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冒牌妖艳魔后

更新时间:2018-12-06 17:24:57

冒牌妖艳魔后 连载中

冒牌妖艳魔后

来源:追书云 作者:迷糊猫半仙 分类:二次元 主角:柳源王座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迷糊猫半仙的原创小说《冒牌妖艳魔后》,主角柳源王座,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催稿催稿催稿,我要是个魔王该多好,对于责编这种家伙,你看我怎么好好对付他们,真想做个混世大魔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为混口饭吃而发愁。”柳源面对着电脑屏幕大脑一片空白,但他今天还有一万多字的稿子没有完成。“想当魔王?孤这里可有个纵横魔界唯我独尊的魔王之位,那就给你做做吧。”突然虚空中传来一道诱人心魄的妩媚之音。“有这种好事?我要试试……等等这声音从哪里传来的?”还未待柳源反应过来,一阵绚烂的彩光后他便失去了所有反应。醒后,看着操纵自己的身体,已是变成了一个千娇百媚的美艳魅魔,才知道这并不是一个玩笑而已。“拜托,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可孤很认真,你就代替孤,享受这万魔之尊的魔后身份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哟?好俊俏的魅魔学弟啊,你是想英雄救美吗?但温蕾萨长得却一点也不美,而我看你今天也当不了这个英雄,你的教习没有教过你,没有实力的情况下就不要乱出头吗?”

卡莎循声转去,看到那里正立着一位少年,那是正在摇着从市集里买到的布扇的林源,此时看去,正是好一个翩翩温润如玉的美少年形象。

“那我想教习也一定教过你们,修行获得的力量,不是给你们用来恃强凌弱,反而是用来保护弱者的。”

林源一本正经道,也不管教习到底讲没讲过这句话。

“什么话TM都是我说的。”——鲁迅。

“这句话,我可没说过。”——鲁迅。

反正听上去任何有道理的话,安插给有声望知名度的人总没错,林源如是想道。

而学府也如同林源所想,不可能教学生变强就是为了欺负弱者的道理,那些女魔人听到后,笑声也稀疏了几分,只是为首的卡莎仍是笑着,回道:“我想学弟你是误会了,并不是姐姐我欺负弱小,而是她自不量力来挑战我,我自然要给她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了,不然的话,可能又会有小虫子来烦我了,知道吗?”

虽然林源在针对她不道德的行为,但她并不介意,因为她觉得这颇具正义感的小家伙很有趣,似乎是越看越顺眼。

倒不是这卡莎犯了花痴,见一个喜欢一个,而是林源的容貌和气质虽已被“月华”改变和压制,但极致魅魔之体对于所有恶魔来说,都具有无比强大的吸引力,尽管流露出的不足百分之一,但也足以让其他魔族为之心动了。

这也是为什么那老妪态度渐渐好转,而千教习越来越殷献的原因。

但林源却是有些厌烦对方的态度,从而辩解道:“无论是谁挑战谁,但切磋我想总不是生死之斗,一般都是点到为止,但你这手下得太重了,她明明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你还要继续追击,未免太过于阴险很毒。”

“学弟,这你就显得有些多舌了,我们的事情与你有何相干?可不要消磨姐姐心中对你的好感度,现在听我的话乖乖离去,什么也不要管,老实说姐姐还是有点喜欢你的。”

见到林源执意要插手此事,这卡莎显露出几分凶戾的笑容,但还是有些舍不得,不愿对林源出手相向。

“那我看你还是不要喜欢我比较好,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就是看不惯你们欺负她,这样吧,她不是挑战你吗?那我现在也挑战你,若是我没输,你们就不要再找她麻烦了,若是我输了,任凭你们处置。”林源信口拈来便道,听起来只像是夸下海口一般,吹牛B不打草稿。

林源现在就是可惜兰只会在她生命危急的时候出现,要是兰能出手又没有人知道,她肯定叫兰第一时间让这些女魔族滚蛋,好好痛扁一顿,教育她们好好做人。

听到林源这番说辞,在场的十几名女魔族无一不觉得他这是在螳臂当车,比那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温蕾萨还要不自量力,好好的一个清秀少年怎么脑子就不大清醒。

“哦?我没听错吧?你要挑战我?”卡莎听到林源这有些嚣张的话语,不怒反笑,笑林源太过天真傻气。

她可是中级二期五堂的学生,虽说不上同级中的佼佼者,但也算是好手了,在同级中还是有一些威名的,虽然在记忆她不曾见过林源,但想来一定是入学不久初级一期的学生,林源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接还不是不接?不接的话,我可要带她走了。”林源向前走出几步,靠近温蕾萨,似是真要将她带走,又或许说是在逼迫卡莎做出选择。

“好好好,我的脾气可不太好,既然学弟非要挑战我,那姐姐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仁者无敌、正义必胜那都是影视剧里表演的,现实可是很残酷的!”

面对林源的步步逼近,卡莎终于也是动了火气,心想看你生得好看让你几分颜面,结果你却不领情,还要得寸进尺?

虽然卡莎从林源的隐约尊贵气质中,知道对方并非普通人家的少年,但她身后的势力,说出去放在整个国家也是不容小觑的。

所以她并不惧会惹出什么麻烦,似是想到了什么,在怒火中笑道:“你过来,我今天只出一分力和你打,若是你输了,我也不罚你什么,只要你好好陪姐姐玩一个月,我今天仍然让你带温蕾萨离开。”

“可以。”林源平淡地答应道,心想你就是要我和你马上结婚,提出些再离谱的条件,我都随意应承下来。

然后林源补充道:“对了,我劝你全力以赴。”

风轻云淡的语气似若魔后一般,那是至高无上者对弱者的无视,是没有任何看轻或蔑视的情绪成分,只是单纯地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而已。

听到林源这不是挑衅却比挑衅还要刺激的话语,大概正如《九品芝麻官》里的场景——

“怎么样呢?我又跳出来了,我又站回去了,怎么样,怎么样,我又跳出来了,打我啊笨蛋。”

至于林源有没有被打,现在还没开战不得而知。

但现场气氛已是被林源这般看似极其嚣张的态度彻底点燃,惹得这些个女学生爆出一阵惊叫呐喊声——

“卡莎,你可一定要好好修理这个小子!这也太嚣张了!”

“卡莎,事后你可不要把这个学弟玩坏了,我也想和他一起好好玩呢,嘿嘿嘿……”

“学弟加油!我看好你!”

倒是还有个喝倒彩的,不过从她幸灾乐祸的表情上可以轻易看出,她只不过是为了这场一触即发的争斗添油加醋。

林源不慌不忙地站在场地中央,只是随意而立,看上去跟旅游一般轻松惬意,丝毫不像是一个临战之人,浑身上下皆是破绽。

“看不起我?”卡莎心中恼怒交加,而手中的魔力凝结也从一成提升到三成,看来要一击之间拿下林源,不再怜香惜玉。

只见卡莎双手凝结成咒,而一道三尺长的光弧从掌间喷射而出,直朝林源袭击而去。

只听耳边嗤啦一阵作响,林源终究还是被打了,他便应声倒下,轰隆一声便扬起许多尘土。

“真扫兴,没想到是个只会夸夸其词的草包,连卡莎一招都没接下来……”在场大多数的女学生都这么想着,热情也削减了几分。

卡莎皱起眉头,心里暗道:“这也太鶸了吧,就这样的实力也敢和我叫板?”

但卡莎出手自觉还是留有分寸的,她走到林源旁边,说道;“你输了,真没想到,我还没有出力你就倒下了,真没意思,愿赌服……”

但岂料卡莎还没说完,林源从地上缓缓站起,一手摸着胸前,似是痛苦不堪。

看到林源似极勉强支撑着,围观的女学生有一位不忍心,说道:“学弟你就别硬撑着了,老老实实认输吧,卡莎的身手可是很厉害的,何必要遭受这份罪?”

“我还……没输,战斗还没……结束。”林源断断续续地说着。

“既然你想逞强,那我就让你在尝尝更多的皮肉之苦!”对于这种头铁不屈的少年,卡莎决定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令对方臣服——用锤将它折弯、不对是将它打碎。

又是一记同样的光束打到林源身上,林源也果然再次倒地。

但林源竟又一次爬起,只不过状态更是虚弱,不屈地说道:“我还没有……倒下,我还可以……承受更多。”

然后又是一记光束,林源又是倒下。

站起,倒下,站起,倒下,这个过程反复进行数次,林源比及温蕾萨更像个沙包,什么魔法招式统统完全来者不拒通通吃个满贯。而林源挣扎爬起后,一次次状态比上次更差,但就是顶着一口气没有完全倒下。

而卡莎其实魔力操控也提升到了七成,她其实已是在逐步提升自己招数的强度,而她心中的惊异程度也在随着节节攀升:“怎么他还没倒下?为什么他还可以站起来?”

而这一刻林源眼神中闪烁过一丝不屑,恰到好处地彻底激怒卡莎,愤怒将理性全部吞噬。

卡莎大喝一声:“看我的绝技——殒神裂天!”

技能叫起来是非常酷炫,实际上不过是炽热的光线收拢成圆,而后一个耀眼的白色圆盘朝林源袭杀过去,模样简单但实际上散发出的魔力波动,却不是在场除卡莎以外的所有女魔族抵挡得了的。

林源这时候终于出手,将手中折扇迎向这道圆盘,待圆盘和折扇相撞时,圆盘竟然是全数消融在折扇之前,再难推进半厘,如同冰块遇火一般消融不见。

此时林源轻松随意地掸去身上的尘土,微笑道:“这就是你的绝技?好像对我没什么用啊。”

“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现在最强的魔法在林源手上莫名其秒消失了,卡莎心中的斗志几近消散,对林源叹道:“你还手吧,我没有更强的魔法可以攻击你了。”

可林源却不想如对方所愿,仍是微笑道,只不过此时配合那双几分邪魅的双眸表情显得有些狡黠:“还手?我为什么要还手?我根本就没有半点魔力,我拿什么还手?不过嘛,这场挑战既然你已经没有能力再对我发动攻势,那么想来我便是输不了了……愿赌服输,你可是刚才你说的,现在你们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了?”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林源却是将此话原封不动送回,语言飘到卡莎的脸上,似是巴掌击于上面,生出火辣辣的红意。

“你!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有什么强大的护身魔器,所以我才攻不破你的防御力,你耍赖!既然你没有打败我,那么我也没有输!”卡莎听到对方其实是个毫无魔力之人,自然不肯承认这场决斗的有效性。

卡莎终于是猜测到,林源的确有一件防身魔器,但其威力却完全是在卡莎的想象之外,虽然只是一件淘汰品,但魔后所用怎可能是凡品?放及整个帝都学府,能将“千幻”防御破开者,仅仅是极少数。

林源仍是笑道:“既然你不想承认,那就由我给你好好解释一番——”

“这场挑战你没有规定禁止使用任何魔器,所以我有魔器防身有何不可?倒是你们恃强凌弱、仗势欺人才是真正的不讲道理。”

“按我和你的决斗来说,你的确没有在争斗中输给我,但之前我说得可是我没输,就让我带走她,而你全力后仍没能打败我,那不就说明你根本赢不了我——我没输,你也没输,按照约定,最后是我赢了。”

林源声音不大,但却让在场的魔族听得无话反驳,明知对方利用诡计胜之不武,但偏偏又完全符合规矩,心中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那是浑身有劲但却不能对林源出手的无奈。

此时林源像极了一只狡猾的千年老狐狸。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