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更新时间:2019-06-10 13:39:21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连载中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如烟 分类:军事 主角:季若愚喻文君 人气:

《午夜契约:一纸情缘》由网络作家苏如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季若愚喻文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季若愚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活了二十五年,从来都没想过第一次相亲竟会约在医院。陆倾凡是位外科的主刀医生,活了三十年,还不曾想过相个亲还能收到个人简历。如此奇葩的初遇,却阻止不了注定的缘分。当她被继母逼得无家可归时,他接到了一通深夜来电。她说:“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他说:“那你嫁给我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季若愚只对着电话那头抛下这一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走吧,还愣着做什么。”苏杭见季若愚在后头半天不上来,于是转头催促她。   季若愚赶紧走了上去,车子已经开到了大门口停了下来,黑色的大奔,低调的奢华。   季若愚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母亲苏杭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女人,所以她非常成功,除了家庭之外,基本上,她就是一个可以让人仰望的,成功的女人。   她写得一手好文章,名利双收,并且眼光独到,经营的一些生意,也都发展得不错,她的圈子,也都是一些名流,所以似乎她每次回国来,都会有人殷勤地派出车来供她使用。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母女两人一起上了车,司机在前头语气很客气地问了一句,“苏女士,现在是去酒店吗?”   苏杭没做声,转头看向季若愚。   “去雍景豪廷,麻烦你了。”季若愚对司机说了一声,司机也没多问,点点头就发动了车子。   和苏杭这样独处,其实是季若愚最不适应的事情,恐怕这世上像她这样害怕和亲妈相处的人,也不多了。   心中还在思量着,苏杭会说什么,自己应该如何应答。   一只白净的包养得很好的手就伸到了季若愚的面前,“给我看看。”   季若愚有些不解,疑惑地问道,“什么?”   “你的结婚证,你总要给我看看的。”苏杭的语气已经平静,似乎丝毫都听不出来她先前的怒意,她真的是理智的人,只是太过理智的人,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而这样的控制,总会让人觉得有些冷冰冰的。   季若愚将包里的红本本拿了出来,递到苏杭的手里,她翻开看到里头季若愚和陆倾凡的照片时,季若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因为鲜少见到母亲笑容的她,竟然是在苏杭的嘴角看到了些微的笑意。   很淡,很浅,并且一闪而过,但的的确确,是有了弧度。   “长得倒是丰神俊朗。”文学家就是文学家,说话张口就能往外捅成语,苏杭的眼睛扫了一下下方陆倾凡的出生日期,“三十岁?”   然后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大点也好,会照顾人。”   季若愚小心翼翼地看着苏杭的表情,听着她这话,心里头有些微微放下来。   “从事什么职业的?”苏杭眼睛朝着前头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看车已经开到哪儿了,问得有些漫不经心。   “外科医生。”不知为何,季若愚觉得自己忽然就有底气起来,因为……因为若是说到陆倾凡的条件,似乎真的好像……没什么好挑剔的,她眼睛里的目光都坚定了一些。   苏杭侧目看了季若愚一眼,似乎是有些许诧异,又像是感兴趣起来,接着问到,“什么学校毕业的?”   原本复旦大学医学院这几个字都已经挂在嘴边了,但是季若愚抿了抿嘴唇,对上了苏杭的眼睛,“美国霍普金斯大学。”   苏杭眼睛里有了些赞赏的光芒,她在美国定居多年,自然清楚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教育,世界闻名。她也没想到,自己这个素来老实听话的女儿,能找到个条件这么好的。无论是长相,还是职业,还是学历,看上去似乎都没得挑的。   这样一来,一个问题几乎是马上就闪现在她的脑中,苏杭眉头皱起来,“他不是二婚吧?”   季若愚听了这问题愣了愣,然后就摇了头。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苏杭这才放下心来,靠在椅背上,没有再多说话,似乎是的确有些乏了,所以她眼睛轻轻闭了起来,将手中的红本子递还给季若愚。   季若愚只觉得松了一口气,只是想着等会苏杭和陆倾凡的见面,原本松下去的神经,又有些紧张起来了。   真想给他打个电话,只是苏杭就坐在旁边……   如果是倾凡的话,他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不知为何,就是相信他,或许是这个男人,的的确确是很优秀,无论从哪个方面,自己似乎都没什么好操心的。   那么自己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车子一路朝着她现在的住处,也是陆倾凡的住处,雍景豪廷开去。   车子快要开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季若愚就已经看到一个高挑清瘦的人影站在那里,陆倾凡穿得并不算太正式,但也没有太随便,依旧是白色的衬衣,没有打领带,一条工装的长裤,腰杆挺直地站在那里,显得身姿颀长而笔挺。   陆倾凡远远看到一辆大奔开过来,下意识地就朝前走了一步,不知为何,他能猜到,季若愚和苏杭,就在这车里头。   黑色的大奔已经在他面前停下。   苏杭坐在车里,眼睛已经睁开,目光依旧是睿智的,透过车窗朝外打量着自己这女婿,本人,比照片上要瘦一些,看上去气质出众。   陆倾凡脸上的表情是沉稳的,但是眉眼间却很是温和,他已经主动走到苏杭的那边替她拉开了车门。   苏杭从车里出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陆倾凡低沉的声音,温和地说到,“妈,不知您前来,有失远迎了。”   苏杭素来冷静,却是被这一声妈,叫得有些没缓过来。   她怔了一会儿,看向陆倾凡,眼神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片刻,苏杭的唇角就露出笑容来。   季若愚愣愣地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再看了看陆倾凡。印象中,母亲从来都是不苟言笑的,无论是接受采访也好,或者是平日也好,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冷静、理智,伴随着这两样而来的,自然就是淡然、疏远。   就连她,都很少看到苏杭的笑容。   苏杭的语气有了几丝暖意,带着笑意看向陆倾凡,“从愚儿学会说话之后,二十多年,我是第一次听见另一个人叫我妈。”   苏杭脸上的笑容,证明她的心情并不坏。   季若愚不知道怎么形容当下的心情,怎么说呢?有一点点惊讶,也有一点点欣慰,更多的是安心,看着苏杭笑脸对待陆倾凡的时候,她忽然安下心来。   心中还在复杂的各种情绪,被手腕上温暖的包覆给笼住了,抬起头来就看到陆倾凡的脸,依旧是沉稳平静的,眼神很是温和,“走吧,带妈上楼去看看。”   他说得那么自然,刹那间,季若愚有一种错觉,像是他们早就已经是相濡以沫很久的夫妇。只是当眼睛看到他眼眶下依旧淡淡的一圈疲惫的阴影时,心的某个地方,似乎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细小而尖锐地,心疼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