季新碰了碰拳头。

林季新暗底里有些失望,本以为会见到熟人,没想到这些人他一个也不认识。

转念一想,以新世界的危险性,最早的开拓都是十难存一,他不认识其实也属正常。

“好啦!”巫师拍拍手,“我们时间不多,坐下说话。”

等所有人坐好,巫师看向林季新:“可能有些失礼,虽然你的治疗能力已经给我们说清楚过,但为更好配合,能不能先演示下?”

早有心理准备,他无所谓地抬了抬眉:“没问题,怎么试?”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短刀身上。

短刀脸都绿了:“怎么又是我?”

“好吧,好吧,”面对众人持续不变的注视,他无奈耸肩,“我就知道,倒霉事总该我来顶。”

嘟囔着,他拉起左手衣袖,右手食指指甲用力在暴露的小臂上用力划过。

皮开肉绽,鲜血长流,他身子前倾,将受伤的手臂递到林季新前面。

林季新伸出右手按在那个伤口上。

所有人都没发现,视线不及的他的掌心里,画着一个新鲜鲜血绘出的古怪符号。

随着他的手按上去,狂涌而出的鲜血如同拧住停止阀的水管突然止住,几秒钟后,当他移开手时,伤口已经变成淡淡的伤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