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湘军

更新时间:2019-06-11 02:02:43

湘军 连载中

湘军

来源:掌中云 作者:叫我大仙 分类:军事 主角:宋子旺姚举人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湘军》的小说,是作者叫我大仙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宋大善人的前半生孤苦无依,整日靠在秦淮河畔念叨着那几句诗一样的东西: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文举耐心的给有福讲这门包的事情,有福费了好大劲才听懂门包便是给门房的红包,要一两银子。他心里暗骂门房老鳖,这么大的排场居然还索银子,脸上却堆着笑不断的道谢。文举吃过臭豆腐,有每样菜夹了几块,喝了碗云吞,抹了抹嘴看着有福。见有福没有会帐的意思,就讪笑着道: “兄台,嗯要告辞呃。嗯没带银子,侬先会了,嗯明晌还侬好不啦?” 有福听懂了是让他结账,心里不愿意又说不出口,而且这是他结识的第一位同伴,说不定叫局时还要仰仗人家,就假笑道:“呃有银子,呃有。小事情哩。” 王文举给有福留了房间号,又约定翌日清早同去投状,就迈着方步离开了。有福又叫了十个包子,用油纸包了,也回到客栈。 宋大柱见了包子喜不自胜,蹲在沙发前面吃的吧唧吧唧的响。有福斜躺在席梦思上,寻思着哪里去寻个姐儿耍。虽然王三顺很详细的介绍了如何找妈妈叫局,但有福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个门道找妈妈,就决定先到河畔游玩观景,能遇上个揽客的妈妈也未可知。 他不停的催着大柱快吃,自己也换了身簇新的长袍,重新扎了辫子,洗了脸。大柱吃完,递给有福一柄描金纸扇,主仆二人出店向河畔走去。 金陵是六朝古都,帝王之所,其繁华自不必说。秦淮河畔自六朝时便是名门望族聚集之地,到了明末,更是楼台映水,画舫扰波。端的是: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 有福当然是去寻粉影的,可终归是说不出口,就带着大柱先去了河北岸夫子庙。庙前有聚星亭,思乐亭,然后进棂星门,前行到大成门,来到大成殿。有福一路观望,或灵雅,或庄严,无一不是巧夺天工的建筑。这时有福忽然想到,自家虽是宋家庄的首户,和外面比起来,真是土得掉渣,若是求得功名留在金陵,也不枉了这一生。 这一比,倒让有福真的起了求功名的雄心,也就让朝廷多了员猛将,若是万事讲缘,也不过如此吧。 有福在大成殿恭敬的拜了大成至圣先师。他年少时入姚举人门的时候是拜过孔圣人的,那时不知为何要拜,只觉得手中的两条腊肉放在这大胡子老头画像前心疼的很。不料见了这庄严的孔庙忽然燃起了有福雄心,这几拜是诚心之至了,只悔没带几条腊肉来献祭。 宋大柱可不知道什么孔圣人,用奇怪的眼光看有福恭敬的磕头。见有福起身,忙拉住有福的胳膊道:“少爷,快些走吧,河边的灯亮了。” “别磨叽,边上等着。”有福有些不耐烦。他没带腊肉,琢磨着孔圣人可能不会保佑他,就想捐几个钱。伸手到袍子里摸了摸,都是些碎银子,没有铜钱。虽然有福有了雄心,也舍得了腊肉,但要孝敬碎银,还是心疼。他正犹豫着,大柱来拉,所以不耐烦了。 这时从边上过来个小道士,笑眯眯的看着有福,手里晃着一本书,向有福施礼,操着官话道:“这位官人,可是来考制造局的?” 原来这些天来参拜孔圣人的都是这些考生,庙里也着实落了不少银子。小道士见有福衣着光鲜,却透着土气,就猜到也是外省来的考生了。 他见有福点头,就继续说:“来这里拜圣人可灵那,本朝金陵已经出了八位状元,六位榜眼,您说没有圣人的佑护怎能如此?不过,拜圣人重在心诚,是不是供奉银两倒在其次了。”他也不等有福回话,继续道:“您也不用捐银了,贫道这里有本闲书,卖给官人,就当供奉了吧。” 有福想能买本书总比白放银子强,心里觉得舒坦了许多,就摸索出一两碎银递给道士,接了书来看。 这书确是闲书,但也十分有名,是百年前一代文豪余怀所著《板桥杂记》。里面写的是秦淮的六位名妓:顾横波、董小婉、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有福随手翻了翻,觉得十分好看,连声向小道士道谢,告辞后带着大柱去河畔观赏。 这时天色已黑,明月高挂,河内画舫的纱窗映出影影绰绰的倩影,映在水波,琵笆伴着软语莺歌,飘向岸边。岸边的楼阁,外挂串串红灯笼,楼内灯火通明,传出阵阵吆喝和娇笑。有福见了这般景物头晕目眩,就连大柱也是胡乱蹦跳。 此时岸边观景的人物众多,有附近居民来河北乘凉的,也有原来的士子希求艳遇的,还有喜好听曲儿又不舍得银子的。有福和大柱随着人流踱步,过了文德桥去北岸,又从燕桥回南岸,再到媚香楼前。 相传这媚香楼本是名妓李香君的住所,如今被秦淮最红的歌妓刘媛媛租用了。刘媛媛唱的好曲,生得娇媚,惹得王侯公子趋之若鹜,竟然可以日进斗金,成了金陵一大富户。不过刘媛媛生性好唱,虽然富了,也上了年纪,依旧不肯从良,每晚都设局开唱。这倒便宜了好听曲的游客,也不用银子,站在楼外就能过瘾,只是见不得媛媛真容罢了。这时,楼前正堆满了人,楼中传出一曲“蟾宫曲”: “问东君何处天涯?落日啼鹃,流水桃花。淡淡遥山,萋萋芳草,隐隐残霞。 随柳絮吹归那答,趁游丝惹在谁家。倦理琵琶,人倚秋千,月照窗纱” 歌声哀婉悠长,隔着窗飘入耳中更有一番味道,外面的人有的唏嘘不已,有的轰然较好。有福在家只听过梆子戏,如今虽然没懂几句曲辞,但软语哀怨票入耳中,早已听得呆了。 偏这时边上诸人喧哗“圣母驾到,快去迎接”听戏的人群轰然向河畔涌去。有福不知道什么“圣母”,只随着众人跑向河畔。只见河中两条小舟缓缓行来,每舟各立一妙龄少女,身着粉色纱裙,微风吹过,裙裾飘动,如仙女般。少女手里挑着大灯笼,左手船上的灯笼上写着“白莲”右手船上是“圣母”。小船后跟着艘很大的画舫,描金画凤,饰着彩灯,十分好看。 有福周边的人群看着画舫伴着锣鼓乐曲缓缓驶来,竟纷纷跪倒。有福和大柱也不知道为何要跪,只是觉得只有自己站着很突兀,也就跟着跪下。 有福抬头看,河中的几条画舫中,居然也奔出几个公子哥儿,在船头跪下。只见大画舫的仓中缓缓升起个莲台,台上端坐着个女子,用白纱蒙面,也看不到相貌年龄,只有露出了一段小臂,在灯下如藕荷般让人心荡。 有福觉得她很像宋家庄观音庙里的坐观音,却想不出来这里是啥子勾当,能让这许多人跪拜。那莲台在缓缓的转动,良久,台上的女子伸出玉臂对着一条小画舫指点了一下,右手的小船就像那画舫行去。跪在那画舫的是个相貌清秀的少年,见小舟驶来,趴在船头不停地磕头,然后跳上了小舟。 白莲圣母的船慢慢的消逝在夜色中,有福周围的人纷纷起立,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跪在有福边上的是个老头,须发皆白,更是长吁短叹。有福觉得奇怪,就拉住老者要问个究竟。老头禁不住有福磨,只好给他讲这缘由。 原来这画舫中是白莲教的教主白莲圣母。白莲教兴起不过三、五年,总舵设在绍兴。据说,白莲圣母是佛母转世,能渡人成佛,最不济也混个长生不老。不过,白莲教几年间有了十余万信徒并非因为佛母,实在是因为入了教能挣些银两。这老头也不知教徒是怎样挣得银两,只是言之凿凿的说,配上很向往的神情,不由得有福不信。最奇的是,白莲教的最高境界是合体双修,传说与圣母双修一年定然成佛。 白莲圣母每个几十日来秦淮河选人,被选的一定是极有慧根,能成佛的,故此这般人见了圣母都要诚心跪拜,指望被选中了,能否成佛暂且不论,至少可以快活一番。 “这三年,我每日来此等,也见了圣母显圣十六次了,就是选不上,唉。”老者沮丧的摇着头走了。 有福很不以为然。宋家庄虽然有座观音庙,却没什么香火,只有谁家有人病得要死人了,才想起去求,平日是没人去的。有福自小只看见爷爷跪拜奶奶,老爸跪拜老母,不曾见过他们拜菩萨,自己也就不信。他又不懂啥叫双修,自然也不知其中的快活妙处,就看这些人像老鳖。他见时辰已晚,喊了大柱要回店歇息。 大柱孩子心性,走路时不停东张西望的。他们走到文德桥边的一处小码头,码头边停靠着一只小画舫。虽然是画舫,但油漆斑驳,很是陈旧,他们自然也没在意。大柱正往对岸看座绣楼的彩灯,听得“哎哟”一声,一个女孩撞倒他的身上。 有福事先是看到这个女孩的,她穿着件藕色上衣,淡粉裤子,手里提个竹篮,低着头匆匆过来。有福没想到她和大柱都在走神,待要出声提醒的时候,女孩已经撞上了大柱,篮子里原来有汤,泼了大柱一身。 “哎哟,这可怎么好?”小姑娘急得直跳,脸憋得通红。 大柱看小姑娘生的好看,也就不生气,反倒安慰着:“没关系,没的关系。” “什么没关系,小姐等着喝汤,全被你撞撒了,这个怎么办,怎么办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